在講真相中修煉自己 提高心性

Twitter Facebook 轉發 打印
關注度:
【明慧網二零一八年七月三日】二零一七年八月我開始在紐約曼哈頓景點跟大陸遊客面對面講真相。過程中,對於個人,就如同考試一樣,把自己所有不好的思想念頭、觀念和執著心瞬間暴露無遺,同時也促使自己多學法、學好法、勤向內找、從一思一念上儘快修正自己,使我在做好三件事上、在法理的認識上、在其它項目中與同修的配合上都有了更深的認識和改變。

救人項目,也搭建了媒體與讀者、觀眾和聽真相的大陸同胞的一個橋樑,藉此可以得到最直接的反饋,以發現、改進或完善項目中的不足,同時在修煉上提升自己。

一、景點講真相的緣起

自二零一七年法輪大法日活動後,我們州(當時我住在新澤西州)組織了幾次布魯克林地區的講真相活動,從當地華人對法輪功的認知和態度,我決定繼續做面對面講真相。

就在我琢磨著到哪裏講真相時,我們收到了退黨中心發來的紐約曼哈頓十個真相景點暑期請求增援的郵件。於是我來到了帝國大廈真相點。為了講好真相,我虛心向幾位有經驗的同修請教,聽他們介紹講真相的體會。有位經驗豐富的同修(以下簡稱A同修)表示可以幫我。

謝謝師父慈悲加持和指引!

二、景點講真相促使我每天嚴格做好三件事

過去做媒體時,由於工作量大,加上為了照顧不同時差的同修完成工作,為了保證每天的學法煉功,我經常熬夜。為了提高報紙的質量,我不斷的擠佔睡眠時間,後來慢慢的我開始在煉功上「缺斤短兩」,很多時候,只煉第一、第三和第四套功法。家人跟我溝通的時間也出現排隊現象,家庭矛盾日益激化,最終使家人對我修煉的意義產生了質疑。長期睡眠不足加上家庭矛盾,時間久了,我開始出現體力不支的現象,發正念也常精力不能集中。

自到真相點後,A同修介紹體會跟我說,要講好真相,首先每天必須保證發正念的質量和完成五套功法,保證用心學法。缺一樣,你就講不好真相,救不了人。她解釋說:當你遇到遊客時,先發正念清除控制他們的那個邪靈,如果你十五分鐘發正念的質量不好,你自己的空間場都不乾淨,怎麼去講真相救人?!如果學法不入心,正念不足,說出去的話怎麼能帶有大法的力量,怎麼能制住常人背後的那個邪靈讓他們聽你講真相?!又怎麼能破除邪黨灌輸給常人的不好的觀念?!不認真向內找,抱著一堆執著心,自己都黑糊糊的,常人怎麼會願意讓你接近?!他們明白的那一面可全都能知道的!她提醒我,每天從真相點回家後,第一件事情就是打坐。

同修的話加上我在真相點的體會,使我時常反思過去在媒體中的修煉過程,我意識到了以前沒有嚴肅認真對待學法煉功發正念,才造成有些關過的不好或沒過去。謝謝師父加持點化!由此我開始增加學法(《轉法輪》和新經文)內容和時間,注意煉功發正念不走神,很快我就能做到專注了。

平日早晨,發完正念就開始背法,然後打坐。去真相點的日子,我一定會先背法,然後再出門。利用乘火車的時間,學習《精進要旨》。從下火車到真相點的路上,我背《論語》,臨到景點,我就開始發正念否定舊勢力安排,從真相點回來的路上,我就開始總結經驗和不足之處,從中也找哪些念頭暴露了甚麼執著心。到家後,馬上打坐,晚上學法、煉動功。平日注意多學法、多向內找,挖出執著心的根。每找到一個執著心我都會反思它在以往我參與過的項目中是否也存在著。就這樣,不斷的找、不斷的深挖、不斷的反觀自己,思考著。很快我就進入了一個講真相應有的狀態。

冬季來臨,大陸遊客日漸稀少,於是我增加了中國城講真相的時間安排。那時正逢九評編輯部發表了《共產主義的終極目的》一文,在師父的慈悲加持下,我開始在中國城講真相。路人不接材料,我就開口講。我用「每個中國人都是可貴的,因為每個中國人都肩負著使命,看看這篇文章就能讓你明白作為當今的中國人的意義。」這句話架起了我與路人溝通的橋樑。經過我身邊的路人聽到的內容少,發出去的報紙有限。我就到交通路口,趁大家等待綠燈的時間給大家介紹文章內容。很多沒準備接材料的路人,在聽了我的話和介紹後,他們紛紛向我索取報紙。

