在整理法會徵稿中修心

Twitter Facebook 轉發 打印
關注度:
【明慧網二零一九年五月十一日】一次我們小組切磋寫稿的事,一位同修說我今年想放棄,這位同修是往年負責我們小組整理稿件的,有的同修不會寫,她都幫著寫。同修們你一言,她一語,都說是今年稿件要求的高,都覺得難,不想寫,我就說今年要求的高,是叫我們提高啊,我們不但不提高,還要往下掉。這不行呀,修煉就得知難而進,沒有困難就不叫修煉了。同修們也覺得不能放棄。

就是那天晚上九點半左右吧,我學法後就想休息,躺在床上又睡不著,我想不能睡呀,我得幹點啥,就想上網,打開明慧網,看到一篇文章的題目是《出大車禍 我卻安然無恙》,我打開一看,原來是我幫同修寫的。這麼多年整理稿件,從沒看見有發表的,這是師父在鼓勵我呢,看來我今天切磋的對了。

說起這篇稿件還有個小故事,同修甲出了車禍,我和同修乙去看她,她說一發正念就犯迷糊,立不起掌來,感覺不好的因素多。我們就一起學法發正念,晚上就住她家,住了兩夜。同修甲說我得把這次出車禍的事寫出來,報答師恩,要不是師父保護我,後果不堪設想。你給我寫吧,一說寫文章,我也有點怵。

五﹒一三世界法輪大法日,我整理了幾篇文章,包括給甲同修寫的這篇,基本上是她說我寫,寫好後,我覺得太囉嗦了,可是刪掉哪點又感覺不完整,全都是甲同修實實在在的魔難經歷與親人的見證。就給其他同修拿去修改發送。幾天後,轉了一圈又轉到我這來了,一個字沒改,但是聽到同修說了一句最貼切的話:那篇文章誰寫的,寫的那麼囉嗦!「你在上去那邊還是下來這邊?」(這是同修甲的女兒找不見同修甲的問話),我看了一會也不知道在哪邊,你寫路左邊還是路右邊不就行了!一下子觸及了我的愛面子心、虛榮心,我有點不好意思。要是這個同修直接對我說,我肯定不敢承認是我寫的,怕同修笑話。我覺得同修說的很好,就按同修說的改了。改好後,我想沒有偶然的事,不用叫同修修改了,去去這顆怕寫不好的心吧,我就發送了。

學打字 整理稿件

我第一次投稿是二零零八年。奧運會前夕,邪黨把我們鄉十個同修關在鄉政府的一間房子裏,我們絕食反迫害,在師父的慈悲保護下,第三十九天把我們送回家。正趕上法會徵稿,我就把被迫害的修煉過程寫出來,當法會徵稿,那個時候在老家農村,我甚麼都不會,把寫好的稿件送給縣城同修時,已經離徵稿結束的時間只剩兩天了。送走稿件後,喜悅的心情無法表達,我參加法會了!有一種回家的感覺,從那時起每年都要投稿。

二零零八年秋天被迫害回家後,我怕心很重,覺得修煉提高不上去,想叫同修帶帶,就到縣城住。現在才發現想叫同修帶帶的心到現在都沒去,特別是面對面講真相依賴同修的心很嚴重,我得把這顆心去掉,走出自己的路來。到縣城後,學了不少東西。到了法會投稿時,會打字的同修都很忙,往往是稿件都堆到法會徵稿快結束的時候。我想自己的事情自己做,走出自己的路來。

我就學打字,讓兒子教我,兒子告訴我用拼音打字的基本操作。我就一個字一個字的打,一篇字得打到半夜。好不容易把一篇稿件打完了,不知碰了哪個鍵,一個字都沒有了。再重新打。有一回打完後不知道把文件保存到哪去了,拿上電腦讓同修找。有一回把文章打好後,不知碰了那個鍵,字都跑到左半面,怎麼也弄不好,拿去讓同修的女兒教,想跟人家學學,同修的女兒弄了好大一會,我也沒看清是怎麼弄出來的。有時無意中把文字推了好幾行,有時不知咋弄的,隔幾行就出現一行字稀稀拉拉只有幾個字,反正是各種各樣的問題,自己解決不了了,就去找同修的女兒,我女兒回來也問。總想學點經驗,有時人家都不知咋弄出來的。慢慢的我就自己弄,不管出現甚麼現象,把文章弄成甚麼樣子,只要靜下心來,想辦法弄好,師父就給我開智開慧,不知碰了那個鍵就弄好了。修去依賴心,靜心、用心就能做好。漸漸的也就成熟了。

修去怕整理不好的心、怕耽誤同修的心

把自己的稿件打好後,裝到優盤裏給同修拿去。後來同修就拿來稿件讓我幫著整理,我有點為難,怕整理不好,但我又不能說不行,因為修煉人沒有偶然的事,不能讓負面因素干擾,我又想為同修分擔一點。我就儘量用心做好。

開始是我打好後由同修修改發送,後來同修就讓我發送,我很為難,因為我不知道我整理出來的稿件行不行,還有的同修寫的不多,怎麼辦?發送吧是給明慧同修增加工作量,不發送吧,同修好不容易寫了這麼點東西,想參加法會。兩頭為難,問協調同修怎麼辦,同修也沒說發不發。最後還是發送了。給明慧同修增加了不少麻煩,請同修原諒。現在想來,其實都不在法上,如果我們把這件事情協調好,去掉怕麻煩的心、去掉做事心、去掉只想參與怕落下的心、去掉糊弄事的心,把這些狡猾的私心去掉。用一顆虔誠的心參加神聖的法會,把自己的修煉歷程好好總結一下,又能發現好多不足,真正的起到提高昇華的作用,就能把稿件寫好,這就是修煉。這才是師父要的。

