無神論的思想被破除了

Twitter Facebook 轉發 打印
關注度:
【明慧網二零一八年五月十三日】學校十幾年的無神論的洗腦灌輸下,我頭腦中灌滿了邪黨的那一套,做甚麼事都不思後果,即使沒做壞事,頭腦中也想許多不好的東西。許多中國古老的傳統文化,如神話故事,古典傳說,都視為虛無縹緲的空想。出現了不順心的事,都認為是自己運氣不好。對人生產生了一種渺茫和無望的失落感。

自從一九九七年走入大法修煉之路,真正明白了人生的意義和人生的價值,懂得了人生在世是有因緣關係的。修煉的開始,我是抱著改變命運的想法走進了大法修煉的大門。心想:這麼好的功法,如果全國人都學,世上就沒有壞人了。從此我對人生有了新的希望,覺的生活有了奔頭。聽說還有師父在濟南的講法錄像帶,我一心想要親眼看到師父、聽師父的講法,當時的心情特別激動,想看錄像家裏沒有,乘車到六十多公里遠的縣城親戚家借了一台錄像機。妻子從同修家請了一套師父講法錄像帶。

我抱著一顆虔誠的心,想要學法煉功,那是九七年冬季的一天晚上,我通知了村裏的幾位煉功人,到我家看師父的講法錄像。可奇怪的是,錄像機和講法帶都準備好了,電燈卻不亮,鎢絲是紅的,沒光線,我說:「電量不足,明天電足了再放吧。」妻子說:「有事求師父!」我說:「那你就求求師父看。」在當時,我是半信半疑,心想:師父又不在現場,怎麼發功呀?全國這麼大,你求師父,師父能知道嗎?這時妻子站到師父法像前,雙手合十,默念:請師父加持,今晚來的這些人,都是心情迫切的等著看您的講法錄像,請師父顯神通。

默念完剛坐到炕邊不到兩分鐘,發現燈泡慢慢的由暗變亮,亮的過程約三分鐘左右。二十五度的燈泡光度如同四十度。我一看真的神跡出現了,啊!原來師父真是活佛呀!此時我不知說甚麼才好,趕快放師父的講法錄像,按要求是開始看講法錄像不可時間過長,因為師父打出的功,能量很強,業力大或身體弱的人要頂不住。只許放九十分鐘。錄像開放了,從電視中大家都看到了師父講法時,那種祥和樸實的神情,給人一種溫馨可敬的感覺。講出的話就像一把把萬能的鑰匙,打開了人們封塵已久的心鎖。

正看的入心,看表九十分鐘到了。取出錄像帶,關了電源,大家剛要分享看講法錄像的心得時,發現燈光又由亮慢慢的變暗。

此時我真真切切的親眼目睹了大法的神聖與超常。師父法力無邊,無神論的鬼話騙不了人了,原來那是中共邪黨維持統治,控制中國人的麻醉劑。

為了讓我的岳母也能修大法,我把岳母也接到了我家。晚上看師父講法錄像時,師父給她打開了天目,她說老師換衣服了,穿上了大黃袍,戴上了唐僧帽,大家都以為她看眼花了,她說眼一點也沒花,再睜眼細看時,師父還是原來穿的白襯衫,那是師父給岳母顯現,讓她看到另外空間師父的佛體了。

二零零一年的五月十二日,當地的大部份同修晚上都出去掛大法真相橫幅,我那天晚上因其它情況沒能出去。看表八點多了,坐炕上發正念,心中默念,今晚出去做真相的同修一切平安順利。最後加了一句,如有被惡人發現的同修,讓惡人的車出故障,讓同修平安無事。

五月十二日發的正念,過了兩天,五月十四日去三十公里外的地方幹活,路上一輛車也遇不著,正不知該怎麼辦的時候,鎮政府出來一輛121車,一看是熟人,打招呼上了車,車上有一條一米多長的大法真相橫幅,司機說:「你可別動橫幅。」我問哪來的:司機說:五月十二日晚上全鎮的人都下去查法輪功,我開的這輛車順公路往下去,看到有三人在橋上掛這個橫幅,當我的車離橋近了,三人很快上了一輛白色的車往前面跑走了,我們後面緊追,想即便抓不到人,把車牌號記下來。剛要記車號,車燈突然熄滅了,車燈修好了,白車早不見影了。

司機自語:奇怪,奇怪。我說那不是奇怪,那是大法在顯神奇。我想原來發正念會起到這麼大的作用。正如師父講的:「對煉功人講,人的意念指揮著人的功能在做事;而作為一個常人來講,意念指揮著人的四肢、感官去做事」[1],我經過那次的正念,再一次見證了大法就是一部天書。

在此我想要與同修們說一下,前面說的發正念講的:「最後加了一句」那是在零一年時,對大法的法理認識很膚淺時發的一念,按現在講,那一念是不對的,按法理說師父是叫我們全盤否定舊勢力的安排。我寫出的目地是,提醒那些對發正念不夠重視的同修,今後要對發正念引起重視。

註﹕
[1] 李洪志師父著作:《轉法輪》

本文章或節目明慧網版權所有,非盈利轉載請註明
來源明慧網,並包含明慧網原文標題及原文鏈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