迫害使我希望眾生明真相的心更急切

Twitter Facebook 轉發 打印
關注度:
【明慧網二零一九年五月二十七日】我是一個核工業退休職工,在邪惡殘酷迫害的二十年裏,與千百萬大法弟子一樣,為了證實大法、為了救度眾生,遭到殘酷的迫害。得法後的生命是無比的榮耀和幸福,不是承受迫害的悲苦和無奈。迫害使我希望眾生明真相的心更急切。

得法的喜悅

七十年代在天水207工程指揮部工作的時候,一天夢到我站在老家門前一塊小空地上,雲彩淡淡的,看到天空有觀音菩薩,兩、三層樓高,面帶微笑,身穿長袍,對我說他是觀音菩薩。空中呆了好久,我不眨眼的看著他,慈祥的面孔深深的印在了我的腦海中,一切歷歷在目。八十年代,一次我夢見天空中烏雲密布,釋迦牟尼佛就在黑浪滾滾的烏雲中,面朝著我的方向對我說他是釋迦牟尼。我看不清楚他的面目,但他說的話我記得很清楚。

從前我是一個氣功愛好者,只要看到氣功書我就買,對氣功非常感興趣,可我沒有拜過師父。有一段時間我還給他人治過病,療效很不錯。有了那段經歷後,我明顯感到身體不行了,意識到不能再給人治病了。我左手腕嚴重受傷,抬不起手了,沒有力氣,相當難受。正如師尊所講:「別人病好了,他舒服了,你回家難受去。」[1]讀完《轉法輪》,我才知道那病不是功能治的,是不好的東西,也就是附體治病。

一九九五年七月份,我到山西太原本系統醫院治療頑疾,收到一本《法輪功》,是山東濟南的朋友寄來的。當時我是一個疑難病患者,藥物無法治癒,看病也只不過是走個過程。煙味不能聞,酒味不能聞,刺激性食物都不能吃,冬天不管天氣有多寒冷,門窗全部敞開,就怕呼吸不暢,到處求醫。有名的醫院走遍了,每次都是希望而去,失望而歸。

看完《法輪功》後,我無法用語言表達對朋友的感激。我在住院治療的一個月時間裏,幾乎每天看一遍《法輪功》,越看越愛看,愛不釋手,我感到大法的無比珍貴,就拿筆寫下:跟師父一修到底、跟師父回家。

我在醫院裏見人就說大法的美好,一起住院的一位先生他想學,我就給朋友去信,朋友很快給他寄了大法的書籍,他在山西農村。當時我認識到大法傳出來就是真正的救度眾生的。遇到人我就給他們說大法的美好,如果不給人說到大法的美好,心中總感覺不舒服。

喜得大法後,我把悟到的大法的一切美好趕快告訴身邊的人,根本沒有考慮過自己的病情如何,不知不覺中身體發生了變化,感覺到比年輕時還有勁兒,同時也明白了人活著和來到世上的意義,明白了甚麼是佛法。周圍的人們看到我身體的變化,逐漸的走進大法。

我有三個女兒、一個兒子,和我夫妻算上共六口人。除了大女兒不修煉,其餘五人都修煉,大女兒對大法非常支持。我感到這樣的家庭是世界上最幸福的家庭。

一九九八年,我參加了蘭州市中心廣場體育館舉辦的心得交流法會,那是全西北召開的一次大型法會,這次法會參加人數較多。蘭州大法弟子把票讓給了外地的學員,蘭州的很多學員沒有參加。我們沒有親自參加過師父傳授班,這次舉辦的法會就感受到師父親臨現場一樣,非常慈悲祥和,在鼓掌聲中結束了法會,給參加法會的學員們打開了眼界,體會到了法會的莊嚴神聖。

迫害使我希望眾生明真相的心更急切

在邪黨瘋狂迫害法輪功的這二十年裏,我被多次非法拘留、非法勞教一年半,非法判刑前後長達十一年,遭受多次酷刑迫害,耳朵被打聾、牙被打掉、視力減弱、身體嚴重受到挫傷,退休金前後被停髮長達十餘年。我二女兒多次被非法勞教;兒子身為工程師,卻被非法拘留、非法勞教、非法判刑;小女兒是高二的學生,從一年級到高中都擔任班長,一學期下來是獎狀最多的學生。這樣一個德才兼備的優秀學生在看守所裏被長期非法關押,逼迫輟學;我妻子也被非法關押。家中被砸的砸,搶的搶,公安人員還不斷的一次次騷擾。一次,妻子到監獄探視我時,無法按時接見,回家很晚,上小學的小女兒進不了家,在公路上來回地走。

(一)給警察、鄉村幹部講真相

每年過年我都寫對聯,從大門寫到房門口,20多年來一直走到了今天。大門的對聯被國保撕了兩次。我家正好在路邊,牆面長十多米,寫滿了「法輪大法好」,周圍的水泥電桿上都寫滿了「法輪大法好」。路過的人都能看到「法輪大法好」,有的人一邊走一邊嘴裏念;有的眼睛看;有的人一邊念一邊說大法好。我們聽到後也很高興。

有一次一個釘鞋的人,來我家附近釘鞋。我的鞋破了,我拿去釘了一下。釘好後,我準備拿走時,看到我家的路上停著一輛警車,五、六個人把牆上寫的「法輪大法好」毀掉了,又到我補鞋的地方來毀大法的標語,我很嚴肅的跟他們說:「你們不要毀掉大法標語。善待大法得福報。迫害大法遭惡報。」我這樣一說,他們就到另外一個牆面上,在三處大法好標語上面,一處寫了「公平」,一處寫了「誠信」,最後一處寫了「友善」。

