千萬資產一日毀 走過魔難講真相

Twitter Facebook 轉發 打印
關注度:
【明慧網二零一八年六月二十六日】我是一九九八年開始修煉法輪大法的弟子,七十二歲。一九九九年十月,因進京上訪證實大法,我被中共非法關押勞教。二零零二年出來後,我主要是在單位面對面講真相救人,直到二零一一年,我才能每天出去面對面講真相救人。

一、在工作環境面對面講真相救人

我是一家私企公司的企業法人,一樓辦公,二樓住宅,我常年在公司住。

二零零二年至二零零四年之中,主要是跟所有與我有業務往來的原料供貨商、配套包裝廠商、經銷商、客戶等講真相,還有工商局、稅務局、衛生局、技術監督局、派出所等所有來我公司的人,我都給他們講法輪功真相。

我在公司門口常年貼有招工廣告,所有來應聘的我都告訴收發室都送到辦公室我來接待。不管用工或暫時不用我都把姓名和電話留下來,並且一個不落的給他們講真相,並發給他們真相材料。有一個十八歲的女孩,當我用人再通知她來上班時,我問她上次給你三退了嗎?她說:「你上次給我的真相冊子後面有退黨網址,我叫小妹上網給我退,我小妹把自己先退了。」我問他你小妹多大,她回答:十四歲。我真為這個聰明的小女孩得救高興。

一天,國稅局專管員來電話讓我公司出車接他來我公司看看。我兒子開車與我一同去接,在接回來的路上我就給她講,由於我煉功一身的病都好了。並按師父的法理真、善、忍標準做一個好人。產品質量好、價格低,食品是老百姓滿意放心的,並幾次榮獲金獎,是信得過的單位等。我們不做假貨、不騙人。做事先為別人著想等等。又講了法輪功洪傳全世界一百多個國家和地區,得到許多褒獎。利國利民,唯有江澤民小人妒嫉,把無數善良無辜的法輪功學員抓到監獄、勞教所關押判刑。其中包括我,在那黑窩裏遭到非人的折磨,不讓睡覺,每天十六、七個小時被迫做奴工,而且都是對人體有毒有害的活。強迫轉化採取各種手段酷刑折磨,連續七天七夜沒讓我閤眼,由於不寫轉化書,我險些被打死。善惡有報,人不治天治。江澤民邪惡團伙早晚要被押上歷史的審判台。

這個專管員是個女的,聽完一臉驚恐的說:「我就是黨員,你怎麼敢講這些,不怕再抓你嗎?」我說:共產黨一貫說假話。我說的全是真話,我做好人無辜的被迫害,我為甚麼不敢揭露它呀?!我身受其害,我最有資格曝光他們的惡行。她轉臉問我兒子,政府不讓煉,你媽還敢煉。你怎麼不管呢?我兒子說:我支持我媽煉。我媽煉功盡做好事,我媽聽說農村來的一個農民,有病治不起,到親屬家借錢被攆出去了,連吃飯錢都沒有。我媽聽說後立刻拿出一千元錢讓人給送去。那個農民感動的直哭。說:我也還不起呀。告訴他本來就是送給他的。看到報紙上登載一個農村小女孩,考上初中家裏沒錢交學費,小孩哭著要上學,我媽拿錢讓我趕快送報社去,轉交女孩家長,給孩子交學費。離我單位五公里處,有一個孤兒院,每到年節我媽都讓我給孤兒院的孩子們送去禮物,誰有困難我媽都幫。

二、利用往來業務講真相

師父講:「從現在開始,特別是中國大陸的大法弟子、新老學員,放下長期執著的人心,全面開始抓緊救度世人。」[1]、「因此所有的大法弟子、新老學員,都要行動起來,全面開始講清真相。特別是中國大陸大法弟子,人人都要出來講,遍地開花,有人的地方無處不及。」[2]

在公司每天都能接觸到外來人,來送原料的、來送包裝箱的、來送彩印商標包裝膜的貨車司機和裝卸工、來推銷產品的業務員、來看貨、訂貨的銷售商、外地本地都有,我都對他們講大法真相,曝光邪黨,勸其三退。他們都能欣然退出。也有好心的人說:「大姨要注意安全。」也有同修勸我不要在本公司講真相,不安全。我說:「我認為聽師父的話,圓容好師父要的是最安全的。」

