珍惜我們曾經走過的路

關注度:
【明慧網二零一九年七月三日】幾個月前,一次偶然的機緣,我有幸看了幾遍電影《為你而來》,每一遍都觸動著我的心弦。我們當地最近放映一次,雖然坐在最後一排,可是這次觀看卻讓我體會更深,我更加體會到師尊的無量慈悲,也體會到作為一名九九年以前的老弟子,一定要珍惜大法,珍惜我們曾經走過的路。

影片中有一處下世前的場景,一位尊者感知到機緣到了,這萬載難逢的機緣終於到了。這個場景彷彿在喚醒我生命深處明白的那一面,我真切的感受到了大法弟子當初拋下神的光環,發願與師尊一起下世正法的偉大壯舉,內心頓時感到神聖莊嚴無比。

還有一處場景,主人公在去天安門的前一晚,與全國各地的大法弟子們匯聚在一起,在北京的一棟居民樓裏,大家用歌聲唱出了自己的心聲。看到這裏,彷彿過去的一切都從新浮現在我眼前:我七歲開始得法,十歲去天安門證實大法。後來家庭長期遭受迫害,大學時迷失在常人中一段時間,出國後再次回歸到大法中,經受各種考驗,漸漸走向成熟,所有的一切辛酸苦辣,歷歷在目。

生命深處的醒悟:大法弟子的每一步都離不開師尊的悉心保護,這一路上看似是弟子在經受魔難,實際上卻飽含了師尊的無量慈悲。心中有說不出的感激,淚水早已濕透了衣衫。正是「師徒不講情 佛恩化天地」[1]。

一、北京證實大法之行

一九九九年年末,我跟父母半夜趁值班警察不在,和家鄉的其他幾位同修聚集在火車站,連夜搭上了去北京的列車,去天安門證實大法。

經過了幾天幾夜的長途火車,我們終於到了北京。倒了好幾趟公交車,北京的公交車上擠滿了人,上下車都很困難,好幾次大家差點都走散了,人生地不熟的。快到了黑夜,我當時又餓又累,一陣孤獨感不禁襲來,一行人停靠在馬路邊,等待著來接應的北京同修收留我們暫住一晚,大家一批一批的被接走。我和父親在等待的最後一批人中。幾個小時後,我們被安置在了一棟單元樓裏。進了房間,裏面已經有很多來自各個地方的同修了,大家雖然是第一次見面可是都感到很親切,到了飯點,一些同修把自個從家鄉帶的饅頭、鹹菜放到桌子上招呼大家一起吃,雖然當時為了充飢嘴裏嚼著又硬又冰的饅頭,可是心裏卻感到前所未有的溫暖。看著大家你一言我一語的交流著,內心感到前所未有的踏實。

這時一位同修看到我問:「小朋友,你這麼小咋還來了?」我當時想都沒想,脫口而出:「我是來證實法的!」滿屋子的人聽到後哈哈大笑。晚上睡覺的時候,大家都睡不著,因為第二天我們就要去天安門了。我跟一個老年阿姨頭對腳躺著,我們彼此敞開心扉的交流,沒有年齡、地區的分別,互相為明天去天安門打氣加油。

第二天一大早,我和父親一起搭了一輛出租車走了,我們從家鄉來之前父親帶了一條「法輪大法好」的橫幅藏在了我的上衣裏,父親把他手抄的經文也藏在了我身上。一路上,父親示意我不要說話,避免提前暴露身份。到了天安門廣場,四處都充滿了緊張的氣息,特別是到靠近金水橋那裏,有很多便衣。想要從那裏過,就必須說一些辱罵大法的話。不一會,母親和家鄉的其他同修也趕來了,我們一行人分開,先買了些麵包和水充飢,然後商量著把橫幅舉在哪裏。

