修煉就得要不斷的把握住自己

Twitter Facebook 轉發 打印
關注度:
【明慧網二零一八年五月十八日】我是二零一三年得法的青年大法弟子,今年讀大學二年級,現在將近期修煉體會與各位同修交流一下。

上了大學,周圍花花事物很多,各種各樣的誘惑,常常讓我在修煉人與常人的邊緣徘徊,有時候陷入人中難以自拔。

上學期我加入了一個常人社團,認識了一群朋友,我們有一個禮拜為一個表演,每天從晚上九點一直排練到凌晨四點,一起吃飯一起學習一起睡覺。那時候我感覺我從來沒有這麼「快樂」過,好像我之前的人生都很乾枯,第一次感覺生活如此豐富多彩。再想想和同修們在一起時,每個人都是在講自己這裏沒做好,那裏也沒做好,辦洪法活動的時候還常常受到來自中國學生的白眼和輕蔑,而在這個社團裏,好像被「愛」包圍著,感覺很輕鬆快樂。

師父在《精進要旨》<修者自在其中>中寫道:「作為一個修煉者,在常人中所遇到的一切苦惱都是過關;所遇到的一切讚揚都是考驗。」也許今天誰跟你鬧矛盾了,對你不好了,作為修煉人能夠意識到這是在幫助你提高心性,要守住德,要修去執著心。然而要是周圍人都對你太好了,作為修煉人,儘管我隱約意識到這也是對我的考驗,看我能不能放下對情的執著,但我卻不願放棄常人對我的「好」,拽著那個情不想放開。

那段時間,我十分苦惱,也很難受。就好像迷路了,不知道該怎麼走下去了。 一連好幾個禮拜,每週一起學法不想去,週末煉功也不想去了。有時候責備自己為甚麼沒事要去參加別的社團,為甚麼要去認識這麼多朋友,就像其他同齡同修一樣,每天安安分分的學習、回家,安安靜靜的做一個修煉人不好嗎?為甚麼要給自己招惹來這麼多關,還得自己過。但同時,我又真的好喜歡我認識的那些朋友,我也不想就這麼離開他們。那時候,每天都在這兩邊不停的掙扎,精神都快崩潰了。

那時候母親和其他同修都跟我說同樣的話,讓我無論如何一定要學法,千萬千萬不要放棄學法。那時候就好像「命懸一線」一樣,覺得只有法能救我。雖然真的很難,學法的時候,思緒到處飄,但是別無選擇,只有法能告訴我到底該怎麼做。

師父說:「人覺的自己在主宰自己、我想幹甚麼,其實是在後天養成的一種喜好中的習慣與執著,在追求感受,僅此而已;而真正起作用要幹甚麼的背後因素,就利用著人的習慣、執著、觀念、慾望這些東西在起作用。」[1]

就像我覺得我那些朋友有多好多好,其實也只不過是我追求著被人友善對待的這種感受而已。且不說周圍的朋友會不會一直對我好下去,就算他們每天如一日的對我好,我沉溺在這種人的歡愉之中,感受著這種快樂,那我也必將感受常人所要面對的無數的煩心事所帶來的痛苦。因為和常人處在一個層次之中就是常人,有甜就一定有苦。

我當時想,難道我是因為怕面對常人中的煩心事,怕苦才修煉的嗎?這樣感覺修煉好像是我逃避的一種方式。後來一天突然悟到,在極微觀下,生命的本質就是註定要修煉的,修煉不是為逃避常人現實社會中的矛盾。而是因為常人社會本來就是一個迷,所謂的「現實」也只不過是幻象。修煉,是因為看清了常人都只不過在追求轉瞬即逝的東西,不願把做人的時間浪費在追求這些沒有意義的過眼煙雲上。修煉人當然是不怕苦的,所謂的苦與樂,都是轉瞬即逝的東西,又有甚麼好害怕或者好追求的呢。當人就是為修煉,修煉沒有理由,因為修煉就是我來到這世上的理由。

