讀《抵禦誘惑 逆流而上》想到的

關注度:
【明慧網二零一八年八月九日】我是在美國修煉的青年大法弟子,讀到同修寫的這篇交流,想起自己家裏的親身經歷,藉此與同修交流,與同修共勉。

我的父母都是常人,家裏只有外婆是同修,現在都在國內。我父母只有我一個孩子,當初因為我堅定修大法,海外留學後要留在美國不回大陸,我媽媽當初大哭大叫,爸媽都說過對大法很不敬的話。

直到後來,媽媽來美國看我,感受到在自由社會生活的幸福,從此對大法的態度一百八十度大轉彎,再加上她來美國時,我都會花心思帶她去各個旅遊景點遊玩,帶她去購物,給她買她喜歡的禮物。她在美國期間心情特別好,回國後以自己的各種方式跟身邊的人講大法真相,爸媽都轉而支持大法。

後來媽媽想到,我從小是外婆照顧長大的,現在外婆高壽,趁著她還能走動,要想辦法帶外婆來看我。於是她著手幫外婆申請簽證,不辭辛苦一人帶著年邁的外婆來美國看我。

我跟外婆五、六年未相見,偶爾只是通下電話,想到終於能跟外婆見面了,心裏還是很高興的。只是讓我沒想到的是,一見到外婆,已不是我印象中一直很慈祥的她。神態跟以往有些不同,外婆的神情有些木訥,見到我以後,也沒有很開心的神態,感覺好像是,見到就見到了。

跟外婆相處幾天下來,我也終於明白,為甚麼每次與她在電話上交談時,她總是有點驕傲的說,我腦袋空空的,每天甚麼都不想。原來外婆真的是每天甚麼都不想!每天在家,家人照顧她吃飯起居,而她每天只是看書學法、煉功,抽時間去發資料,其它甚麼都不做,不與人來往,也基本上跟家人沒甚麼交流。

她覺的「空」的狀態是最好的狀態,所以每天對任何事情不聞不問;她覺的不要有「情」,就是對人沒有感情,每天表情嚴肅,臉上沒有任何笑意,這也是為甚麼我在剛見到外婆時,感覺她拒人千里,完全沒有慈祥的感覺;她覺的精進就是不浪費時間,所以所有的時間全部用在做三件事上。

跟他們相處幾天後,媽媽漸漸吐露心聲,其實家人對外婆積怨很深。外婆自認為,自己與世無爭,家人在向她表示對她的種種表現不滿時,她覺的這是在幫助自己消業;家人照顧她整整十年,讓我非常驚訝的是,外婆言辭中沒有任何感恩的心,反而說家人常人心太重,不與常人一般見識。在這些種種矛盾發生後,她也不與家人有任何溝通、解釋。爸爸覺的非常奇怪的說,修大法的人說是修佛的,人家其它教信佛的看起來都是慈眉善目的,從外婆身上一點沒看出來。

其實換個角度試想一下,家人每天起早貪黑上班,上完班後,因為家裏有老人,所以下班後趕緊回家給外婆做飯。如果回到的是一個溫馨的家還好,回到家面對的是一個不食人間煙火,又面無表情的人,也基本上無話可說,試想一下,那是怎樣的感受?

師父在《轉法輪》裏講:「我們這套功法大部份是在常人社會中修煉,你不能夠使自己脫離常人社會,你得明明白白的去修煉。人與人之間還是一個正常的關係,當然心性很高,心態很正,提高自己的心性,提高自己的層次,不做壞事做好事,只是這樣一個表現。有的人表現出來好像是精神都不正常了,好像看破紅塵了,說話也不被人理解。人家說,學法輪大法這個人怎麼變的這個樣了?好像精神上出了毛病。其實還不是,就是他太激動了,不理智,不合常理。」

師父在《美國首都法會講法》中談到:「精進那就是說他能夠時時刻刻注意到自己的言行,注意到自己的思想反應,能夠嚴格要求自己,經常的能嚴格要求自己,這就是在個人修煉中比較精進的。」

師父在《二零一八年華盛頓DC講法》中說:「我一直在講,這個整個社會其實就是給我們大法弟子開創的修煉環境。你不在宗教中,你在社會中修煉,那各行各業不都成了你的修煉場所了嗎?」

我對師父這些講法的理解是,生活中的一點一滴都是在修煉,不是只有學法、煉功、講真相才是修煉。修煉也不是像以前的修道人、和尚一樣,六親不認,常人所有東西碰都不能碰,聽都不能聽。師父教我們的是在常人社會中,表面上看與常人沒甚麼區別,而是在面對各種事情或狀況時,如何表現出修煉人的心態。

我在常人公司工作,在與常人同事相處時,工作閒餘時嘮嘮家常,同事說到高興的事,與同事一起分享喜悅;同事遇到甚麼困難時,幫同事排憂解難,偶爾我也會跟同事談談我在大法修煉中的體會,有位同事說,跟我相識後,收穫很多。

偶爾公司舉辦聚餐,我不會覺的這是浪費時間,能參與的我也儘量參與,因為這種時候是增進與同事互相了解的好機會。與同事互動、增進理解,不但在工作過程會更有默契,在神韻來的時候,邀請同事一起觀看神韻也變的更自然、簡單。

每年我會有三個週的假期,除了利用這些假期參與一些洪法、講真相活動外,同時,我也會跟家人一起在美國其它城市或世界其它地方轉轉,在旅遊的過程中,一方面提升自己的見識,開闊自己的眼界;另一方面回到工作時,與常人交談時以旅遊為話題,是個很好的切入口。如果聽到有其他人想去我曾經去過的地方,我會熱心的提供建議,我的客戶甚至專程回來找我,問我當初我向她推薦的一個地名。

在穿著方面,因為經濟條件允許,在家人的參謀下,我會買幾件稍微比較講究的衣服、鞋子,我的同事偶爾發現我的穿戴哪個物件很講究,總說我很有品味。做這些的種種其實出發點都不是為了自己的享受、虛榮炫耀,反而是在體驗常人的生活中,讓我能理解如何更好的向常人講真相,如何以更好的切入口切入,也讓常人看到大法弟子美好的風貌。就此,想與同修共同思考一個問題,我們是在以常人能理解的方式在救他們?還是以自己以為自己精進的方式在救人?

同修在文章中提到,孩子想向他孝敬時,他完全不赴約,或者完全拒絕。想與同修交流的是,這種做法看似是不浪費時間,不耽誤救人,但如果換個角度想,古人講「讀萬卷書,行萬里路」,有條件能來到美國轉轉,為甚麼不出來了解下海外的修煉環境?有機會也許可以與海外同修交流交流,在自己親身體驗海外環境時,也許還能體察到平時在大陸環境下無法體察到的黨文化。

很多大陸民眾很羨慕能來美國旅遊,如果自己能來美國轉轉,有所見識,回國後對常人講真相時,別人聽起來會不會覺的更有說服力呢?

自己的孩子以各種形式想方設法對自己盡孝,如果作為大法弟子,表現的是好像當成一種對自己修煉的干擾,那是不是把常人擺在對立面上,自己又表現的不被常人理解,這樣做是不是在把家人向外推呢?

本文章或節目明慧網版權所有,非盈利轉載請註明
來源明慧網,並包含明慧網原文標題及原文鏈接。
网址转载:







查詢
至今為止所有文章
選擇時間區間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