重歸大法 學會向內找

Twitter Facebook 轉發 打印
關注度:
【明慧網二零一九年五月二十五日】我於一九九八年六月經親戚介紹開始修煉法輪大法,通過學法煉功,開了天目,打坐中看到丹田修出元嬰。

二零零五年九月,我被非法勞教一年半。二零零七年回家後,放棄了正法修煉,改信佛教,兩年中,發現佛教不是我要的,也放棄了。

師父一直看護著我

後經同修不斷勸說,我才又開始修煉法輪大法。但也是帶修不修,業力來時,像常人一樣吃藥,根本不像個煉功人,天熱時還喝點啤酒。

二零一八年七月的一天晚上,我在院子裏看到東南方向的上空有銀白色的物體在旋轉,大概三十分鐘,妻子也不知道是甚麼。妻子就求師父告訴我們是甚麼。剛求完,兩個粉色的法輪在我家上空顯現。我倆特別激動,我們看見了實實在在的真實的法輪,這堅定了我們修煉的信心。看來師父一直在管著我們,也在激勵著我這個不爭氣的弟子。

可幾天之後,我又放鬆了。一天,親戚問我說:「表哥,你怎麼比以前瘦了?」我說幹活累的。後來心裏想,我上醫院看看。去醫院檢查血糖高15.3,原想拿點藥降一降。專家建議:「你不要拿藥了,不管事,你還是住院打胰島素,得住一星期。」我嚇了一跳,沒想到病情這麼嚴重。

回家和妻子商量。她說:是學法煉功還是去醫院治療,你自己拿主意。經考慮,我想還是學法煉功。煉了一個月,血糖降為13.3.又煉了一個月,血糖上升23.3,我又害怕又著急,心裏不安,怎麼又上升了呢?

在本地一個學法點,我跟一位老學員說:「我要是能煉好就煉,煉不好也不耽誤功夫了,就上醫院看病了。」老學員說:「常人有病就去醫院,常人甚麼病都得,過去的皇上和現代的領導人有病也得死,錢是買不來命的,何況咱們一個普通老百姓。」我覺的此話有道理,糖尿病這種病在常人中叫富貴病,吃藥、打胰島素沒有能治好的,只能藥物控制,嚴重了還得併發症,我家老姑就是這個病。通過老同修的開導,我下決心好好學法煉功。

說來也巧,從同修那回到家,接到上班電話通知。上班之前,要做體檢,第二天就得去,體檢包括五項,其中一項就是血糖,擔心的事又來了,就算煉功血糖下降也沒那麼快呀,體檢不合格,班也上不了。晚上,我開始求師父加持自己,體檢合格順利通過,給自己打正念,正念一出,師父開始給我淨化身體,一晚上我去廁所五次。第二天早晨坐車去醫院,聽著師父講法錄音,師父不斷向我腦子裏打入正念:「弟子正念足 師有回天力」[1]。到醫院檢查時,我腦子裏想的也是「弟子正念足 師有回天力」[1]。上午檢查,其中四項結果出來了:正常。剩下一項下午四點拿結果:血常規正常。我當時心裏非常高興,也悟到別起歡喜心。謝謝師父的慈悲加持!

我感覺自己學法太少,跟正法進程離的太遠,時間很緊迫,這些年就沒怎麼學法,落下的太遠了。現在我要把法擺在第一位,把學法、煉功、發正念、講真相放在第一位,掙錢放第二位,夠生活開支就行。我求師父加持我找一個輕鬆的工作,能多學法,證實法。

前不久,兒子上班的地方搞改革,讓我去那上班,幹一天歇兩天,工作輕鬆,這樣就能多學法。我體會到:只要自己的心修正了,師父就會給我們安排最好的一切。

通過半年的學法煉功,我身心巨變,打坐一小時,抱輪半小時,原來想都不敢想,從開始到現在沒間斷過,煉打坐狀態好的時候,身體像一張紙一樣輕飄飄的,非常舒服,一身輕。

矛盾中向內找

我和妻子兩人都修煉,按說我們緣份很大,是好事,妻子當時患頭痛病,四處求醫無效,經親戚介紹開始修煉大法。在斷斷續續的看書中,一天晚上,她說病好了,師父的法身給她清理身體。從此我們一起開始修煉大法。

在修煉中,倆人也是矛盾不斷,不知向內找,矛盾激化,都是常人的理,通過上學法點切磋,同修幫助,說你們都是用法修對方,永遠也不明白,越修麻煩越多,不懂竅門,還是學法少,老是指責別人,不看自己,那是煉功人嗎?聽同修說的有道理,回家多學法,近一段時期,我們也能從法理上有新的認識了,知道向內找了,遇事用法理衡量。

在這期間,我兒子和兒媳之間生氣打架,鬧離婚三個月時間,兒子和我們分開住,這回他搬回我們這和媳婦分居,準備離婚,給我們造成很大干擾,吃住都在我們這兒,還嫌菜不好吃,事還不少。我倆用常人的辦法勸他不要離婚,孩子都六歲了,親爹後媽的,對孩子以後成長造成不好的影響。可只要一提讓他們和好,兒子就急,就跟鐵了心似的。經過和同修切磋,說有我們修的。我們一直認為他們倆的矛盾和我們沒關係,打鬧我們也不知道,後來妻子向內找,不斷歸正自己,一切不正的因素都與我們修煉有關,為甚麼讓你遇到、看到,有你們要修、要去的心。清除他倆背後干擾我們修正法的邪惡因素,解體一切不好的物質,否定舊勢力安排的這一切,正念對待一切。

我們的心正了,放下了,事情就改變了。我兒子二零一九年三月八日回家與媳婦和好,沒事了,在同修的幫助下,我們知道用法修自己,向內找。我也主動向妻子認錯,道歉,遇到事按煉功人標準歸正自己,家庭和睦了。

一思一念用法衡量

清明節,我二姐來我家,聊天中她說喜歡月季花。我家牆外兩邊都是月季花,都是村裏綠化時種的,二姐說喜歡,我說給她刨兩棵,一邊刨一棵,也不顯眼沒事,村裏也沒人管。當時這麼想的,可又一想:不對呀,按煉功人標準,這想法不對,這花是村裏種的,不是你個人的,你要這樣做不失德嗎?按高標準,這念頭不符合煉功人標準。找到自己的錯,馬上改,我對二姐說:「對不起,剛才答應你的事,按我們煉功人標準不能這麼辦。」跟她說明白之後,她也理解,我自己也過了一關。

還有一次,我在集上買了十棵果樹苗,栽在家中果園內,用電動車拉水澆樹苗,澆了九棵樹,差一棵沒水了,用一小桶水就能澆完。當時,鄰居家用水管正在澆樹,從他自家水龍頭接到果園內。我想:「差一小桶水,從他家接一桶水,就能把自己的一棵樹澆完,他家那也沒人。」後來轉念一想:按煉功人標準衡量,不能這樣做,這是為私、為我,煉功人應該做到無私無我、先他後我,做事先考慮別人,處處替別人著想。

就這樣,我逐漸學會了遇事向內找,用法理去衡量,從一思一念上歸正自己,做一個合格的修煉人。

心正了,念正了,感覺自己發正念時能量場也越來越強,威力很大,而且特別靜,很輕鬆,不用刻意用力,很自然,發完正念之後,身體舒服。

不足之處,請同修慈悲指正。

合十

註﹕
[1] 李洪志師父詩詞:《洪吟二》〈師徒恩〉

本文章或節目明慧網版權所有,非盈利轉載請註明
來源明慧網,並包含明慧網原文標題及原文鏈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