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法修煉中的神奇事

Twitter Facebook 轉發 打印
關注度:
【明慧網二零一九年十二月十九日】我今年七十多歲,退休職工,於二零零八年九月有幸得法,至今修法輪大法整整十一年了,經歷了許多,感受了許多。

得法前,我身患嚴重頸椎病、膽摺疊、風濕關節炎、神經性皮炎、腳趾氣、支氣管咳嗽等疾病。頸椎病和膽摺疊經常疼痛難受,特別是頸椎壓迫神經經常使大腦供血供氧不足,有時遇到刺激,突發休克,摔倒在地上,不省人事,上醫院、用偏方都無濟於事。

得法修煉不到一年的時間裏,所有疾病不藥而癒,而且皺紋減少,皮膚變得細嫩,白裏透紅,全身一身輕,渾身有勁,讓我回歸到了無病輕鬆、愉悅幸福的狀態。

這裏,我想和大家分享一些修煉大法過程中的神奇故事。

(一)師父點化我提高心性

在修煉前,我是一個重名重利、好勝好色、脾氣暴躁之人。在走入大法修煉之後,總是提醒自己,按照大法「真、善、忍」特性為原則,按照師尊的要求做,嚴格要求自己。說來容易做起來難啊!有時心不正,學法又鬆懈,在日常生活中,沒有修去的私心、怨恨心、爭鬥心、歡喜心、色心等等就會表現出來。在發生這種事情時,師父經常用不同的形式點化我、提醒我,讓我悟道,促使我提高。

在得法後第二年初,我居住的小區採用各住戶集資捐款的方法,用於硬化改造本小區路面,工程外包給施工隊。當施工到我家門前路面時,卻留下前面屋簷下兩尺寬與街面連接處沒硬化,這本來就屬於合同內的項目。我再三與包工頭協商,包工頭就是不幹,我忍不住與包工頭吵了一架,後經小區負責人批評了包工頭才給做好。奇怪的事發生了,傍晚我突然肚子疼痛,又想嘔吐,一陣一陣的痛,痛的滿頭大汗,以前從沒發生過。因是修煉人,遇事向內找,悟到今天為私利不應該和常人爭吵,醒悟後立即到師父法像前認錯:師父!對不起,我知道做錯了。不到幾分鐘,疼痛消失了。真是神奇啊!

家裏屋頂有三處漏水,維修了幾次都沒修好。鄰居介紹來一位技術好的瓦匠幫我維修。我向瓦匠指出了三處漏水點,他看了看說:「保證一次維修好,工資等下了大雨驗證不漏水以後給,如需返工,不要工資。」瓦匠辛苦的做了一天,我付工錢,但他再三推辭,並說:等下了大雨,沒有漏水之後才拿工資。同時,我也表態:如有返工照樣付工資,不能讓做事人吃虧。不久下大雨了,屋頂原有三處照樣漏水,另增添了四處漏水,尤其有一漏點把牆壁都漏濕了。我打電話給瓦匠,告訴目前情況,請他來看看。他來了看看後說,牆壁是我故意用水澆濕的,並表示不願返工。他冤枉人的話真讓我震驚,我很生氣,認為他簡直胡說,但我還是耐心的與他講理,並說返工後照樣付工資。可他堅持不幹,還用雨傘杵我。這時,我實在忍不住了,和他大吵起來。此次吵架後不到一小時,又發生和上次類似的肚子疼痛。我到師尊法像前敬上一炷香:師父,弟子錯了,求師父原諒。一會兒肚子就不痛了。真是十分靈驗哦!

