在大法中成長和成熟

Twitter Facebook 轉發 打印
關注度:
【明慧網二零一九年六月四日】我是一九九七年得法的大法弟子,那年我十五歲,我慶幸自己生命中大部份的時光是在大法修煉中度過的。在修煉中我一路走來跟頭把式、跌跌撞撞,還好,師尊一直保護我,使我能在法中逐漸成長、成熟。

一九九七年暑假的一天我到親戚家,晚上跟親戚到煉功點知道了法輪功,回家後找到了當地煉功點,並請回了大法寶書《轉法輪》。我興奮的把寶書給父親看,父親拜讀完大法寶書後卻不允許我學。我不想放棄,選擇了不當他們面看書。自己默默的按大法要求做。因此我在大法洪傳時期也就失去了參加集體學法和晨煉環境。只能是自己在完成繁重的學業後避開父母學法、抄法。可喜的是慈悲的師父管我了。

那時雖然年紀小,師父對我的保護與點悟隱隱的能感受到。那時的我哪怕一天只能學一段師父的講法,都覺的高興。

一九九九年面對中共對法輪功的殘酷迫害開始後,我也經歷了進京護法、被非法遣送回當地,被父親用公職擔保回家,父親卻讓我在他與大法師父中選,我堅定的選擇了要師父。從那以後,他們對我不再多說甚麼了,但是對我的看管就更嚴了。那時年少的我,由於對大法學的不多,在法中悟到的法理也很少,只能以個人自己在心裏堅守著。

在那段風雨飄搖的日子裏,我內心最大的願望就是我一定要堅修大法,不改初衷。多少次在寂靜無人的夜裏,完成了一天的學習之後,在無盡的壓力中,在看似無望中,我仰望天空,心中默默的說:師父,我一定會在修煉的這條路上走下去,最終與師父回家。

在那無邊的黑暗中,由於家人相信附體,在我自己不知道的情況下順從了家人,走進了舊勢力毀我的圈套裏,竟然相信了附體那些騙人的鬼話,最後真的是撞的頭破血流、傾家蕩產才幡然醒悟,從新回到修煉路上。

記得在我剛剛走出魔難時,我曾思考在修煉中,我要克服的最大困難是甚麼?就是希望能有一個依賴、可以走捷徑,說白了就是人性中的懶惰。我在深深的痛悔之餘,在真正的學會了向內找時,終於明白了修煉是沒有參照的,修煉更是誰也代替不了的,唯有真正的自己主宰自己,以法為師,在法中修,最後修出自己的威德,才會被宇宙眾生、眾神所承認。

當我不再依賴任何人,真正的在法中修煉自己時,才覺得自己成了一名真正的大法弟子。隨著我法學的多了,通過自己認真的思索、在實修的過程中,對師尊的講法有了更加清晰的認識。

在逐漸的放淡對名、利、情的執著時,在矛盾面前真的能靜下來向內找自己時,我發現自己心的容量在擴大。當我們找對了會發現矛盾很多時候會瞬間消失無影。我們是帶著人身在人世中修行,我們不能走極端,也不能讓人覺的我們怪異。所以我們要平衡好家庭、平衡好社會的關係……讓人能感受到我們修煉人的善!願意與我們相處,這樣才能更好的去講真相,使世人真正明白真相,從而得救。

記得一次我們一家外出一段時間回來,見一樓口堆了許多發酵腐爛的生活垃圾,與丈夫下班後義務清理完,第二天又有了,再清理掉!這樣持續半月後,我的心再沒有一絲執著後我們樓裏一住戶又重新找來人清理生活垃圾了。一件看似很小的事情,其中我體會到當你去做時,世人首先會想你有甚麼企圖,對你投來異樣的目光……當他最後真的看到了你的善,為大家好時,他才會感謝你。

這讓我想到我們大法弟子講真相更是這樣。我們盼望眾生能得救,但只有被救的人真的相信你講的,真正明白真相做出正確選擇後,神才會管他,他的生命才會真的得救。這樣的變化只有本人才會感受到。所以真的使一個生命能得救有多麼的難,可想而知。我們大法弟子唯有多學法,學好法,修好自己,才能更好的去講清真相,世人才會真的得救了。

記得師父說過:「修煉啊,現在大家可能都體會到了它的艱難。難,才能修出來。」[1]時至今日,我不僅體會到修煉的艱難,更真切的感受到了人向神轉變過程中法所展現的莊嚴、偉大與殊勝。

在這些年的修煉中,在這反覆的摔摔打打中,每一次的提高與昇華,都離不開師父的慈悲保護與點悟,只有我們符合了法在那一層對自己的要求,修煉的境界才會得以提升。感謝師尊的慈悲苦度,向慈悲偉大的師尊叩首!願所有的世人明真相,得善果。

以上是我修煉的一點體會,不當之處,請慈悲指正!

註﹕
[1] 李洪志師父著作:《導航》〈華盛頓DC國際法會講法〉

本文章或節目明慧網版權所有,非盈利轉載請註明
來源明慧網,並包含明慧網原文標題及原文鏈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