最後我們決定,在天安門前的漢白玉柱子(華表)下面打出橫幅。恰好那時候便衣看不到了,周圍人也很少。父親就一手拿著橫幅的另一端,跨過漢白玉柱子下面的護欄,站在柱子下面,母親順勢展開了整個「法輪大法好」的橫幅,站在另外一端。其餘的同修都站在橫幅下面,開始做抱輪的第一個動作「頭前抱輪」。

我永遠難忘那一瞬間,歷史彷彿在那一刻定格,時間靜止了。天空是那麼藍,我們都靜靜的站在那裏,和平的向世人表達我們的心聲:「法輪大法好!」「法輪大法是正法!」「我們的師父是被冤枉的!」

不到一分鐘,就聽見遠處警車的鳴笛聲,立刻來了好幾個警察,其中一個警察一拳把我父親打倒在地,其他警察開始分別抓人。我們先是被一起帶到一個麵包車裏,我父親的臉一直在流血,血一滴一滴的掉在地上。我看到其中靠窗戶的一位阿姨同修關懷的看著我們,她看到我們上車之後,雙手衝我們合十點點頭,雖然我們彼此之間沒有任何語言,可是那一刻我覺得不再恐懼。

後來我被強行塞進了另一個警車裏,蜷曲在一個有鐵網的後備箱裏,好像是裝警犬的。車停下來我被扔在了一個派出所的走廊,最後和家鄉的其餘人一起被帶到了一個房間。我父親和另外一個大學生分別被單獨關在了另外的房間裏。不一會,我就聽到了另外房間裏傳來了一陣又一陣鞭子抽打的聲音,聲聲刺耳,伴隨著痛苦的呻吟聲。

我們呆的這個房間裏開始一直沒有人,可能是想讓我們先聽周圍房間被鞭子抽打的聲音,從而產生恐懼。過了很久,來了幾個警察,先是問我們都是哪裏的,我們都不說,又換了一批,這一批是連威脅帶恐嚇。其中一個警察把拳頭快舉起來,對著另外一個十幾歲的女孩進行恐嚇,看她不為所動又放下來了。另一個警察開始考我的母親背《洪吟》,然後他把擦鼻涕的紙往我母親臉上扔。母親不僅沒有生氣還把地上亂扔的髒紙撿了起來。一會又來了一個女警察讓一個大姐姐寫悔過書。那位大姐姐寫完後女警察看了很生氣,因為大姐姐寫的都是修煉法輪大法的好,署名是無名氏。我當時看到這些場景對身邊的同修們都心生敬佩。

到了晚上,警察開始動刑了。不讓老年人還有小孩子上廁所,對母親和家鄉的另一個阿姨開始上「斜背銬」(將一個人的兩隻手,一隻從肩膀上面背過去,一隻從背後背過去,然後兩隻手銬到一起)。這種銬法時間長了會致殘的。家鄉的那位阿姨本來就很纖瘦,長時間的被這樣銬,我看到她整個人精神狀態越來越不好,臉色發白。母親也是被銬的很難受,汗水從她臉上開始一滴一滴的掉下來。即使這樣,她們還是堅持不說來自哪裏。我被直接帶到了一個有鐵柵欄的房子裏,裏面的同修都靜靜的坐在那裏。到半夜的時候,我被警察從鐵柵欄房子裏提了出去,我和母親都被帶到了派出所門口。(我們當地的警察看我們不在家裏,連夜坐飛機趕到了北京來抓我們回去)我還記得當時有四、五個警察要把我的母親抬到車上,母親在那裏放聲大喊:「法輪大法好!法輪大法好!法輪大法好!」這些警察就抬不動母親了,最後又調來了好幾個大漢費了好長時間才把母親扔到了車裏。

我們被暫時關押在北京的一個四合院裏,母親被戴手銬和我一起坐在冰冷的水泥地上,不允許吃飯。我被一個警察帶到廁所搜身,連襪子都被要求脫掉。

第三天晚上剛好是除夕夜,警察給我喝了半碗的粥,等警察不在了,我就坐在他們的椅子上休息一會。到了凌晨,我們被正式從北京接走,一路上我想著父親還不知在何處,心裏無限的淒涼,也不知道下一刻等待著我們的又是甚麼。

