走回修煉 真正提高

Twitter Facebook 轉發 打印
關注度:
【明慧網二零一九年四月三十日】我是一九九七年修煉法輪大法的。我修煉前身體有多種疾病,最嚴重的就是風濕性關節炎、風濕引起的虹膜炎、心臟偷停等。修煉法輪大法後這些病都好了。

中共迫害法輪功後,二零零一年我被非法勞教。二零零三年,我從勞教所出來後,為了生活東奔西走,由於法學的少,逐漸的脫離了大法,身體各種病態都返出來了,最後生活都不能自理了。這時我心裏還有一念:只有大法和師父能救我。弟弟送來了師父的講法錄音,我每天就躺在床上聽法,慈悲的師父又一次給我淨化了身體,逐漸又能正常的學法煉功了,也能正常行走了。

二零零七年,兒子高考之後,我去了丈夫工作的地方,離開了集體修煉的環境。十月份,父親突然離世,由於親情放不下,我在修煉上又一次掉了下去,這一次是真的躺下起不來了。慈悲的師父仍然沒有放棄我,利用各種方式叫醒我。外甥女的婆婆一見我就說:老二啊,快接著煉法輪功吧。還說她同學是某大學老師,跟我一樣病,都坐輪椅了,這兩年煉功都煉好了,現在騎自行車到處跑。我說:「謝謝你,我一定會的!」

二零一三年一月,我回到了家裏,同修陪我學法煉功。那時身體的關節變形僵硬,別說盤腿,連蹲都蹲不下去,胳膊抬不起來。我堅持學法煉功,每天只睡兩、三個小時。快到新年的時候,同修們要做真相光盤,我出不去,就在家裝光盤盒,我很高興終於能做一點大法的事情了。這過程中,師父鼓勵我,一次次給我淨化身體,慢慢的我能跟同修出去了。

我又參加了打真相語音電話、發真相短信、彩信的項目。每次出去我都是跟頭把式的摔倒再爬起,回到家坐在沙發上就不能動了,腿腫得動一下就像刀割一樣痛,心裏想著明天說啥也不出去了,第二天還是和同修出去了。

堅持到七、八月份的時候,身體恢復的很快,腿也不那麼痛了。同修又和我說:你在家裏開朵小花吧。我說,我連鼠標都不會拿。同修堅持說我一定能行。我想可能是師父讓她們鼓勵我,那我就幹吧,在同修的幫助下開了一朵鮮豔的小花,至今還在開放。

放下怨恨

修煉之前,我是一個脾氣暴躁,不能忍事,出口就傷人的人,所以在母親和丈夫身上過了不少關。二零一三年,我從新回到大法中,因為丈夫和兒子都在外地工作,媽媽為了照顧我陪了我將近四個月。

因為父親的去世,我一直在怨恨母親,認為父親是被她不修口給詛咒死的。這期間,我剜心透骨的想放下對她的怨恨,可是只要她一說話,或在我面前一走一過,我的心就有一種說不出的難受。母親還經常說一些尖酸刻薄的話刺激我,開始時我跟她吵,吵過之後我痛苦的不行,想自己是個修煉的人,首先得做到的就是忍,何況母親還是個七十多歲的人,為了照顧我,就是一個常人也得知道感恩的,何況我還是個修煉的人!我心裏準備好了下次一定不能再犯同樣的錯誤,要守住心性。

可是啥都準備好了就不叫修煉了,師父會利用各種方式讓我提高的。有一次我好好的在說話,不知道甚麼事情不順她心了,她突然開始了各種指責、謾罵,開始時我知道又該我提高心性了,一定要守住。可就在我認為自己忍的很好的時候,母親更難聽的話又說出來了。這樣一次、兩次過去了,第三次我感覺又要忍不住了,我心裏強壓著說:我堅決不上當,這一關我一定要過去!她是在幫我提高心性,是好事,應該謝謝她。

