體驗修煉中的多種狀態

Twitter Facebook 轉發 打印
關注度:
【明慧網二零一九年十二月十七日】和很多同修一樣,在修煉的初期,師父就讓我陸陸續續的體驗到了許多修煉中的狀態,只是當時覺得平平常常,或者根本沒體悟到是師父的有序安排。現在細細體會,真是師父為我們每一個弟子的修煉圓滿都費盡了心血,才使得我們在狂風驟變的關鍵時刻闖過來。

寫出此體會,也是旨意與同修分享修煉的美好和堅修大法、隨師圓滿回家的堅定信念。

一、師父苦心安排我得法

我退休前是機車車輛廠的一名工程師,主管長度計量技術,我的辦公室在二樓。單位的董同事(九三年得法的大法弟子,後被邪惡迫害致死)本來幾年前就已調出本廠,可是因他去的公司面臨著要解體,他又返回了我單位,在三樓力學室做檢修壓力表的工作。

由於工廠的勞動紀律所限,三樓和二樓之間是不輕易來往的。可偏偏這時,三樓長度室的組長突然提出要去打更,說啥也不當組長了。領導就讓我兼職長度組長。這樣我就搬到了三樓,與董同事的工作室相鄰。

有一天,一名女同事對我說,老董有一本書,每次看書前都要洗手。這句話引起了我的注意。又一天,她又告訴我,老董盤腿時能把外面的腿搬上來。這下我可憋不住了,很想知道這裏的秘密,就迫不及待的去找老董問他:「你學的是甚麼呀?我拜你為師。」董說:「我不是老師,老師只有一個。這是法輪功。」

這是我生平第一次聽到「法輪功」三個字,當時我把他當作一般的氣功了,有些失望,因為我一直體弱多病,為了祛病我曾學過好幾種氣功,沒有一個好使的就放下了。他說這個功不一樣,你沒煉功,功煉你。第二天他給我帶來一本《轉法輪》讓我先看看書。

不可思議的是,我剛剛開始閱讀《轉法輪》,這本書就像有一股巨大的磁力,深深的吸住了我。我一頭就扎了進去,目不轉睛的看著書中的每一個字,整個人都掉進去了。那狀態簡直就是廢寢忘食、忘我。那感覺正像師父說的,我可找到你了!

在我看書的同時身上又出現了一種又冷又熱又難受的感覺(後來明白:是師父當時就管我了,師父在給我調整身體)我根本沒去理會。我用三天的空閒時間讀完了《轉法輪》。這也是我生平第一次聞到佛法,太激動了。一九九七年六月六日我正式走進了法輪大法的修煉。

二、體驗了修煉中的多種狀態

在修煉的初期我就一一體驗了師父給我們講的修煉中的多種狀態,不僅增強了我修煉的信心,也讓我真真切切的感受到師父就在我的身邊,時時刻刻在看護著我們;指導我們走正通向圓滿的路。

在《轉法輪》第三講裏有這樣一段話:「我們很多有功能的人都看到過我們法輪大法這個場,紅光罩著,一片紅。」我剛剛步入修煉,就出現了這種情況。那天,我參加了五千人的洪法煉功活動。當煉功音樂剛一響起,我雙目微閉進入預備式時,就感覺紅彤彤的一片出現在眼前。我以為是太陽的光晃的呢,於是,睜開眼看了一下天空,咦,平時感覺耀眼的陽光,此時竟變得那麼的黯淡無力,很淺很淺的。肯定不是陽光照射進來的。我又閉上了眼睛,頓時眼前又呈現出通紅的一片。由於當時對法理解的不深也沒去理會這事,現在回味起來,這個集體煉功的場不就是個大能量場嗎!

在我得法大約一個月的時候,一天晚飯後,我坐在地板上打坐。那時還沒有煉功音樂,就在我進入入靜狀態的時候,外面傳來了鄰居的吵架聲,而且越演越烈、越吵越兇,伴隨著人雜吵鬧的聲音,清清楚楚的傳進了房間。我努力克制,心想別被干擾,可是由於定力不夠,終於坐不住了,起身來到窗前想看個究竟。可是當我俯身向樓下張望的時候,映在我眼前的竟是一片漆黑、寂靜,連個人影都沒有。我非常奇怪,真是一個奇怪就擋住了。因那時儘管看過書了,因為層次問題,也沒想起師父講的煉功招魔那段法,更不知道自己已經被魔干擾了。

我還看到了天目裏的那只大眼睛。因為學這段法時很深刻,所以看到他時一點也沒有害怕。我仔細的端詳著他,跟師父描述的一模一樣,就是童真,亮晶晶的非常非常的純淨,每次都能給我顯現近半分鐘,用非常純真的神情盯著我。三天後,他可能知道我看見他了,就再也不出現了。

煉功時間不長,我還體驗到了大周天將要通的狀態。就是我在床上打坐時,身體老是本能的一點一點往前傾,我還沒有察覺,直到身體快要觸到腿了,才意識到身體變形了,趕快調整過來。幾天後,身體又開始往後仰,也是一點一點的不知不覺的仰到了幾乎呈135度的時候,我才發覺姿勢又變形了,然後又重新調整過來。唉,悟性真差,當時根本不知道這是大周天將要通的狀態。

一身輕的狀態在我身上也是很明顯的。那時走路真是輕飄飄的,騎自行車好像有人推你一樣,飛快。身上的頑疾在不到一個月的時間就不翼而飛了,整日的心情都非常的好,就是高興、愉快。單位有好幾位同事看到我的變化後,也都紛紛請了大法書閱讀。