白天在單位講,晚上經常帶上一百多份小冊子、光盤等真相資料,騎上自行車與同修到周邊五至三十里地的村莊,挨門挨戶送真相。

三、巨難從天而降

二零一一年五月三日上午,巨難從天而降,幾十個身上紋刺的彪形大漢、打手,手持棍棒,衝進辦公樓將我與兩個兒子反扭雙臂分別塞進麵包車,當時我們看到幾十輛行政執法車拉來了四、五百人,將我廠院層層包圍,樓上樓下滿是手持棍棒的打手,往外趕正在車間生產的工人。六一零的人在大門口指揮帶槍的警察鳴槍,我外甥、我姪兒等幾個親屬不走,被打成重傷扔到北大門對過的河裏,幾輛轎車被砸毀也推進河裏,幾十輛抓溝機、鏟車、翻斗車把我這十畝工業用地上的近四千平方米標準廠房及廠房內多條專用食品生產線,以及所有生產設備用抓溝機全拍成廢墟,連同五百平的兩層辦公樓及樓內所有家居用品和辦公用品,包括食堂、宿舍,在幾小時後就被夷為平地,甚麼都沒有了。

他們把我和兩個兒子押到派出所,看到六一零的人在查我的電腦,我看清了邪惡的目地,不但毀了我的企業毀了我的家,還要在電腦上找點把柄企圖把我送進監獄去。當時在派出所就有了解內情的人偷偷的告訴我,你今天躲過了一大劫,不但企業給你毀了還要給你送進去,你也咋的不了,理由是你煉法輪功。但是所長說:別送了,這就夠老太太嗆了!我心裏明白是師父給弟子化解了舊勢力強加的魔難。感恩的心無以言表。半夜放我回家,但家沒了。

家人進京上訪,被截訪、被打、被截回當地,關到一個沒人知道的地方──「森林公安」,由黑社會打手看守。甚麼時候保證不上訪了甚麼時候放人,還不許出去說。

那些日子心很亂,很痛,我和兒子二十年苦心經營已成型的,我們全家賴以生存的企業被迫倒閉。可以說造成有形的經濟損失幾千萬,造成無形的經濟損失無可計量。

四、難中走出人

我明白是舊勢力鑽了我對世間的物質利益看重的空子,從而利用邪惡之徒,瘋狂破壞,妄圖達到毀了我的目地。一個做律師的朋友來看我說:你家出了這麼大的事,你怎麼還能如此鎮定呀?!要放到別人身上早崩潰了!早活不了了!我說是,那要是常人可能是活不了了、家破人亡了。可是我是修煉的人,這些財富是身外之物,動不了我的根本,我的根本在法上。

我知道我的一切包括生命都是師父給的,是我的不丟,不是我的我也不爭,也是我該放下一切人的執著了。師父講:「而大法弟子們是去掉一切常人執著,包括對人的生命的執著,從而達到更高層生命境界,所以我們才能從人類歷史最邪惡、最惡毒、最流氓的迫害中走過來,這也是那些邪惡的敗類們想不到的。」[3]師父說:「因為你們是合格的、達到標準的真正修煉者,拿錢財、拿物質利益嚇不倒的,這些是修煉人本來要放下的。」[3]

師父以巨大的承受延續來的時間是讓我們多救人的,大法弟救人的使命重大,是第一位的,甚麼也干擾不了我做三件事。我心已定告訴兒子,咱不上訪了,邪黨甚麼時候也沒講過理。

我要先多學幾天法,然後出去救人。

開始學法還是很難靜下心來,邪惡之徒的瘋狂暴行經常往出返,我就加強學法,多發正念,每天學四講《轉法輪》,逐漸的心靜下來了,學法入心了。對失去的物質財富看淡了,對那些邪惡之徒的怨恨心也消了,更深的理悟師父講的法:「法能破一切執著,法能破一切邪惡,法能破除一切謊言,法能堅定正念。」[4]

五、面對面講真相救人

二零一一年至今,除特殊情況外,我基本上每天都出去面對面講真相,勸三退救人,無論嚴寒酷暑風雨不誤。下面僅舉幾例:

