心性提高後的輕鬆、坦蕩

Twitter Facebook 轉發 打印
關注度:
【明慧網二零一九年四月五日】在這些年的修煉中,雖然從法理上明白向內找是法寶,但是我發現在有些事情中,還是有條件的向內找。有些事對我來說印象很深刻,今天寫出來與大家交流,如有不在法上之處,敬請同修慈悲指正。

1、引爐子的故事

我結婚後一直和公婆在一起生活,至今已經快三十年了,我們從沒吵過嘴,多數時候我們都能互相理解、包容,有很多同修都很羨慕。雖說家庭一直和睦,但是也有提高的因素。有一天我們夫妻和婆婆在一起包餃子,等快包完了,我就引爐子準備燒水煮餃子。我把爐子引柴裝好後,蹲下拿打火機引爐子。

婆婆說你先把引風機插上再引,我習慣性的總是先引著火後再插引風機。我就沒吱聲,但是腦子裏就想起來以前很多事情,婆婆以前總是偏向兒子,個性很強,總是喜歡高高在上的指揮別人,總覺的自己的主意是高的、對的。而我呢總認為誰幹誰說的算,我不管你怎麼幹,你們也別管我。就像今天我把爐子引著,把餃子煮熟就行了唄,你管我怎麼引幹啥?心裏就不高興了,但是礙於情面,面對老人,我不能不尊重。這時我丈夫看我沒吱聲,還蹲在地上引爐子,就把引風機插銷插上了,嘴裏還說:「讓你先插引風機,你怎麼不聽!?」我一看他也說我,心裏的火就更大了,這時我強忍著心裏的火,嘴裏小聲的、平和的說:「你別說我了,我火已經頂脖了!」我的意思是你再說我,我已經忍不住要發火了。

丈夫聽我這麼一說,當時就火了,把擀面杖一下就摔在麵板上,大聲訓我:「咋地,讓你先插引風機不對呀,你還有理了,還一點都不讓說了咋的?」我一看丈夫發火了,我一聲沒吱,因為我知道我只要是一張嘴,就得忍不住發火,我倆就得幹起來(我以前顧及老人的感受,從不在老人面前和丈夫說過頭話),所以我不能吱聲。

引完爐子,煮熟餃子放到桌上,讓丈夫和公婆吃飯,我就回到屋裏,心裏堵著吃不下。

第二天有同修來家串門,就和同修提起這件事,同修說你太堅持自我了。當時我沒理解,心裏還想著:雖然我當時火已經頂脖了,但是丈夫那麼和我吵,我都沒吱聲,我忍的不錯呀。還覺的自己挺委屈的。

過了幾天和幾個同修在一起交流時,我又提起這件事,有一個同修當時對我說,你太堅持自我了。我當時一愣,兩個同修都是這樣說我,那一定是我有問題了,同修為甚麼說我堅持自我呢?這次我發自內心的找自己,矛盾到底出在哪?擺正了基點,我一下就明白了,丈夫和婆婆都告訴我,要我先插引風機後點火,而我偏要按著自己的方法做,這不是堅持自己是甚麼呢?這麼點小事我都不能退一步,執著心得多強啊,不找自己,還覺的自己挺委屈呢。

師父說:「當一個神提出來一個辦法的時候,他們不是急於去否定,不是急於去表達自己的、認為自己的辦法好,他們是去看另外的神所提出的辦法的最後的結果是甚麼樣。路是不同的,每個人的路都是不同的,生命在法中證悟到的理都是不同的,可是結果呢很可能是相同的。所以他們看其結果,他的結果達到的,真的能夠達到要達到的,大家就同意,神都是這樣想的,而且呢,哪塊有不足,還要無條件的默默的給予補充,使它更圓滿。他們都是這樣處理問題的。」[1]

