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法善解了母親和大舅的冤怨

Twitter Facebook 轉發 打印
關注度:
【明慧網二零一九年四月七日】我是一個八零後,出生在一個偏遠的農村,記得在我十歲時爸爸遇到一次重大車禍差點失去了生命,維持這個家的重擔全部落在媽媽的身上。媽媽既要做農活,又要照顧因車禍當時還不能自理的爸爸,同時還要照顧未成年的我和兩個弟弟,生活的很艱難。

我們長大後,爸媽在大舅的勸說下搬離了老家,住在交通比較方便的大舅家附近,做一點養家糊口的小生意,慢慢家裏的日子稍微寬裕些了。二零零五年底我結婚。

二零零六年在公公婆婆的引導下,我有緣走入大法修煉。通過不斷學習師父的《轉法輪》,我明白了師父教導我們要按照宇宙特性真、善、忍的標準做一個好人。怎麼做是「真」呢,我的體會是不管是對待親人、朋友還是有緣的路人,都不欺不騙,真誠相待,能處處替別人著想;那麼「善」呢,我的體會是,不惡言不惡語,用平和的心態對待他人,不做有害他人,危害社會的事,也體現了修煉人處處替別人著想;至於「忍」,從師父的教導中我明白了作為一個煉功人要做到「打不還手,罵不還口」[1],也是要處處替別人著想。

通過學師父的大法,也讓我明白了人一生中的苦與難,人與人之間的各種矛盾都不是偶然存在的,都是自己的業力造成的,都是有因緣關係的,不是無緣無故的。吃苦就是在消去自己生生世世因做了不好的事,傷害了他人而造下的業力。

自從搬到大舅這邊來之後,媽媽和大舅的關係從開始的和睦相處到後來要斷絕兄妹關係。因我家是從別村搬過來的,除了我家的房子和屋前屋後的空地是屬於自己的,房子佔用的地基是二舅的,種的稻田、土地、菜地等都是別人給的或租用的。緊挨我家房子左側有一塊空地,大舅說是他家的,空著也不允許用,有一次爸爸在那準備挖一個小坑當糞坑用,還沒挖幾下被舅媽看見了,回去後又哭又鬧的,大舅過來就和我媽大吵,爸爸只好又把它填平了。還有很多次因為一些小事,兩家吵得不可開交。大舅還要和媽媽斷絕兄妹關係,表弟表妹也因大人之間的這些矛盾連自己的姑姑和姑父也不認了,看見我爸我媽從來都不叫,看到我們也像不認識一樣。

每次回娘家,媽媽都要向我訴說大舅對自己的不公,平時對他們幫助那麼多,到頭來卻這樣對待她。我就從法輪大法中師父教我們做人的道理,慢慢開導媽媽不要生他們的氣,他對你不好的時候,你不和他一樣,他其實在給你德。人有了這個德就會過好日子、享福等。他們為了一點利益爭爭鬥鬥,吃不好、也睡不好,而且還一身病(舅舅和舅媽身體都有很多種病);兒女們家庭也過得不好,他們心裏才是真正的苦啊!

逢年過節,我和丈夫還是和以往一樣提著禮品去看望他們,雖然爸媽都反對我們這樣做,理由是,大舅家的孩子回來從我家門前經過從來都不看他們一眼,就別提過年過節來看望甚麼的。我知道我們是修煉人不能和人家一樣,他們對我父母不好,我也不能以同樣的方式去對待他們。這麼多年爸媽看我們這麼堅持也沒再說甚麼了。

有一天大舅因身體不適去醫院檢查,查出是胃癌,家裏人都很著急,媽媽也被這突如其來的消息給嚇到了,趕緊給我打電話,我帶上師父的講法錄音和一些真相資料,帶上一些錢叫上弟弟連夜趕到醫院,走到病房看到大舅精神不怎麼好,大舅看到我和弟弟都來看望他,還給他送錢,從他的話語中我知道大舅因之前對我父母做的那些事而感到內疚,說甚麼也不願意要那錢。

我勸他不要想那麼多,保重身體要緊,告訴他我修煉法輪大法,大法師父教導我要做一個好人,不計較個人得失,處處要替別人著想,我從來就沒有怨恨過你們,再怎麼不好,這一生你都是我的舅舅啊!同時把之前準備好的大法資料給他看,給他講很多人得了很重的病,醫院治不好,因修煉法輪大法後神奇般的恢復了健康。

大舅聽的很認真,不住的點頭,於是我把師父的講法錄音放給他聽,他也很願意聽,當時就認真的聽起來了。後來大表弟回來後知道他爸爸在聽師父講法,就阻止他聽,大舅也沒有堅持聽下去。大表弟因受邪黨毒害太深,這些年一直在給他講真相也沒解開他的心結。我就教大舅在心裏念「法輪大法好,真善忍好」。

不多久,大舅就出院了。每次回娘家都看到大舅在忙這忙那的,精神也很好,看不出是得癌症的人。經過這事,大舅和媽媽再也沒有鬧過矛盾,兩家有甚麼大事小情的都互相幫助互相關心,兩家又恢復了往日的平靜,和睦相處了。

「法輪大法好!真善忍好!」法輪大法的偉大、師父的慈悲善解了母親和大舅的冤緣,使得原本矛盾重重的兄妹倆又和好如初!謝謝師父!

註﹕
[1] 李洪志師父著作:《轉法輪》

本文章或節目明慧網版權所有,非盈利轉載請註明
來源明慧網,並包含明慧網原文標題及原文鏈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