多種頑疾消失 講真相救眾生

Twitter Facebook 轉發 打印
關注度:
【明慧網二零一九年五月二十八日】我是一名老年大法弟子,老伴是退休多年的軍隊資深專家,兒子從國內名校研究生畢業,又出國留學多年。從我修煉以後,他們都從大法中得到了福報。如今,年逾九十的老伴身體健康,自己騎自行車出去還很自如,五十多歲的兒子身體也很好,家庭和工作都很順心。

修煉大法這些年來,師父給予我的太多太多,任何語言都無法表達我對師父的感恩之心。這裏把我的修煉故事寫出來,和同修們交流,共同精進。

修大法 多種頑疾消失

我是一九九六年一月開始修煉法輪大法的,那時我們部隊家屬院有人煉功,說法輪功是修佛修道的高德大法,祛病健身有奇效,別人問我是為治甚麼病來煉法輪功的,我說不是為了治病,我是要跟師父一修到底的,我要做師父的真修弟子。

其實那時候我已經有多種疾病,而且都屬於醫學上比較難治的頑固病,我三十二歲就得了慢性腎炎,痛苦不堪,到處尋醫問藥,中西藥都吃遍了也沒有見好,九四年又得了腰椎間盤突出,壓迫神經,兩腿麻木。部隊軍醫使用烤電、針灸、離子導入等方法治療,不僅不見好轉,三個月以後整個左腿全變成紫色,腫了,更加難受,軍醫說治不了了。後來部隊給家屬檢查身體,又被查出「三高」(血脂高、血糖高、膽固醇高),還有腦萎縮,經常頭痛難忍,自己敲自己的頭,眼睛也看不清東西,記憶力減退,有的時候甚至找不到回家的路。

修煉大法以後,師父給我打開了天目,九六年五月我天目看到三個人穿著白衣服,手裏拿著醫療器械,在忙碌著,我知道那是師父法身在給我調整身體。從那以後,我眼睛好了,能看清東西了,我有時候還能看見家裏窗台上、櫃子上、床上等地方都是佛。九六年七月的一天,我上吐下瀉,整整一個晚上沒有睡覺,到了第二天早上六點半,我要出去煉功,兒子說:「媽,你一晚上沒睡,你還出去煉功?」我說:「沒事,有師父管。」兒子給我倒了一杯水,我喝了就去煉功點了。從那以後,我的「三高」也好了。

不知不覺中,我所有的頑疾都消失了,很快達到了無病一身輕的狀態。

神跡在我家顯現

我老伴和兒子一家人儘管沒有修煉,但是因我修煉他們都從大法中受益良多,師父給弟子的實在太多了。我兒子在學校攻讀研究生的時候得了肝炎,不得不住院治療,以後又吃藥多年,怎麼也治不好,很痛苦。在我得法以後,他一直都支持我煉功,後來他的病奇蹟般的就好了,正像師父說:「不管你走在街上也好,在單位、在家裏都可能起到這樣一種作用。在你的場範圍之內的人可能無意中你就給他調了身體,因為這種場可以糾正一切不正確狀態。人的身體是不應該有病的,有病就屬於不正確狀態,它就可以糾正這種不正確狀態。」[1]

開始講真相勸三退以後,我兒子由於受無神論毒害和現代科學的影響,對我和他說的大法真相不是很相信,也不願意退,後來有一次已經上學的孫子發高燒,去醫院治療兩個多星期也不見好轉,兒子兒媳急得不行就打電話給我。我去了,和孫子說:「念『法輪大法好』沒有?」我孫子馬上高聲念了幾遍「法輪大法好」,體溫很快就恢復正常了。從此以後,兒子真心相信大法的超常,也同意發聲明退黨了。

我老伴曾經是部隊的資深專家,退休多年,經過各種政治運動,深知共產黨的邪惡,迫害開始後因怕我被邪黨迫害,一直不讓我修煉。二零零五年他突發心梗,生命垂危,送去醫院搶救,醫生說他心臟的所有小血管堵塞,已經不行了,快叫孩子回來(那時兒子還在國外留學)準備後事吧。我當時就在醫院對著所有人高聲說:「我是煉法輪功的,我有師父管,我老伴的病一定會好的!」結果老伴的病真的就慢慢好轉了。如果沒有師父管,老伴就躲不過這一劫。從那以後老伴也正面認識大法了,他知道他的命是師父給救的,後來也聲明「三退」了。

