家屬營救法輪功學員的故事

Twitter Facebook 轉發 打印
關注度:
【明慧網二零一九年四月二十日】大法弟子能按真、善、忍標準修煉,神跡都能展現出來,同時也會得到親人們的認可與支持,也能救度身邊的有緣人。

自從一九九九年中共開始迫害法輪功和法輪功學員以後,在這種艱難的情況下,我地學法點沒停過,各個救人的項目也都一直堅持著。再一次感謝那些幫助和支持大法弟子的家人。其實我們地區的610和國保人員開始並不是真正的明白真相,他們不願參與迫害,是因為他們有兩怕:一怕得罪大法弟子和家人,他們感到迫害一個人,而得罪一群人;二怕一抓人,真相資料就貼到公安局、機關等地到處都有。但是現在不一樣了,現在是有許多公安局的人員是真正明白真相了。

邪黨開始迫害法輪功時,我地區中共人員就把法輪功輔導員綁架關押了,可是他們以後發現我地區到處都是真相資料和條幅,他們就研究這回誰是骨幹呢,但他們認為的「骨幹」再抓起來後又是遍地真相資料,噴字和不乾膠等數量再增多。到二零零八年中共邪黨向各地610下達黑指示,我地區的610頭目向書記彙報說上級指示打壓法輪功。書記回話說,你可別惹他們,弄不好,把我們的獎金都弄沒了,我可找你算賬。

(一)丈夫從黑窩中營救賢妻回家

甲同修自從修煉法輪大法以後,所有的病都神奇的好了。特別是她的胃病達到穿孔都爛了的程度,而偉大的師父給換上一個新鮮的胃,使她身體沒病了,人也更加善良了,對婆婆更加孝順了。大法給甲同修家帶來了幸福和快樂,甲同修的丈夫看在眼裏喜在心上。

二零零零年三月初的一天,甲送給親屬一個法輪功真相光碟,國保與610的警察就把甲的家中翻個底朝天,並把甲帶走送往外地非法關押。甲的婆婆與丈夫吃不好、睡不好。甲的丈夫越想越生氣。他就找610李主任說理去。見面他們先嘮家常話,甲的丈夫問李主任一個月能開多少工資,女兒在外地讀書,妻子陪讀,一個月的開銷得多少錢?610李主任如實回答了。又問一盒香煙多少錢,一天能吸幾盒。李說一盒7元多,一天能吸兩盒。

這時甲的丈夫突然從椅子上站起來坐到610的辦公桌上,嚴肅的說;你每月的工資不夠你每月總開銷的一半,你哪來的錢又買了兩個樓房,交水電費等錢從哪來的?你們這些貪官不去坐大牢也就罷了,憑甚麼把我老婆這樣的好人抓去關押,如果你不把我老婆放回家,她要有個好歹我是不會放過你的妻子女兒的。你以為煉法輪功的「打不還手、罵不還口」好欺負,我可不慣著你們。610李主任聽見這些話,臉都嚇白了,說,兄弟別發火,咱們哥們有事好商量好說好說。甲丈夫說,好說呀,那就把我老婆放回來。610李主任說這個是真的不是我一個人說了算,得國保隊長同意才行。甲丈夫說,那好,我現在就去找國保趙隊長。

他騎摩托車在賭場上找到趙隊長,對趙隊長說,你在這工作呢?聽說上次你賭錢輸了把槍都壓在賭場上了,你這行為犯不犯法呀?趙隊長趕緊給自己打圓場說,兄弟總愛開玩笑,這玩笑可開不得。兄弟有甚麼事咱哥倆到外面說去。

他倆走到外面,甲丈夫說,你們抓我老婆,這幾天我媽上火了,請你把她放回來。趙隊長說,得610同意才行。甲丈夫說,李主任同意了。趙隊長說,你早說呀,咱們開車把她接回來不就完了嗎。這多大個事呀。他們原來決定關押15天,結果12天就把甲同修接回家了。同時把和她在一起關押的另一位法輪功學員也一起接回家了。

甲的丈夫經常當著警察的面向世人發真相資料,並且問警察發這東西就犯法嗎?哪兒犯法,我就發放了,你們抓呀。警察笑著說我們沒看見。我勸甲的丈夫說;你也和我們一起煉法輪功吧,他說我喝酒,抓獎等許多毛病改不掉,修煉會給大法抹黑的,那麼神聖的大法,做不好可不行。

(二)老夫妻在痛苦中反迫害,遇義士怒斥貪官

乙同修和妻子二人都是大學畢業,一九九六年開始修煉法輪大法,有文化,有道德,祖上也積德,有著極好的人緣,自然的成為這一地區的義務輔導員,他修煉前只有十幾平方米面積的小店,到二零零零年已擴大到六十平米,成為當地小有名氣的富戶了。

在二零零三年的春天,乙同修夫妻同時被抓走了,說他是重點頭頭,這次迫害給他們帶來的經濟損失和精神損失太大,小店關門了,六歲的兒子天天哭著找媽媽,乙的母親連氣帶累沒幾天就病了,她領著小孫子找到公安局,問610人員說,我兒子犯了甚麼罪,是誰帶頭去抓的,怎麼沒人敢承認了,如果你們抓的是壞人,那是為民除害、是光榮、是英雄,就應該承認;你們不敢承認,就是幹壞事,幹的見不得人的事,你們抓好人早晚得遭報的。 」

