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找到了度人的大法

Twitter Facebook 轉發 打印
關注度:
【明慧網二零一九年五月十九日】我老伴在公安局工作,老伴有兩個妹妹,一個妹夫是法官,另一個妹夫是軍官。大法遭迫害後,我一直堅定修煉,也一直在給不明的世人講大法真相,親友們雖然都知道並了解我在大法中受了益,但是面對中共的打壓政策,面對紅色恐怖都為我提心吊膽,更唯恐自己受牽連。他們在一起商量好後,特意請我和老伴吃飯。席間親戚們七嘴八舌威脅我說,你要再繼續執迷不悟,面臨的是老伴失去工作,子女沒有前途,言外之意就是讓我放棄大法,放棄修煉。他們講了幾個小時,最後我說:「你們說完沒有?」他們說,說完了。

我說:「你們說了半天,當然是為我好,我感謝你們。但是,我也把心裏話告訴你們,你們都知道我的一身病是煉法輪功煉好的,可是你們不知道我的生命是大法給的,是大法給了我新生。沒煉法輪功的時候,我被風濕病折磨的不想活了,受不起那個罪了,我拿定主意就想跳樓自殺,是法輪大法給了我第二次生命,我才有今天,我寧願捨棄一切,也絕不放棄大法。我知道我每時每刻都有被抓,坐牢的危險,我告訴你們兩點:如果我被抓、被關、被判,一、不走後門;二、不花錢疏通。如今我們一雙兒女都已成家立業,我也對得起你們的哥哥,我若坐牢,我不連累他,他要求離婚,我給簽字,我的事我一人承當,不會影響任何人。我寧可失去生命,也不能失去大法!」

親戚們聽罷,都說咱們說服不了嫂子,讓人家煉吧。

我是一名退休工人,今年七十二歲,一九九八年喜得大法。得法一年多,江澤民犯罪集團就瘋狂迫害大法及大法弟子,二十年中,我經歷了人生最難忘的時光。在師父蒙受不白之冤,法輪功學員被關押、酷刑甚至失去生命之時,由於師父的慈悲保護,我走了過來,從迷茫中走向成熟,對師父的感恩無以言表。

一、法輪大法是度人的法

修煉大法前,我患風濕病、胃病、眩暈症、心臟功能衰竭,尤其風濕病折磨的我苦不堪言,為治這個病,我去省城走了幾家大醫院,均無效果。最後一個和丈夫熟悉的醫生告訴我們說風濕病是「不是癌症的癌症」,在全世界都沒有特效藥,只能維持,病痛中的我萬念俱灰。有一次丈夫患病,去省城醫院途中遇到了一位法輪功學員,從此我走入了法輪大法的修煉。

修煉後,我覺的大法太好了,大法不收費義務傳功,我不敢相信人世間還有這樣好的事,我被師父的大慈大悲感動的熱淚盈眶,我決心做個大法修煉人。我拜讀大法主要著作《轉法輪》一書,捧起書就愛不釋手,我越看越愛看,越讀心裏越亮堂。

大約一個月,不知不覺中我的幾種病全好了。我無病一身輕,走路都要飄起來了。丈夫說:「修煉法輪功把病都煉好了,真神了!」

九九年七月二十日後,面對電視媒體的造假宣傳,我的心情非常難過,我哭了很長時間。一次打坐時,我看見了師父,很多弟子都向師父圍攏過來,我也上前很想拉師父一下,師父連忙把我扶起,我激動的哭了。師父說:「別哭,師父不回來了嗎?」師父給了我巨大的鼓舞,以後的日子裏,我的心情漸漸平靜了下來。

我是大法的親身受益者,我要把大法的美好告訴被中共謊言欺騙的世人,我把自己的受益經歷講給親朋好友,講給我能接觸的所有人,從家裏講到家外,從城裏講到農村。我告訴所有有緣人,法輪功對祛病健身有奇效,天安門「自焚」是假的,我還給有緣人講預言故事,我一人徒步去農村給農民朋友講,有的聽完後都說我講的好,有的農民朋友要用車送我回城,我謝絕了這些好心人。

