師父就在我身邊

Twitter Facebook 轉發 打印
關注度:
【明慧網二零一九年十二月十七日】以前,我身體有多種疾病,如心臟病、心口痛、腳發燒、發乾,白天上地裏幹活總是把鞋用水灌濕,穿濕鞋。我一九九七年修煉大法後不久,這些疾病不翼而飛,特別是二百度的老花鏡也不用戴了,眼睛看大法書特別清楚。

我外出坐公交車時,有好幾次公交司機管我要公交老年卡,我說我今年七十多歲的人啦,還能騙你嗎?他驚訝的對車上的人說:「你們快看看,她七十多歲了,真看不出來呀!」我告訴他說我這是煉法輪功煉的,身體沒有病。我外出經常有人問我多大歲數,我告訴他們後都要接著說我是煉法輪大法煉的,所以看上去比實際年齡小。就是一直不相信大法的老伴也時常在親朋好友面前說上幾句,俺老婆煉法輪功煉的身體確實沒有病啦(其實是師父給我淨化身體)。

我是鎖著修的,但我相信師父時刻都在我們身邊。記得在剛開始學法時,每天晚上都到煉功點學法。一天晚上我正要準備走時老伴正在看電視,那天他心情不好,對我說今晚不用去了在家看電視吧,這電視挺好看的。我說我不愛看你看吧,陪他片刻然後就走了。

學法回來的時候,一進屋子他就劈頭蓋臉的把我按在地上打了起來。他當時穿了一雙大底布鞋,一腳踢斷了我的肋骨。當時痛的我趴在地上喘不上氣來。我當時就有一念,求師父讓我喘上氣來,然後我就喘上氣來了。

這時老伴看我這樣了,他害怕了,對我說咱上醫院吧。我說我不去,我的肋骨斷了,要治好也得老些錢。他把我扶到炕上躺下,我痛的也不敢大口喘氣。第二天痛的連炕也不敢上了,只好慢慢按著床上床仰面躺著。我對老伴沒有氣恨,知道是在還業,並讓老伴把小喇叭放在我身邊聽師父濟南講法。聽著聽著我迷迷糊糊睡著了。不知甚麼時候就聽到嘎嘣一聲兩根錯位的肋骨接在一起了,我一下驚醒了,我知道這是師父在給我接骨。一會兒我試探著深深吸了一口氣,肋骨不痛了。我馬上坐了起來,連連在心裏說:謝謝師父!謝謝師父幫我度過這個魔難。我感動的淚水流了出來。

這時,老伴從地裏幹活回來了,一進屋就問我好點沒有,他說:「我在地裏幹活,心裏很難受,我不知怎麼能把你打成這樣,我很後悔。」我對他說我好啦,並把師父給我淨化身體的經過說給他聽。他就是再不相信大法,在事實面前也得相信了。真是太神奇了。下午我就能把一、二、三、四套功法煉完了,第三天我就到煉功點上學法煉功,並把這件事說給同修們聽,大家也都見證了大法的神奇。

前些天,我的右胳膊總是痛,不敢抬,不敢伸,不敢拿東西,肩周也痛。晨煉第二套功法不敢抬,我只好用左手把右胳膊肘抬起在頭前抱輪,我心裏想等沖灌時咋辦,我又想不管,這是舊勢力在干擾,有師父誰也干擾不了我。「弟子正念足 師有回天力」[1],剛想完就覺得胳膊動了一下,我不由的把胳膊往上抬了一下,胳膊不痛了。接著我煉完四套功法,太神奇了。我知道是師父把病灶又給我拿掉了。

煉完功,我就給正在看電視的老伴講師父給我淨化身體的事,我說:我這些天胳膊總是痛,幹活不得勁,今天早上煉功師父又把胳膊給我淨化好啦,你看我怎麼抬怎麼伸也不痛了,太神奇了。

我一直相信師父的法身時時刻刻都在我身邊,只是我們看不到而已。我一定好好學法,遇事向內找,修好自己,盡自己一切所能做好三件事,多救人,請師父放心。

註﹕
[1] 李洪志師父詩詞:《洪吟二》〈師徒恩〉

本文章或節目明慧網版權所有,非盈利轉載請註明
來源明慧網,並包含明慧網原文標題及原文鏈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