正念正行救眾生

我平時生活很簡樸,除了做家務和生活起居,時間都用到學法、煉功和救人上,每天要學法五個小時,煉功也從不耽誤,除了特殊情況幾乎每天上下午都要出去面對面講真相救人,風雨無阻。多時每天能勸退一百人,少時也有十幾人,平均下來每週能退大約三百人。我知道真正救眾生的是師父,我只是動動嘴、跑跑腿。

每次講真相出門前我都和師父說,我要出去救人,請師父加持我,謝謝師尊給了我救度眾生的機會。講真相中我多次遇到不理解的人舉報,在師父的加持下,壞事變成了好事,特別是利用很多機會救度警察。

有一次我給一個賣菜的小販講真相,由於受邪黨謊言毒害,他當時默不作聲,等我走以後就去家屬院派出所舉報我,在派出所讓我交大法書、寫保證不出去發資料,我不配合他們,他們就逼著讓我老伴寫。老伴那時候因為還不明白大法真相,怕我遭迫害,一度不讓我修煉大法,甚至還曾經撕壞一本《轉法輪》,真令我痛心。我從派出所回家後正告老伴說,以後不能再干擾我學法煉功,自那以後,老伴再也不敢撕書了。從此我成了重點監控對像,他們派警察和部隊相關人員一直跟了我七、八年,我利用這個機會把這些監控我的警察和部隊人員全都勸三退了。他們明白真相以後說其實我們一直在跟著你。後來我實名訴江以後這些人也沒有再來家裏騷擾過。

後來有一次我在外面發真相光盤,遇上不明真相的人舉報,來了一個警察。要我跟他去派出所,我不配合他,就坐在橋底下給周圍的人講真相,講法輪大法好,真善忍好,還有退黨保平安等,講了快一個小時,後來又來了三、四輛警車,很多警察把我抬到車上。到了派出所,看到以前講真相碰到過的派出所所長,他問,老太太,你怎麼來了?我說是你把我叫來的,他於是拿走我帶的一張光盤去看,看完以後他說我叫小王,給我把黨退了吧。我悟到是慈悲的師父讓我救度警察這個特殊人群,從此以後我總是每見他們一個,就要給他們講真相勸退一個。曾經有一次遇上警察在橋底下執行任務,很長的車隊,裏面坐的全是警察,我從第一輛警車開始講三退,一直講到最後一輛車,最後所有的警察全部都三退了,有一個小伙子,退了以後他哭了,他說我們錯了,我們再也不做壞事了,我們知道你們都是好人。這些可貴的生命終於被喚醒了。

我有一次出去發真相資料,正好碰上一個便衣,他打電話又叫來幾個警察把我抬上警車,去了一個派出所。我從上午十一點到下午兩點半,一直在派出所給他們講真相,一共有六名警察都三退了。其間還遇上一個剛剛退休的公安局長,給他講真相的時候一開始他還想抓我,我一點沒有害怕,問他說:「你知道善惡有報麼?」他說他們公安廳以前有個處長就說不相信善惡有報,結果說完後第二天就被汽車撞死了。於是他的態度來了一個一百八十度的轉變,說話態度也變善了,也聽我講真相了,最後也同意了退出邪黨。

還有一次我發資料經過一個警亭,可能裏面的警察看見了,有一個警察出來了叫我進去,他說:「你給我們也講講,我們也三退不行嗎?」我說我不去,我就在外面講,面對的人多。他們來了三個小伙子要把我抬進去,我就雙盤坐在地上講真相,結果他們無論如何也抬不動我,警察都覺的太奇怪了:幾個壯小伙抬不動一個老太太。這時周圍已經圍上了很多看熱鬧的人,其中有一個人說:「老太太盤腿打坐這叫天地人和,你能抬動她?」我正好就給周圍的一大群人講真相,講了一個多小時,警察就給我錄像,錄完他們就走了,圍觀的群眾也都走了,我才回家。第二天下午我又經過橋底下,看見警亭的那個警察坐在那裏,我走過去跟他說:「小伙子,昨天你不是想退黨嗎?」他說是,我就給他起了個化名叫王警順,也三退了。

還有太多太多的故事,這裏就不再一一細說了。是師父給了我無所畏懼的天膽,又是師父給了我講真相的智慧,我才能救度警察這個被毒害最深的群體。師父心裏裝的是所有眾生!今後我唯有更加精進,修好自己的同時多救人,才能不辜負師父的慈悲救度之恩。

拜謝師父!謝謝同修!合十。

註﹕
[1] 李洪志師父著作:《轉法輪》

本作品謹代表作者的觀點或認識。在明慧網發表的作品版權歸明慧網所有。明慧網會定期和不定期的對本網站所發表的作品集結出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