有位年輕女士,看上去是長期在路邊賣貨的人,她聽我講了六、七個紅綠燈變燈的時間,最後她主動上前問我要報紙,並且認真的跟我說:「謝謝你!我一定回去好好讀這篇文章。」在師父的慈悲加持下,在中國城接報紙的人越來越多,年齡段從七、八十歲的老人,逐漸到五、六十歲的人,一個月之後,三、四十歲的人,甚至都有二十多歲的年輕人開始接報紙了。

考慮到他們中有人會丟棄報紙,在跟同修A溝通後,她告訴我每發出一份報紙,就馬上跟著發正念。於是我每發完一份報紙,就發正念清除他們背後的邪靈因素,讓他們立刻讀報紙。這樣接過報紙的人立即看報紙的人就多了起來,甚至還有人向我提問的,跟我辯論的人都有。接到的反饋也越來越多,有的說:「大紀元竟罵人,總說人家不好,我不看。」我說:「不要急於否定,請您耐下心來用心看這篇文章,它能幫您明白您想明白的。」

有位老人手指著天說:「上有神佛,人做壞事,他們是知道的,早晚的事,不用你們說,我們都知道。」還有的跑過來跟我說:「你做的對!我們支持你。但要注意安全。」我不怕,我知道有師在有法在,我只管一直正念十足的在那裏,不停的講,直到報紙發完。

從中國城的華人開始對我們報紙的不屑或麻木,到欣喜的接受,從他們接報紙的表情的變化,我看到那裏的中國人善良依存。他們的反應愈加增強了我在這裏講真相救當地華人的信心。也就是從這時起,我發現我的嗓音變的洪量了,聲音堅定有力。

感謝師父加持!謝謝師父!

三、景點講真相使我快速放下執著心、過病業關

就在我剛來真相點三天,我發現聽我講真相的遊客臉不對著我,奇怪的是他不像其他遊客那樣不聽真相就會迅速離開,很顯然他還在聽,出現了三次這種情況。晚上,在我跟先生聊天時,他提醒我口中有異味,而且很大。他的話使我突然明白了在真相點出現的狀況。於是,我先生幫我查了很多去異味的方法。

口中異味其實是牙齦流血造成的。我的牙齦流血已有半年之久,期間我也只當是消業,一直沒當回事,結果逐漸的血越流越多。起先口中味道通過經常刷牙和含口香糖之類的東西就能減弱。由於在景點遇到能耐心聽真相的遊客不多,此時口腔異味再添阻礙,我著實的著急。於是我一方面想盡各種辦法解決問題,一方面趕緊向內找。結果當晚就發生了奇蹟,家人說:你幹了甚麼?你的口腔異味不見了。可好景不長,僅保持了兩天。於是我下決心挖根仔細找,我想一定還有沒找到的執著心,可能還有找到了沒放下的執著心。

就在我面對師父法像坐那兒找執著心時,突然一句話打進我的腦子裏,說:修煉是嚴肅的!這是師父提醒我沒嚴肅對待修煉呀!我立刻開始換了個角度向內找,牙齒流血口中異味,一定是由口造業造成的。那口都會造甚麼業呢?

口,有食、有語的功能。食,我肯定有執著的食物。我喜愛甜食,於是我下決心戒甜食;語:口講出的話,人講話就帶有執著心。但哪些話帶有哪些執著心呢?於是我先從學法上找,如讀法時有念錯字、加減字、專心程度、背法是否用心的時候;有忍不住時站在自己的角度用自己的觀點和標準衡量同修、抱怨同修不用心不負責任的時候;也反思著在信師信法上、正念正行上是否有不足的時候;對待矛盾是否真正的在法理上提高了認識,救人是否用善心用誠心去講真相。於是我下決心好好修口。

就這樣挖出了很多執著心,通過學法提高認識,口腔異味很快就消失了,一個月左右牙齒不再流血了,徹底的好了。師父講:「都是你自己欠下的業力造成的,我們已經給你消下去無數無數份了。只剩下那麼一點兒分在各個層次之中,為提高你的心性,設的一些魔煉人心、去各種執著心的魔難。這都是你自己的難,我們為了提高你的心性而利用了它,都能讓你過的去。只要你提高心性,就能過的去,就怕你自己不想過,想過就能過的去。」[1]我明白了,這是在這一層次顯現出來的業,由於我向內找了,放下了執著心,心性提高了,層次提高上去了,病業就消掉了。

通過這次消病業向內找去執著心的經歷,我悟到:妒嫉心、顯示心、歡喜心、怨恨心等很多人心的根都是爭鬥心,有比就有爭,如果人與人之間不互相比,如:比得失、比名利、比財富,那麼人就沒有了不服氣、不甘心,也就沒了妒嫉、顯示、歡喜和怨恨了,不爭也就不鬥了。人們的心態也就平和了,造業也就少了。同時也有很多慾望得以控制或減弱。

其實大法弟子都是有使命的,都是發了願來到世間助師正法的。師父賜予了每位大法弟子相應的能力,作為弟子只要做好自己該做的,運用好師父賜予的能力,互相配合好,就在助師正法了。有偉大的師父同在,有大法做指導,有師父給予了咱們最好的一切包括將來,還有甚麼執著心放不下的呢?!

