不用農藥化肥 我家的桃樹結碩果

Twitter Facebook 轉發 打印
關注度:
【明慧網二零一九年十二月十五日】我一直慶幸自己得到了法輪大法,懂得了很多法理,知道了真正的對與錯,知道了人世間的事都是反理。

當今的人們,都覺的人類的科技在飛速發展,一切都在機械化、電氣化,從而欣喜不已,卻看不到人們的道德也在隨之下滑,臨危而不自知。農民種植的一切作物都可達到省時、省力、高產、高效益,自當是幸福。人們卻不知道,讓人省時省力的各種除草劑,看上去是厲害,不同的草還有不同的除草劑,可它對人的危害特別大!使用了除草劑之後,人在收割作物時、在作物脫粒時,會讓人出現中毒現象,咳嗽、發燒、呼吸困難等症狀。症狀輕微的吃藥解毒,嚴重的要打點滴才會好轉,還有些毒素會潛伏在人體內,說不定哪天就讓人得這個病,得那個病。

人現在不但發明了除草劑,還造出了「催熟劑」,結果使很多小孩吃了被催熟劑催熟的食物後,出現了生理早熟現象。據說現在很多病也是由這些化學物質造成的。可是,現在的人唯利是圖,怎麼賺錢怎麼幹。唉,這和毒奶粉有何區別?

這兩年我和家人認識到了殺草劑對人體的危害,無論是大田作物,還是種植的七百多棵桃樹,地裏的草都是我和丈夫用鋤頭去除。這不僅是為了對自己負責,也是對購買我家水果的民眾負責,同時也能減少對土地和環境的污染。村裏人看見都會對我們說:「打點藥算了,出那力幹啥?」我們總會說:「運動運動,就當是鍛練身體了,也用不了多少時間。看咱們上幾代的人,種地時都是人工幹活,也累不壞的。現在的年輕人,動不動就腰疼、腿疼,身上哪兒哪兒又不舒服了,哪兒哪兒難受了,我們就學學古代人。現在的農藥對環境污染太厲害,我們人工除草,也做做環保。」他們覺的也有道理。

我們這兒是水果之鄉,家家都有桃樹、櫻桃樹,人們大都在使用著一種含有膨大劑的肥料,叫「衝施肥」(即可溶於水中的肥料),幾乎家家都在用。每當桃子快成熟的時候人們都在議論肥料的事。我和丈夫商量說,誰家用咱也不用,咱是修煉人,不能明知道對人體有害還去用,他也認同。

可都說這肥料好,往樹盤裏一撒,再澆上水,三天五天,果子就長大個,見效快,真是得利!禁不住說的人多了,就在去年丈夫沉不住氣了,回到家就說:「唉!都說衝施肥好,可咱們也不能用啊!」一聽就知道他是有點動心了,說出來試探我的反應。我聽了,笑了,說:「這是怎麼了?咱們不都已經說好不用的嗎?咱們是修煉人,知道這個理,害人是會造業的。錢財是身外之物,有多就多花,有少就少花,咱們就賣個良心錢。咱也有孩子,做事要以身作則。你說是不是?」他說:「嗯,我也沒說要用。」

我悟到:這就是來考驗我的,看我在利益面前心動不動的。

當我們賣桃子時,我們賣的桃子個個都大,天天賣大桃,天天都能賣好價錢。屯裏人都說我們桃子管理的好。我丈夫高興的對我說:「他們用衝施肥也沒有咱的桃子個頭大啊,真神啊!」

他再也不提衝施肥了。

轉眼到了二零一九年春天,桃樹開花結果了,我們家三個品種,只有一個品種座的果多,另外兩個品種結的果很少。我們稀果時,那個結的多的品種用了好幾天時間,另外兩個品種都不用怎麼稀,可結的太少了。丈夫說:今年完了,這兩個品種結這麼少,賣不到錢了。我說:哎呀,少點也挺好,要不然咱倆幹也幹不過來,還要僱人。他說,僱人也划算。我就勸他說:「咱修大法就聽師父的,師父給多少咱就得多少。師父給的都是最好的。」丈夫聽了不吱聲了。

轉眼又賣桃子了,可是就在準備第二天要摘桃賣的時候,傍晚,鄰居老爹去世了。我們倆就商量著:要是照舊摘桃的話,鄰里之間有事不去幫個忙,顯然不好,說不過去。要是等出了殯再摘的話,就會有桃子發軟,不能賣了。最後俺倆決定,桃子軟就軟了吧,該得多少就得多少,該幫忙得幫忙,不能叫人說學大法的人只顧自己賺錢,不近人情。大法弟子本來就是來證實大法的。

兩天後,鄰居家的事辦完了,我們去摘桃子。到那一看,那桃子都不能叫大了,得叫特大了!那品種本身是小型桃子,去年結的就挺大的,一個也就半斤重吧,今年個頭更大,俺倆看到都有點懵了。丈夫興奮的拿個彈簧秤稱了一下,一個七、八兩重的可多去了。每天我倆很快就能摘一車,到了市場,我們的桃子與其他人的比個頭不用說了,他們都不知道這是啥品種了,告訴了,還懷疑呢,說:「能結這麼大嗎?從沒看見過結這麼大的。」我丈夫說大的一個八兩多。

我對顧客說:「我是學法輪功的,我們的桃子沒用衝施肥,那東西對人身體不好,我們不會用那東西的,就澆了兩遍水。這桃口感好。因為今年結的少。」他們都說,這品種就沒有結少的時候,我也說:「是啊,年年都多,就今年結的少。」

這桃子不但個大,一個個色澤還特別好,那個好看,用丈夫的話說:「簡直吸引他們的眼球。」周圍攤位上的小伙子稀罕的都湊了過來,這個摸一下,那個捏一把的,買不買的都來看。別家的桃子,好的一斤也就賣一元七、八角錢。那時,天天都有人和我丈夫說:「你的桃子在這市場數一了,真的太夠樣了。」的確,我們的桃子天天能賣好價錢,都在兩元多一斤,最好的桃子能賣到兩元八,賣的還很快。

我丈夫感慨的說:「真沒想到咱們的桃子在東北果蔬大市場上能佔第一啊!」我也高興,對他說:「沒錯吧?只要我們做的對,符合法的要求,結果都是最好的。你說是不是?」他說:「是。」

雖然丈夫沒真正學大法,但是遇到啥事,我按法的要求去做時,他都是認同的。

今年果農們的收成可太慘了。大家都說今年不賠錢的算是好的了,好點的能賣出去年的三分之一,再好點呢,也就能賣出去年的一半吧。而我們家的情況卻出奇的好。我對丈夫說:「咱們不為利益所動,在道德下滑中不推波助流。這是師父對咱們的鼓勵。」丈夫又一次見證了大法的神跡。他更加相信大法了。

本文章或節目明慧網版權所有,非盈利轉載請註明
來源明慧網,並包含明慧網原文標題及原文鏈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