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找到了家庭幸福的訣竅

Twitter Facebook 轉發 打印
關注度:
【明慧網二零一八年五月二十三日】在中國大陸,夫妻關係可以說是一個天大的難題。夫妻之間斤斤計較、防範戒備、爭吵不休甚至大打出手,離婚率逐年上升,「閃婚」、「閃離」現象比比皆是。

職場如戰場,家庭也如戰場,家裏家外「鬥智鬥勇」、戰火紛飛,人們常說家是溫馨的港灣,而很多現代人卻失去了這份溫馨。

說起來十分慚愧,我作為一名大法修煉者,因為長期不實修,在家庭生活方面也走了很長一段彎路。

我自幼心高氣傲,閱讀過大量充斥黨文化的書籍,受到「婦女能頂半邊天」黨文化思想的荼毒。夫妻相處,我滿腦子都是「鬥爭思維」,一說起傳統文化中對婦女「溫柔賢惠」的要求,心中便憤憤不平。

師父說:「按照陰陽學說,女性的就應該柔,不能剛。男的屬於陽剛,女的就屬於陰柔,剛柔相合在一起,保證是非常和諧的。現在不是男人喜歡欺負女人,而是這個社會敗壞了,無論男人女人都在欺負別人,同時出現了近代的陰陽反背。中國表現最明顯。」[1]我最初讀到這段法的時候,明知道師父在字面上講的是人類生存應該遵守的道德規範,思想中卻不由自主地抵觸。

我在二十多歲時開始修煉大法,是與丈夫處對像的時候,丈夫也隨我走入大法修煉,不過一直是帶修不修的狀態。九九年七﹒二零中共迫害大法後,我和父母先後因為進京上訪被抓,在巨大的壓力下,丈夫放棄了修煉。但是對我和父母修煉大法,從來沒有反對過。

我學法不入心,修煉不紮實,在家裏處處要佔上風,經常跟他發生矛盾。他有一段時間失業,整天呆在家裏,我對他感覺到處處彆扭,覺的他不像以前那樣支持我修煉了。他每天半躺在床上拿著手機一個勁兒的看。我忙著做講真相的項目,有時候顧不上買菜做飯,看他那麼懶,就不順眼。

有一次,我幫同修幹點技術活,很忙,沒有做飯。他也不做飯,餓著肚子躺在床上看手機。我很生氣,心想,平時總是我給你做飯吃,我現在這麼忙,一頓飯你都不給我做。

我幫同修在網絡上控告江澤民,為了安全,需要用無線路由器在戶外上網。我所在地是個小城市,很少有人在公開場合使用筆記本電腦。所以我就在半夜的時候去外面,找沒人的地方上網,我半夜出去有點害怕,想讓他陪我一起出去,他不願意去,對此我非常不滿,認為他沒有盡到做丈夫的責任。

我平時體諒他有腰疼的毛病,甚麼包餃子剁餡擀皮、掃地、拖地這些活兒,基本不讓他幹。甚至電動車電池需要往樓上拎的時候,很重,很吃力,我都不用他拎。但是反過來他卻很少體諒我的辛苦,指使他幹點活兒,他躺在床上,半天都不動。我站在一個為私的角度上,心裏總是覺的很不平衡。

我們當地一有迫害法輪功的風聲,他知道了就滿臉不高興。他不高興,我就更不高興。一次,我問他:「你以前對我修煉挺支持的,現在怎麼變成這個樣子了?」他說:「別人要說法輪功不好,我還想跟人家解釋解釋,可是在你面前,心態就不一樣了。」

我知道是我的原因造成了他這種抵觸心理。我在家庭中不守心性,還經常限制他這個,限制他那個──不許他看邪黨洗腦的電視節目,不許他在網上看打打殺殺的電影,非讓他看《九評共產黨》視頻、真相視頻甚麼的,還經常給他讀明慧文章,愛聽不愛聽,都給他讀。他本來是明白真相的生命,我卻給他造成了逆反心理。

他性格沉穩寬厚,凡事不愛計較。他常說,我不修煉,心性也比你強啊!我雖然號稱是大法修煉者,因為長期不實修,在他面前沒有展現出大法的美好,他怎麼能進一步明白真相呢?