二、迫害中講真相

回到家鄉後,父母都被非法判刑關押,我家也被抄了,警察像土匪一樣把家裏洗劫一空,連保險櫃裏的錢都被拿走了。第二天,我去上學的時候想,我以後再也不能像過去一樣了,以後這個家只有靠我自己了。上課的時候我都會被警察叫去教導處訓話,有一次,老師出於好奇,自習課的時候把我叫去問話,問我法輪功好嗎?我說好。我說我爸爸媽媽都是好人。老師說,我明白了,你去吧。

雖然父母不在身邊,可是作為一名大法弟子,我也經歷了很多不同的考驗。有一年過年去小舅家拜年,我騎著自行車去的,還給舅舅帶了一個禮盒。一進門小舅就說:「今天舅舅問你一句話,法輪功好不好?」我說好。舅舅臉一下沉了,「好的話你爸媽還被抓進去了?」我說那不是我爸媽的錯,那是警察抓好人。而且我爸媽修煉後身體都變好了這您是知道的。小舅說:「我不管其它的。反正今天你要說好你就走人,從此我不認你。你要說不好。就留下,舅舅給你準備好吃的招待你。」我絲毫沒有考慮,脫口而出「法輪功就是好的」。然後舅舅二話不說,就把我和我的自行車還有我給舅舅拿的禮盒都掃地出門。雖然被舅舅趕走了,可是我的心裏還是很高興的,因為我覺得這是對我是否堅信大法的考驗,而我順利通過了。

後來,在師父的安排下,我每週末都會騎自行車去當地一個很精進的A同修家裏學法,看《明慧週刊》,跟上正法進程,同修還教我講真相。有一次去勞教所看母親,我趁警察不注意,把兜裏事先準備好的《明慧週刊》塞給母親,我希望母親能夠堅持下去。在我母親被非法關押的幾年裏,她因為拒絕轉化,被打毒針,警察找到我,說我母親絕食了,她們希望我能說服她。我去了勞教所,遠遠的就看到母親緩緩的向我走來,她因長期絕食,人已經瘦的皮包骨頭了。她坐在我旁邊,我摸了摸她的褲腿,寬大的褲腿裏只剩下骨頭了,我的心裏非常難過,我不忍心母親受罪。可是我又知道,我不能用親情去逼迫母親放棄大法,因為我知道大法對她而言比自己的命還重要。還未等我開口,母親就對警察說,「我不會改變的,謝謝你們的好意。」然後湊到我身邊問了問我的近況,看到我很好,她也就放心了。

我的父親長期被關禁閉,酷刑折磨,我一直無法去看望他,後來刑期滿後因為在當地領導視察時說法輪大法真相又被延期繼續勞教。他好不容易出來沒過幾個月又再一次被便衣從家裏帶走判刑。當時家附近周圍圍滿了觀看的群眾,有一個正義人士因為不滿警察蠻橫的做法,也被一起帶走了。

接下來我就和剛被釋放沒多久的母親一起生活,雖然家裏遭受這麼多魔難,可是母親卻一直不忘救人,一到週末,母親就帶著我出去發資料,我們各自背著一些資料就出發了,為了省錢我們很少坐公交車的,都是步行,餓了就吃黃瓜和西紅柿充飢。往往發資料要走上一天,一直到很晚才回家。多少個夜晚,我們走街串巷,好幾次,走到了死胡同裏,突然衝出來大狼狗,我害怕極了,母親告訴我不要怕,念「法輪大法好」,讓狗不要叫。果然,大狼狗好像聽懂了母親的話,乖乖的轉頭默默的跑開了。

大年三十的晚上,我照例和母親一起出去發資料,我們走了很遠很遠,因為第二天就是新年了,母親想多發一些資料,所以很晚了,我們還在發資料,因為想早點結束回家,我有幾次就有點敷衍,遇到不好放資料的地方我就不想發了。母親總是告訴我,要認認真真的發,每一家都不能錯過。有時候路走的太多了,母親會給我揉腳。她看我真的已經很累了,為了鼓勵我,有時還會把我這個大姑娘背一會。趴在母親的背上,我覺得我真的是這個世界上最幸福的孩子了!我有一個這樣好的母親。雖然父親還在受迫害,可是我們三個都在大法中修,就是最幸福的!

