修煉改變了我的強勢

關注度:
【明慧網二零一九年五月一日】我是一名會計,退休六年了,從忙碌中靜下心來回首過往,才恍然明白,從工作上退休的這六年卻是我修煉上的新生與飛躍。

人常說「秉性難移」,我修煉前曾是一個很強勢的人,脾氣急躁,不惹我,你好我也好,惹了我那你絕沒好果子吃,講理但不讓人。可是大法教人的恰恰是要知道退讓,不佔便宜,能吃的了虧,「你們今後做事就是要先想到別人,修成無私無我,先他後我的正覺,所以你們今後做甚麼說甚麼也得為別人,以至為後人著想啊!」[1]下面就是我修煉中的幾個小故事,照大法的標準還相差很遠,但大法已從秉性上真正改變了我。

一、和親家的故事

二零一二年十月份,我決心回到大法中來,一修到底。十一月份,兒媳婦懷孕了,一天我去兒子那給兒媳婦講真相說「三退」的事,當時兒媳也沒說甚麼,看出來不相信,但勉強答應了。我從她家出去沒有多長的時間,兒媳的父親給我打電話,說我煉法輪功影響孩子們的前途(因為兩個孩子都是老師)。我讓他把電話放下,我一會兒就去你們家再說吧。下午我就去了親家那裏,那時我也不太會講真相,只是告訴他們法輪功怎麼好,天安門自焚是假的,人類因道德下滑會有劫難發生。我給他們神韻光盤他們說有人給了。可是他們還是不信,我讓他們和孩子們說說,這一切都是為他們好。他雖然應付的答應了,但根本就沒有按照我的意思去講。由於受中共宣傳的影響,他們對法輪功還是不相信、不理解。

二零一三年八月份,小孫女出生了,天氣很熱又沒有冰櫃,我想東西有的是,兒媳想吃甚麼就去買也不費事。小孫女剛半個月時,一天晚上兒媳的父親喝完酒,藉著酒勁對著我說:「孩子坐月子你都給準備甚麼了?」又說了很多不好聽的話,我都記不清了,大概意思是說我這個婆婆當的不夠格。我說:「孩子想吃啥咱就買啥唄。」他緊接著說:「要吃龍蝦你買的起嗎?」我沒回答,因為我真沒有見過龍蝦。我沒有理他,就回屋去了。我又聽著他和我丈夫說:「你是這份的(豎起大拇指),她(指我)是這份的(豎起小拇指)。」我看的清清楚楚,但我沒有動心。師父教導我們:「甚麼是大忍之心哪?作為一個煉功人首先應該做到的就是打不還手,罵不還口,得忍。否則,你算甚麼煉功人?有人說:這個忍很難做到,我脾氣不好。脾氣不好就改嘛,煉功人必須得忍。」[2]這時兒子覺的岳父也太不像話了,沒完沒了的。兒子的表情非常難看,開門出去了,他岳父隨口喊了一聲:「回來帶包煙上來。」兒子沒理他就走了,過了一陣他說:「怎麼還沒給我買煙來啊?」我說:「我去給你買。」就這樣他才不說那些用不著的話了。當時我就想我是煉功人,不能和常人一樣,要讓他看看煉法輪功的人是個甚麼樣的人,證實大法。第二天早上他一個勁的給我道歉、賠不是。我只說了一句:「沒事兒的。」

這幾年當中,兒媳和親家做事怎麼不合情理,我都能用煉功人的標準要求自己,不和他們一樣對待。一次我去兒子家看孩子,下午兩點多鐘兒子就回來了,我剛要說走,兒媳來電話了說讓我先別走,她一會兒回來給我帶東西回來,因為是夏天怕壞了。那我就等著吧。等我抬頭一看一個小時過去了,我就問兒子她甚麼時候回來啊,兒子打電話問,她說一會兒就回來了,我又等了一會兒,半個小時又過去了。我想不行我得先出去救人。我和兒子說我下去等她吧,於是我就下樓出去救人去了。大概一個小時我回來了,她還是沒回來。那天我等了她三個多小時。她沒回來我又出去了一趟,一直到五點多她才回來。我給兒子打電話,兒子給我把東西送樓下來了。我一看兒子就不高興了。兒子說:媽給你,就這東西。一捆韭菜、還有自己家摘的香椿。我看到了兒子對兒媳很不滿意拉個臉。我接過東西樂呵呵說:「嗯,挺好。我拿走了。」我這樣一說,兒子滿臉的不高興全都沒有了。我對兒媳既沒有怨、也沒有恨。雖然是小事,但證實了大法弟子的胸懷。要不是學法輪大法,我是絕對不能這樣對待的。

