在大法中成長

Twitter Facebook 轉發 打印
關注度:
【明慧網二零一九年五月八日】我是青年大法弟子,從三歲開始就跟著父母有幸聆聽師尊講法。轉眼近二十年過去了,雖然做的不好,還是想寫下一點心得,向師父彙報,和同修交流。不當之處,請慈悲指正。

肺炎不翼而飛

聽家人說,三歲前,我體弱多病,容易感染肺炎,經常高燒到四十多度,他們就趕緊帶我去看醫生,醫生給我開藥,不管用,就給我輸液,一輸就是十四天,最多一次輸了二十一天。那時的我經常看醫生,成了有名的小病號。

自從和家人一起修煉法輪大法之後,我再也沒有感染過肺炎。一直到現在,我的身體很好。

不再受到驚嚇

聽家人說,三歲前的我膽子還特別小,經常會受到驚嚇。有一次醫生給我輸液時,因為針扎不到血管裏,最後換了好幾個大夫,扎了十幾針才扎進去,小小的我便被嚇壞了:高燒不退,上吐下瀉,一口水都喝不進去,只要一喝水,馬上就瀉,最後導致中度脫水。爸媽把我送到當地最好的醫院去住院「搶救」,聽爸媽說,這次把他們也嚇壞了,找了最好的兒科醫生會診,最後還給我輸了血。

但自從和家人修煉法輪大法之後,我再也沒有受到過驚嚇。雖然也遇到過幾次很危險的情況,但我卻甚麼事都沒有。記得有一次,媽媽帶我出去買東西。我正高高興興的走著,突然被一個騎自行車的十三、四歲的男孩撞倒,這個男孩騎的太快了,他把我撞的轉了三百六十度。要是以前,遇到這種情況,我肯定就嚇壞了。但是,這一次,我竟一點事沒有。媽媽和我也都沒有責怪那個男孩,知道他也不是故意的。媽媽只是善意的囑咐他:「以後要騎慢點,不然太危險了。」

不戴紅領巾 不入團

上小學時,大紀元發表了《九評共產黨》,家人同修就給我講了為甚麼要退出黨團隊,家人同修還幫我發表了退隊聲明。雖然我對這些認識還不是那麼太深刻,但我知道,紅領巾這個東西對人不好,所以就不戴紅領巾,也勸同學不要戴紅領巾,還勸同學退出少先隊。

上初中時,第一次考試,我考了前幾名。按照學校規定,考前幾名的同學就得入團。因為家人同修提前和我的班主任講過大法真相,所以我的班主任把我單獨叫出來,徵求我的意見,問我想入團嗎?我說不想入。她很友好的告訴我,她尊重我的選擇。所以上初中的這三年裏,班主任再也沒提過讓我入團的事。因為我學習好,懂事,所以老師們都喜歡我,同學們也都信任我。在我的帶動下,很多同學不想入團。我也給一部份入了團的同學講真相,勸說他們退出。

上高中時,我還是一直堅持不入團。因為學法修心跟不上,所以不能像小學、初中那樣給同學們講真相。到高三時,班裏同學幾乎都入了團,就連那些學習不好的、調皮搗亂的學生都要入團,我也感到有些壓力。

高考時,學校讓填表,不修煉的家人在政治面貌一欄裏,給我填上了「團員」。我知道後,解釋說,我不是團員。不修煉的家人卻說:「沒事,這樣填對你考學有好處。」我沒有按照不修煉的家人去做,而是自己找到學校負責填表的老師,告訴他,我不是團員,讓他幫我把表改了過來。

轉變觀念 面對現實

由於自己總執著於上名牌大學,這顆強烈的執著不放的心使得高考總是不順利,最終也沒能上自己想去的學校。那時,我並沒有悟到自己的名利心很重。記得剛高考完,鄰居、親朋好友都會問,考的怎麼樣呀?去哪個大學啊?我覺得真是很難啟齒,自己沒有上名牌大學,很丟人。

儘管家人同修勸我利用這段時間好好學學師父的講法,但我始終沒有真正從法上去悟一悟,沒有從修煉人的角度去看問題。所以一直心情不好,每天很壓抑。因不喜歡這個學校,開學後覺得很沒意思,所以和身邊的朋友們相處的也不好。很長一段時間我才從這一關中走出來,我才意識到修煉人應該是「順其自然」[1],「無求而自得」[2],而我卻一直在挑剔著環境,追求著名校,這顆求名的心太強了。我努力調整了自己,告訴自己:修煉人無論在甚麼環境下都應該做好。

去怕心 講真相

上大一時,學校就組織同學們入黨,開始班裏只有幾名同學表現很積極。當時,我因為學法跟不上,所以怕心很重,不敢和同學們講真相。慢慢的,同學們想入黨的越來越多,就連每天和我在一起的朋友都打算寫入黨申請書了。我覺得自己做的實在太不好了,不僅沒有讓身邊的人認清邪黨,退出團隊,反而都要入黨。

我開始加強學法,加大力度發正念,去除自己的怕心,並開始和他們講真相。我真誠的告訴他們入黨後的諸多壞處:如要交黨費、要經常參加政治學習、外企公司不要黨員,到國外拿不到綠卡等等。他們開始認真思考這些事情,權衡著利弊。後來學校說,因為名額不足,只給團支書機會,其他同學下次才考慮。

再後來,學校又組織學生入黨,讓想入黨的學生自願發言,來為自己拉選票。這一次,我又深入和同學們講了真相,並聲明自己不入。結果我們沒有一個人去參選。組織者很驚訝,一再懇求大家積極配合。除了一名同學以外,沒有人再去申請。這次活動就這樣簡單的過去了,再也沒有人說要入黨了。

放下執著心 消除隔閡

我和聰聰(化名)是好朋友,每天形影不離,無論學習上還是生活上都互相幫助。後來,學校要選拔一名最優秀的學生給予非常令人羨慕的獎勵。當時,我覺得自己無論是入學時還是平時考試,成績都是班裏前幾名,總覺得自己比別人好一點,很想去爭這個獎。

後來得知被選中的這名學生不是我,而是每天和我在一起的好友聰聰。可聰聰並不想把這件事告訴我們,每次接學校電話時都自己偷偷摸摸的躲著大家。

這讓我有些生氣,怨恨聰聰不告訴自己,瞞著自己。我們兩個人開始出現隔閡,也不怎麼說話了。後來我意識到是自己不對,我是修煉人,遇到甚麼事都不是偶然的,我想通過這件事已經明顯的暴露出自己的名利心、爭鬥心、妒嫉心還很強。我求師父加持我一定要放下這些心。當我真正從心裏放下時,我的心平靜了,不再怨恨聰聰,我們之間也像甚麼都沒有發生一樣和好如初了。

回想自己的過去,感到既幸運又慚愧。幸運的是自己從小就得到這萬古不遇的高德大法,得到師父的時時保護;慚愧的是自己修煉的還很不足,人心太多,因為懶惰而一直沒有學好法,怕心重不敢講真相。把自己的執著心都暴露出來,繼續提高,追上正法進程。

註﹕
[1] 李洪志師父著作:《轉法輪》
[2] 李洪志師父著作:《悉尼法會講法》

本文章或節目明慧網版權所有,非盈利轉載請註明
來源明慧網,並包含明慧網原文標題及原文鏈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