堅定正念 魔難消

Twitter Facebook 轉發 打印
關注度:
【明慧網二零一八年四月十五日】一九九六年八月,五十出頭的我幸運的開始修煉法輪大法,此前患的所有疾病全好了,真是無病一身輕,感恩師父給了我第二次生命。如今算來已修煉二十多年了,在師父的慈悲保護下一直走得比較平穩。下面講述一下我是怎樣走過病業魔難的一次經歷,與同修分享。

一、魔難來時向內找

二零一六年年三十晚上,我獨自一人騎著自行車出去貼真相不乾膠,回家後,第二天也就是新年初一,凌晨煉功時突然感到左小腿很疼,起身煉動功時難以開步,但坐著又不疼。我想這是假相,我是煉功人沒事,就堅持煉功。煉完功後腿還是很疼,我就向內找哪做錯了。我想起昨天晚上貼不乾膠時,在貼第六張「法輪大法好,祛病健身有奇效,劫難來時命能保」時,突然一陣大風把我手裏已揭開襯紙的不乾膠吹成一團,粘在一起了,怎麼也弄不開,我就隨手把不乾膠扔在地上,再拿出一張貼上,當時沒想到應該把那張不乾膠帶回家燒掉,扔在地上是對大法不敬,修煉無小事,這是很嚴肅的事。我知道做錯了,心裏向師父認錯,請求師父原諒。

不乾膠為甚麼會吹成一團?我向內找,在年前貼不乾膠時,用人心對待真相不乾膠的內容,如「快快醒」上面寫的說人有大難,我想現在過年了,常人看了心裏會不高興;再就是心裏不想馬上來劫難,但不來劫難又擔心常人說這是造謠,內心很矛盾,也沒認真的想一想這個思想來自哪裏?是不是真我主見?心裏不是百分之百的相信有師父法身看護,大法真相資料就是能救人。結果帶著懷疑心態去做事就達不到那種神聖的效果。師父說:「你們在純淨心態下所做的事才是最好的事,才是最神聖的。」[1]

我還找到有對親情的執著,年前準備了一些真相資料,自己的親戚們一家一份,平時雖然都給他們勸退了,也要不斷的講真相,怕他們忘記。就沒想到還有很多從外地趕回家過年的世人沒有得救,應該到街上去多發資料,救更多的人。認為年前已經發了一次就行了,這種只管自己親人的行為也是私。師父說:「你們今後做事就是要先想到別人,修成無私無我,先他後我的正覺,所以你們今後做甚麼說甚麼也得為別人,以至為後人著想啊!」[2]

還有就是,每天一次不落的看新唐人電視「今日點擊」節目,一次不看心就放不下,已經形成了強烈的執著;還有妒嫉心,歡喜心等等,找到一大堆執著。

二、內在的改變才是關鍵

在向內找的同時,為了腿儘快好起來,我就用命令式的方式叫我的腿配合我儘量多站少休息。我對腿說:「你也是我身體的一部份,也是來助師正法的,你必須得聽我的」。我每天上午做完家務事,中午給老伴送午飯到店裏去,下午就在店裏給顧客講真相。給人講真相時基本都是靠著東西站著,因坐下後再站起來很是艱難。就這樣站累了也不讓腿休息。當時心裏想的是不承認這個假相,並沒有加強學法,也沒對干擾我的邪惡因素發正念清除。

就這樣堅持著,可是腿疼一點也沒減輕,還日漸加重,半個月後腿疼更厲害了,以前煉功不疼,現在煉功也疼,右胳膊也跟著疼起來了,走路全靠拐杖才能開步。師父說:「舊勢力幹的事我都否定的,我都不承認的,更不應該有讓大法弟子承受這些痛苦的事情。」[3]我內心一直知道有師父保護沒事,但就是不知道是哪裏做錯了。

師父見我悟不到,就點悟我,我女兒(同修)在鄰縣上班,與我家相距三十多里,常回來看我,與我一起交流修煉中的事。這次我腿疼加重後,女兒回來看我時,我連忙告訴女兒說:「我前天竟然把褲子穿反了,把褲子內面翻在外面穿,穿了一天才發現」。女兒也說:「我也把褲子穿反了,把前面穿到後面,後面穿到前面了」。我母女倆都覺得很是奇怪,說這是從來沒有過的事情。我立即悟到自己對待腿疼的問題上做反了。從腿疼那天起,就用命令式的方式對待腿,不讓休息。師父曾利用常人的嘴點給我,就在腿疼的第二天,我在店裏始終站著給一位顧客講真相時,那位顧客就善意的提醒我說:「你腿都這樣了還不休息?」我當時說沒事。經與女兒一交流,這時我已悟到這是對腿的一種強求,是不善,也更沒有慈悲心。魔難來了不是向內找提高自己的心性,而是去追求外在的形式,強行腿去吃苦,就如過去小道修法一樣的對待,然而法輪大法是正法大道,直指人心,重在修心。

此時我決定加強學法,暫時不出去了。老伴晚上下班回來,我就對老伴說:「我需要淨心學法,從明天起,我就不出去了,在家做飯做家務,午飯你就自己回來拿。」老伴一看我腿疼還加重了,就擔心會出事,會有大麻煩,一定要我找醫生醫治,他說如果你不同意,我就打電話把外地工作的三個兒子統統都叫回來,讓他們來管你,還說了很多。無論老伴怎麼說我都不動心,決不用常人方法醫治。

