家屬:成功營救被非法關押的親人

Twitter Facebook 轉發 打印
關注度:
【明慧網二零一九年四月三日】二零一八年四月至五月青島峰會前夕,我姨被綁架。得知此事時,我姨已被構陷到檢察院,我母親跟家人一起拿著法律條文商量著怎麼去檢察院要人。聽了姨被抓的過程,我很憤怒:大白天我姨正在午休,忽然就闖進一群人把我姨帶走,家裏的電腦、大法書籍、打印機也都被他們搶走。這行為簡直就是土匪。我就說:去甚麼檢察院,誰把人帶走的找誰去,先去派出所詢問他們警察憑甚麼抓人。

因之前我母親跟我三姨去找過參與迫害的人,他們總是以「不是直系親屬為由」拒絕見面談話,我們把姨的兒子叫了過來,拿著法律條文開車去了派出所。

在派出所,我們當著警察的面打了舉報電話,內容就是某派出所誰誰誰,警號多少,帶人非法闖入家裏,把人非法帶走,都搶走了甚麼東西,把整個綁架過程說一遍,電話那頭是電子錄音。

之後,我們又去檢察院詢問,檢察院說他們只負責當事人是否構成犯罪,關於抓捕跟他們沒關係。之後我們又去了當地的信訪局把派出所的違法事件寫了上訪信。

沒過幾天,我姨就回到了派出所,他們除了我姨的兒子,誰也不讓見,非得簽字才放人。如果我們簽了字不就等於承認他們亂抓人的合法性了嗎?我闖進去,可是他們閉口不談,說跟我沒關係,我只能跟我姨說了一句「不用怕」。

然後跟我姨的兒子,也就是我表弟,去了信訪局,結果信訪局下班了,我們打市長熱線,把經過說了一遍,那邊說要等七到十個工作日。掛掉電話後,越想越不對,哪有那麼多天等著啊。接著又打電話,他們問是不是關於法輪功。我明確的說是,然後反問他們法輪功犯法嗎?法律上沒有哪條說法輪功犯法。他們也說不出個所以然,只說儘快給處理。

當天晚上他們就把我姨送回家了。我五姨從被抓到放回前後一個月有餘。當時我們都想著去法院起訴參與迫害五姨的派出所警察。這期間法輪功學員說,人放回來就好了,他們下次也不敢犯罪了,我們的目的是救人,不是跟他們對著幹,他們執行者也是受欺騙的,是真正的受害者。明白真相才是真正的目地。如果每一位執行者都明白真相,選擇善良,那麼這場迫害就會結束。

營救過程,不要懼怕他們滑稽可笑的詐唬。現在宣傳說要依法治國,犯不犯法不是派出所或者江澤民集團說了算,是國家法律說了算。

比如在派出所的時候,在跟參與迫害的警察對質的時候,他們讓一群穿著制服的人在辦公室盯著你,想人多勢眾的嚇唬你。這個時候不要害怕。首先問問他們我們家人犯了甚麼罪?他們說出那條法律,然後就問他們法輪功影響你們哪條法律實施了?另外公安部和國務院辦公廳明文規定的十四種邪教裏邊不包括法輪功。其次再問問他們:在沒有拘捕令的情況下隨意闖進老百姓的家裏隨便把人抓走是誰給了你們這個權力?你們這個行為合法嗎?已經構成犯罪。他們對於你的質問,啞口無言,或者說上邊安排讓這麼做的。這時候你就問問他們是上邊的誰安排的?是否有相關的文件?派出所是隸屬於國家機關還是個人?還是江澤民集團迫害老百姓的工具?當你義正辭嚴的質問他們那些警察的時候,他們都不敢看你。

在信訪局也是一樣,先是對我們大吼大叫。我就非常嚴肅的正視他們問他們誰給你的權力對我們大吼大叫、吹鬍子瞪眼睛?然後他就進了辦公室,再出來的時候就像變了一個人一樣,語氣平和。看到了舉報材料後把我表弟叫了進去,告訴我們不要再這樣鬧下去了,要不然想放人都放不了了。他們很害怕,給自己找個台階下來了。

我很小的時候我母親就煉法輪功了,法輪大法給我們家帶來太多太多的好處。在這我就不細說了。我小的時候母親因為修煉大法被非法抓捕甚至於還被弄去遊行示眾。在迫害中也坐過牢。那個時候我真是太小了,除了會哭別的不知道該怎麼辦。現在為避免母親再遭迫害,我買了好多的法律知識的相關資料。如果法律解決不了……身體髮膚受之父母,如果自己的父母在沒有觸犯任何法律的情況下被迫害,而做子女的卻無動於衷,真的是枉為人子。

作為大法弟子的一個家屬,只想告訴更多的人,做好人沒罪,煉法輪功沒罪,歷朝歷代都是如此。迫害正信的從來都沒有成功過,善惡有報是天理,只爭來早與來遲。那些參與迫害的人,該還的遲早要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