乙同修夫妻被抓以後,我地有一位同修花高價複印了600份真相資料,加上自制的資料和光碟,把我們地區整個撒了一遍,此事在本地區震動不小。乙的父親找到610和國保的頭說,我今天是來告訴你們一件事,我兒子成神了,因為你們說我兒子是頭,我們地區一切都是他帶頭幹的,如今我兒子被關押起來了,可我兒子還能帶頭把這大街小巷到處撒上真相資料。要不是我兒子成神了,那麼就是你們冤枉我兒子,趕緊把我兒子放回來。 」

店面關門半個月吧,乙的父母找到我和妻子說,為了不讓那些壞人看笑話,讓我女兒把店面開開,賣貨。我和妻子答應了。乙的父母就把整個店裏的一切都交給我女兒了,乙的父母不但很信任我女兒,而且乙的父親有一天對我說,兄弟呀,在如今錦上添花的人隨處可見,而雪中送炭的能見到幾人呢?你就是雪中送炭的人呀。 」

乙同修被非法關押,可難壞了他父母兩個人,沒少花錢,也求了很多人幫忙,但都沒起作用。後來得知就是那位書記妒嫉人家有錢,故而死不鬆口。

後來有一位義士知道了此事,當年乙的父親有恩於他,他要報恩,就把電話打到書記那去,問書記:某某某,你放不放人?打算甚麼時候放人?書記說,我自己說了不算,上邊如何如何。這位義士說,你少廢話,上下裏外我都打點好了。我今天是問你放不放人,回個痛快話。書記一聽這架勢,趕快說,放、放。

乙的父親雖沒修煉,也得大福報了。那是二零零九年左右吧,他騎摩托車被一輛大車把人都撞飛起來了,當時在場的人都驚呆了,都說這地方又死一個(此處發生車禍死過人)。他被送往醫院,一直不省人事。事後乙父對我說:他當時清楚的聽到一位男人的聲音問他:你相信大法嗎?他回答說:我兒子、兒媳都修大法,我很支持他們。那聲音又問了一遍,你相信大法嗎?他說,我相信法輪大法好!剛答完這句話,就覺得一股清流從頭頂向身下流動,流過的地方身體很舒服。流到腿肚時,他猛然坐起來了,在場的人嚇一跳。當時他身上掛著吊瓶呢,但是全身沒有痛的感覺,所以要求回家養著。第二天堅持出院,回家後很快就全都好了。

(三)全面配合感動家人,營救同修出現奇蹟

丙同修去鄰縣講真相,被鄰縣的公安局綁架了,當我們知道後首先找到丙同修的丈夫,開始他說不管,在同修給他講真相時,他看到了同修的真誠,也看到了我們大夥真的為他妻子著急和關心,他被感動了,同意配合我們一起營救丙同修,我們租車同丙同修丈夫來到丙同修被綁架的地方,得知丙已經被帶到鄰縣的縣城去了。

我們返回家時是晚上十點多鐘了,許多同修還在發正念,等我們的消息。當晚大夥決定明天一早開車去鄰縣要人。第二天外地的兩位同修把車開來支援我們。準備去要人的同修來了很多,屋裏坐不下,有在外邊站著的。外地同修看到這場面感動的說;你們這兒的同修真好。結果準備去的人多,車裝不下,剩下的同修在家配合,家中那位協調人與丙的丈夫去找本地610和國保人員,讓他們幫著前往鄰縣去接人。

先說我們前往鄰縣去要人,通過外地兩位開車的同修聯繫上了鄰縣的同修,鄰縣的同修給予了大量的幫助。我們和鄰縣的協調人坐在車裏,一路上她告訴關押同修的地點和抓人的單位,並且告訴了領導和相關人員的住處和電話號。開車回去後又讓一位開旅店的同修留一間旅店的房間供我們同修切磋和發正念用。安排好後,我們挑選兩名同修直接去相關領導家去要人。當我們找到鄰縣領導家說明來意,那位領導很驚訝,不明白為甚麼這麼快就能找到他家,開始不配合我們,經過交談後效果很好,並允許我們去見被關押的丙同修。關押的工作人員說:「今天是週六,今天和明天都休息,你們再有本事也得星期一才能辦事。」我們聽了根本沒動心,晚上我們就在同修的旅店住下了。

回頭再說家中的情況,丙的丈夫和協調人從上午就去找610和國保的人員,讓他們幫助去把人領回來。由於我們抓住了營救的第一時間,再加上家裏的同修發正念,丙的丈夫配合,還有鄰縣同修及開車的兩位同修和我們前去要人的同修一共是五部份人員同心協力的配合下奇蹟出現了,我地610和國保上午十點多出車來鄰縣領人來了,中午一點左右到關押處把丙同修領出來了。

還有丁同修夫妻倆被關押期間,丁的連襟就多次去610要人,並對610說:丁同修一個字都不認識能是頭頭嗎?不就是煉煉功健康健康身體嗎,那犯的哪條法呢,你們把倆人都抓起來了。後來610的人要求他做丁同修的保人(保證不去北京),並且把他家的房照做抵押,然後才把丁同修夫妻放回家。

家屬支持大法弟子的事情很多,以上是我知道的比較詳細的,還有不詳細的和聽說的事情都沒寫出來。在此代表我們地區的大法弟子向這些支持和幫助大法弟子的家人表示感謝,也感謝所有的正義人士和公、檢、法暗中幫助大法弟子的工作人員,謝謝你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