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天天去洗腦班要求釋放我媽媽

Twitter Facebook 轉發 打印
關注度:
【明慧網二零一九年三月二十七日】我的母親年輕時身體不好,導致我出生後很瘦小,到五、六歲時,身體都沒能正常發育,不但個子小、肚子大,還縮著脖子,在大人眼中我是一個不健康的殘疾孩子。到醫院做檢查,醫生說沒甚麼大毛病,就是發育不良,給我開了許多保健品,吃後也不見效,我的發育問題成了全家人的心病。

這時候,媽媽的身體已經不行了,風濕性心臟病和結腸炎的症狀非常嚴重,常年吃藥也不見好轉。後來媽媽有幸與大法結緣,走入修煉後不長時間,媽媽的身體就完全康復了,我也開始跟著大人們學法。有一天,我的肚子疼的很厲害,開始吐綠水,非常難受,然後我那鼓著的大肚子,就神奇般地消下去了,身體也恢復了正常。

上學後,我開始貪玩,漸漸的把學法煉功拋諸腦後,但是法輪大法真、善、忍的根深深地扎在了我的心裏。

後來,媽媽因為不放棄修煉大法而被中共迫害,我多半時間呆在奶奶家和二嬸家,有時很想念媽媽,尤其是受其他孩子欺負時,就想:如果媽媽在身邊,媽媽肯定會為我撐腰,每當這時,我都會痛苦的哭泣,而且很無奈,還怨媽媽。

有一次,我的鄰居程叔叔騎著摩托車載我時,車鏈子突然斷了,導致剎車失靈,摩托車像飛了一樣,把我甩出十多米遠,鞋子都甩丟了。我的肩被摔成骨折,只能半躺,疼的不行,而且拿起藥,就想吐,根本吃不下去。媽媽說,那你就聽師父講法吧。

就這樣,我連續聽了兩天兩夜的法,第三天,我的疼痛就止住了,全身輕鬆,我知道這次如果不是師父保護我,以當時的那個速度,我的命早沒了,我從內心感謝師父救度之恩。

自那以後我不再怨恨媽媽,母親把程叔叔為這次事故花的錢全部結清,又買了一隻雞,答謝程叔叔。叔叔一家人都很感動,非常認可大法。我也對大法有了全新的認識,才明白媽媽為甚麼在遭受那麼殘酷的迫害下,還如此的堅信大法。

二零一五年九月中旬,當地派出所和政府人員又闖進我家非法抄家,成年後的我想保護媽媽,就對那個警察說:「叔叔,不是有信仰自由嗎?」然後攔著他們,不許他綁架我媽媽,他們就把我按倒在地,掐住脖子,使我喘不過氣來。好心的鄰居奶奶忙上前勸阻:「快放開他,他還是個孩子。」警察這才鬆開手,並揚言要拘留我。

就這樣,他們又把我媽媽綁架到洗腦班,第二天我們去要人,他們讓我媽媽放棄修煉大法,我說:「你們讓我怎麼勸?我媽不學大法早死了。你們上哪抓我媽去?她要是幹了壞事,不用你們管,我們就不讓她煉了。」

那幾天,我天天去要媽媽。我害怕媽媽再被勞教、判刑,害怕承受和媽媽離別的痛苦。最後他們大多數人終於明白了大法真相,無條件的釋放了媽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