三、修去怨恨心

不管腿怎麼疼,我每天照常凌晨三點半起床煉兩個小時功,再發六點的正念,家務事照常做。全球同步四個整點發十五分鐘正念,其餘每個整點除睡覺外,都發十分鐘正念,清除干擾我助師正法做三件事、干擾我身體的黑手爛鬼、共產邪靈及一切邪惡生命與因素,無所不包,無所遺漏。白天增加煉半小時動功,其餘時間就盤腿學法。

一天,女兒打電話問她爸爸:「媽媽的腿好了吧?」老伴以這事為由,回來對我說了一些不好聽的話。我心裏抱怨女兒:你還是個修煉人,怎麼能用常人心對待呢?平白的讓你爸說我一頓。還想著一定記住這件事,等她下次回來一定要交待她:明知道媽是修煉人,有師父管肯定沒事,打電話問你爸幹啥?等於給你爸機會讓他來干擾我。

這樣想著還真把這件事記下了。星期天女兒一回來,見我正在外面做事,就先衝我說:「叫您不要做事,等我回來做,總是不聽。」我一聽就說:「我還沒來得及說你,你倒先說了。」於是我就把她給她爸打電話的事說了。女兒一聽火冒三丈,說:「您甚麼事都找我。」我馬上悟到自己錯了,應該向內找,怎麼只顧抱怨女兒呢?怨恨心可不是個好東西,是要修去的。師父說:「一個心不動,能制萬動。」[4]我卻還用人心把這件事記在心裏,還想要平口氣咋地?剛這樣一想,女兒馬上平靜了,我倆都像沒事一樣,心平氣和地有說有笑。

四、堅持講真相 魔難消

我家從一九九六年開始到現在一直是學法點。這次同修們來我家學法,看見我走路一跛一跛的樣子就問:你腿還沒好啊?有的同修還說:你腿還這麼疼呀?我聽了嘴裏說沒事,但心裏非常反感。以後到學法的日子,我就先把東西都準備好,同修來了我就坐著不動,不讓他們看見我走路。師父說:「你有那個心哪,你的心才會動;你沒有那個心哪,像風吹過一樣,你根本就沒感覺。」[5]甚麼事看重了就是執著,就不對照法要求自己,師父就是用這事來去我的執著心,想到這我心胸豁然開朗,對同修也不反感了,心也平靜了。

再有一天,我女兒拿來一個暖身貼,她說:「媽,這也不是藥,就是讓您把腿保護一下」。我對女兒同修說:「雖然不是藥,可這是常人的辦法,我也不用。」我堅持用修煉人的標準要求自己,腿疼一天比一天減輕,兩個月後,右胳膊已經不疼了,只是腿還有些疼。

這時,我地準備大面積發一次真相資料。農村部份有倆同修長期發,為了避免重複,鎮上的分片發。這次同修只給我留了鎮上的一小片,她們以為我腿好了,我也沒讓同修看見我走路的狀態。我心裏想腿還這樣,走路又慢,就過幾天去發吧,再說也不想讓常人看見我走路一跛一跛的樣子,怕影響大法聲譽。但我又考慮不能拖得太長,就想讓一個男同修幫我代發,可那個男同修自己分片的資料都沒來拿去發。我悟到這是我應該放下人心的時候了,真正不承認這個假相,那就是堅定的邁步走出去。悟到這裏,我感到全身升起一股強大而堅定的力量,我決定晚上自己出去發,因晚上路上行人少,沒人看見我走路。到了晚上我把資料裝了滿滿一挎包背在身上,平靜的對老伴說:「老頭子,我出去發資料去了」。老伴以往每次都很支持我,可這次就是不讓我出去。我就以堅定的口氣對老伴說:「家裏的事可以聽你的,救人的事得依我的。」說完來到師父法像前向師父雙手合十,請求師父看護弟子,然後就背著資料出門了。

我儘量不讓世人看見我走路的樣子,沒人時我就快點走,我把資料發完後回家,內衣全汗濕了,就去房間換衣服,同時問老伴幾點了,老伴當時沒作聲。我換了衣服出來一看鐘,才只出去了四十分鐘。老伴說:「你連去帶回總共只有半個小時,我以為把鐘看錯了,就沒作聲」。我說太神奇了,這簡直是在飛,不是在走。老伴見我這麼短的時間將一大包資料發得一份都不剩,又一次見證了大法的神奇與超常,再也沒說過甚麼用藥之類的話了。

三個月後,我全好了,學法比以前更入心。

結語:

師父說:「不要再叫邪惡鑽空子了,不要再被人的執著干擾了。做好大法弟子該做的事,走好最後的路吧,正念正行。」[6]經歷這次魔難,我對師父的這段法有了更深的領悟。師父給了弟子向內找的法寶,修煉中一思一念都要符合法,不能有絲毫偏離。我囑咐自己:修煉是極其嚴肅的。切記!切記!

謝謝師父慈悲救度!


註﹕
[1] 李洪志師父著作:《精進要旨》〈再認識〉
[2] 李洪志師父著作:《精進要旨》〈佛性無漏〉
[3] 李洪志師父經文:《二零一三年大紐約地區法會講法》
[4] 李洪志師父著作:《精進要旨二》〈去掉最後的執著〉
[5] 李洪志師父經文:《二零一四年舊金山法會講法》
[6] 李洪志師父著作:《精進要旨三》〈正念除黑手〉

本文章或節目明慧網版權所有,非盈利轉載請註明
來源明慧網,並包含明慧網原文標題及原文鏈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