這次來的人有派出所所長、指導員、鄉長。我問他們誰安排來幹這壞事的?我說你們的上司周永康,都被繩之以法了,這你們難道不知道?我給他們講真相。從此以後我家周圍所寫的「法輪大法好」,再也沒有被毀過。

二零一八年警察大調動,原來的調走了,新調來了一個所長。一天我們都不在家,新上任的所長帶領八、九個人,把牆面上的大法標語毀的一塌糊塗。我一看心裏很難受,當時就拿起電話打給國保大隊,問他們:「今天到我家來了八、九個土匪,在我家牆面上毀大法標語,全部毀的一塌糊塗,你們知道不知道?」他們說:「我們不知道不知道。」我又打電話問了新來的所長,他接上電話連忙說:「不知道。」說他在縣上辦事情。其實是新來的所長親自帶著幹的,有人已經給我說了。

新上任的國保大隊長和新調來的所長,在我家門口安裝了攝像頭。當時我們也不知道,安上以後才知道是攝像頭。我就在攝像頭底下煉功讓他們看,卻越想越不是滋味。我拿起電話給國保大隊長打了電話,大隊長接了電話,我說:「你馬上來一下,不來不成。」一會他開著車來了。我就給他說牆上法輪大法好、對聯被毀掉,安裝攝像頭的事情,停發我工資的事。大隊長說攝像頭我們給你轉過,停發工資的事我給你反映,回去後再也聽不到聲音了,再給他們打電話,電話也不接了。

快到冬季時,孩子媽從地裏幹完活扛著鐵锨往家裏走,看到一輛公安車在我家的門口停著,正在毀牆上的「法輪大法好」。毀了一下,看到孩子的媽,他們趕緊上了車開跑了。另一處車剛停下準備毀「天滅中共」標語時我看到了,我就發著正念往車的跟前走,他們看見我向他們走來,趕緊開車跑了。從這次以後再也沒有來。

一次,我走在公路上,公路兩邊的電桿上寫著「法輪大法好」,五個人裏面有一個村委書記,四個人是鄉上包村的幹部,他們手拿噴漆像發了瘋似的毀壞。我碰到他們,說:「你們又幹壞事了,周永康抓起來了,你知道不知道?江澤民被在全世界控告,你們知道不知道?」他們不聽,還是毀。

回到家中,我給師父上了香。想煉靜功,腿盤上卻心靜不下來,我就到村委會。推開門,包村四個幹部打撲克。我進去他們吃了一驚,沒有再打撲克。我就給他們講真相。這一天,村上的村委書記不在。第二天,天下著大雨,我又來到村委會,村書記在,我真相講到最後。駐隊的王主任說這件事我們再不管了。從此村上的、鄉政府人員,再不毀大法標語了。

(二)給有緣人講真相

我發願,只要我家裏來的人,都是被救度的對像。一次到我家來是收購玉米的,收購完玉米後裝上車後,他坐下說:「我做生意三十多年,從沒有到你家這麼舒服的感受。」他也做了三退,記住了法輪大法好,真善忍好。

我一般坐車就跟開車的司機坐在一排,好給司機講真相。給司機一講後面的人也能聽到。有時候車上無一人,我坐在前面給司機說:「我坐上你的車,人就滿了。」年輕司機說:「有一個煉法輪功的奶奶坐上,她說我坐上你的車就能滿,真的車坐滿了。」我給他說:「因為你人好,你記住了法輪大法好,大法給你帶來的福份。」他說:「真的。」

一次我坐上車,坐在最後的座位上,給身邊的人講真相。這個人挺好,50歲左右,他非常贊同我說的話,他也同意三退。我大聲放開講,車上人都坐滿了,司機聽的津津有味,這一天人多,車上都超載了。我給司機說:「你今天人拉的多。」司機說:「今天沾了你們大法的光。」我給他做了三退,對他說:「你回到家和你親朋好友說法輪大法好,記住,就有美好的未來。」他全都答應了。

也有不聽真相的,也遇到過報警的,甚至還有打人的,罵人的,甚麼樣的都有,還遇到過把真相講到位後戀戀不捨的。

有一次我去姑娘家,坐上車,在我前面坐一個回民,我準備給講他真相。他先說共產邪黨的偉大,把毛、周、鄧說了一番,我就明確的問他:「你們回族信仰被誰破壞了,你們的信仰不養豬,不吃豬肉,寺院被誰拆掉了?你們的阿訇一個個被判刑勞改,有的活活被打死。58年你們東鄉被炮彈炸成了一片狼藉,被共產黨殺的家破人亡,妻離子散,把你們回族害的吃盡了苦頭,你還奉承共產黨的這些魔鬼……」我在車上給他講了一小時多,他終於完全明白。回來的時候,我和這位回民又坐了同一輛車,他見了我很親切的說了句:「胡大(是老天爺的意思),我們又相遇了。」我說:「這是我們的緣份。」他也非常高興。分手時,這位回民說:「我們在哪個時間還能遇見?」他顯得戀戀不捨。

我悟到給人講真相的過程,就是一個修煉的過程,你坐在家裏不會遇到各種各樣的事。在真正救度眾生的現實中,才能體會救人的難度,才能知道師父為我們付出的太多太多。這些年裏,我在夢中夢到師父多次,我知道師父時刻都在我的身邊,鼓勵我做好講真相救人的事。師父時時都在我們身邊看護著弟子,讓每個大法弟子在正法時期留下最輝煌的一頁。謝謝師父。

以上是我的個人經歷與認識,有不符合法的地方請同修慈悲指正。

註﹕
[1] 李洪志師父著作:《轉法輪》

本作品謹代表作者的觀點或認識。在明慧網發表的作品版權歸明慧網所有。明慧網會定期和不定期的對本網站所發表的作品集結出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