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小理髮員

Twitter Facebook 轉發 打印
關注度:
【明慧網二零一八年六月二十三日】我是九五年得法修煉的大法弟子。我的工作是理髮,從得法那天起,我就按照師父的要求做。

修大法做更好的人

修煉法輪大法,首先要做一個好人。那些癱在床上或是瀕臨死亡的人,沒有人願意為他們理髮,有人找到我,我都會上門服務。

有的人癱瘓好幾年,家裏的氣味能把人熏得理完髮回家一整天都吃不下飯;有的瀕臨死亡,看著真是觸目驚心。遇到這種情況,我告訴他們:我是大法弟子,我不嫌髒。

我每次都認認真真的給他們理髮,給他們留下一個大法弟子的好印象,並利用機會講真相做三退,告訴他們:是師父叫我這樣做一個好人的!

二十年來的證實法輪大法好,師父的慈悲救度,無論談起還是想起,都會讓我淚流滿面,無以報答。

我家也開了一朵小花

二零零八年,我所在鄉鎮農村的同修,許多都處於被動的狀態,有資料就發,沒資料就等著,講真相也不積極,無論是《明慧週刊》還是真相資料都很缺。當時看到這種情況,我心裏很急,我想:在我們這兒,我是最年輕的大法弟子,如果我能做資料,我們這裏的資料就不會這麼緊張了。

師父看到了弟子的願望,安排我認識了一位技術同修,經過幾天的培訓,我學會了簡單的操作電腦打印、裝訂,同修還送我一台舊的打印機,我扛起了師父交給我的重擔,白天工作,晚上打印,然後將各種資料發到同修那裏。資料有了,講真相就更有力量。

經過大家共同努力,現在我們地區在救人方面有了很大的改變,也漸漸突破了面對面講真相的難度,大家更積極的主動的做好三件事。

走出魔難 證實大法

二零零九年,我騎摩托車回家,與對面來的一輛摩托車相撞,由於撞擊力太大,當時我就失去意識。當我醒來,我才知道家人把我送到醫院,並告訴我右手骨折。

我告訴家人,我是修大法的,是煉功人,我不能躺在醫院。家人不同意我出院,說我是靠手藝吃飯的。如果處理不好,可能再也不能理發了。家人的態度很堅決,一定要第二天動手術,我不得已,背著家人和醫生,離開醫院。

醫生告訴我的家人說,如果我不做手術,可能就得需要截肢,為了消除我丈夫的擔心,我和我丈夫達成了口頭協議,如果我失去了我的胳膊,我們就去離婚。我始終相信,師父就在我身邊,我的胳膊不會有任何問題,因為我是大法弟子。整個事情的過程中,我深深的感受到,胳膊帶給我的疼痛並不大,丈夫、公公、婆婆等親屬的不理解以及帶給我的壓力,像一塊很大的烏雲遮著我。

我堅定的把我自己交給師父和法,下決心正念對待面臨的這一切。不能用右手吃飯我偏用,不能洗衣服我也堅持洗,不能煉功,我從不落下。徹底否定舊勢力的安排,同時我向內找,找自己在哪些方面不符合法,就加大學法力度,每天堅持背法,每個小時堅持發正念,一思一念去歸正自己。

半個月以後,我的理髮店重新開張了。就在第一天,把我忙的中午飯都沒吃,一天剪了三十幾個人的頭髮。我的手一點事沒有,我用正念闖過了魔難,用奇蹟證實了大法。

面對邪惡 正念走脫

一天,我的理髮店一下子進來五個男人。當時我就警覺了,意識到可能是警察,我告訴自己一定要冷靜。當時我正在理髮,他們坐在椅子上不言語。我借買東西的名義出去,給我父親打了個電話,讓他趕快回家收拾大法書、打印機等一切大法的東西。打完電話,我想:先想辦法穩住他們,我不停的發正念,冷靜的想好下一步怎樣走。

我看著他們屋裏坐著幾個,外面站了幾個。正好這時,我看見來了一輛摩托車,我發出強大的一念:讓惡警看不到我。在師父的保護下,我坐著摩托車離開了。

他們找不到我,氣急敗壞的跑到我家,他們翻遍了家裏的衣櫃,也沒有找到任何東西,就離開了。他們怎麼也想不到,我在他們的眼皮底下怎麼離開的。

修煉是非常嚴肅的,只有嚴肅的修煉,才能走正修煉的路,做好師父要求的三件事,跟上正法進程。多年來的修煉,讓我深深的體會到:不論遇到甚麼事,我們都要無條件的向內找。要想不給舊勢力任何可鑽的空子,唯一的辦法就是學好法,保持堅定的正念。只有信師信法,才能緊跟正法進程,隨師還。

正如師父講:「作為大法弟子,能夠做好正法的事、圓滿好自己的一切,就要多學法。無論怎麼忙都不能不學法。這是圓滿的最大保證。你們在時間緊困難多中還在做著你們應該做的,這就是了不起,就在樹立自己的威德,因為你們是從苦中從壓力中從困難中走過來的。」[1]

我雖然是一個小小的農村理髮員,在常人中是個不起眼的小人物,但是我很自豪很驕傲,我是大法弟子,我是正法時期的大法弟子,我是世間的大法徒!

個人認識層次有限,請同修指正。

註﹕
[1] 李洪志師父著作:《精進要旨二》〈致詞〉

本文章或節目明慧網版權所有,非盈利轉載請註明
來源明慧網,並包含明慧網原文標題及原文鏈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