在大法中受益 75歲老人體力超過年輕人

Twitter Facebook 轉發 打印
關注度:
【明慧網二零一九年十二月十四日】我今年七十五歲,一九九七年有幸走入大法修煉行列。經過二十二年師父的慈悲救度,大法的層層清理,現在我本人的身心都發生了脫胎換骨的變化。二十多年沒生過病,沒吃過一分錢藥,卻是精力旺盛,心清似玉,身輕似燕,心情愉悅。精神狀態比四、五十歲時還好。

一、昔日的病秧子,現在體力超過年輕人

我生於四十年代初,那時家裏很窮,母親生了十個小孩,只存活了六個。母親生我時快四十歲了,我從小體弱多病,兩次都快要病死了,後來到長身體時,又遇到三年大飢荒,更是無吃無喝,缺乏營養。所以到了四、五十歲時,就病魔纏身,如患有氣管炎、肺部結核、胸膜炎、腸胃炎、鼻炎、痔瘡、長期頭痛頭暈、全身氣血乾枯、沒有唾液、鼻眼乾澀、口苦口乾、睡不著覺、精神萎靡、四十多歲頭髮花白、牙齒鬆動、吃藥也無濟於事。

但自從修大法後,很快病症消失,精神面貌煥然一新。師父給我清理病業的神奇事很多。例如:從小患氣管炎,中學時患胸膜炎,經常咳嗽吐痰。但是,當我每次讀大法《轉法輪》時,會多次從體內最深處自動嘔出大量黑色濃痰,又不咳嗽,痰由開始的黑色,逐漸變淡、變白、變亮晶晶的,並且越來越少,最後就沒有了,多年罹患的氣管炎、胸膜炎就完全康復了。

1、師父從腸胃道給我清理病業

在我進入大法修煉不到一週時,到煉功點只學了兩、三次功,《轉法輪》剛剛看了一遍,師父就給我清理胃腸道了。一天,剛剛吃過飯,肚子就咕嚕咕嚕響,接著就開始大解;每隔幾分鐘、十分鐘到廁所又吐又拉,從晚上八點到十一點,不斷重複。當時我沒害怕,也沒不舒服的感覺,心裏知道是師父在給我往外排病毒,淨化身體。

整個過程都像師父在《轉法輪》中寫的一模一樣:「有的人還會連拉帶吐。過去有許多地方的學員給我寫心得體會中提到這個問題說:老師啊,我從學習班聽完課回家,一路上盡找廁所,一直找到家。因為內臟都得淨化。」

這樣又吐又拉一晚上,家人在樓上睡覺,根本不知道。到了十一點多,就在心裏對老師說:「李老師,我知道您在為我清理身體呢,但是明天還要上班,想早點睡覺,等下次再清理吧。」剛這麼一想,馬上就停下來了,一晚上睡得很好。

早上六點過就起床做飯、上班,一整天精神很好,沒有任何不適。這讓我感到大法太神奇、太超常了!從此以後,胃腸再也沒有痛過,吃甚麼(冷的、熱的、硬的、油膩的)都無所謂了。

2、師父還從皮膚給我清理病業

從我開始學法至今,師父還從皮膚給我清理病業,就是全身皮膚從頭頂到腳下,不斷的出現發紅、發癢、脫皮,抓撓後出血,結痂,然後又重複出現。二十幾年,不間斷的這樣清理著。特別感覺到,每看完一遍《轉法輪》都會進一步清理身體。

由於自己堅持學法、背法,大量系統的學師父的各地講法,心性在不斷的提高,層次也在不斷的提高,現在感覺肉身細胞已經絕大部份被高能量物質轉化了。在這個過程中,明顯感覺到師父在另外空間,把弟子生生世世所有的業力,從最微觀、最深處向最宏觀、最表層推出。師父的無量慈悲和巨大承受,是弟子永遠也回報不了的。

當然,清理過程中,也會有真真假假的表現,家人的不解(認為是皮膚病),以及家人的關心,要求去醫院治療,擦藥等各種考驗,保持心不動,堅定的信師信法,修煉人沒有病,就是清理身體。所以,從來沒有擦藥,也沒有常人的發炎、感染等現象出現,現在皮膚沒有留下任何疤痕,細膩光滑、柔軟如嬰兒般。常人感覺不可思議。

大法就是這麼超常,師父就是這麼慈悲。我今年七十五歲了,身強體健,體力超過年輕人。

二、師父多次救了丈夫的命

江澤民集團操控共產邪黨,不僅對大法弟子進行瘋狂、血腥的迫害,對世人、特別是大法弟子的家人,同樣採取威脅、恐嚇。

丈夫年輕時在部隊工作十幾年,受邪黨毒害比較深,所謂的愛黨愛國情結比較嚴重。對邪黨的所謂「偉、光、正」從不質疑,言聽計從,再加之膽小、怕事,愛面子。因為我修煉大法,單位相關部門領導直接找他談話,如保衛部、生活管理委員會、離退休黨支部等,都分別找他,威脅、恐嚇他,讓他勸我放棄修煉大法,否則就要抄家等等,好幾次嚇得他出現心臟病狀態、全身發軟、呼吸急促,他回家與我大吵,並毀壞大法書籍和師父法像,跟瘋了一般失控。

實在承受不了時,他就想離家出走。特別是奧運會前夕的一天,一整天都聯繫不到他,直到後半夜兩點,才接到他給女兒發的信息:說是叫她們帶好孫兒、孫女,不要管他了,他坐出租車去老家了,最後一次再看看父母(上墳),就自行了斷。弄得一家人焦急萬分,馬上打車去老家,可是,一直找到天亮,也沒找到人。

我就一晚上都求師父救他,不要讓他走上絕路,以免給大法和師父抹黑,還讓邪惡找到了誣陷、攻擊大法的藉口。後來知道,出租車司機發現他不對勁,把他拉回原地。由於天還沒亮,司機就坐在車裏陪著他,直到天亮才回家。我知道,這一切是偉大的師父安排的,否則,出租車司機只管掙錢就是了,誰會這麼負責管閒事。

在二零一四年六月至二零一五年九月期間,他發了幾次重病,就是夜間睡覺時,突然出現口吐血沫、眼睛圓睜、向上翻起、不省人事、喊不答應的症狀,每隔兩三個月發生一次。每次發生時,我都求師父救他,並念「法輪大法好,真、善、忍好」,結果二、三十分鐘就醒過來了,醒了,他也不知道發生了甚麼事,像沒事人一樣。叫他去醫院看看,他說沒病不去。有幾次,送去醫院,都當成心血管病醫治,但根本沒治好,隔一段時間又出現。直到二零一五年九月住院,才確診為老人癲癇病,長期吃藥,從那時起,再也沒有發生過。

我知道,又是師父多次救了他的命,才能有今天的他。真是一人煉功,全家受益!

本文章或節目明慧網版權所有,非盈利轉載請註明
來源明慧網,並包含明慧網原文標題及原文鏈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