落入紅塵中 只為隨師行

Twitter Facebook 轉發 打印
關注度:
【明慧網二零一八年八月四日】

眾裏尋她千百度 求得真經返本真

高中那會兒,流行一種漫畫書,其中最喜歡的一句話是「列子御風而行」。品味間,彷彿看到了列子性情高遠而灑脫。當時真是羨慕列子的這種境界,一個人如何能活的如此超然?!從那時起便一心想追求這種境界。現在修煉了,也明白了無論這話是說功能還是境界,都是因修煉才達到,而這在法輪大法的修煉中也只是小小而微不足道的小層次而已。

修煉法輪大法已有二十年了,越是修煉深入,越是感歎自己有何德何能得此大法。每次讀李洪志師尊的講法,都為師尊深過大海的包容萬物的胸懷深深讚歎,不覺的眼淚長流。我們在大陸的修煉人見不到遠在美國的師尊,但是能夠從師尊的歷次著作中深深體會到師尊對眾生的慈愛和寬容。身處物慾橫流、人心敗壞的當今社會,師尊卻教導我們要善待他人、看淡自身利益、時時處處用真、善、忍來對照和修正自己的行為。即便是面對迫害我們的惡警惡人,也教導我們要以善報惡,用善念消除別人的誤會。

在中共的教育體制下,我們這一代不信神佛,也因為共產黨講的故事而痛恨西方民主國家,堅信「帝國主義亡我之心不死」。但我很喜歡讀古詩文,課本裏的那些詩句就足以讓我對「君子」仰慕至極。君子尊人愛己,大義而小利。所以在我眼裏,君子就是做人的最高境界,就是人生成就的巔峰,鬥爭哲學、爭鬥行為只有市井小人才會認同。八十年代的氣功熱和飛碟熱也動搖了共產黨真理般的科學絕對權威。八九年大學生民運的真相更讓我看清假裝親的「黨媽」,對共產黨顛倒黑白、妖魔化西方、對中國人實行封閉式洗腦有了個初步概念。

就像《解體黨文化》一書中所說,中國人內心對中國傳統文化有著深切的認同。我想這也來源於中國人自身的經歷。我雖然完全不信鬼神,但外出上學時,一天午覺中,外婆真真切切前來,帶我回到兒時。當時我在千里之外,醒來覺的稀奇,和家人一說,外婆正好是那個時間過世。當然還有很多周圍人的超常經歷。這不是共產黨一句無神論就能搪塞過去的。

九八年,當我第一次讀《轉法輪》時,師尊所講的那些科學事件和考古發現我都知道,講的那些氣功現象很多我也親身經歷過,特別是「返本歸真」這四個字一下觸動了我心靈深處,於是很自然的我就成了一名法輪功愛好者。

我做事一向是三分鐘熱度,知道點皮毛,馬上就沒興趣了。因為書中的內容我自以為以前這裏那裏的看過,心想這法輪功也就煉一個月。半年過去了,我驚奇的發現自己還在煉法輪功,還在認真的讀《轉法輪》,而且每次讀《轉法輪》都覺的內容很新奇。於是開始認真思考這個事了。

歷經苦難終不悔 苦守真念隨師歸

到九九年,國內外已經有上億人因修煉法輪功變的身心健康,大家都對李洪志師尊感激不盡。然而師尊的威望卻引起了江澤民的小人嫉妒。九九年七月二十日,它開始公開迫害法輪功。其後它利用中共的專制獨裁,炮製多起殺人、自殺事件無端造謠,繼而發起了對法輪功修煉群體的殘酷迫害。冥冥中,我也是在九九年七月二十日這天早上決定上北京,那天並沒注意到日期。剛到火車站排長隊就有人來賣退票,於是我很順利坐上了去北京的火車,開始了上訪之路。當時並不知道這就叫上訪,也沒想過到了北京後咋辦。只因前一天晚上集體煉功之後,偶然聽到有不認識的法輪功學員到煉功點上跟其他學員說:「今天站長和副站長都被警察抓走了。還說要把城裏堵個嚴嚴實實,不讓一個學員上北京。」站長和副站長我都見過,對人非常好。我就想,警察不讓上北京,那上北京就能解決這個誤會。

從坐上火車,我就開始接觸到神奇的事,一路上在難以置信中改變著我的無神論思想。因為上訪,我被當地六一零定為重點人員,然而用他們自己的話說,在煉功點上守了幾個月,從來沒見過我。其實大家都只是作為晨練,一大早在一起煉煉功,鍛煉鍛煉身體,然後又回到各自的生活圈子裏。甚麼重點,甚麼有組織,為打擊別人上綱上線,就是共產黨一慣的做法。