在這之前有這麼一件事,以前師父的法像就在桌子上擺著,那天同修給我做了一個小佛龕。我就把師父的法像請到佛龕裏去了。星期天兒子一家來了,到我屋裏一看就不高興了,雖然沒說甚麼可就是不讓他女兒進我的屋子裏,他也不進。吃完飯就不高興的走了。通過兒媳給我拿東西這件事情,兒子再來我家的時候就完全變了,而且還帶著孫女在我的屋子裏玩兒,很開心。好像甚麼事情都沒有發生過一樣。通過這件事我認識到,我們修煉人的一思一念、一點一滴對常人來說是多麼的重要啊。證實法真的就得從一點一滴做起。修煉無小事。

二零一七年的春天,小孫女感冒剛好一點,兒媳婦又發燒了。又趕上我八十六歲的老母親也是感冒發燒,忙得我不可開交。兒媳婦每天讓她母親陪她去醫院輸液,兒子知道他姥姥病了,兒子和我說:明天讓她們早出去一會兒輸液,我說行。可是到第二天兒媳都九點多也不動,我想她們要早去早回我就能上母親那看看去,結果兒媳一直都是慢慢悠悠的,一直到中午十一點才去醫院輸液。只好等著了。不巧,下午兩點多,我姐給我打電話說她弄不了我母親,燒得很厲害,坐在地上我也弄不起來啊。家裏又找不著人,急的我姐在電話裏和我發牢騷。我說你等一會兒吧,她們回來我就去。我兩點多給兒媳打電話說還得兩個小時。我沒有說甚麼,還是等吧。一直等到下午四點四十分才回來,我只說了一句:你們回來我就走了,我母親那裏我姐一個人弄不了,尿也弄地上了,我去那一趟。她們感覺很不好意思。第二天兒媳婦的父親叫我丈夫去兒子那裏去喝酒(我想他們也知道自己做的不對了吧)。我早早就去了兒子家把中午的飯菜都做好了,一口飯沒吃就去了我母親那裏了。這件事以後,他們對我的態度都轉變了,他們都知道了修煉法輪大法的人是多麼好的人,真、善、忍的大法有多好。現在親家一家都對我特別的好。以前兒子和我說,你的法輪功的東西別和我女兒說。我看孩子時他很戒備。現在孫女只要看到我就在我耳邊念「法輪大法好,真善忍好」。有一天到我家後小孫女把我屋的門關上說:奶奶,法輪大法好,真善忍好。這是我們倆的秘密。有時站到師父像前小手雙手合十念「法輪大法好」。有時看到我把大法書放的地方不對都告訴我,奶奶把大法書要放好啊。

在面對他人、面對矛盾時,能放下自我,放下爭一口氣的狹隘,用師父教的真、善、忍去做,先考慮別人,用大海一樣的胸懷寬容一切 ,就是對別人、對自己最有益的。之所以,我能承受過去我不可能承受的這一切,從骨子裏改變自己,如果沒有師父我做不到、沒有師父的法我做不到。

二、母親的故事

老母親今年八十七歲。在一九九九年以前她煉過法輪功,她不認識字就是跟著看過錄像,聽師父的講法錄音。集體煉功打坐,她的天目就開了,師父講的翻花就出來了。迫害開始,失去煉功環境後她就不煉功了,開始聽我給她買的錄音帶,現在用小播放器聽師父講法。幾乎每天都聽。她相信大法。我每次去她那裏都告訴她念:法輪大法好,真善忍好。她想起來也念。二零一七年我母親出去,被人給撞了,胳膊骨折了。她知道我每天上午都去救人,我去她那裏給她收拾屋、送飯時,她總是轟我,說你快去忙你的去吧。看到同修給她護身符、資料她都拿著,好讓同修感覺到善意。一次我姐帶她出去,碰著我們大法弟子發資料,問她們三退了沒有,我姐和我母親都說退了,於是同修給她們一個護身符。接過護身符,我母親跟姐姐說:這都是和你妹子一樣救人的,給咱們甚麼都接著。我把這事和我一起出去救人的同修講了,同修說這是一個多麼好的生命啊。正如師父所說的:「人多神來不識己 求救重塑來這裏 明白真相洗生命 正念一出已救你」[3]。

