無條件的找自己才符合法

Twitter Facebook 轉發 打印
關注度:
【明慧網二零一八年十二月二十五日】得法十九年了,我才知道修煉是怎麼修的,在我這個層次,才理解了師父講的:「就是都能夠堅持煉下去的人,還要看你能不能夠修的出來,還得看你能不能下決心修」[1]。

我用一個實際例子,來說說這個修心的過程。有一個同修來找我說:「姐,你能不能上我家來?我丈丈因為喝酒開電動車被交警發現,說他不服,還罵了交警,結果被送進看守所,判他四個月。以前他一看我學法就不讓,或發脾氣毀咱們大法書,使我一直也沒有突破出來,一直在怕中。使我的修煉狀態停留在只知道大法好,有時趕上他心不順,或喝酒了就拿我出氣,打我罵我,越這樣我越恐懼他,乾著急學不上法,你要是能來的話,我想雇你,早上我往超市送黃豆芽,你來幫我打掃衛生,再給我們娘倆做點飯,主要是咱倆一起能學法,一天給你二十元錢,你看行嗎?」我說:「給我多少錢我不在意,在這段時間裏你把學法三件事跟上,在丈夫這突破出來,那就比啥都好。你也知道我每天來街上和同修搭伴講真相救人,這個事不能耽誤。」她表示同意。

就這樣我倆商量好,我從家裏出來騎自行車走八、九里路到街上講真相救人,大約十點半到十一點我去她家,幫她幹家務、做飯。她們娘倆吃完飯,我把盤子碗收拾好,到十二點發完正念,我們準備學法,然後我再給她們準備完晚飯,四點鐘左右我回家。

這件事從表面看很簡單,可是實際做起來,可不是那麼輕鬆做的來的。

每個人有自己習慣了的生活方式和做法,也有先天的生命成份在裏邊。同修的老閨女二十九歲,天生痴呆,我第一天去她家,一進屋就感覺屋裏凌亂,而且異味難聞。我動手收拾衛生間時,亂糟糟的下不去腳,洗衣機的上邊下邊堆的要洗的衣物,還有淌水的管子,壓管子的磚頭,好幾塊擦地的抹布,拖地桶笤帚、小撮子、手紙袋、紙簍、洗衣粉袋,地濕漉漉的,腳一踩一個印子,坐便的上蓋拿下去,坐便裏邊黑乎乎的。洗手盆上邊堆的一塊塊毛巾,上邊的牙具等東倒西歪的,下面的小櫃門也掉下一扇,裏邊的東西橫七豎八的。我邊收拾邊抑制自己不能起心。可是想是這樣想了,怨心、嫌髒的心還是往出冒,我盡力克制。

第二天又收拾生綠豆芽、黃豆芽的車庫,裏邊的塑料桶,塑料袋、大小盆子、水管、泡沫箱子等等散落一地,來回走道邁著走,亂七八糟的東西到處都是,衣服、褲子、棉衣、男鞋女鞋一大堆,盆、碗、塑料袋裏,裝著攢的豆瓣子、豆皮子之類的東西,時間長了發酵,發出非常難聞的氣味,生出的小蒼蠅呼呼飛。我當時感覺無從下手,但又告訴自己:在哪個環境都不能動心,做好你該做的,努力的看住自己的心。

我邊幹邊收拾的時候問同修:「用不著的東西扔了行嗎?」她不緊不慢的說:「都有用。」同修的特點是不願扔東西。儘管這樣還是清理出一口袋沒啥用的破爛。

收拾差不多到點了,我在床邊坐下,一低頭看見地上有屎,又看她老閨女腳後跟上也有,我趕緊叫同修過來:「你老閨女拉褲子裏了。」老閨女坐在床邊上沒啥反應。同修趕緊放一大盆子水端過來,拿過來手紙,戴上手套,把老閨女扶著站起來,褲子扒下來,用手紙往下擦粘糊糊的大便,我在幫同修打下手。擦得差不多了,又把老閨女抱進大盆子裏給她洗乾淨,又給她穿上褲子。整個過程,真的是一個接一個的考驗心性,真的是強迫自己要忍住,一門心思的做我該做的。當時忍的挺好,過後還是返出好多人心。

又過了幾天,老閨女在馬桶上坐了好一陣子,以為她大小便都出完了,就勸了老閨女多少遍的說:「老閨女呀,是不是出完了?出完就起來,咱們好學法,我老閨女聽話,棒棒的,是不是老閨女?」這些話重複著不知說了多少遍了,終於老閨女一點一點的手把著洗手盆的邊,很吃力很吃力的起來了,嘴裏一個勁的哦哦,只會叫「媽媽,媽媽」,同修過去拉著老閨女的手,走幾步,緩一緩,她的頭往後仰,臉朝上,然後急促的喘著氣,再走一走,又緩一緩,到了床邊停下,身子往前一傾,「啪嚓」一下重重的趴在床上,她的腿發軟,腰梁骨挺不住。趴在床上之後撅在那兒。我和同修拿出書來準備學法,學一會我就聞出有臭味,這時同修也聞到了,她馬上把書放在桌子上,起身扒老閨女的褲子一看,又拉褲子裏了。她趕緊拿手紙往外抓,我去放一盆水端來,擦完後又給換個內褲和褲子。