通過這件小事給我啟悟很大,在我這個層次上明白了甚麼是堅持自我,證實自我,以及怎樣才能放下自我,包容別人。同時也知道了,為甚麼有的家庭成員都是同修,但是卻矛盾重重,我個人理解就是不能無條件找自己,修自己,都堅持自我,放不下自我,而且都是在用法理要求對方,不能包容理解別人,嘴上都說找自己,但是我發現找自己都是浮於表面的,找別人卻是挖地三尺的,而且不能把修煉溶入到生活和工作當中,心胸狹窄,不能寬容才造成家庭不能和睦,家人同修有間隔。

2、「我們不缺領導」

我們地區同修較多,頭些年經常有農村同修被勞教或者判刑迫害。我們縣裏同修為了證實法,反迫害,同時替被綁架同修開創家庭環境,每到秋收時期,我們就主動幫助被迫害同修家秋收,一家幹一天,少則二、三十人,多則六十多人,這些年一直這樣。一些同修家屬對大法弟子從開始的抵觸、反對,到非常的感謝。有的常人鄰居非常羨慕同修家,對同修說:「你們煉法輪功的人咋那麼好呢?心太齊了!」還有的常人坐在拖拉機上老遠就伸出胳膊高喊:「法輪大法好!」在當地起到了很好的證實法的作用。

頭兩年有一天,已鄰近秋收了。同修乙來我店裏,我們提起秋收的事,他說:「今年不用你去了,我們不缺領導。」我一聽就動心了,我說:「敢情是說我每年都是當領導去了唄,你們一家幹一天,五家你們幹五天,我就得忙十天,因為頭一天得聯繫、安排人和車,你們五、六點出發,我四點多就得去市場買菜(我們自己帶菜,買饅頭,自己做,不麻煩同修家屬),每家都得花一百多元錢,都是我自己掏腰包,而且幾十人的飯都是我一個人連燒火帶做(農村都是燒柴的大鍋),你們吃飯的時候,累的我都吃不下去了。我有時還裝車,從不閒著。你可好,去年誰誰家,你中午吃完飯就走了,誰誰家你下午才來,誰誰家你根本就沒去,還在這說我當領導了……」

同修和我就像沒事似的又嘮了一會就走了,可我的心就不平衡了。關店後往家走的時候電動車都不能騎了,推著走,邊走邊生氣,憤憤不平。走到半道的時候,我一下清醒了,從自己的思維跳出來,無條件找自己,看看自己心裏都在想甚麼呢?自己都被自己的心態嚇了一跳,我是修煉人嗎?這得有多大的怨呢,怪不得同修這樣說我,是因為我有埋怨心、不平衡的心。我做了甚麼,得讓人理解,得讓人對我有個正確的評價,不能冤枉我。這是多強的求名心呢!

想明白後,心裏一下就輕鬆了。如果沒有他說我的那些話,我根本就不知道我還有這麼強的執著心,這時我心裏對同修乙非常的感謝。這件事給我的印象很深,觸動很大。在法理上明白了沒有無緣無故的事情發生,遇事跳出來,不能陷在事情當中,就事論事。無條件找自己,修自己才是關鍵。

3、對同修有分別心

通過不斷的找自己,我還發現自己有個不好的習慣,那就是同樣的事得分誰說,我才能接受,有分別心。假如我有不足,如果是經常和我在一起配合的同修說我,我馬上找自己,從不反駁;如果是換了不經常參與整體協調、配合的同修說了,我就不願意聽,嘴上沒說甚麼,可心裏有逆反,其實這就是有條件的找自己了。

前段時間,關於病業同修的事我又一次暴露了自己的抱怨心、不平衡的心。我一直盡心盡力的照顧一個病業中的同修,和她一起學法、煉功、發正念。同時經常和她在心性上交流,同修夫妻都很感謝我。但是也有一些不怎麼參與的同修,知道我在幫助病業中的同修,她們就憑著自己的想像,告訴我你應該怎麼做,怎麼做。她們說的方面其實我也一直在注意,一直在這樣做。