一次出去講真相,對面走來一個三十歲來歲的小伙子,文質彬彬,提個公文包。我走上前微笑著打招呼:小伙子你好!他停下來微笑的看著我說:阿姨,有事嗎?我說:阿姨看你一表人才、文質彬彬,一定是高學歷的文化精英。阿姨是修佛的,講緣份。你是有緣人,我告訴你幾句話,近年來天災人禍這麼多,誰都知道有大的劫難要來。有個辦法能保你平安,渡過劫難。你入過黨團隊嗎?他說:「入過。」我說:你心裏一念我曾入過的黨團隊、我聲明退出。你這一念神佛就會保祐你平安。我再告訴你為甚麼要退出黨團隊才能保平安呢,因為共產黨從建黨一開始就沒幹好事。多次運動殺害善良無辜的中國人八千多萬。八九年在天安門廣場殺害大學生,用坦克壓成肉醬,何等殘忍。特別是九九年開始瘋狂的迫害按真、善、忍標準修煉,做好人的法輪功群體。法輪功是佛法修煉,不但能強身健體,還能提升人的道德,有益於社會有益於家庭。江澤民看好人多了,出於妒嫉心,製造「天安門自焚」偽案。造謠、抹黑法輪功,欺騙了全中國乃至全世界的人。並對善良無辜的法輪功學員實施抓、打、勞教、判刑等迫害。更為殘忍的是活體摘取法輪功學員器官賣向全世界牟取暴利。天理不容啊!人不治天治,上天懲罰這些惡人時,你入過黨團隊就是它的一份子就得與它陪葬。你聲明退出黨團隊,你就能平安渡過劫難。小伙子,阿姨幫你聲明退出好嗎?他說:好!並激動的雙手握住我的手說:謝謝阿姨!謝謝阿姨給我講了這麼多從未聽說過的事情。我問了他的姓名,又送給他護身符和真相冊子,並告訴他記住,法輪大法好,真善忍好,他說記住了。阿姨再見,邊走邊回頭向我揮手。我為這善良的小伙子得救而高興。

一次,看到路邊站著一個很帥氣的小伙,二十多歲,我走過去說:這小伙子長的多帥呀!阿姨告訴你個事,你看現在天災人禍這麼多,還有大的災難在後邊呢,有個辦法能躲過,你在它血旗下宣過誓就是它的一份子,必須聲明退出就能躲過災難保平安。你聽說過嗎?他說聽說過,我當過兵、入過黨,我去街道辦去要求退黨,他們不給退。我說,小伙子你今天見到我你有福了!你不用去哪個部門退,我幫你退,他說好,問了他的姓名後,我說我得給你講講為甚麼三退才能保平安,我就給他講邪黨建政以來的殺人歷史,講邪黨怎麼迫害善良的法輪功群體,講法輪功洪傳世界的盛況的全面真相。

一次路邊站著一個四十多歲的男子,手裏拿一些十元一張的零錢在那數,我走過去,開玩笑的說:搶錢啦!他看看我也笑了,我說見面是緣哪,告訴你幾句話,是保平安的。你入過黨團隊嗎?他說:都入過,我就給他講為甚麼要三退,共產黨怎麼迫害善良的法輪功,法輪功是甚麼,這時他告訴我說:我是警察呀!我說:警察是你的工作,為了養家糊口,和做其它工作的人沒甚麼兩樣。我看你也是個好人,我也希望你平安的躲過災難,有個美好的未來。他聽了很高興的說:大姨我退!我問了他的姓,給他取個化名,幫他退出,並告訴他不要參與迫害法輪功,善待大法弟子有福報。記住法輪大法好,真善忍好。

一次。看到一輛轎車停在路邊,車窗開著 ,裏邊坐著一個四十多歲的男士,我走上前去搭話說:這車挺漂亮呀,小伙子做甚麼大生意的呀?他說:我是搞地產的,我說,這個生意頭幾年是相當不錯,現在也不太好做吧?他說我現在賠了,阿姨你看我頭髮都有白的了,隨後他從車裏下來說:我坐在車裏與阿姨說話不禮貌。我就說現在甚麼生意都不好做,老百姓沒有錢,可是一個貪官就貪污上千個億,金子都多少噸,大官大貪,小官小貪,無官不貪,把錢都弄到國外去了,國庫都被他們盜空了,接著我就講共產邪黨的殺人歷史,法輪功被迫害真相,講善惡有報是天理,講貴州藏字石,講三退是順天意。他說我相信有神佛,但是對法輪功「天安門自焚」不理解,我就給他講江澤民邪惡團伙如何編造、導演、污衊、栽贓陷害法輪功的真相。他說原來是這樣。我入過團、隊我退出。我又給他護身符和真相材料,告訴他記住:法輪大法好,真善忍好。

