在背法中歸正自己

Twitter Facebook 轉發 打印
關注度:
【明慧網二零一八年五月十一日】有一段時間,我學法時思想溜號,不入心,走形式,覺的很苦。一天,心中升起了背法的願望。嘗試自己背法,但一忙一累好幾次都放棄了。

有一次在平台上集體學法時,了解到在平台上的背法房間有同修們在背法。太好了,叩謝師尊的安排,真是像師尊講的:「我的法身甚麼都知道,你想甚麼他都知道,甚麼他都能夠做。」[1]我下定決心,告訴自己一定要把《轉法輪》背下來。當天就上平台和同修開始背法了。

在平台上背法,感到能量場很大,靜下心來,一句一句的背,一小段一小段的背,雖然學法時通讀不知念過多少遍,但是背法,一字不落的背,還真是不容易,有時背一段要花一個多小時,有時背某一段法,老是背不下來,老是添字落字。向內找,找到自己沒有嚴格要求自己,告訴自己下次,下功夫背熟悉點,這麼不嚴肅。才猛然驚醒,這麼多年來在修煉上,總是差不多就好了,下一次做好就好了。原來我修煉的如此不紮實,如此不嚴肅。真是對不起師尊,對不起眾生。

在背法當中,背著背著發現這句法理怎麼以前沒悟到,自己的行為並沒有真正的按照法的要求做,不斷的背,越背越能找到自己的不足和執著,以前向內找只是找到表面原因,根本找不到更深層的執著,隨著不斷的背法,學會真正的向內找,能意識到自己不符合大法的一思一念,能立刻抓住它,清除它。

感謝同修們,讓我能在背法房間堅持不懈的背法,感謝師尊的加持讓我把整本《轉法輪》背下來。第一遍背時,思想業一直干擾,很難背,自知跟不上同修們的背法進度,同修一小時可以背下一段來,我就得用更多的時間背。但是我就這一念,就是一定要把大法背下來。

有一次我們參加大型的洪法活動,發現同修把車子擋在通道的出口,影響眾生看到真相的展板,橫幅。心裏一著急,語氣不好的抱怨同修,讓同修心裏過不去。雖然事後表面上平和的跟同修道歉,心裏卻翻江倒海,還是覺的自己沒有錯,抱怨的心、爭鬥心、委屈的心,各種執著心都上來了。

師尊講:「那麼作為一個修煉人就得按照宇宙這個特性去要求自己,不能按照常人的標準去要求自己。你要返本歸真,你要想修煉上來,你就得按照這個標準去做。」[1]我沒有按大法的標準來衡量,用常人的理來要求自己,不向內找。語氣不好不善,著急更沒有做到忍,雖然為了洪法,為了眾生,但沒有按照真、善、忍做,沒真正同化大法。

過去我被妒嫉心、幹事心、顯示心、怨恨心蒙住了自己的眼睛,一直還以為自己修的好,以為自己沒有那麼強的妒嫉心。經過背法,發現那個妒嫉心,如影隨形,好像任何一個念頭都來自於妒嫉心,過去沒有真正認識到,甚至認為是小事,助長了妒嫉心。

有一次,我和甲同修在一起,B同修過來只和甲同修打招呼,沒有跟我打招呼,我這心裏就不平衡了,妒嫉心馬上就上來了,甚至懷疑心,比較心,爭鬥心等都起來了。師尊講:「妒嫉心這個問題很嚴重,因為它直接牽扯到我們能不能夠修圓滿的問題。妒嫉心要不去,人所修煉的一切心都變的很脆弱。這有一個規定:人在修煉當中,妒嫉心要不去是不得正果的,絕對不得正果的。」[1]

師尊講:「他按照常人的方式做,甚至當意識到一些自己不足時,覺的這件事情不算甚麼事情,就敷衍過去了。可是舊勢力卻不放過的,它是用修煉人的標準來衡量你,它用未來生命的標準來衡量你。」[2]通過背法,只要一出現不正確的思想或不好的念頭,很快便可以抓住,清除掉。

神韻藝術團來台灣巡迴演出期間,我參與了採訪工作,每一場採訪都是正邪大戰。每天兢兢業業採訪過程中,與同修的互動過程中,一言一行,一思一念都體現著我自己修煉的狀態。狀態好時就能找到師尊安排的有緣人;只要一出現妒嫉心或心態不穩,當天採訪就很難達到要求。有一次連著兩天採訪,第一天是晚場,隔天是午場,報導一寫就是一整晚,到天亮才睡。於是我就想了一個辦法,就請同修幫忙寫稿吧。到晚場採訪時,就採訪不到有緣人了,也就不用請同修幫忙寫稿了。師尊我錯了,起了安逸心,沒有悟到師尊給我加大容量的機會,沒有走師尊安排的路,沒有信師信法啊。

在採訪過程中,不斷的出現一些執著心,哪怕是一個念頭,警覺到馬上就清除,歸正自己。思想中只有整體,沒有自我的時候,師尊安排的眾生就會出現在我面前。

有一次寫到半夜,精疲力盡,眼皮都要闔上了。這時突然來了訊息,有一位同修身體不舒服,希望我能幫她,當時我二話沒說立刻幫她發正念。但同時私心也冒出來了,用稿子是有時效性的不能拖。另一個私心又冒出來了,趕快寫完早點睡,幫同修會耽誤時間的,很晚睡自己會很累的。我還是堅定的排除干擾,正念告訴自己,先幫同修發正念,「有師在,有法在」[3],一切都不會耽誤的。等同修狀態好轉之後,我才開始寫稿,但好像不是我在寫,智慧湧泉般的不斷的出來。感恩師尊加持,感恩師尊打開了我的智慧。

師尊說:「雖然那些眾生沒有修煉,其實也在被迫害中。他們來的目地是為了得法,是為了得救,他們的得救將成就他們原有的那些天國世界和原來的他們那些眾生。聽信迫害者的謊言或推波助流就會使他們得法不了,這不是一場迫害、會毀滅眾生、毀滅他和他們代表的生命嗎?全人類都在被迫害中。」[4]此時,我嚎啕大哭,那些被邪黨綁架,不明真相的眾生怎麼辦?悔恨自己太安逸,打電話這方面,我知道自己落下太多,還有那麼多眾生沒有救度呢,愧對師尊,愧對眾生。

當我那顆救眾生的迫切心出來時,當天的撥打營救電話很順利,我的純淨心態打動著每一位接聽電話的人,特別是一位警務人員靜靜的聽將近一個小時,還請我喝口水,他說下一次晚一點再打給他,我知道這是師尊在鼓勵我。

在這最後最後的時刻,我一定要抓緊時間做好三件事,修好自己救度更多的眾生。眾生在盼著我們,師尊在等著我們。

以上交流不足之處,請同修慈悲指正。

註﹕
[1] 李洪志師父著作:《轉法輪》
[2] 李洪志師父經文:《二零一五年紐約法會講法》
[3] 李洪志師父著作:《悉尼法會講法》
[4] 李洪志師父經文:《二零一六年紐約法會講法》

本文章或節目明慧網版權所有,非盈利轉載請註明
來源明慧網,並包含明慧網原文標題及原文鏈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