因為我們地區同修很多,這些年不管是遭遇病業的還是被綁架的同修,我經常參與並協調幫助同修,可以說也積累了一些經驗吧。但是當不參與或者是很少參與的同修告訴我該怎麼做時,我發現自己的心裏就不平衡了。嘴上不說,可是心裏卻想著:我經歷的比你多,這些法理,我能不明白嗎,還用你告訴我?你為甚麼不自己來做呀?我認識到這是嚴重的妒嫉心,看不上別人的心,有愛聽好聽的、不願意聽不好聽的心。還有就是不能夠無條件找自己,其實真正應該做的是看同修說的對不對,對我們就無條件的接受,而不看是誰提出來的。師父講過這方面的法。這樣才是慈悲的,心性高的,容量大的狀態。

4、吃飯為甚麼沒請我?

有個外地同修甲,在我們地區打工已經好幾年了,前年夏天,甲寫真相標語,被警察綁架。我和另一個同修聽說後就去國保大隊找大隊長要人,那個大隊長表現的很邪惡,拿手機給我們照相,態度非常不好,把我們攆了出來。我們準備請律師營救他,但需要家屬配合。

我們就去了同修甲的家鄉,通過很多人的介紹,才找到他的家人。我們幾次請律師見他,給他增加正念,同時協調大家形成整體,用各種方式營救,過程中一直把同修當作自己的親人一樣,而且還給他買了很多換季的衣物,存了不少錢,有同修拿的,還有我自己拿的。

在師父的保護,同時整體配合下,同修甲在看守所四個多月正念闖了出來。前年年底他離開了我地。

過後有個同修告訴我說:他臨走時請了幾個同修吃飯告別。我當時就問:「他為甚麼沒請我呢?」同修說:「他為甚麼要請你呢?」我一下明白了,是啊,為甚麼要請我呢?

說完哈哈一笑,因為我一下就找著自己的執著在哪裏了。在他出事後,我為他付出最多,我覺的他不請誰都應該請我,這不是嚴重的求回報的心嗎?我這不是把營救同修的事當作了人對人的幫助了嗎?這不是情嗎?和我修煉沒有關係的事情,怎麼能讓我遇到呢?遇到了就是應該無條件的找自己,修自己,就做自己該做的。這是我修煉的路啊,我卻把它當作了人對人的事情了。心胸太狹窄了,真的應該好好感謝這位同修,讓我找到了自己的不足。

有一次同修和我交流時提到,她說有同修問她:學完《轉法輪》後,你悟到甚麼了?她說她悟到的是擔噹!她就問我悟到甚麼,我連想都沒想就說;責任!是啊,這些年來我一直覺的自己作為一個正法時期的大法弟子,肩上的責任太重大了!就是這份責任心,促使我這些年修煉中遇事總是想著應該怎樣為法負責,為整體負責,無論是在迫害最嚴酷時期還是現在有些寬鬆的時期,在證實法的項目上和營救同修中從不退步,逆流而上。

同時這些年修煉中,摔摔打打的走過來,也發現自己有太多的遺憾和不足。但是有很多時候,我發現基點站對了,或者是遇到問題時,心裏想的都是怎樣為法負責,為整體負責,或者是怎樣對別人好,怎樣站在對方的角度想問題時,結果就是好的。而且我覺的修煉人心胸必須得寬闊,真得有大海一樣的胸懷,能包容一切。

這些年我有好幾次化險為夷,都是因為心裏想的是別人,當然甚麼時候都離不開師父的保護。而且在這些年的修煉中,通過無條件找自己,我真正體會到了心性提高後的豁達、輕鬆、坦蕩!

註﹕
[1] 李洪志師父著作:《各地講法二》〈二零零二年美國費城法會講法〉

本文章或節目明慧網版權所有,非盈利轉載請註明
來源明慧網,並包含明慧網原文標題及原文鏈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