二、小事中修心性

保潔工作分工不同,一位大姐負責掃地,我負責拖地。颳風天氣,大廳裏被風捲進許多土麵,積存了厚厚的一層,大姐掃地經常落下一層土,我拖地時很是吃力。我深知自己是大法修煉人,師父在法中告訴我們:「吃苦當成樂」(《洪吟》〈苦其心志〉)。無論多麼難拖,費多大勁兒,我都把地拖的一乾二淨。後來賣主們都氣不忿兒了,大家全抱怨我傻,我說我是煉功人,師父讓我們做好人,受點累不算啥。大家都知道我是煉法輪功的,都知道我是好人,不但為我抱不平,還紛紛伸出援助之手,各自打掃自己攤位前的衛生,為我拖地提供一定的方便。

師父鼓勵我,一次我看見旋轉的彩色法輪,五彩繽紛,非常漂亮。還有一次,我在床上躺著,忽然看見師父來了,師父打著坐,告訴我說:「你別動,我給你淨化身體。」師父用「金剛排山」的姿勢雙手往前一推,我的身體隨著師父的手勢飄了起來,瞬間一股暖流從腳流向頭部,非常舒服。「唰──」的一下我沒有了意識,像睡著了一樣。從此我身上的所有病全好了,感覺身體輕飄飄的,走路時就像後邊有人推著一樣。

記得邪惡迫害大法最嚴重時期,我在菜市場買茄子,稱完份量後,賣主說不太夠秤,換個大的吧,我說不用了,我又買小菜,一共兩把,我拿了其中的一把。這時,來了一個買主,她看剩下的那把小菜不好,就說不買了,我說咱倆換吧,我這把好的給你,她滿意的接了過去。這件小小不言的事感動了賣主,他問我是信啥的?是信佛的吧。我回答說:「我是信法輪大法的。」我的聲音很大,周圍很多人都聽見了,紛紛議論法輪功不是電視裏演的那樣,大家都很驚詫。

一個冬日裏我去買菜,路過賣水果的攤床,我順便問了一下香蕉價格,賣主馬上拿出一盤香蕉,我告訴她我回來時買,她很不滿意,說我騙她,周邊的賣主們都認識我,都說我肯定回來買。我買完菜後,回來買她的香蕉,我說:「小妹兒,你別生氣了,我買完了菜這回買你的香蕉。」她很不好意思,賠禮說:「大姐,我錯怪你了。」我說:「沒關係,我是煉法輪功的。」接下來我給她講「三退」(退出中共黨團隊),她很爽快的答應了。

三、病魔中找自己

二零一二年,我腰部出現了蛇盤瘡,同修們都來幫我,我勸大家不要來了。家人讓我去醫院,我婉言謝絕,家人不放心,我告訴他誰也動不了我,我堅信師父一定能幫我。家人看我如此堅定,心裏也有了底,就不再堅持讓我去看病了。

在病痛中,我不斷的找自己的不足,找自己的漏洞,每當我找到自己存在的問題時,我就感覺自己的身體「唰──」的一下去掉了一層不好的東西,就像揭去了一個鐵蓋子,渾身輕鬆的很。我一次次向內找,一層層鐵蓋子被揭去,同時我修去了自己一顆最不好的心──怨恨心。我從中悟到,人的痛苦就是業力輪報,都是自己生生世世欠下的業債,自己欠債自己還,其實我們自己僅僅還了一部份,無法估量偉大的師父究竟為我們承擔了多少。

人人都知道患蛇盤瘡非常疼痛,可無論多疼,我的心情很是平靜,我不覺的苦,因為我要把業債還清,不欠債才是好事啊!我每天堅持煉功四小時,有時間就學法,師父一直在幫我,大法的法理也一直啟悟著我,最終蛇盤瘡不翼而飛,我又投入到了師父讓做的「三件事」中。

四、大法福澤我們全家

我修煉前,我們全家人都生活的很苦,老伴、兒媳、孫女、外孫子經常服藥打針,打點滴,人人都成了病包子,藥簍子,都在病痛中艱難的度日。

我修大法後,我的所有病,特別是癌症般的風濕病都好了,隨之全家人的病也都好了,意外的恢復了健康。值得慶幸的是我孫女,從小學直至大學的學業一直都很順利,大學畢業後考取了國家級教師。孫女婿一表人才,事業發達,年收入上百萬。我覺的自己這個做奶奶的,真的是為孫女感到驕傲和自豪。大法弟子的家人就是有福!

我年過古稀,身體非常硬朗。老伴兒支持我修煉,常年主動承擔家務,我與兒媳關係融洽,一家人和和睦睦,歡聲笑語,其樂融融。

本作品謹代表作者的觀點或認識。在明慧網發表的作品版權歸明慧網所有。明慧網會定期和不定期的對本網站所發表的作品集結出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