沒過兩年,母親因為發資料被人舉報,當時警察看到她還扇她的耳光。母親再一次被非法勞教。接下來的日子,又剩下我一個人了,我常常會想起母親在的時候背著我,我們一起走夜路發資料的情景,週末再次回到當地A那裏,A建議我可以寫真相信。我就嘗試著開始寫一些真相信,當我第一次決定寫真相信的時候,我想我要是早上不吃飯,省出來的錢就可以寄一封真相信了。結果那天我沒吃早飯,肚子卻一點都不餓,我想都是師尊加持我,知道我有一顆救人的心,謝謝師尊。

在修煉上A一直對我幫助很大。一年,我回老家拜年的時候,A幫我準備了很多資料,我記著A教我講真相的話,心裏想著要救人。在回老家的一路上,表哥和我一起坐在車上,我趁旁邊人不注意,就趕緊給表哥塞了一個真相小冊子,表哥開始有點不高興,問我:「你爸爸媽媽都被關進去了,你這麼小咋還搞這些事情?」我說:「法輪功本來就是被冤枉的,我爸爸媽媽修煉法輪功後才變的更好了,這些都是法輪功的真相,你有空看看,對你有好處的。」沒想到他說,好。然後我又給了他一個,囑咐他帶給他父親看,他也欣然接受了。一路上,雖然我坐在顛簸的車上,可是心裏好高興,我想,我也開始救人了,我也可以講真相了!

慢慢的我越來越會講真相了。有時晚上和表姐出門在家附近廣場的健身器材上玩,我會故意把聲音放的很大,跟表姐講法輪功其實是好的,新聞聯播上播的都在撒謊,我認識的某某人都煉法輪功身體變的可好了。有時候,旁邊的阿姨就會感興趣,跑過來問我到底咋回事。有時候我會主動跟旁邊的人搭話慢慢講真相。每次講完真相後,我抬頭看了看天上的星星,好亮啊!

有一次,我在家門口等著剪頭髮,坐在椅子上的時候,看到理髮店裏有很多人。我就想趕緊給她們講真相,我誇理髮師給一個奶奶頭髮燙的真好,那個奶奶很高興,我就跟她拉開話題講真相。她開始有些遲疑,覺得我一個小孩子怎麼會懂這麼多,後來講的真相多了,她就開始認真聽了,有時還問我一些問題,我都一一解答,我看著她整個過程,眼神由懷疑變的相信。理髮店裏的其他人也都在靜靜的聽著,不做聲。從理髮店出來後,我感到全身上下從未有過的輕鬆,舒心。

又過了幾年,父親從勞教所出來了。父親開始在當地做技術支持,週末不上學的時候父親帶我跑到很遠的地方給同修買耗材,在電子商城的時候父親正念十足,每次跟店家講了一會真相後還會給他們送真相光盤,父親走在哪裏都講真相,我跟著父親也學了很多講真相的技巧。父親也經常會帶著我去居民樓發資料,下雪的冬天不管晚上天氣多冷,我們倆都穿行在各個小區裏,分頭發資料。每次發資料,從樓上到樓下,我都懸著一顆心,直到出了樓我才鬆一口氣,渾身都會緊張的捂出一身汗。到下一次父親就和我交流,發資料前要有正念,不要怕。有了父親的幫助漸漸的我在居民樓裏發資料不怕了。父親總是會跟我在心性法理上交流,叮囑我要多學法。

《九評》剛出來的時候,我也學著大人們,夏天晚上乘涼的時候,就給自己包裏放些《九評》去湖邊,給乘涼的人講真相發《九評》,我一點都不怕,因為我相信只要念正,想救人,師父就會保護我。所以過去我在中國講真相發資料從來沒被抓過。