隨著我不斷的背誦大法,心性慢慢提高上來了,對大法的理解也加深了。一位法輪功學員曾經在法會上向師父提出有關離婚的問題,師父解答道:「除了講道義之外,夫妻之間還有一個恩呢。作為女人來講,她的一生都交給你了,男人就應該想到這個女人一生交給我了,我得對她負責任。夫妻之恩,這個東西現在人不懂得了,也不講,當然現在也不是這個社會狀態,我也不這樣要求。作為大法弟子應該做的好一點,儘量不要出現這些事。」[2]

「夫妻之恩」[2],這也是我過去理解不了的。現在漸漸明白了一些:他當初選擇我做他的妻子,就是選擇我與他共度一生,同時也把自己的父母和未來的孩子都交給了我。

我父親被非法勞教時,他在單位上班,幾乎沒有休息時間,偶爾有一天休息,還主動坐火車去勞教所看望我父親。我被抓的時候,他與我母親多方營救,沒有成功,他流著眼淚給我寫了一封信,說要好好帶著孩子等我回家。

我遭受魔難時,他不離不棄。我失去工作之後,有時也出去打工,但是賺錢很少。多年來,幾乎是他一個人在承擔家庭經濟重擔,卻從沒有抱怨過我。

是的,我明白了,作為一個生命,雖然他在壓力下暫時放棄了修煉,但是畢竟在大法弟子遭受魔難時做出了善良的選擇。如果從婚姻角度來說,他對我是有恩的。

過去在兩人爭執中,我質問他,為甚麼天天躺在床上玩手機,等我伺候?他說:我為家庭付出不少,錢都是我賺來的。這句話刺痛了我:你賺錢怎麼了?難道你就高我一頭?你敢瞧不起我,馬上離婚!他嘴笨,說不過我,最後就一聲不吭了。

現在想起來,自己實在是不講道理。這麼強烈的嫉妒心、爭鬥心,不修口,一生氣就魔性大發,專揀有勁的話說。平時還口口聲聲稱自己是修煉人,這不是在給大法抹黑嗎?

儒家文化的核心就是家庭倫理道德,而《共產黨宣言》中卻明確提出要「消滅家庭」,文革時期讓夫妻互相揭發,父子、兄弟劃清界限。家庭的表面形式雖然保留下來了,可是家庭的道德內涵,卻被邪黨幾乎消滅殆盡了。

《解體黨文化》一書中說:「人本來有男有女,男人跟女人有各自角色和義務,陰陽調諧才有和諧的家庭。中共卻要人們不分男女,要女人幹男人的事情,甚至要女人也參與暴力、『革命』行動,這樣的女人不但不溫柔,而且和男人一樣陽剛,家庭中也出現了鬥爭和「革命激情」的碰撞,這樣怎麼會有和諧生活?」

以前我雖然承認他優點不少,但是一生氣就全忘了。現在我看自己缺點很多,而看他都是優點了。我發自內心承認他是一家之主,敬重和感激他對家庭的付出,珍惜他過去對大法的善念、善行,多找自己的不足,儘量做一個稱職的妻子。

我的心一變,他也跟著變了。我們相處和諧,講真相的工作,我該幹甚麼還幹甚麼,只不過儘量把時間安排好,他不愛幹的家務,我就以平和的心態去幹,再也不抱怨了,也感覺沒有以前那麼累了。

其實我並沒有比以前承擔更多的家務,但是兩個人內心不彆扭了,互相看著順眼了;有時指使他幹點家務活,他也願意幹了;我讓他有時間看看大法書,他就在床上單盤著腿,每天看二十頁;我根據他的接受能力,給他念明慧網「五﹒一三」證實大法美好的文章,文章寫得生動有趣,他也很愛聽。

後來,他又找到了工作。他對我說:「我負責賺錢,你負責花錢和做飯。」我笑著說:「行啊,我比你輕鬆多了,還是你辛苦。」

遠在外地的女兒都感受到了家庭和睦的氣氛,對我說:「你變了,我爸真的就變了,立竿見影。」

其實我做的很不夠,一個修煉者應該完全為了別人著想,這方面我差得很遠。但是我相信,隨著不斷的學法實修,我一定會達到大法對我的要求,在家庭中,在社會上,做一個完全同化「真、善、忍」的生命。

我終於找到了使家庭幸福、夫妻和睦的訣竅,這是法輪大法賜予我的。法輪大法是一切美好和幸福的源泉,大法弟子講真相,就是要把這美好傳遞給每一個善良的人。

親愛的朋友,如果你正在為家庭不和、為工作不順、為種種疾病、災禍而苦惱,不妨也看一看法輪大法書籍吧。法輪大法能帶給你的不僅僅是人世間的幸福和平安,說不定還會喚醒你內心久遠的記憶,讓你找到最可貴的人生真諦。

註﹕
[1] 李洪志師父著作:《美國法會講法》〈紐約座談會講法〉
[2] 李洪志師父著作:《各地講法六》〈亞太地區學員會議講法〉

本文章或節目明慧網版權所有,非盈利轉載請註明
來源明慧網,並包含明慧網原文標題及原文鏈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