可是強忍是不行的,更難聽的話又傳到我耳朵裏來,我就到廚房把排風扇打開,放到最強檔,用超強的噪音掩蓋住我的聲音,大聲哭喊:不忍了!這一關我不過了!師父看我這樣痛苦,就把「真修」打進了我的腦子,我就背《真修》,可是根本想不起整段法,只想起一句「真修弟子人人都得過」[1],這時我已經哭得稀里嘩啦了。後來在同修的幫助和交流下,我逐漸的一點點放下了對母親的恨。三個月後母親就回家了,這時我也能簡單的給自己做飯吃了,因為心性提高了,身體的變化也非常的大。

去掉怕心

當年十月,弟弟被綁架了,店裏的員工和弟媳都被綁架到洗腦班。同修找到我讓我跟著去要人,我知道考驗來了,又要提高了。當時心裏是矛盾的,因為有怕心,自己剛走回大法中,還沒有勇氣走出去要人,萬一我也被綁架了怎麼辦?

在同修的幫助下,我去掉怕心,和弟弟所在地的同修約好去要人,同時也給在外地工作的丈夫和兒子打了電話,告訴他們第二天早上必須到某某派出所,我把家裏能出去的人都叫上了。當地的很多同修也都參與了此次營救,我們家屬出面,他們一直跟在附近發正念。

正邪大戰開始了,我們去了派出所、公安局、檢察院、「六一零」、法院,一路闖過去。公安局警察開始很囂張,到後來見到我就滿臉堆笑。我們給檢察院主辦案件的科長講真相,她被感動流著淚說:「我們也沒有辦法,我家裏是上有老下有小,我要不幹這工作,連飯都吃不上,你們要能把這惡法給推翻了,我也高興。」

第一次到「六一零」,找到上了「惡人榜」的頭子,他兇神惡煞的喊:「你們今天要人的一個也別走!」我們給他講惡人有惡報,好人有好報,他就說他也是好人。我就告訴他:「是好人以後就多做好事,幫大法弟子早日回家。」他說:「你們回當地『六一零』要人就行。」我說:「人是你們抓的,就得找你們要!」他只說一個「啊」字,以後再去,他的態度也變好了。

真正提高

從二零一七年開始,我和丈夫的各種小摩擦總是不斷,其實丈夫很支持我修煉,因為從一開始修煉我的暴躁脾氣和身體的改變他都是親眼目睹的,他也是受益者,可是一九九九年七﹒二零之後,我們家姐弟三人都被非法拘留、勞教,特別是二零一三年弟弟又一次被非法判刑,丈夫時時都提心吊膽的,生怕我再出事。

這次我在同修的幫助下建立了小資料點,丈夫從外地回來,看到我做真相資料,還會誇我說:我老婆真厲害,連這些東西都能做出來。後來他回家的時間多了,發現資料中有「天滅中共」及《共產主義的終極目的》時,就跟我說:現在是共產黨的天下,你做這些它不抓你們抓誰!我讓他看看內容再說,他不看,說一看書名就知道。我說:那就更好,因為我們就是要揭穿它,讓眾生都知道它是個甚麼東西。

因為丈夫的怕心被魔利用,他開始說些不利於大法的話刺激我,我就跟他爭辯,越爭越來氣。師父看我又上當了,沒守住心性,就利用打印機提醒我,不是缺顏色就是卡紙,要不就不動了。我一看就知道是自己錯了,心裏跟師父說:弟子知道錯了。然後再和打印機溝通,打印機就歡快的繼續幹活了。這樣的事情發生了很多次。

後來我真正提高了,丈夫就不再找事兒了,現在每次回來都樂呵呵的。我就跟他說,你也跟我煉吧。他說,現在不行,再等等吧。我相信他一定會走進大法來的,因為在外邊任何人面前他都敢說:「我老婆是煉法輪功的,她的病都是煉功煉好的,我沒給她花一分錢治病。」所以他的朋友也都知道大法好,有的做了三退。

就這樣,在師父的保護下,在修煉過程中,我的心性不斷的昇華,身體也在轉變,我對師父的感恩無法言表,謝謝慈悲偉大的師父!

註﹕
[1] 李洪志師父著作:《精進要旨》〈真修〉

本文章或節目明慧網版權所有,非盈利轉載請註明
來源明慧網,並包含明慧網原文標題及原文鏈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