心在法上 困難迎刃而解

Twitter Facebook 轉發 打印
關注度:
【明慧網二零一八年五月二十五日】回顧最近一年多的修煉歷程,遇到的心性考驗比較多。去年公司發生很大的人事變動,公司調離了一個主要的領導,換了一個新來的人,隨之,新的領導開始對公司的領導層進行了新的調換,主要的領導和基層管理人員幾乎全部撤換,有的辭職。

我在公司負責幾個主要的部門,可想而知,我也首當其衝。果不其然,過了幾個月,老闆過來,讓我把其中一個主要職務交給下屬,主要的只保留國際業務,而且下了命令,意思是必須找來訂單,否則這個職務也不能保住。一下子這麼大的壓力下來,讓我始料不及。一方面自己的心受到衝擊,以前在公司一直備受寵幸,現在一下子滑到了低點,另一方面這個國際業務訂單,哪能說弄來就弄來呢?直接面對的是能不能幹下去的問題。

首先把其中的一職交給下屬,這個下屬非常不情願的接,我心裏有數,他現在的能力有點勝任不了這個職務。但是老闆當著我和他的面,意思非常堅決,就是要這個下屬必須接。說心裏話,當時我心裏非常難受,我做的這個職務很長時間了,而且下屬是我一手教出來的,說一下子停了我的這個職,面對的這個考驗真是很大,但是還是強忍著,按照大法的要求,告訴下屬說:接吧,沒關係,遇到任何難題,我可以幫你解決,我又不走。他和我接觸幾年了,對我很了解,我這樣一說,他也答應下來。如果是一個平常人,可能是另一種結果:反正你老闆決定的,擔當不了,正好說明老闆的決定是錯誤的,我正好看熱鬧,最後還得找我。但是作為修煉人確是相反的結果。

事情還沒結束,隨後的日子,新來的領導常常到老闆那兒找我的種種不是,每次老闆給我的臉色使我非常的難過,我搞不明白到底怎麼了?到後來放下心想想,實際就是去自己的心,以前養成習慣了,別人處處對你好,一有點不好的想法就受不了,這顆心形成時間太長了,幾乎從小就養成了,所以開始找到並開始去,心裏非常的痛苦。以致以後隔一段時間,就來一次,有時新來的領導故意找另一個公司的主管去找老闆開會商議事情,就是不叫我,我看到了,馬上心裏過不去。經常的出現。有時做的好一點,事情就出現轉機。

有一次,還是新來的幾個領導一起開會,但是把一個基層的員工也找去了商議事情,我知道後,這次心裏一直把握著,知道又來了考驗,告訴自己不動心,是去自己這顆心的。感覺這關過的還可以,一會老闆馬上來了電話,讓我過去一起商議,可能老闆發現了這個苗頭。從這個事我更加確定了這些事情都不是偶然的,是針對自己的這顆心來的,做的好事情就會變。這樣斷斷續續的持續到今年春天吧,感覺這些事對自己沒有甚麼影響了,所以以前出現對自己干擾的那些事好像是幾乎沒有了,又回歸正常。實際是自己的這顆心去的幾乎是沒有了。

另一個任務是接訂單的事,這裏想說的是修煉如果沒有師父的幫助,自己真的是很難過去。接訂單在哪個公司都是大事,都缺訂單,自己的經歷很少,英文又一般,據說同行的一個公司派了兩個業務員到國外,頭兩年都沒找到訂單,可想難度大。當時只能硬著頭皮答應。看看再說吧,實在不行就走人。

過了大約二十天左右,我突然收到一個詢盤,要求訂購我們的產品,啊!一下子喜從天降,我明確的知道這是師父安排的,這些年我從來沒收到這樣的詢盤,而且正趕在這個關鍵時刻。經過洽談,給下了訂單。老闆也高興了。由衷的感歎,沒有師父的幫助,憑自己的能力是根本做不到的。

更不可思議的是接下來的兩個月,在師父的幫助下,又有兩個類似情況發生,這下最起碼工作穩定住了。那個剛上任的領導都感到奇怪。

事情還沒完,又過了幾個月,老闆和我決定去開展會,去的前幾天,我突然想起之前的一件事情,我找到一個客戶,打電話過去,只是抱著試試看的態度,我心裏沒底,用英文不知道是不是能溝通好,不知怎的,我一下冒出了中文,本來是應該說英文的,但是意想不到的是那邊也回了中文,很流利,我知道了是一家國外的華人公司。但是他的要求很嚴,就放在一邊了,但在這個關鍵時刻,我想再試試吧,看看怎樣,如果展會後再聯繫,我想就晚了,我再次打過電話去,一問,恰恰就是想開發一款新的產品,很適合我們。

更不可思議的是,就在我們走的前四天,有一個客戶發來詢盤訂購產品,很快談成。這兩個客戶的談成,如果是展會回來再談,老闆還認為是展會的效果呢。師父把這些都給了我。

最近遇到一件事情,就是有批貨物要運出去,這也是我業務範圍內的,我問的兩家貨代公司運費,一家是公司一個主要領導A的親戚,另一家是我們長期合作的公司B,幾經談價,最終是B的價格低,按照公正的原則最終給了B。

幾天後,A開始問我關於B公司的一些情況,問了幾句,我一看不對勁,不應該告訴他別人的價格和情況,我不再理他了,但按照當時的氣氛,我明顯感到他認為我不說的原因是我得到了B的回扣。但是我做的正,他願意怎麼想怎麼想吧。

沒想到第二天,我到老闆屋裏,看到A的那個親戚正在跟老闆談論甚麼,我去了,就停了,老闆用異樣的眼光看著我,我馬上想起了昨天的事,這下老闆有了看法,一連幾天,一想起來,心裏就難受,就想到老闆那兒說明情況,但是又一想,反正他也沒找我,還是等等吧。

過了幾天晚上學法,那個心又出來了,心想明天就去找老闆那去說。再壓下去,想靜下心來,一會又翻出來,不斷翻騰,一會師父的法浮現在腦海,「遇到這種矛盾的時候,我們首先應該冷靜,不應該和他同樣去對待。當然我們可以善意的去解釋,把事情說清楚都沒有關係,可是你太執著了也不行。我們如果遇到這些麻煩的時候,不要和人家一樣去爭去鬥。」[1]

仔細想想師父的法,要求首先應該冷靜,自己的心洶湧澎湃,哪是冷靜,這時去解釋也不是善意的,心裏帶著仇恨和委屈,腦子裏也有這是針對自己的心性提高來的想法,但一想起來他們認為自己吃回扣就受不了,誰背這個黑鍋啊,我可從來沒吃過回扣。這樣反覆幾次,最後還是決心一下,愛怎麼想怎麼想吧,反正自己做的正。在這時,身體一下輕鬆了,說不出的美妙感覺,我想是自己的這顆心提高了,師父把這顆人心拿掉了,甚麼心呢,還是一顆求名的心。

第二天一早到辦公室,老闆到我辦公室一坐,笑嘻嘻的,好像甚麼事沒發生,那個領導一會兒也過來找我談些事情,對我非常的客氣。心性提高了,眼前的矛盾煙消雲散。

在修煉的路上,還有很多說不出的神奇的事情,感悟到只要把自己當作修煉人,按照師父的要求,按照大法「真善忍」的要求去做,甚麼事都能解決,很多意想不到的好事就會發生。

謝謝師父一路的保護!

註﹕
[1] 李洪志師父著作:《轉法輪》

本文章或節目明慧網版權所有,非盈利轉載請註明
來源明慧網,並包含明慧網原文標題及原文鏈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