三、我和丈夫的故事

我丈夫是個慢性子,我是個急性子。兩人往哪一站,人一看就知道誰強誰弱。我是個得理不饒人的人,而且在我丈夫面前很強勢,甚麼都是我說了算。年輕時丈夫脾氣挺好的,我說甚麼他都不吱聲。就是愛玩兒、愛喝、愛抽煙。歲數大一點了脾氣也大了,生氣就摔東西。在我沒修煉之前我和丈夫三天一大打,兩天一小打,看他甚麼都不順眼,我家容易碎的東西都被他摔的幾乎沒有甚麼了。有時喝完酒哪句話說的不對他的心思了,就罵人,有時我也和他對付幾句。真的不想和他過了。但是為了孩子就湊合吧。自從學了大法以後,我就開始按煉功人的高標準要求自己,但在剛開始的時候真的是做不到啊,嘴上沒有和他對著打,心裏那個怨恨心哪,甚至心裏還咒他。真的不好過啊。哪有善心啊。通過大量的學法,同修們的交流。知道了,自己沒有把自己當作一個修煉的人,觀念沒有轉變過來,還是用人的想法去看待出現的矛盾和事。師父說:「我們作為一個煉功人,矛盾會突然產生。怎麼辦?你平時總是保持一顆慈悲的心,一個祥和的心態,遇到問題就會做好,因為它有緩衝餘地」[2]。通過學法向內找我發現對他有怨恨心、看不上他的心。總是想你怎麼對我這樣啊?甚麼活都是我幹,說話還那麼橫,接受不了。有一天不知為甚麼事,他又和我橫起來了。我想我修煉了,我不能跟你一樣,我說:「你為甚麼和我這樣說話? 」他說:「你知道你說話有多麼橫嗎?還學真善忍呢。 」我當時腦子「嗡」一下,啊?自己咄咄逼人的說話方式已經成自然了,並不覺的自己說話有甚麼不對,沒有善心哪來的平和啊?我突然意識到自己修的太差了,我錯了,學了這麼長時間的法我這個說話態度都沒改變,怎麼能改變他呢?我不改變又怎麼能證實大法呢?師父說:「事事對照 精進實修,做好三件事」[4]。我回到屋裏哭著對著師父的法像雙手合十心裏向師父說:師父啊,我這個不爭氣的弟子讓您操心了,我這個根深蒂固的壞脾氣我不要,請師父加持弟子,我要證實大法。因為我有一個強烈的願望,就感覺師父一下把我這不好物質拿掉了。從那以後,我處處事事都為他著想,說話也平和了。一次他喝酒回來,喝的多了點,摔的衣服都是土、泥,我就善意的幫他脫下來,給他洗了,把他扶到沙發上。他很詫異的瞅瞅我,我感覺到他看出了我的變化。師父說:「修煉人嘛,向內找這是一個法寶。」[5]我變了,他也變了。家裏和諧了,沒有了以前的爭吵,他喝酒、抽煙、玩也不像以前那樣了。他對大法的態度也變了,有時他還給師父買水果。看到他的變化我很高興。是師父改變了我們,是師父的法改變了我們。

四、救人

我從新走回來以後,感覺和老同修差了很多,我從回來那天起,就是面對面發光盤、講真相。開始不會講啊,一天也就講三個、五個的。能發多少就發多少,挨過罵、挨過打,受了委屈也哭過。但是我知道師父不願丟下我這個不爭氣的弟子,師父為我們付出了那麼大,我這點事算甚麼呀。於是我每天不管是節日、颳風、下雨、還是下雪,我都不間斷的出去救人。發資料、講真相。也被警察綁架過,在師父的加持下正念闖出。到後來每天能勸退十多人、二十多人,最多三十多人。但我知道這都是師父在做,我們只是動動嘴、跑跑腿。我早上發完正念,出去前先學一講師父的法,站在師父像前請師父加持,讓邪惡遠離我們,讓有緣人都能得到救度。出去後讓自己頭腦純淨,想著師父的法,發著正念。全身心想到的就是救人,這樣效果很好。

是師父慈悲,大法純正,使我的身心都在發生變化,真正感到在大法中修煉是無比的幸福。我要按師父說的去做。「在正法的最後時刻,踏踏實實的修好自己,完成好救人的使命,祝你們的法會圓滿。」[6]

有不對的地方請同修指正。

註﹕
[1] 李洪志師父著作:《精進要旨》〈佛性無漏〉
[2] 李洪志師父著作:《轉法輪》
[3] 李洪志師父詩詞:《洪吟四》〈明白真相已被救〉
[4] 李洪志師父詩詞:《洪吟》〈實修〉
[5] 李洪志師父著作:《各地講法九》〈二零零九年華盛頓DC國際法會講法〉
[6] 李洪志師父經文:《致法國法會》

本文章或節目明慧網版權所有,非盈利轉載請註明
來源明慧網,並包含明慧網原文標題及原文鏈接。
网址转载:







查詢
至今為止所有文章
選擇時間區間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