闖過魔難

Twitter Facebook 轉發 打印
關注度:
【明慧網二零一九年五月十七日】我於一九九七年開始修煉法輪大法,在師父的看護下,經過了風風雨雨走到今天,一直堅持做著三件事,以為自己是精進的。可是三月份一場突如其來的魔難震醒了我,原來自己並沒有真正學好法,只是浮在表面上搞形式,本質上卻沒有改變,還有太多人的觀念和執著,被舊勢力邪惡鑽了空子,從身體上迫害我。

三月份的一天中午,我從女兒家回來,就在路上,感到全身發冷,直打哆嗦。回到家裏,我開始學法,並沒有想到這是舊勢力的迫害。晚上開始發燒、咳嗽、眼睛模糊看不清,頭頂上有甚麼東西在使勁往上拉我的頭,疼痛難忍,睡不了,我開始發正念也沒起多大作用。

一連三天,我沒有吃飯,我一直求師父救我,師父就為我承受,讓我疼痛緩解一些,我就睡一會。腳和小腿都浮腫了,人已瘦的脫相了。我女兒和我妹妹非要送我去醫院,我心裏很堅定一點:這不是病。我告訴她們:「我這不是病,是因為我沒有按師父的要求做好,是我自己沒有修好,這麼多年我沒吃過一粒藥,你們都知道。我一定能好起來。你們要是非讓我去醫院那真是害了我的命了,就像機器上加一個其它的零件,馬上就壞了。」她們聽後不再說送我去醫院了。

在這關鍵的時候,師父看我有這樣的正念,就派A同修來幫我了。

同修一看我的樣子也很吃驚,她跟我從法理上交流:這是舊勢力的迫害,絕不承認,一定要堅定的鏟除邪惡,每天堅持長時間發正念。我講了自己發正念干擾太大,發不出來。同修說:越干擾說明邪惡越害怕。現在我一個人力量不夠,她跟我一起發正念,又跟我交流了她發正念的一些經驗,怎樣發正念效果好一些,威力大一些。我心裏一下安定下來,我們一起發正念,我真正感受到了正念的威力。

發過正念之後,同修又跟我交流:我為甚麼會被邪惡鑽空子?她指出了我心性上的問題,長期抱著人的觀念和執著不放,沒有真修、實修。只滿足於做三件事的形式,卻不管做的好不好,有沒有實效,其實是沒有走好師父安排的路。以前同修也提醒過我,但我沒當回事,這次我真正聽進去了,我才看到了自己這麼多年確實沒有實修,只是把三件事當作任務去完成,自我感覺還不錯呢。現在問題積累下來嚴重了,被舊勢力鑽了空子迫害我。我深深感受到了修煉的艱苦和嚴肅性。A同修說是師父通過一個同修告訴她,安排她來的。我要萬分珍惜師父的慈悲苦度。

第二天一早,我一睜眼,突然看到一個非常巨大的人,頭到房頂了,穿著黃色的袈裟就站在我的床腳處的地上,我的腦子裏馬上出現了師父的法:「甚麼佛,甚麼道,甚麼神,甚麼魔,都別想動了我的心,這樣一定會成功有望的。」[1]我立即說:「你走,誰也別想動了我,我只走我師父安排的路。」那個生命馬上消失不見了。A同修來到後,我把這事告訴她,她說:「邪惡真是狗急跳牆了,居然顯現到這個空間來了,你的正念很強,否定了它。」其實我知道這全是師父的加持,把法打到我腦子裏。

經過連續五天同修和我的交流、鼓勵並幫我發正念,我的信心越來越強,我深刻的意識到自己有幾個方面的嚴重問題:

(─)我曾經有過糖尿病史,雖然修煉了不吃藥,但我實質上一直沒有真正放下,長期不吃甜食甜水,執著著吃苦瓜、喝苦瓜水(因為常人認為苦瓜對糖尿病人有好處),其實這就是自欺欺人了,沒有真正的信師信法,愧對慈悲的師父。認識到馬上就改,這次我把這個執著放下了,甚麼都吃了。

(二)我對我的女兒有很重的情。我們母女過去相依為命,感情很深。我總是怕她吃苦、受累、受委屈,成天惦記她。

女兒是個常人,但知道大法真相,已三退,認同大法,支持我修煉。所以這次我不同意去醫院,她還是尊重了我的意見,沒有強求,而且在生活上照顧我。這是一個好的生命,也是為大法而來,為幫助我修煉而來的,我不能再用人的感情去對待她了,也許正是我的情阻擋了她走進大法的修煉。我想她也是一個眾生,我必須放下情,用慈悲看待。

(三)在同修交往中有很強的妒嫉心、求名的心、爭鬥心、怨恨心,我還有很重的怕心、急躁心等等。

我家裏有學法小組,距我不遠的B同修家也有學法小組。而B同修與我年齡相近,修煉經歷也相似。參加她家學法小組的同修多起來了,我心裏就不太舒服,特別是在我這裏學法的同修也跑到她那兒去學法,我這裏來的同修越來越少。我面子上過不去,心裏很不平衡,指責她拉幫結派,一到學法日就著急,擔心同修不來,也竭力請同修來我這兒學法,生怕得罪同修。這個心搞的很苦、很累,在同修中造成的影響也不好。而且我的怕心也很重,一有風吹草動就緊張,不敢留資料、不敢讓同修來,也造成同修們對我有意見。做甚麼事都急躁,當作任務完成,不能真正負責任,這都是為私為我的表現。這一次我決心不再逃避,正視自己的人心執著,一定去掉它,當我下決心去執著的時候,師父就幫我往下拿,我一下輕鬆很多。

我每天堅持加長時間發正念,邪惡干擾我,我就是堅持清除邪惡。在這個過程中,慈悲的師父一直加持我,保護著我。一天夜裏,心臟突然很難受,感覺自己好像過不去了,我喊著:「師父救我!」馬上心臟就恢復正常了。師父啊!因為弟子沒有做好,讓您更多的為弟子承受!我記得自己正念不足時望著師父的法像問師父該怎麼辦時,就清楚的聽到師父的聲音說:「問問你自己該怎麼辦?」是啊,我是一個大法弟子,我該怎麼辦?信師信法絕不是口號,一定要戰勝邪惡,一定要去掉人的東西,提高上來,把壞事變成好事,成為一個合格的大法弟子,不辜負師父的無量慈悲。

在師父的保護、加持下,在同修的幫助下,經過我自己每天堅持學法,真正的向內找然後從行為上及時歸正並且每天長時間的發正念,我終於闖過這一場生死關難。

這真是刻骨銘心的教訓。修煉是如此嚴肅,在最後的正法修煉路上,我會嚴格要求自己學好法,時時警醒自己修去執著,發好正念,慈悲救人。

感恩的心無法用人的語言表達,弟子只能在此深深叩謝師尊救度!師恩浩蕩!

個人的一點認識,不足之處,請同修指正。

註﹕
[1] 李洪志師父著作:《轉法輪》

本文章或節目明慧網版權所有,非盈利轉載請註明
來源明慧網,並包含明慧網原文標題及原文鏈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