我幫著整理了幾年稿件,也沒見有發表的,又生出了怕誤事的心,本來挺好的題材,經我整理後,沒起到作用,我怕給耽誤了,就不想參與了。可到時候又是好多稿件給我拿來了,又沒處推,我就儘量做好,但是過程中帶了很多人心,有很強的執著發表的心,帶著這麼多的人心效果是可想而知的。二零一八年五﹒一三法會徵稿時,我正好有時間,就幫著整理了一些,我想不管稿件能不能發表,過程中我用心做好,遇到問題修自己,盡一份微薄之力。

去掉怕吃苦受累、想清閒的心,去掉情

整理稿件的過程就是一個修心的過程。二零一七年五﹒一三世界法輪大法日徵稿最後一天,我覺得今年稿件都整理髮送完了,不用忙活了,如卸重負。就在我晚上九點多下班回家,一位同修大姐正在家等著,拿了一沓稿件要我打字,我脫口而出:早幹啥了?現在弄不出來了。同修大姐說是她們那鄉下同修的,今天才拿來。我覺得我話太衝了,讓大姐受委屈了,人家對我那麼好,我怎麼對人家這樣!真是對不起同修。就是說不出口來,這是黨文化,我得修掉它。其實感覺到對不起同修大姐的最大一個原因是情,因為我到縣城後,有一段時間住的是同修大姐女兒的房子,大姐教我做資料,我們配合的很好,大姐沒少幫了我。我怎麼這樣對人家?我認識到同修情也得去,師父告訴我們:「情是常人中的東西,常人就是為情而活著。」[1]「人要跳出這個情,誰也動不了你,常人的心就帶動不了你,取而代之的是慈悲,是更高尚的東西。」[1]放下情,用純淨的心態,做神聖的事情,才是最好的。

一下午幹活,忙的我不可開交,好不容易下班了,輕鬆一下,突然又要我加班打字,我有點不情願,沒經思考就衝同修來了。說完就後悔了,能有偶然的事嗎?都有我修煉的因素在裏邊,怎麼去埋怨同修呢!去掉抱怨心、怕吃苦受累的心,想輕閒的心,不願承認錯誤的心。我們又找了倆個同修分開做,我拿了一份最長的,我一邊打字一邊整理,人心又出來了,埋怨同修寫的太多,面面俱到,有點亂。五﹒一三徵稿是向世人證實大法的,同修寫了一部份交流切磋體會,世人理解不了,整理起來太費勁。轉念又一想,同修寫了這麼多,多不容易啊,這都是同修走過的修煉路呀,同修做的很好啊,擱給我能做到嗎?有些同修分不清五﹒一三徵稿和法會徵稿,這是沒切磋清楚。觀念轉變了,為同修著想的心出來了,抱怨心沒了,心情也順了,整理起稿件來也就快了。十二點以前我們順利的把稿件發送完了。

這是師父給我安排的一件好事,讓我去人心,修煉提高的,謝謝師父的巧妙安排!謝謝同修!

去掉抱怨心、妒嫉心

在整理稿件中,最嚴重的一顆心就是抱怨心。

去年在整理法會徵稿的後兩天,感覺小肚子發脹,持續了好幾天,找不到原因。今年整理五﹒一三稿件又牙疼,我想整理稿件應該是好事呀,怎麼會出現這些不正確狀態呢?第二天早上聽明慧廣播,同修交流的是抱怨心。我恍然大悟,原來是抱怨心在作怪。比如這篇文章寫的太短了;那篇文章寫得太多了,太亂了;怎麼都不寫題目呀?都讓我給編題目,我也編不來呀,等等。這麼強的抱怨心不去,還覺得自己挺對。還有妒嫉心、嫌棄同修的心、羨慕同修的心。師父講:「人在修煉當中,妒嫉心要不去是不得正果的,絕對不得正果的。」「今天我跟煉功人講,你可不要這樣執迷不悟,你想要達到的目地是往更高層次上修煉,妒嫉心必須要去掉。所以我們把它拿出來單講。」[1]認識到這些人心後,就注意修掉這個妒嫉心、抱怨心。再有同修拿來文章,這些心就很弱了,甚至同修抱怨,我也很平靜了。

去掉怕麻煩的心

我每年都要回老家和家鄉的同修切磋投稿,並幫助他們寫稿,整理稿件,最讓我發怵的是同修丙的文章。同修丙修煉上很精進,每年早早就把文章寫好拿來了,可是修改她的文章比寫文章都累,滿篇的錯字、白字,一句話都說不通,前後順序顛倒,必須按照她講述的一字一句的修改。就是這樣的文章,是同修一個字一個字從電腦上摳出來的,就是她的這份精神我很佩服,我不能嫌麻煩,我每次都是鼓勵她。

有一次縣城同修要開法會,協調人告訴同修丙寫修煉體會,然後讓指定的同修把關。這下我可輕鬆了,有人幫助修改了。我如卸重負似的,全推了。可是法會上就沒有我們鄉同修發言,也許是把關同修看不懂丙同修寫的文章,都是我這顆怕麻煩的心、安逸心給誤事了。從那以後我再也不敢偷懶了,把難題推給別人就是私心,該我做的事再難也不能往外推,去掉自私心、怕麻煩的心,修出替別人著想的心。

註﹕
[1] 李洪志師父著作:《轉法輪》

本文章或節目明慧網版權所有,非盈利轉載請註明
來源明慧網,並包含明慧網原文標題及原文鏈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