在北京我被天安門派出所警察打成重傷,又被單位接回當地,繼而被開除公職、非法拘留,我都沒難過。但當我從獄中出來後,聽到了母親因為到北京上訪被非法判刑,在牢裏被獄警指示吸毒犯打斷多根骨頭的消息,卻頓覺心酸。母親是非常善良的人,處處為別人著想,修煉法輪功後也從不與人爭執。這樣的好人卻被吸毒犯毒打!惡行當道善念難行,顛倒黑白就是中共惡黨的「砸爛舊世界建立新秩序」。這樣的歪理邪說卻被幾代中國人奉為神明,被毫不懷疑的執行。自己的同胞無端成了叛徒賣國賊邪教徒,殺害同胞的劊子手卻洋洋得意日日接受朝拜,嗜血吸精。中國人就像電視劇裏那些失了魂的人殼,沒有是非觀念,只剩下妖魔的意願。

幾年後,母親又因為傳播法輪功真相資料再次被中共非法判刑,在獄中被獄警下毒,保釋回來一年後,骨瘦如柴,終因器官衰竭而離世。此後很長時間我都心肺俱裂,日日流淚。這十八年,我只因為追隨法輪功的信仰,堅守君子之道、立君子之志不願放棄,一直生活在風雨飄搖之中。同學朋友親戚當官的當官發財的發財,我卻貧困了再貧困,孤獨了更孤獨。當熟人誤會說「法輪功接受境外西方國家的經濟支持」,我便反問道:「如果接受了經濟支持,我還落得這麼貧窮嗎?!」他們就沉默了。很多人聽信中共惡黨的宣傳,說法輪功學員變的麻木,不照顧家庭不上班不好好生活,對比九九年七月二十日前後,這一切不能正常的生活不都是中共惡黨的殘酷迫害強制造成的。

莫畏淫威聽真相 退出中共現晴空

孟子說:「富貴不能淫,貧賤不能移,威武不能屈」。這是中學語文課本的內容,因為考試要背下來,沒想到卻深深銘刻在心裏。君子見利思義,小人見利忘義。我所接觸到世人,多是見利忘義或趨利避害。在沒修煉法輪功以前,剛步入社會的我也看到這樣才輕鬆,人生不過百年,要及時享樂,曾隨波逐流幾年。所幸遇到了法輪功,明白了得人身不易。要珍惜自己,要珍貴自己,要做高貴的有德之人。

很多中國人已經不知道甚麼是普世道德,其實我自己也不是很清楚的知道,因為都受共產黨的教育,共產黨的教育中只有共產黨的利益,一切道德價值觀都圍繞共產黨的利益而產生和改變。

普世道德,就是全世界都認同的道德,西方國家當然不認同共產黨的道德價值觀。那麼孟子被稱為亞聖,他的這句話在中國流傳了幾千年,共產黨的語文課本中也有教授,在西方文學作品中也有體現過這樣的價值觀。我想這句話就應該是普世道德的內容之一吧。

很多人說「胳膊擰不過大腿。共產黨不讓煉就別煉了」。大家都知道殺人償命的理,可共產黨在歷次整人運動中殺人無數,很多人被逼自殺,它卻理直氣壯;法輪功教人回歸人善良的本性,共產黨為滅絕這樣的信仰,製造個「天安門自焚」偽案,翻手說殺人搞自殺是邪教的本質。所以共產黨這樣的邪教說不讓煉了,如果正常的思考,仔細的分析,以普世價值來衡量,怎麼能按它的做呢?!按照《西遊記》來劃分,邪教徒不就像是白骨洞中的小妖嗎?白骨精也是挑撥師徒互鬥,白骨洞也是屍骨遍地,每一個被它魅惑的人都被它吸去精氣,而替它辦事的小妖最終也逃不過一個死。

中國人都深切熱愛著中華民族,但很多人卻把這種情結錯誤的寄託給了並不愛中華民族、不愛中國人的中共。即便我們對自己五千年的歷史並不了解,應該也沒聽說過有任何一個朝代在和平時期不斷進行大規模的群眾鬥爭和屠殺。一場反右和文革,把原本善良質樸的中國人變的多疑麻木;一個「黑白貓理論」開啟了中國人為錢不擇手段不顧後果的自殺式生存方式。面對毒水毒米毒空氣,還有人說死了也無所謂。我們講真相救人時,有人說我們揭露中共惡行不愛國。那麼因為懼怕中共就放任它毒害中國人就是愛國嗎?中共引導中國人從行為道德自我毀滅就是愛國嗎?

很多人看過《西遊記》,其中有一個故事就是講妖精做了國師,卻將唐僧變成老虎,結果全國上下都要消滅唐僧。名著都有其存在的特殊歷史意義,真心盼望中國人能擦亮眼睛,認真思考法輪功現象,退出中共,為自己的生命、為中華民族的未來負責。

本文章或節目明慧網版權所有,非盈利轉載請註明
來源明慧網,並包含明慧網原文標題及原文鏈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