我是一個婚姻不幸離異多年的男人。孩子們在外地成家立業,很少回家。我孤單寂寞,渴望有個家有個伴能相互照應。得法前一直在找,沒有合適的。得法後,有同修建議我不要再找對像了,我沒理會。一次,朋友介紹了一外地女士,約好了見面時間、地點,並於頭天下午買好了車票。傍晚在師父法像前敬香,向師父彙報了明天去外地見人的事。奇怪的是,不到兩小時,屁股及大腿胯下內,像滾開水燙過一樣,又癢又痛,而且都紅腫了,輕輕一摸疼痛難忍。心想這就怪了,剛才還好好的,怎麼突然腫起呢?第二天坐車時,屁股根本挨不得坐椅,一直站了幾小時才到達。下車走在平坦的站台上,居然摔了一跤,兩腳傷了還流血,雖沒傷到骨頭,可走路一瘸一拐的,引來旁人大笑不止。我一邊忍住疼痛在候車室休息,一邊向內找:昨晚屁股腫痛就該醒悟,剛才在平地上無故又摔了一跤,這能是偶然的嗎?這不是師父在點化我嗎?讓我去執著心,讓我悟道嗎?正法修煉時間這麼緊,救人這麼急,應該以修煉為重啊!放棄七情六慾是真修大法弟子要過的第一關。於是,我便決定不去女方家了。

師父說:「在常人中放不下的心,都得讓你放下。所有的執著心,只要你有,就得在各種環境中把它磨掉。讓你摔跟頭,從中悟道,就是這樣修煉過來的。」[1]

(二)救眾生中的神奇事

有一次,我和兩個女同修在郊區發真相資料。在半路上,突然下起了傾盆大雨,我們沒帶雨具又沒地方躲雨。新同修問我怎麼辦?我說我們現在是去救人的,請師父把雨停下來。她倆半信半疑的笑著說:「真的嗎?」我讓她倆靜下心來和我一起發正念、求師父停雨。發正念幾分鐘後,雨真的停下來了,她倆驚訝不止!

一次,我和一個女同修在市區一小區發真相資料,發到最後一戶時,有一個男人在大門邊打電話。我和同修準備避開這戶,轉去另一條街巷去發。此時,從這戶大門內急速的跑出一條中等個頭的黑狗,女同修被驚得跑開了七八米遠,我立即站在路當中想攔住此狗。沒想到的是,這條黑狗跑到我們面前後,搖頭擺尾,嘴裏嗚嗚的叫,兩隻前腿還搭在我胸脯上要親我的臉。我馬上意識到這條狗來歷不凡,於是指著同修對黑狗說:「過去和她招呼一下吧!別嚇了她!」它連忙過去和同修親熱一番。然後,我趕緊把它叫過來說:「剛才沒給你家發真相資料,你帶一份去給主人看吧,希望你主人能明白真相得救。」我拿了一份包好的真相資料,讓它用嘴叼著,它兩眼望著我,嘴裏嗚嗚叫。我彎下身子,摸著它的頭說:「今後再遇到大法弟子發真相資料,你也幫助救人吧,回去吧!」它難捨的掉頭回家,快到家門口時還回頭看了我們一眼。此景讓我們真是萬分感歎!

還有一個晚上,在一高檔小區發真相資料,都是兩層樓別墅,獨戶花園,有圍牆、防盜門。有一地方三戶連著圍牆,共用一個防盜門。門鎖著進不去。我就把三份包好的資料往防盜門格子裏插放。此時,突然發現園內一黑影閃到我對面,中間隔著防盜門,藉著月光看清了是一條黑毛大狼狗,大狼狗接著穿過門格子用舌頭舔我的手,尾巴使勁的搖。我知道,這狗和上次那條狗一樣,我對著它說:「這是救人的真相資料,我進不去,你幫我在每戶大門口放一份吧。」它果然用嘴叼了一份資料放在一戶人家門口,連著三次。放完資料後,又跑到我身邊,隔著防盜門望著我,搖著尾巴。我把手伸進去,摸著它的頭,說聲再見。

有一晚上,我騎摩托車到一個很大的住宅區發《九評》。發完後準備去停摩托車的地方,印象中十多分鐘可到。可是住宅區內的路太多,許多路口相同。就這樣,徘徊了五十多分鐘也沒有找到停摩托車的地方。這時,我突然醒悟:「怎麼不請師父指路呢?」於是,立即站在路邊默念:「師父,弟子找不到摩托車,請師父指路。」念完後信步而走,不一會兒,眼前一亮,那不是摩托車嗎?!

