修煉路上有師看護

Twitter Facebook 轉發 打印
關注度:
【明慧網二零一九年十二月十五日】我天生性格潑辣,得理不饒人,誰都不敢惹我。但年紀輕輕,我就得了頸椎病、膀胱炎、偏頭痛、痔瘡、三叉神經痛等多種疾病。我們村大隊書記的妻子一天見到我,說:「小姑娘我看見你咋總打針吃藥呢?你煉法輪功吧,這功法可好了,能祛病健身,但要煉法輪功你可不能打人,不能罵人啦。」我說:「我這嘴能板得住嗎?」她說:「慢慢學你就板住了。」就這樣我走進了大法修煉。

隨著學法煉功,我身上的疾病都好了,我還明白了許多法理,知道了怎樣去做一個好人,慢慢的大法改變了我,使我這個沒理辯三分的人,變成了遇事也能為別人著想的人了。那是一九九八年七月份,我二十八歲。

一、師父給了我第二次生命

二零零零年的冬天,雪下的特別大,我家住在農村,道路很窄,路面很滑。十二月十四日,我乘坐城鄉公交車去縣城同修家取師父的新經文,返回到我村車站點,我從客車上下來沒走幾步,突然從對面駛來一輛大客車「咚」的一聲把我撞倒在地(像撞在石頭上發出的聲音一樣),我一下就昏迷過去了。

從十二月十四日出車禍那一刻起到十二月底,近半個月的時間,我一直處在昏迷狀態。後來聽家人和村裏人說,我被撞倒後,頭部血流不止,鼻孔也流血,還不停的嘔吐。肇事司機嚇壞了,邊與我家人聯繫邊攔截過往的車輛往醫院送我。可是有幾輛車從我身邊過去,誰也不拉,這時過來一輛法院的車,也推辭不拉,肇事司機跪下來磕頭央求,才把我拉到縣中醫院。醫生檢查說是「腦出血」,必須立即手術。等家人趕到醫院簽字後做了開顱手術。

手術後我一直處於昏迷狀態,在昏迷中我亂抓亂撓,踢人打人,點滴管也往下拽,還踹給我打針的護士,也不知道哪來的那麼大力氣,幾個人才能把我按住,醫生也沒有辦法。這時家裏人想起我是修大法的,知道我最聽師父的話、最相信大法,他們就把師父的法像請來在我眼前晃、讓我看,雖然在昏迷中,一看到師父的法像我即刻就能安靜下來,不抓也不鬧,家人和醫院的大夫都看到了這一奇蹟,都稱讚大法的神奇,家裏人都十分感謝慈悲偉大的師父。

在這昏迷的半個月裏,只要我一出現異常,家人就給我看師父的法像或大法書,我就能安靜下來。現在我知道在弟子生命攸關的時刻,師父一直就在我身邊,一直在看護著弟子。

昏迷了半個月新年到了,師父將我的元神送回了我的肉身,師父為我還了命債,給了我第二次生命,我醒過來了。我醒來的那一天晚上在睡夢中見到身材高大的師父將一個大法輪枕在了我的頭下。當我明白這一切的時候,我的眼淚止不住的流,感恩的心無法用語言表達,一股強勁的能量注入了我堅修大法到底、永不動搖的金剛意志之中。

儘管當時身體極度虛弱,我還是試著下地在兩個床的空隙間煉功,但兩腿發軟站不住,我求師父加持,咬著牙堅持煉,每天都堅持煉功;並堅持每天背法,有時是師父點悟我背法。

在師父的加持下我的身體恢復的很快,一個多月就出院了,這麼重的車禍擱個常人是做不到的。出院時,我的頭上還戴著紗布,晚上做夢師父把我頭上的紗布拽掉了,醒來後我趕緊把紗布拿掉了。

出院沒幾天又出現拉肚子的假相,拉了三天三夜,我知道這是師父在給我清理身體,我不動心,等拉肚子的假相過去後,我的身體發生了脫胎換骨的變化,身體輕飄飄的,渾身是勁兒,甚麼重活都能幹,跟家人一起種園子。家人們親眼目睹我的變化,都覺的不可思議,都稱讚大法太神奇了,都認可大法。

二、子宮肌瘤不見了

二零一六年,由於我利益心太重,忙於掙錢,我做了一個小本生意(烤冷面),我下午三、四點鐘出去烤,半夜回來,所以早上不願意起來煉功,慢慢的學法煉功就跟不上了,舊勢力抓住把柄迫害我,出現了子宮肌瘤的病業假相,平躺著用手一摸都有小碗口那麼大,全家人都勸我去做手術,我堅決不去,我說:「你們別怕,我堅持煉功兩個月就好。」

我向內找,都是因為掙錢心切,發正念清除這顆利益之心,心裏不承認這個病業假相,我連想都不去想它,有時想用手去摸一摸,手剛伸出去趕緊縮回來,學法煉功都跟上,並求師父從另外空間把這個瘤子拿走,不知甚麼時候瘤子真的不見了!是師父給拿走了!這件事使我深深的體悟到:百分之百的信師信法不打折扣,甚麼難師父都能幫你化解!

三、警察:明天就放你

二零零一年七月,警察又開始非法抓捕大法弟子,六、七個警察闖入我家,當時我正在抄寫師父的《洪吟》,進屋就是讓我放棄修煉,按手印,否則就抓人,我堅決不按手印,他們就把我綁架到洗腦班,一路上我一直在給他們講真相,有的警察聽明白了真相,知道大法弟子都是好人,其中一個警察好心勸我:「大姐你就按了吧,按了就回家了,就不用去遭罪了。」我說:「我不能按,我煉功後甚麼病都沒了,無病一身輕,我按了手印就等於背叛師父,放棄修煉,那是絕對不可能的。」他知道勸不了我就不再吱聲了。

到了洗腦班,警察提審我:「你為甚麼煉法輪功?」我就跟他講了大法怎麼使我變成一個好人,我的病沒吃一粒藥都好了,還講了那麼大的車禍放在常人身上早就沒命了,是大法師父救了我,並且我沒訛人家一分錢……聽後警察說:「明天就放你。」我說:「你放我是放我,但我不按手印。」第二天早上他真的放我回家,還掏出十元錢給我做路費,我說:「大法弟子不佔別人的便宜,我不要。」他硬是給了我,還親自把我送到門外。之後我把錢給了另一個同修,替我還給他。我知道這是他明白了真相,師父把他背後的邪惡解體了,他善的一面體現出來了。

二十年的修煉,一路走來磕磕絆絆,我能走到今天全憑師父的加持與保護,千言萬語也道不盡對師父的感恩!弟子唯有精進,精進,再精進!

本文章或節目明慧網版權所有,非盈利轉載請註明
來源明慧網,並包含明慧網原文標題及原文鏈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