四、景點講真相使我悟到甚麼是配合

在景點,我們常遇到不願聽真相或聽不進去真相或反過來還罵我們的遊客。面對著這些中國人,我們都不願意讓他們失去這寶貴的得救機會,我們同修都是百折不撓的努力用善心善言善行去給他們講真相。在這個過程中,我們見哪位同修需要支持,都會毫不猶豫的走到同修身旁要麼幫助講真相,要麼在一旁發正念。遇到緊急情況,我們常會看一眼協調人,只要她一示意,我們各自都會該進則進,該退則退。大家在看似不經意的腳步移動中,不斷的變換著同修伙伴幫襯著彼此繼續講真相。那情景真是柔中帶剛,整體正念配合。

一日,正趕上來參觀的遊客很多,我們就分別找人講真相,有個同修給那些不想聽真相的人播放真相錄音。我們看到有家祖孫三代人在長凳上休息等車,我慢慢的走到近前,跟小孫子搭話,當跟他講到入少先隊發毒誓的真相時,爺爺警惕起來,欲圖阻止我繼續講,於是我轉過來跟那位爺爺講真相,爺爺怒了,同修見狀,趕緊上來幫忙,協調同修示意我先離開那孩子。就在我轉身離開後,那小孫子見爺爺怒了,他也跟著發怒了,紅著小臉兒喊著:我就是邪黨黨徒(真相錄音中的話)怎麼啦!見狀,另一位同修趕緊上前安慰並給他們講道理。事後,我們總結經驗,向內找,剛才起了甚麼執著心,下次該怎麼做好,避免這種情況再次發生。

我時常提醒自己,尤其是到達真相點前,我總提醒自己在講真相中要用善念善心善意去講真相。關於善,我最初期的認識是要面帶微笑、要有耐心、要有恆心,要有定力,但當考驗來時,我的那個善的代表──微笑立時沒了內涵,只剩下面部肌肉僵持在微笑狀態上。我發覺我那善的力量沒那麼強大。在讀到師父關於善的一段法:「真正的善,是修煉者在修煉過程中、在善修的過程中,已經修成的真善。面對眾生時,因為你有還未修好的人的一面,所以你不可能使修好的神的部份完全表現出來。必須時你就得理智的、清醒的像個修煉人,讓自己的責任、讓自己的正念來主導,然後你真正的善才能展現出來,這就是修煉人和神的不同。這是慈悲,他不是有意的表現,不是人的善惡喜好的表現。不是你對我好了我就對你表現善。他是沒有代價的,不計報酬,是完全為了眾生的。所以這個慈善一出來啊,他的力量無比,甚麼不好的因素都能解體。」[2]我悟到,原來我表現出來的善只是表面的一種和善,目地還是希望對方能接受自己聽自己講真相,停留在講真相上的形式上了,沒有用慈善來救人。

通過跟景點同修配合講真相救人,我悟到:自己做的好是小好,跟同修配合的好是大好,跟同修配合好並一同做好救人項目是大大好。也才是師父要求弟子們做到的配合好。由此我對師父講的「大法弟子是整體」[3]的涵義理解更深了。

景點講真相使我的心性得到迅速提高,並帶動著做好其它項目。在設計工作上,靈感比以前多且快,思路開闊,頭腦靈活,有了立體思維模式。能借助樂曲和舞蹈拓寬設計思路。憑借對傳統文化內涵的理解和加深,更多的傳統文化中的元素溶進在設計中,設計理念在不斷的隨著神韻文化回歸;在看待事物上,認識問題能從多層次多角度不同深度進行分析和判斷,擬定出更為可行的方案。更在推神韻賣票過程中,發正念時,收到了意想不到的效果。還有在天國樂團遊行時,自始至終能保持正念很強的演奏狀態,感覺發出去的每個樂音都像打出去的法輪,滅盡控制常人的所有邪惡因素。

講真相中,我認識到救人就是救自己。每每提高一點認識,我都是淚如雨下,我都能真真的感受和體會到師父的慈悲加持!真的是在師父的慈悲呵護下。

以上是我個人所在層次的認識,不足之處,敬請慈悲指正。

註﹕
[1] 李洪志師父著作:《轉法輪》
[2] 李洪志師父著作:《各地講法九》〈二零零九年華盛頓DC國際法會講法〉
[3] 李洪志師父詩詞:《洪吟三》〈助師〉

本文章或節目明慧網版權所有,非盈利轉載請註明
來源明慧網,並包含明慧網原文標題及原文鏈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