一次,計劃好了騎摩托車去本縣山區的路面噴真相標語。標語模板由五塊CT膠片粘接而成,每塊膠片三十釐米見方,字很大,適合在平整乾淨的水泥路面噴。晚上六點左右,離預定地方還有一段距離,這時,天空突然雷聲陣陣。幾分鐘後,下起了大雨。我心想:今天不是發資料,要噴漆,路面要乾燥,如果下大雨,就幹不成了。看了看道路兩頭沒人,我把摩托車停了下來,雙手合十,對著天空大聲喊:「請師尊幫助停雨,讓路面乾燥,最好在噴字範圍內停雨四個小時,讓字乾了。」雨還沒停,想到以前曾有幾次類似的情況,師父都幫我解決了困難,不擔心,我繼續趕路。大約又走了六、七里路,我感覺兩旁的山林像海浪起伏呼嘯著並有電閃雷鳴,猶如千軍萬馬在吶喊,我騎著摩托車飛快的向前跑,心裏想著:有師父在,我甚麼都不怕!車跑到哪裏,哪裏的大雨就隨之停止。我雙目含淚大聲喊:「謝謝師尊!」這樣又跑了十多里路就到了預定地方。奇怪的是,我沒穿雨衣,身上卻沒淋一點雨,看看地面,也沒有水。選好了地點後,開始噴字,噴的字又大又好。就這樣,噴了幾個小時,把帶的漆都噴完了才回家。這一路噴字到回家七個小時左右,老天一直沒下雨。在快要天亮的時候才開始下起大雨來,這次又讓我見證了師父的偉大與神威!

(三) 師父解難救命的故事

一次,準備晚上出去掛條幅,因此提前在白天找好了合適的地方。我們找到了一處人流車流較多的主道旁的一山丘,臨路邊有一個陡峭的高約六層樓高的岩石壁,我們要掛的條幅三米多長,寫著「全民起訴江澤民」,每個字三十公分見方。這麼長的條幅,這麼大的字,掛在這裏最合適,很遠就能看見。而且離地很高,不容易被惡人拿下來。我圍著此山丘觀察了地形,發現山丘背面是緩坡,能上下,但離掛條幅的地方較遠,好在掛條幅的地方有一棵大松樹可作為標記,晚上容易找到。當天晚上,我和兩位同修來到這裏,留下一位在山下守車,我和另一位同修轉到山丘背面,沒有路,到處長滿了齊腰深的雜草、荊棘,小樹之間掛滿了小圓桌般的蜘蛛網,蜘蛛有酒杯大一隻。我在前面開路,先把雜草用腳踩下去,再用棍子把荊棘挑開、打斷,同修在十多米後跟著。這一段路走了近三百米,我身上穿的衣服鞋子,被荊棘撕破的慘不忍睹,還摔了兩跤。好不容易到了大松樹的地方。

掛好條幅後,我讓同修先往回走,自己檢查了掛條幅的繩子,再往回走。剛走了二十多米,不小心腳一滑,摔在一陡坡上,滾了幾圈後往下墜落。一時天旋地轉, 「咚」的一聲落在下面的草地上。我翻身爬起來活動活動,身體不覺的痛,只是手電筒不見了。藉著一點月光仔細的觀察了一番,哇!好險啊!我竟然掉到了一個天坑中,像井一樣四壁長滿了雜草、荊棘,有三層樓高。我嘗試抓著雜草、荊棘往上爬,荊棘尖利的長刺把手割的鮮血直流,加上很陡,剛上去兩尺就掉下來了,接連幾次都這樣。無奈之下,大聲喊同修,沒人答應。危難之時,耳邊似乎有聲音說:「怎麼不叫師父呢?」對呀!我心中一亮,即刻大喊:「師父救命!師父幫我!」大喊幾聲後,頓覺有了信心,隨即兩手往上抓,兩足往上蹬,感到不刺手了,腳下不滑了。幾分鐘就爬出了天坑。坐在天坑頂上,往下一看,很是驚人。心想:要不是師父保護我,從這麼高的地方摔下去,還有命嗎?!我淚流滿面,連喊幾聲:「謝謝師父!謝謝師父!」

