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法改變了我們

Twitter Facebook 轉發 打印
關注度:
【明慧網二零一九年四月四日】我家在農村住,在城裏買了樓,兩年了也沒過去住,因為丈夫不願意進城裏住,說農村空氣好,還有點土地,鄉里鄉村的都認識,進城誰也不認識。這樣我自己進城裏住。冬天的時候,他就過來住。孩子結婚了,在外地住。我也退休了,孩子那邊也不用我操心。

我一個人在城裏住挺清靜,在同修的幫助下建立了家庭資料點,每天上午和同修出去講真相,下午和同修們在一起學法。有時候丈夫回來了,看到同修來,他也不反對,有時我活幹不過來,叫他幫忙做家事,他從不推托。

冬天到了,丈夫回來了,我挺高興,心想,這回家裏有幫手了,回家可以吃個現成的。誰知這次並不像我想像的那樣,他啥活也不幹,沒事就坐在沙發上看電視,白天看,晚上看。有時,我看不上他,嘴上不說,心想:還得我侍候你。

在生活中我倆也沒個話,跟他說話,他就呵斥你、訓你,沒好聲,時間長了,我心裏就不舒服了。有時向內找,有時就叫他幫著幹點活,可是看出來他很不情願,不管活幹的好壞從不讓你說。

一次,我讓他拖地,幹完了,我讓他看看那地沒拖乾淨,他跟我大喊:你能不能不說,再說我不在這住了。我忍著,心想,你現在怎麼變的這樣?有時忍不住,回他兩句。

同修一起交流的時候,我說丈夫回來啥也不幹,同修說:「我們是修煉人,那不是正好幫我們提高嗎?」是啊,修煉人,沒有矛盾,你好我也好,怎麼修啊?是丈夫幫我提高呢,我不但不感謝,反而還怨他。

於是我多學法,向內找,想想自己修煉這麼多年了,還有妒嫉心、埋怨心、看不上他人的心、不平衡的心、私心。一遇到事就被常人心所帶動,這麼多人心,就是平時沒有按照大法嚴格要求自己。我要用大法來歸正自己,這些私心都不是我,我不要。

師父說:「你平時總是保持一顆慈悲的心,一個祥和的心態,遇到問題就會做好,因為它有緩衝餘地。」[1]

經過學法修心,我有了很大的轉變,對丈夫態度也好了,每天給他倒洗腳水,家裏的氣氛也不緊張了,有的時候他還哼個小曲,主動的幹家務,做飯打掃衛生。還關心我:「天冷了,你要多穿點。」

丈夫身體不好,有高血壓、心臟病,我一直想讓他走進大法修煉。一次我學法,我跟丈夫說:「我們一起學法吧。」他說:「你自己學吧。」我說:「一個人學,有時犯睏,兩個人學不睏。」他說:「那我就陪你學。」這樣他每天和我一起學法。可是他不煉功,我就跟他說:「你早上煉功,白天就不用去外面鍛煉身體了。」他說:「也是。」他開始和我一起學法煉功了。感謝師父,是師父讓他走進大法。

一天早上煉完靜功,我問他: 「為甚麼提前把腿拿下來,腿疼嗎?」他說:「不疼,就是腦袋不靜,胡思亂想。」我說:「再這樣,你心裏想,那不是我,我不要它,那不是我。」還沒等我說完,他大聲喊道:「你閉嘴!」當時我一愣,心想,你幹嘛發那麼大火?心在埋怨他。

師父說:「因為業力落到誰那兒誰難受,保證是這樣的。」[1]是他幫我提高啊,我明白了。向內找,修自己,不能怨他,得謝謝他。

一次在學師父各地講法時,因一本書,我倆輪著念,我念的時候,他思想溜號,把那個凳子拿起來看,我說;「我們學法,你溜號了。」他立刻就翻臉了,說:「我不是在聽嗎?也沒耽誤我聽啊,不學了,你自己學吧。」起來走了。我心裏酸酸的,為甚麼?向內找,是不是自己學法時也有溜號的時候。謝謝師父的點化。我就多學法,深挖自己 ,把它找出來,去掉它。

有一天,丈夫跟我說,他煉功的時候,覺的心臟一點點挪出去了,師父給換了個新的。他以前身體不好,因腦梗,每年春天都得掛十天八天吊瓶。現在身體好了,不用掛吊瓶了,不吃藥血壓也降下來了,精精神神的,在城裏還找了一份工作 。

丈夫變了,臉上有了笑容,下班後在工作中遇到的事情還跟我說,幫我做飯,有時間他就和我們一起做《共產主義的終極目的》這本書,釘書、切紙、打包,刀不快了,就卸下來磨一磨,他心很細,切紙刀有毛病了,他就修一修,也加入了我們做書的項目。

那天我跟丈夫說:「你變了。」丈夫說:「因為你變了,我就變了。」

謝謝師父,是大法改變了我,改變了我們。

謝謝師父!

謝謝同修!

註﹕
[1] 李洪志師父著作:《轉法輪》

本作品謹代表作者的觀點或認識。在明慧網發表的作品版權歸明慧網所有。明慧網會定期和不定期的對本網站所發表的作品集結出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