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的老伴是大法弟子

Twitter Facebook 轉發 打印
關注度:
【明慧網二零一九年三月三十一日】我今年七十三歲,老伴修煉大法已經二十年了。這二十年中,我與老伴經歷了風風雨雨走到今天,我有滿肚子的話想說,現在我就說說這二十年來我家是怎麼走過來的。

佛光普照

我老伴以前身體很不好,只能算是勉強活著,甚麼頭痛、胃病、神經衰弱、虧氣虧血、失眠等等。一年四季沒有幾天不感冒的。西藥一把一把的吃,中藥一罐一罐的喝,也沒見哪個病好過。

我因在「文革」中受過迫害,37歲就退休在家,精神受到刺激,脾氣暴躁,整天酗酒、抽煙解悶,喝完酒心情就更鬱悶,得了一身的病,心臟有時跳跳停停、胃病、氣管炎整天折磨著我。所以我養成了天不怕、地不怕,以自我為中心的性格。對老伴更是會因一點小事就發火,非打即罵。我家的酒都是成缸的買,酗酒後經常攪的四鄰不安、雞犬不寧,鄰居對我都是敬而遠之,老伴因不堪忍受我的打罵,經常鬧離婚,我當然是死活不離。老伴的一身病更是吃盡了藥也沒好過。

後來老伴為了強身健體練過各種氣功,還研究過周易、八卦,也絞盡腦汁的想改變我,但既沒治好了病,也沒改變了命運,最後都是以失敗告終。

一九九六年老伴經人介紹開始修煉法輪大法。起初我沒當回事,以為她又練了甚麼新氣功。可我發現老伴變了,心情好了,整天笑呵呵的,我發脾氣也不跟我對著吵了,過後還照樣關心我和孩子,並不斷的把大法的好處講給我和孩子聽。

我被觸動了,原來世上還真有能改變人、改變我的東西。我知道了老伴是在按照師父講的真善忍做,這都是法輪大法書上教的,而且老伴從此再沒吃過一粒藥,她的病全好了。老伴的心情影響了我,我知道法輪大法是一部高德大法。我把我家的二樓收拾出來給大法弟子看講法錄像,我給他們點爐子、燒開水。看到好些修煉人聚精會神的看錄像,不知為甚麼我打心眼裏高興,而且我的身體也不知不覺變好了,老伴說是「一人煉功全家受益」[1],我相信這是真的,幾十年的離婚拉鋸戰也停止了。

兩次迫害

一九九九年,風雲突變,以江澤民為首的邪惡集團對這群善良的好人開始了殘酷的迫害,煉功點沒人再去煉功,我家的學法小組也散了,不斷的聽到有人被抓、被打。這刺激了我已經平和了許久的神經,我預感到又一次文革要來了,我嚴厲的管住老伴不讓她出門,我怕她像別人一樣被抓走。

可防不勝防,老伴還是因為去複印社印大法真相資料被綁架,我不知道去哪裏發洩這股怨氣,到看守所又不讓我看老伴,我想這都是因為老伴煉法輪功煉的。一天在街上看到一個大法弟子,我想我老伴進監獄都是你們害的,不由分說就把那個人打了一頓,那人也沒抱怨就離開了。後來老伴被非法勞教。

老伴勞教回家後,我不敢再叫她修煉,看到她修煉就連打帶罵,有時綁起來打。可老伴仍是背著我出去講真相。一天老伴找她的同修給我家安了個新唐人的接收大鍋,我看到新唐人上講的全是我沒接觸到的東西,開始覺的很好奇,特別是看了《九評共產黨》之後,我明白了,老伴做的事全是正事,江氏集團才是惡魔。我好像大半輩子渾渾噩噩,現在才真正活明白。我把鄰居都找來看新唐人、看《九評共產黨》。每天早晨全球的集體晨煉時間,老伴有時起不來我就叫她。

有一天新唐人突然收不到了,我急的呀,聽說是甚麼干擾。我看慣了新唐人,一天不看心裏就難受。老伴跟我商量,咱買個電腦吧,還能做資料,還能看到更多的網站,我高興的答應了。在同修的幫助下,我家買了電腦、打印機,看到六十多歲的老伴做出的精美資料,我都跟著驕傲。

好景不長,老伴因講真相被構陷,被當地公安局的惡警綁架,警察開了兩輛警車到我家抄家,把電腦、打印機都搶走了。我到派出所到公安局要人,他們都不搭理我,我就又在家喝悶酒,喝完了就去公安局,警察有時勸我,有時強拉硬拽,有時把兒子找來把我拽回家。我無處講理,就在自家的門上、牆上和我穿的衣服上寫上「法輪大法好」、「打倒共產黨」。同修給我拍了照片再配上揭露迫害的文章發到明慧網上。我的一位朋友從南韓回來說,他在南韓的大街上看到法輪功的傳單,上面有我家的事情。

老伴被冤判了五年,被綁架到監獄迫害。我經常去看老伴,我聽到有活摘大法弟子器官的,我非常擔心。看到老伴就問她,在那裏怎麼樣?老伴為了安慰我說很好。我非常生氣,在那裏還能好嗎?都有很多人被活摘了器官,好就呆在那吧!我在接見室裏大罵共產黨。

本地的同修經常來看我,包餃子、包子、腌鹹菜給我送來,有一個中秋節我是在同修家過的。單位裏過年節分東西,我吃不了,就分給同修。我每次去看老伴都給她多存錢,我知道裏面一定有許多家人不給錢、條件不好的同修,老伴的性格,就是自己不吃也要給別人吃,我就多存錢,讓她幫助困難的同修。

我又買了電腦,讓同修幫我裝上破網的系統,這樣我就又能看新唐人,看明慧網了。

我因著急上火,得了腦出血。出院後同修來教我煉功,與我學法,幫我收拾屋子。我因對自己要求不嚴,至今沒能走進修煉。

控告江澤民

老伴從監獄回家後告訴我,那麼重的病如果沒有師父保護,我們可能就人鬼殊途了。讓我誠心念「法輪大法好,真善忍好」,我的病就會徹底好了。這是真的,有一天我腿疼,兒子聽說了,要帶我作「火療」,老伴提醒我:念「法輪大法好、真善忍好」就行。但我礙於兒子的情面還是去了,經過一個多小時的「火療」,還得注意這注意那,腿更難受了。聽說還要幾個療程。我撕了「火療」的票子,決定按照老伴說的念「法輪大法好、真善忍好」,結果沒幾天腿好了。

我現在明白了老伴每天出去都是去救人,救還不明白真相的人。老伴很忙,有時中午不回家,我就讓老伴買了一箱方便麵,她不回家,我就自己煮點面吃。每個月我和老伴換回來很多真相幣,外出購物、乘車,所有開支都用真相幣。有同修來換真相幣,我負責兌換,我覺的能幫助老伴做一點大法上的事真高興。

老伴控告江澤民,我知道了,我也要控告。同修說你們夫妻倆用一個控告書就可以了,我不幹,我要自己單獨控告,我是代表大法弟子家屬控告江魔頭的,它迫害了我們家這麼多年,我和老伴吃了那麼多的苦,我希望快些把江澤民繩之以法,還李大師清白,還大法弟子公道。

我今生最驕傲的就是我的老伴是大法弟子,最幸運的就是我是大法弟子的家屬。我因種種原因至今沒有走進修煉,可能是緣份沒到吧?我希望老伴能好好修,兌現她的誓約。

註﹕
[1] 李洪志師父著作:《澳大利亞法會講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