三、走回修煉的路

在中國,我的修煉一直都是跟著父母和同修的,我自己其實對法的認識和理解都不是很深,漸漸的隨著年齡的增長,上了大學後,遠離父母,失去了一個好的修煉環境。慢慢的我被常人社會所帶動,工作後又留在了外地,每次回家父母都叮囑我要多學法,我都聽不進去,一個修煉人長期不學法,慢慢的就會被舊勢力拖走。直到有一天,我跟常人朋友在家裏視頻聊天時,我看到視頻裏我的頭頂出現了一團火,那簇火燄在我的頭頂燃燒,我覺得很新奇,還跑去找父親看。父親看到後沉默了,他默默的回房間裏和母親商量著甚麼,第二天他鄭重的把我叫到他和母親前,跟我說想要我出國留學,希望我能在海外的環境中好好修煉。母親後來做了一個夢:夢到她路過幾座山,幾座小山中間有一座大山,一個穿著黑色道袍的孩子一直在向大山磕頭跪拜。母親看到那個孩子心裏覺得非常可憐。這時候天空中出現洪亮的聲音對母親說:「這個孩子交給你了,你一定要把她照看好。」

後來母親就和父親準備讓我出國了。可是我的簽證卻遲遲拿不到,甚至身體還出現病業假相,我開始認識到修煉的嚴肅性,我已經不是當年那個小弟子了。以後修煉的路必須靠我自己走下去,我要完成自己的使命。我開始每天晚上看師父新經文,看的過程中我不斷的流淚,我明白我錯過了太多太多了,我發自內心的求師父:「師父,請幫幫弟子,我要做正法時期的大法弟子!我要履行誓約救人!」第二天,我的簽證就下來了。

離開中國,我隻身一人來到海外,剛開始非常辛苦,早上五點起床到下午三點打工賺錢,下午四點到九點上學,回到租住屋後我開始打真相電話直到凌晨一兩點,整整一年的時間裏,我幾乎每天都只睡三、四小時。雖然很苦,可是心裏卻很高興,我又回到了修煉如初的狀態。

如今,我來到海外已經五年了,這五年,我經歷了太多太多的考驗,真的是「關關都得闖 處處都是魔 百苦一齊降 看其如何活」[2]。我終於走出了自己修煉的一條路,並不斷走向成熟。

看《為你而來》這個電影,讓我想起當年曾經和我一起走上天安門廣場證實大法的同修們,不知道現在還有多少人在大法中?師父講過:「從九九年「七•二零」走過來的大法弟子,你們要珍惜自己,你們真的了不起。神都在珍惜你們。希望你們走好以後的路。特別是那些沒做好的,要格外的小心,要珍惜還有的時間。」[3]

時間真的不多了!同修們,回想當初我們同心下世,為救眾生,放棄神體,同化大法。人世中我們相繼得法,在大法遭受迫害的時候我們排除萬難,一起走上了天安門廣場證實大法。而在這宇宙萬象更新的最後時刻,我們也一定要精進修持,正念正行啊!最後以電影中的歌曲《尋求》讓我們一起珍惜我們曾經一起走過的路吧!

我跨過高山
越過重洋
去尋找我要去的地方
我知道那是一個真實
雖然有時依然迷惘
終於我找到那個地方
那是我們回歸的天堂
真善忍
他重現在我心中
從此我不再迷失方向

註﹕
[1] 李洪志師父詩詞:《洪吟二》〈師徒恩〉
[2] 李洪志師父詩詞:《洪吟》〈苦其心志〉
[3] 李洪志師父經文:《大法洪傳二十五週年紐約法會講法》

本文章或節目明慧網版權所有,非盈利轉載請註明
來源明慧網,並包含明慧網原文標題及原文鏈接。
网址转载:







查詢
至今為止所有文章
選擇時間區間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