當初跟常人朋友們在一起排練表演的時候,完全忘記了自己是個修煉人,陷在常人的快樂中,而當我們那撥人完成最後一個表演大家都一起抱頭痛哭時,我站在旁邊。那是我第一次真真切切的感受到我跟他們是不一樣的,第一次那麼強烈的感受到置身事外,看著常人的情在翻湧的感覺。同時也為自己這麼些日子來忘記自己是個修煉人感到無比愧疚。

《轉法輪》第一講師父就講過:「拿人來比喻,道家把人體視為小宇宙,人有物質身體,可只有物質身體還構成不了一個完整的人,還必須有人的脾氣、秉性、特性、元神存在,才能構成一個完整的、獨立的、帶有自我個性的人。我們這個宇宙也是一樣,有銀河系、其它的星系,也有生命和水,這個宇宙中的萬事萬物,這是物質存在的一方面;可是同時它也存在著真、善、忍特性。任何物質的微粒中都包含著這種特性,極小的微粒中都包含著這種特性。」

每個修煉人都有不一樣的路要走,每個修煉人也都是這個宇宙中獨一無二的生命,有著不同的生命特性。整個宇宙又都是包容的,能夠包容各種不一樣的生命。也許有的同修生命本質就是安靜的。可能我的生命本質就沒那麼安靜,每個人也都有自己的機遇,可能我就註定會遇見這些朋友。而法是「無所不包,無所遺漏」[2]的,他們只是我的常人朋友,我是他們的修煉人朋友,我用真心對他們,卻不會看重和他們在一起的摩擦或快樂。

同時我也悟到,有時候我會莫名的看人不順眼。其實也是因為每個人都有不一樣的特性,而我總想著每個人都符合我的標準,而不能包容特性不一樣的各種生命。

記得去年去大法洪傳二十五週年紐約法會之前,我的常人室友跟我說,「我覺得好奇怪啊,明明是你要去紐約參加關於你的信仰的活動,為甚麼我這麼激動呢?」今年有一次無意中在常人社團和其他人聊起大法來,說到人都是從天上來,活著的目地就是要返回天上。之後收到一個常人朋友寫給我的紙條,上面寫著:「我覺得你對於生命有著很了不起的認識,繼續做你自己。」

想想我的這些朋友能成為我的朋友也不是偶然,眾生皆是為法來。我悟到,其實從來不存在朋友和大法要二選一的問題,一個真正做的好的修煉人,一定能平衡好這一切,能從中解脫出來,讓大法來包容一切。

有的時候真的感覺很難。跟常人待久了,思維、做事的方式都跟常人一樣,真相也不想講,陷在常人的情中。有時候又很想逃避,不想跟任何常人來往。但轉念一想,這些常人不就是我們要救的人嗎?我知道這很難,有時候也會懷疑我到底做的對不對,有時候也覺得不知所措。但如果這是我的修煉的路,那我就一定要走下去。

記得剛剛從大陸來國外讀書,第一次參加大組學法看到有這麼多同修;第一次看到正式出版的《轉法輪》這本書;第一次現場看神韻藝術團表演;特別是第一次見到師父,那時候就想:師父對我太好了,給我這麼好的修煉環境,我一定要精進,不辜負師父的苦心。但是在國外輕鬆的環境待久了,反而不珍惜了,懈怠了。常人社會的各種誘惑層出不窮,搞得我神魂顛倒。

讀法的時候常常讀到「把握」二字,我悟到,修煉就是要不斷的把握住自己,在這亂世中走出一條正道。希望今後的日子裏,我能真正把握好自己,不為常人的情所困,修煉如初,不斷精進。

註﹕
[1] 李洪志師父著作:《各地講法十一》〈大法弟子必須學法〉
[2] 李洪志師父著作:《轉法輪》<論語>

本文章或節目明慧網版權所有,非盈利轉載請註明
來源明慧網,並包含明慧網原文標題及原文鏈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