更加激勵我的事是,有一天我在地板上打坐的時候,突然看到自己坐在那的身體竟變成了一個大肚彌勒佛的形像,肚皮上還罩了一層像麻繩編織的網扣在上面。我想仔細看看,一下就沒了。儘管我不明白那層網是啥意思,但師父的用意我已深深的領悟了。感謝師父儘早的給我顯現出我生命的來源,以致在大法遭受嚴酷迫害的這些年中,自己能堅定正念,以此來時時的鞭策自己精進、再精進。

三、心性修到位 大法顯神跡

我九七年得法,跟隨師父在正法修煉的進程中已走過了二十年了。在這漫長而暫短的崢嶸歲月裏,我深知修煉機緣的來之不易,我不敢懈怠、也不能懈怠。實修中,也讓我多次見證了大法的神跡,我知道這也是師尊對我的鼓勵,寫出來也是在告誡自己要注意時時修心性,彌補不足精進不停。

二零一七年十月的一天早晨,我踩在一個摞在一把椅子上的高凳子上,收拾東西。由於用力過猛,突然造成兩凳分離,我突然從上面摔落在瓷磚地上,當時蹾的就不能動了,也說不出話來,好一會兒才慢慢的爬起來。不大工夫,右腳脖就腫了起來。腳一沾地,就有一種腳脖處骨折的那種疼痛感,到了晚上,五臟六腑因受損也腫脹起來,肚子裏像灌了滿滿的腹水一樣脹,行動非常吃力。這些症狀我一個字也沒敢和家人透露。同修過來了,陪我在家學法發正念。但兩天後,腳還是不敢沾地。我太著急了,不能出去講真相救人可怎麼行呢?於是我發出一念:是師父安排我過關,我心不動;是舊勢力的干擾和強加給我的魔難,我一概不承認。同時求師父加持弟子。第二天,我心一橫,推上自行車和同修一起出去了。因為借助自行車可以當拐杖用,中途還可以慢慢的騎上它,可以走的遠一些。

因為我們在常人中修煉,病業的表現也往往符合著常人的狀態。本來早上起來腳脖幾乎完全消腫,腳也能稍稍沾地了,可白天出去講真相回來,腳又腫的老粗了。要是站在常人的角度看就是加重了,不能再下地,再亂走了,得在家好好調養。但是,我們是煉功人哪,我們的理不正好和常人的理相反嗎?我絲毫沒出現怕的心,我認為這是假相。我做的是宇宙中最正的事,有師在有法在,腳怎麼會嚴重呢。我每天正常做著師父要求的三件事,至於腳怎麼樣我也忘了去理會了。三天後,五臟六腑完全消腫了,十多天後,腳也在不知不覺中悄悄的好了。知情的人都說好的真快,真是神奇!通過這次親身的經歷,我真正的體悟到了:正念不是強為;心性修到位,神跡才會顯。

二零一七年冬的一天,我與一同修一起發真相台曆。見一位老者正坐在外面曬太陽,我們就送給他一本台曆,給他講了真相,最後又幫他退出了邪黨組織。就在我們祝福了老人剛要離開時,從我們身後過來三個四十多歲的男人,問我們:「發甚麼呢給我一本。」同修很爽快的告訴他是真相台曆。就隨手遞給他們一本,這時接台曆的人馬上惡狠狠的對另兩人說:「給派出所打電話。」其中一人掏出了手機。怎麼辦?我們兩個弱女子面對三個邪惡的大男人,我馬上在心裏發正念,並求師父加持。說時遲那時快,瞬間師父就把「神足通」三個字打入我的腦中,我毫不遲疑的拉上同修說:「走,咱有『神足通』他們追不上。」還沒等他們回過神兒來,我倆已經走出老遠了。

通過這次親身的經歷我體悟到:信師信法來不得半點的遲疑。當你動真念的時候,大法就會顯現出神跡,邪惡就會自滅。師父在《轉法輪》中講:「你真正作為一個修煉的人,我們法輪會保護你。我的根都紮在宇宙上,誰能動了你,就能動了我,說白了,他就能動了這個宇宙。」

還有一例也讓我深刻的見證了大法的神奇。二零一七年臘月二十八的早上,我在發真相福字的時候,被一惡老頭拽住不放,又被圍觀的人報了警。警察來到現場,這老頭便自告奮勇的上了警車要當證人。到了派出所,警察把我包裏的真相資料都倒在了桌子上。我將面臨甚麼樣的結局呢?我強迫自己不能去想它。我知道在這緊急的關頭只有師父能救我,立刻排除頭腦中一切雜念,排除要被迫害的負面思維,高度集中的發出強大的一念:今天你們誰說了也不算,只有我師父說了算。我做的是堂堂正正救人的事,誰也不許動我。今天上午我必須回家。我求師父加持弟子,同時清除這些警察背後的邪魔亂鬼,不讓他們對大法犯罪。這時領頭的警察進來了,開口就問我:「大姨你想啥時出去呀?」我非常肯定的說:「今天上午。」讓我感到神奇的是,警察在處理這件事情的時候,整個過程對我都是畢恭畢敬的。在向他們上級彙報的時候也是處處維護我。上午十一點鐘,我真的堂堂正正的走出了派出所。我默默為他們祝福的同時,更感激我的師父時刻在保護著弟子。

感謝師尊二十年的精心保護!感恩師父生生世世的苦心安排與救度!

弟子叩拜師尊!

本文章或節目明慧網版權所有,非盈利轉載請註明
來源明慧網,並包含明慧網原文標題及原文鏈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