俠肝義膽的大叔

Twitter Facebook 轉發 打印
關注度:
【明慧網二零一八年十二月十七日】結識L大叔是在邪惡迫害大法弟子的黑窩內。那是一九九九年末即將進入二零零零年的那段時間,我們幾個大法弟子被非法關進看守所。關了一個月左右,本地鎮、區人員又把我們拉了回來,可年關將近時,又把我們抓去軟禁在鎮管區。

由於受邪黨的謊言宣傳欺騙,那幾個看管我們的人很兇惡,總是對我們大吼大叫的。一個在伙房幹活的人惡狠狠的吼道:「把她們的棉衣脫下來!不是要煉嗎?不給她們飯吃,讓她們去南牆根下站著,站一宿看看怎樣?!」那年的冬天雪很大,異常寒冷,人呆在生著爐火的屋裏都感覺冷,南牆那邊不見陽光,又結著厚冰,就知道那地方有多冷!

就在這夥人大吵大嚷的時候,L大叔來了。老人聽到了那個在伙房幹活的人的喊叫,進門就連連擺著手說:「別這樣!別這樣!人家都是好人。」因為大叔和他們是一起工作的吧,彼此之間總有點面子,那一夥人就都不說話了。

被關在那裏的那段時間,在L大叔的周旋下,我們幾個人得到了較好的照顧。

接觸時間長了,管我們的那些人發現我們並不像電視等媒體宣傳的那樣,我們的善良感化著他們,慢慢的彼此竟成了朋友。那些幹部也開始對我們友好起來。但邪黨時不時的施壓他們,有時迫於形勢,也會做做樣子。比如一次,那個幹部把我單獨關押到一個小屋裏,限制我的自由,甚至上廁所都限制。L大叔當時不在,他回來後我已被放出,他知道後,一個勁的安慰我。

我丈夫因我修大法被迫害,承受了巨大的壓力:工廠的工作被調職;回到家,看到年僅六、七歲的孩子獨自坐在街頭等著爸爸下班;家人與周圍的人冷言冷語等等,就把怨氣一股腦的發洩到我身上。一天,失去理智的他跑到關我的地方對我大打出手,拳打腳踢,把我打倒在地,又飛起一腳朝著我腰部踢來,要不是L大叔及時用力把他拉開,用L大叔的話說,那力度,那一腳上去非得把我的腰踢斷不可。

L大叔值班有時會帶著他的小孫子。孩子也就四、五歲的樣子。我們會逗他玩,有時給他在頭頂紮個小辮子,他會高興的跑去給爺爺看,告訴爺爺。有一個同修把藏在身上的一個小法輪章送給了L大叔,大叔捧在手心,不住的說:「這是個好東西,這是個好東西呀……」

那次我們被關押了很長時間,連清明節都是在那裏過的。L大叔說:「我一定要讓你們吃上水餃。」他從自家拿來了肉餡、麵、油之類的,連香油都帶來了,可見大叔是個有心人。

後來我們被非法勞教,L大叔時常會買點東西去看望我年幼的孩子,安慰我的父母。有一次,L大叔的女兒要去關押我的那個城市辦事,他竟然讓他老伴跟女兒去,讓老伴謊稱是我的「婆婆」混進勞教所來看望了我。

不知多大的緣份支撐著L大叔,在大法蒙難、大法徒受難時能讓他如此明辨是非,支持善良,善待大法弟子。

直到現在還是那樣,外出講真相時偶爾會遇到L大叔,他會拿著我們的大法真相資料對周圍的人說:「這個東西很好,我經常看,看一遍一個認識,我經常看,反覆看……」

在他的帶動下,別人也會接過真相資料,連連點頭。

L大叔的善舉得到了福報,他的幾個孩子都很有出息,生活的很好。

L大叔那一年得了一場大病,很多人以為他要不行了,可是他又闖過來了,現在健健康康的。一次遇到我,L大叔高興地和我說:「看,我現在啥問題都沒有,好好的了。」我說:「您這是善待大法和大法弟子得了福報啊!」他說,「是啊!有時遇上你們發真相資料的,我就跟他們要些資料幫他們發。我在我們村發,一點問題也沒有。我還經常勸我的朋友們好好看看法輪功真相資料,讓他們明白甚麼是法輪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