給轎車裏的年輕人講真相、給自己洗轎車的、給別人修車的年輕人講真相三退的人例子很多。

一次對面走來一對五十多歲的中年夫妻,手裏提著菜,我微笑著迎上去搭話說:買菜去啦!他倆也笑著回答是呀!我看著女的說,你丈夫多好啊!還幫你買菜,一看就是一對恩愛夫妻,他倆一聽很高興,我說咱們見面是緣份,聽我告訴你幾句話,我就開始全面講真相。最後我問男士,看你氣質很好,像個有身份的人,一定入過黨團隊吧?他說都入過,邊說邊從兜裏掏出工作證件翻開給我看,並說你看我是幹啥的?我看證件上寫著,省公安廳。我說你在省公安廳工作呀!我知道中央黨校,有二三十黨員集體在國外大紀元網站的全球華人退黨中心聲明退黨。你不用去哪個部門退,也不用你花一分錢,你只要對上天說:我聲明退出黨團隊,我就能幫你在全球華人退黨中心用化名安全退出,你照樣做你的領導,當你的官。災難來時就能平安度過。何樂而不為呢?他聽明白了說:好!我退。隨後我問他的姓,後面加了兩個字,作為化名幫他退出黨團隊。他妻子也欣然同意退出團隊。

在已經講退的人群中,有省紀委領導、有市政府領導、有法院的、有部隊軍官、有回家探親的海軍軍官、還有海航部隊的軍官多個、我都給他們全面講清真相,都成功的幫他們聲明退出了黨團隊。

以上講真相救人的心得交流實例,只是過程中的點滴,個人體悟每天講真相救人的數量多與少,與自己每天學法修心有直接關係,與能否放下人心,以純淨的心態去救人有直接關係,做到了,講真相並不難。我每天講真相救人的數量一般是,從十幾人到二十幾人居多,但有一階段,我感到救二十多人很輕鬆,應該還有潛力,我心裏對師父說:師父,弟子想多救人,每天要達到勸退三十人,請師父加持。結果真的達到能勸退三十人,有時還多,我覺的我還有潛力,我心裏又對師父說:師父,弟子還想多救人,弟子要達到每天勸退三十五人,請師父加持,結果真的達到能勸退三十五人。其實一切都是師父在做,師父就看弟子這顆心。

在多年面對面講真相勸三退救人的過程中,我的心性也在不知不覺中逐漸的發生著變化,特別是最近兩年,自己明顯感覺到去掉了很多的人心、自以為是的心、很強的爭鬥心、怨恨心、顯示心、利益心、兒女情、色慾心。過去對孩子的情最重,現在我也能放下了。我真正的知道我生命的全部都是師父給予的,在人世中唯一我必須要做好的是助師正法,救度眾生兌現史前大願,其它沒有我要做的。

從得法到今天,修煉中自己有很多沒做好的地方,師父都不離不棄,師父牽著弟子的手,闖過了關關難難,每一步都離不開師父的慈悲呵護,沒有師父的看護我根本就走不到今天。師父為我們承擔了歷史上生生世世造下的天大的罪業,並給予我們令宇宙眾神都羨慕的榮耀──正法時期大法弟子的偉大稱號。感恩師尊,師恩難報,唯有圓容好師父要的,放下人心,抓緊救人。

有不在法上的地方,請同修慈悲指正。

註﹕
[1] 李洪志師父經文:《放下人心 救度世人》
[2] 李洪志師父著作:《精進要旨三》〈放下人心 救度世人〉
[3] 李洪志師父著作:《精進要旨二》〈去掉最後的執著〉
[4] 李洪志師父著作:《精進要旨二》〈排除干擾〉

本文章或節目明慧網版權所有,非盈利轉載請註明
來源明慧網,並包含明慧網原文標題及原文鏈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