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法使我用善化解魔難

Twitter Facebook 轉發 打印
關注度:
【明慧網二零一九年五月十九日】一個不修煉的常人,遇到對自己不公時可能就會採取暴力行為報復,造成一定的後果,就有法院等著你;如果不報復、不發洩,怨氣太大,憋在心裏,就可能會生病,那樣醫院等著你呢。

一九九六年,我開始修煉法輪大法,當時才四十來歲。我明白了:人的一切難,包括病痛和人與人之間的惡性關係,都是人自己生生世世造下的業力形成的,其中包括舊勢力的邪惡安排。要想使自己真正的獲得幸福,沒有苦,沒有難,就必須按照真善忍的法理做個好人,看淡名利情, 返本歸真。

幾年前,由村幹部出面,為我和鄰居調整了宅基地,為的是使宅基地方正,用我的十多平米宅基地換了他兩平米。我們當時就給了對方十多平米,等他拆舊房時,再給我們那兩平米,他很樂意。

幾年後,鄰居拆房時,又不給我們兩平米宅基地了,還找了「黑社會」的人打了我們,把我們打得很嚴重,當時我的右眼就被打的失明了。我趕緊坐在地上讀大法、背誦大法,化解心中的仇恨怨氣,克制自己不衝動,不報復,要善解這件事情。我既不去醫院,也不去法院。我讀著讀著,眼睛就漸漸的復明瞭。我經過幾天的學法煉功,眼睛完全復明瞭。

鄰居找人打了我們,既沒有表示歉意,更沒有賠償。幾天後,打我們的那幫黑社會人員又來找我們,問我們「打不打」對方,「只要你一句話,我們就去打。」我們說「不許動,不要打」,他們就走了。

後來我們蓋房子時,和他要兩平米的宅基地,他們說,可以給,但必須出500元錢,理由是他們雇黑社會打了我們,這筆錢得由我們出。我們沒計較,就給了他500元錢。

我們以多換少,鄰居找黑社會打我們,雇黑社會打了我們,錢還要我們出,我們被嚴重毆打,沒有向他們索要賠償費,而黑社會主動要幫我們打鄰居,我們拒絕。

如果不是修煉法輪大法,我們不可能以多換少,黑社會打我們,我們肯定去法院告他們,追究他們的刑事責任,附帶民事責任,把我們打成重傷,我們肯定會去住醫院。

真善忍大法化解了我們兩家人命關天的大難,我們用實際行動維護了大法,證實了法輪大法的正確和偉大,從法院和醫院的制約中走出來了。

現在我們兩家處的關係還算不錯,他的孩子辦喜事,我們也帶上錢去祝賀。我們全家發自內心的感謝偉大的師尊。

本文章或節目明慧網版權所有,非盈利轉載請註明
來源明慧網,並包含明慧網原文標題及原文鏈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