走正修煉路 親歷大法神奇

Twitter Facebook 轉發 打印
關注度:
【明慧網二零一九年十二月九日】七年前,我家買了大房子。改變了我三十多年沒房子的狀況。我們興奮的忙於裝修房子,準備搬家。半年多的時間過去了,我一度忙的幾乎成了常人。搬進新家的一週後,我的腿開始疼,突然走不了路了。

我現在悟到,當時的第一念就錯了。沒想到是因為修煉懈怠,被邪惡鑽了空子、出現的病業假相干擾,並全盤否定它,抓緊時間實修。而是想搬家累的,休息一段時間就好了,我就開始休息。三個月過去了,全身沒有不痛的地方,關節像老鼠在啃,痛得不能忍受。想起自己是大法弟子,我要煉功學法。但是由於疼痛腿抬不起來,手舉不過肩;功沒好好煉,學法也堅持不了多久。單位的同事勸我別再耽誤了,快去醫院。我到醫院折騰一週後,診斷為:風濕性多肌痛。因為沒有其它治療,我吃起了激素。雖然不再那麼疼了,也幹不了甚麼事情,全靠丈夫護理。

我丈夫提出我們不能再這樣下去,應該好好學法煉功,我也自覺不能這樣了。我們參加了小組學法,同修發正念幫我排除病業干擾,我堅持每天煉功,做好大法弟子應該做的三件事,煉功手舉不起來,就能舉多高就舉多高,盤不上腿就散盤。在與同修的學法、切磋中不斷提高心性,正念也足了,停了藥。

停藥後又開始疼,不能忍受了,「難忍能忍,難行能行」[1]。正念不足時就背「我是李洪志的弟子,其它的安排都不要、都不承認,它們就不敢幹,就都能解決。你真能做到,不是嘴上說而是行為上要做到,師父一定為你做主。」[2]堅持發正念,清除一切病業假相的干擾;講真相,平時在家做各種真相資料。到集日,我就和丈夫開車去農村集市上,把真相資料送到有緣人的手裏。

在這不知不覺中,我的身體一天比一天好,現在我已經痊癒了。鄰居們認為我不可能不留任何後遺症,見我一切正常都很驚異。問我:你是在哪治的?恢復的這麼好? 我說是修煉法輪功好的。她們頓時瞠目結舌,說:「法輪功有這麼好?」我說:「真實不虛。」

一、丈夫在修煉上精進了

我的丈夫身體一直不好,醫院診斷是腰椎間盤突出,白細胞低,貧血。修大法後,仍受病業干擾。四年前,他發生反覆高燒,脊椎骨折,住進了醫院。醫院診斷是骨髓瘤,經過多個療程化療,自費藥用了近三十萬,病情還是不穩定。去年的一次住院,醫生和我交代病情說:「你先生病情波動明顯,照這樣發展下去,二零一八年的年恐怕是過不著了。做好思想準備吧!」

我當時想,這次我又錯了。他自己願意住院是因為病業折磨、害怕殘疾,他是大法弟子,我們有師父。我一再的由著他,是我正念不足,沒有相信師父相信法。一定要幫他找回正念。師父說:「弟子正念足 師有回天力」[3]。我和醫院的醫生說:「他不會有事的,二零一八的年一定能過的好,並且以後會更好。」

這次出院後,我和丈夫一起學法找原因。我們想:為甚麼關鍵時刻總是正念不足?是學法少,不能信師信法。師父非常重視弟子學法,在二零一一年還專門寫了文章《大法弟子必須學法》。師尊在講法中說:「我告訴大家的是,你是個修煉的人,你走在神的路上,你錯了不要緊,你要知道錯,你要在沒有修煉完成之前做好你該做的,繼續做好你該做的,這就是修煉。」[4]我們向內找出不足,增加了學法時間;彌補修煉中的漏洞,努力把各種執著心去掉。

丈夫走回了大法弟子的正法修煉之路,堅持做好「三件事」。到目前為止他再也沒去住院,他好了。非常感激師尊的不棄之恩。

二、小弟夫妻倆一起走上了修煉法輪大法的路

我小弟是個三期高血壓病人。第三次腦梗塞後,半身不遂、不停的流口水、傻笑、語言不利,失去了勞動能力,但生活還能自理。我回老家去看他。他看到我行動正常之後很吃驚,說:「你都好的和從前一樣了?」我說:「是的,全好了,和從前一樣了。」他知道我煉功。他說:「我也要修煉法輪功,我也要和從前一樣。」我懷疑的看著他,因為他對目前的紅色恐怖很是害怕,時常為我的安全擔心。看他羨慕的眼神和堅定的態度,我想師父開始管他了。我真是感到師恩難報。我說:「我們有大法書和煉功音樂,現在就開始吧!」他和弟妹從此也修大法了。

修煉一天後,小弟不再傻笑了;三天後他不再流口水了;半年後他的壞腿知道疼了,說話也比原來清楚了一些。他親歷了法輪大法祛病健身的奇效。他停了所有的輔助藥,降壓藥還沒有停(我沒和他說過停藥的事)。他心性還不夠穩定,哪裏一不舒服就認為添病了。針對這個,我回老家一次,我們學習了師父的《休斯頓法會講法》,在書中是這樣寫的:「在大陸很多地方人們形成了一個說法,當有人有病治不好時,就會有人告訴他:你趕快去學法輪功吧,一學就靈。為甚麼會這樣呢?是因為法輪功對修煉人身體的調整是很快的,目地是調整後馬上進入修煉中去,所以也不完全像常人認識的這樣。有人來煉功的時候不抱任何治病的想法是最好了,因為修煉要求不執著,無所求而治。一有所求就是執著心,效果反而不好。說我就是來治病的,你就是有執著,因為大法傳世可不是來給人治病為目地的,是度人來了,去病是給被度者在調整身體。為執著而來,等於抓著這個病不放,病就無法去。」[5]

學法以後,我們切磋,他說:我明白了修煉不是治病,修煉必須放下一切執著,「無所求而治」[5]。這就像用手抓沙,想要的東西抓的越緊得到的越少。對於病,越是執著越不會好。

小弟明白了甚麼是修煉,我為他高興,感謝師尊的慈悲苦度!小弟修煉終於入門了。

結語

回顧那段艱辛的修煉歷程,體悟到修煉是嚴肅的,邪惡無孔不入。我們在遇到邪惡病業假相干擾時,第一念至關重要。這一念正了,才能做到全盤否定邪惡。我們修煉中出現那麼大的漏洞,被邪惡迫害。師父沒有放棄,並保護著我們這對不爭氣的弟子,陪我們走正了自己的修煉之路,也親歷了法輪大法祛病健身有奇效。

師恩浩蕩無以回報,唯有修煉中精進再精進。

以上是個人體悟,不妥之處,請同修慈悲指正。

註﹕
[1] 李洪志師父著作:《轉法輪》
[2] 李洪志師父著作:《二零零三年元宵節講法》
[3] 李洪志師父詩詞:《洪吟二》〈師徒恩〉
[4] 李洪志師父經文:《大法洪傳二十五週年紐約法會講法》
[5] 李洪志師父著作:《休斯頓法會講法》

本文章或節目明慧網版權所有,非盈利轉載請註明
來源明慧網,並包含明慧網原文標題及原文鏈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