我第一次給她換褲子,真的感覺很費勁,她二十九歲了,是個大人,又不懂得配合,擺弄不動,好不容易給她穿上。這時同修把褲子洗完了,過來學法。我沒說,但感覺同修真的不容易,二十九年如一日,從這個姑娘出生到現在一直是,屎一把、尿一把的沒完沒了的,一天天的日復一日,穿衣脫衣,梳頭洗臉,吃飯喝水的,白天晚上的伺候。特別是來例假更麻煩,晚上睡覺常常把褥子抹上,躺在床上也時常淌出來,抹在地板革的炕上,一塊塊紅的。

在同修那兒呆了一段時間之後,我就返出來好多人心,壓不下去,一個勁的翻。我就想回家一定得靜下心來,好好找找自己了。為了找全、不落下,就拿筆寫,比如:我每次進屋,都感覺屋裏很亂,氣味熏人──那就是我的空間場還沒有修乾淨、很髒很亂,所以氣味難聞。因為有怕髒的心才覺的髒。做飯時蒼蠅滿屋飛,一開櫥櫃門,呼一下飛出一群來──就想蒼蠅的特點是,哪髒往哪聚,它喜歡在髒的地方生存繁衍,這和我自己的修為有對應關係。因為沒修好,人心多,敗壞物質及因素就多,亂到這個份上,招來哪髒往哪聚的蒼蠅。在這樣的環境下生豆芽賣給人吃,明擺著是為了掙錢幹損德的事,舊宇宙為我為私的心,哪層法也不符合。自己沒有及時的找自己,及時歸正,反倒拿自己形成人的觀念,去衡量同修的對錯,去怨去指責,帶著嫌棄、瞧不起、指揮同修的口氣和她說話,體現不出善心來。看似是為她好,幫她,讓她歸正不正的,實際是向外看,在抬高顯示自己,帶著邪黨的作風強迫她幹甚麼。當同修不接受、很排斥說自己如何好時,我心裏就很不舒服,帶著妒嫉心等等。找出這些心,把它們分開,後天形成的東西都不要,滅掉!「修在自己,功在師父。」[1]師父幫我把這些心減弱,減弱,到很淡了。

在學法時師父讓我領會:「真正修煉就是修煉人這顆心,人那個心不去永遠都達不到那個境界。」[2]「必須在實踐中,在考驗中去掉執著,這樣修上來才紮實。」[2]

我知道該怎麼做了,把要改變同修的心、不想在這兒呆了的心、離開躲避的心放下了。我們倆學法時,她把門關上,窗簾擋上,就露出一扇窗戶,屋裏沒有空調,沒用風扇(她家有風扇),今年的伏天比哪年都熱,她和我說忍一忍吧。我沒說甚麼,把心放下注意力集中在學法上。可同修又表現出犯睏的狀態,高一聲低一聲的,念著念著意識上就不清醒了,一使勁精神了,又重念,一會兒站起來,一會兒坐下,幾乎天天這樣。我把住心不隨她而動,只是學完法後提醒她多發正念,清理自身空間場不好的生命和敗壞的物質,把它們滅掉。

八月四、五日那兩天,我又幫她把屋子全部清理一遍,把櫥櫃的東西一件件拿出來清洗,櫥櫃裏邊擦乾淨,東西一件件擺放好。車庫又重新整理一遍。把床上的枕頭被褥她洗完我來縫好,把屋裏壞的東西,床板子、掉下來的櫃門、掛窗簾的鉤子、捲簾門,我從家裏拿去的門簾找人安上。

她老閨女坐在床邊,像個健康人似的咧嘴笑(她很少笑)。這時同修由衷的說:「姐,我才知道,學大法屋裏也得收拾好,以前我沒有這麼想,一直隨便都習慣了,才知道不對勁,學大法不能只知道大法好,還得做好。」我接她的話茬說:「是呀,我們做甚麼都是在做證實法其中的一個項目,你在家把老閨女照顧好,你每天學法她也能聽到法,生豆芽再把衛生搞好,你不就在這個環境中修了嗎!你歸正了,你丈夫也就變好了。」同修點頭同意這個說法。

一天晚上我做個夢:我在地裏往四輪車上裝一捆一捆的穀子,在原來裝的多半車上再額外加寬。醒了之後知道這是師父在點化我,鼓勵我。守住心性,無條件的找自己,做到是修。

我記的師父用米粒打過比方講宇宙的結構。我沒有看到層次提高是怎樣的殊勝壯觀的那個變化,但在法理上能夠領會。

在同修家的這段時間裏,表面上是我幫她收拾屋子幹家務。當我無條件的找自己的時候,明確的感覺出:這不是在清理自己的空間場嗎?你的心性決定了你的得失,你提高的層次,你昇華的境界,也就是說你在師父安排每件事情上,達沒達到修得出來。這實實在在是個魔煉心性,過關歸正到符合那一境界法的要求的過程。

師父說:「煉功人的一生已經安排好了,不會多,也不會少。但不一定是八十一難。這要看你的根基能修多高,是根據你可能達到的水平而安排的。常人所具有的而煉功人應該去掉的那些東西,都要過一遍,的確是很苦的。你放不下的東西都要想方設法讓你放下,通過魔煉來提高你的心性。」[3]

師父給我們安排的修煉路都是有序的,修煉到甚麼成度是你自己怎麼做的,下沒下決心修的問題。我現在的層次就是這樣理解這樣做的。

註﹕
[1] 李洪志師父著作:《轉法輪》
[2] 李洪志師父著作:《各地講法一》〈新加坡佛學會成立典禮講法〉
[3] 李洪志師父著作:《法輪功》〈第五章 答疑〉

本文章或節目明慧網版權所有,非盈利轉載請註明
來源明慧網,並包含明慧網原文標題及原文鏈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