一次,我計劃好了去市內一花苑小區發資料。小區三面高圍牆,只有一面臨街,一條總門,還有幾處裝有攝像頭。早晨我給師父敬香上茶時,就向師父彙報:今天下午三點鐘,我要去某小區發《九評》及真相資料,請師父提前清理該小區的一切邪惡因素。若此小區今天下午有甚麼不好的情況,請師父以不好的物質形式來點化我。 午飯後,我在露天後院看書學法,至十四時左右,起身準備發正念,正當從椅子上站起來時,聽到天空有鳥飛過的聲音,突然一大坨鳥屎掉到我身上,從左肩至左胸流成一線灰白色,很臭,我即刻悟到今天下午去的地方可能有安全隱患。我馬上上二樓,在師父法像前三叩拜後,向師父說:「謝謝師父的點化!但那裏的眾生在等待得救,我想還是按計劃去做,請師父加持。」下樓又發了一次正念。於下午三點到達該小區。過大門時,看到有保安在值班,我一直往左邊住宅樓最後一排走去,從左邊第一個單元一口氣上到頂層七樓,開始往下各戶發資料。發了六個單元時碰到一年輕人上樓去了。

當發到第九個單元第五層右邊一戶人家時,我正在往門把上掛資料袋,門突然打開了,出來一個老者正好與我碰個面對面,他手中拿著一個拖把,一眼看到了他家門把上掛著一個塑料袋,他望著我不太高興的問:「你在幹甚麼?門上掛的是甚麼?」我立刻滿臉笑容,和氣的回答他:「哦,我是給您全家送福氣來了。」他白了我一眼扭臉又看了一眼塑料袋說:「甚麼福氣?是某某菩薩送的嗎?」我接著說:「裏面裝的是佛家的內容,你看看就明白了,神會保祐你全家平安的。」他說:「哦哦,是這樣呀!我現在下樓去洗拖把,等下再看。」這時我也跟他下樓去。

在其它單元發完剩餘的資料後急速的準備回去,這時在單元門口發現兩米多遠的十字路口,站著一個三十多歲的女人,她拿著手機在詢問男保安,保安指著對面說:「老張在那邊巡邏,我在這邊巡邏,我們沒離開,一直在找這個穿夾克上衣、背格子旅行挎包的老頭,到現在還沒發現他。」這個三十多歲的女人(講話口氣可能是派出所的)說:「今天這老頭髮的是《九評共產黨》,絕不能讓『反黨份子』在我們眼皮下走掉。我已安排大門口兩人,要他們不能放鬆,讓他到大門口立即抓住。你們繼續巡查,我守住這中心路口,告訴老張注意警惕。我倒看看他往哪兒跑。」我聽到後,馬上把格子包扔在一樓的一人力車內,並隱藏好,又把夾克衣翻過來穿著,接著又發正念,請師父加持。然後,我若無其事的從他們倆人中間走過去,他倆看了我一眼,好像沒看見似的還在說話呢。在過大門時,我更悠閒的走著。快到電動柵欄門時,站在值班室門口一保安叫喊著,要我站住,電動柵欄門打開了兩尺寬,柵欄門口旁邊站著的一保安也叫我站住,他倆雖然大聲喊叫:「站住!」可他倆的手腳卻一動不動像個木頭人似的。我不理不睬的從他倆中間走出了大門,朝左邊一條小巷走去,走了十多米遠還聽到那兩個木頭人還在叫「站住」,卻不見人出來呢!進了巷子後迅速走入複雜的街巷,進入了安全地帶了。

我回家後立刻在師尊法像前敬上一炷香,向偉大的師尊叩拜謝恩!!叩拜後抬頭看著師父,師父滿臉微笑看著我呢。

諸如以上的神跡還很多,今天就寫到此,不當之處,敬請同修指正!

註﹕
[1] 李洪志師父著作:《轉法輪》

本文章或節目明慧網版權所有,非盈利轉載請註明
來源明慧網,並包含明慧網原文標題及原文鏈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