走出名的桎梏

Twitter Facebook 轉發 打印
關注度:
【明慧網二零一八年十二月十七日】從看第一遍《轉法輪》起,我就急著圓滿,表面功夫下了不少,看著轟轟烈烈,其實心性沒從根本上得到提高,就像氣球飄在空中,沒有方向,沒有保障。哪天被樹枝或甚麼東西擋住,就走不動了,我希望找到能自己主宰自己的方法。

我注意到師父在每次講法中都要求大家多學法,《法輪大法義解》裏面還提到長春大法弟子背法的事,我想,要圓滿,要提高,就得聽師父的話,於是二零零三年我也開始背《轉法輪》。

第一次我花了大概七個月時間背完一遍,這次最大的收穫是學會了向內找,我的心不再感到飄了,向內找就像船的舵,就像指南針──怎麼說呢,其實怎麼比喻,都太侷限了,我感覺就是──無論走多遠都不會迷失方向,當然師父和法是披荊斬棘的船。當我第一天得到這個法寶時,就像孩子第一次考了一百分一樣的興奮,我放下工作,就朝同修家跑,一進門就喊:我會向內找了,我會向內找了。從那天開始,我真正走上了修煉之路。

一直到二零一六年,向內找幫我走過無數大關小關,執著心也去了不少,但是求名的心我一直察覺不到,因為這個原因,我對同修很嚴苛,對師父講的「整體提高」理解的也很狹隘,總是在顯示心的帶動下,把自己悟到的點點滴滴當成全部,一股腦倒給同修,希望同修理解和支持。由於每個人根基、層次、修煉路不同,這個做法雖在整體提高上有一定作用,但多年來也給同修們很大壓力。

由於長時間發覺不了,舊勢力抓住這個把柄,給我扔了很多壞東西。先是間隔和我最要好的同修,這個同修做事多,學法煉功有時跟不上,和我一起配合時,我常提醒她,做事不是修煉,要想做好事,修自己是第一位的。舊勢力利用這件事讓她反感我,孤立我。

二零一五年,我恰好承擔了一個新項目,忙得不亦樂乎,抽不出時間找她交流。現在向內找,當時還有一顆自傲的心,所以不屑與她交流。舊勢力又弄了一些人心多的學員在她周圍恭維她,讓她沒日沒夜的做事,還美其名曰:心性高,真精進。同修法越學越少,後來竟出現病業狀態。

我這一忙,就是一年多,十六個月後,當我再見到她時,她人瘦了一圈,雖然還堅持做著三件事,但她的自我已經膨脹到極點,聽不得一點意見,不向內找,希望師父把魔難拿下去,希望同修發正念,把干擾去掉,大法弟子的慈悲和善念全沒有了。

她能聽的話就是「不要承認它,它是干擾,它不配善解,多發正念,師父會管」,一個月後,不見好轉,又有同修出主意,讓她大量學法,放棄講真相,好快點過關,這似乎是個好主意,卻不是完全在法上。同修開始沒日沒夜的學法,對其他同修向內找的建議置之不理,還說:不要說我,我正從法中提高……帶著強大求好病的心學法,幾天時間,病業狀態明顯加劇,最後住進醫院。

我反覆向內找,同修也不見好轉,在向更深層找時,在似睡非睡中,看見她正和鼓動她放棄講真相的同修一起偷著過關,舊勢力不允許這麼做,還抓住了她破壞法的把柄。在經她同意後,當場打爛了她的腦袋,血濺了一房多高。修煉是何等神聖,何等嚴肅的事啊,最後因為一念之差,走了舊勢力安排的路。

雖然在我們這個空間,當時她的肉身還好好的,但是神智已不是她了。我再給她讀法時,她對師父的法已經完全不相信了,有時還哈哈大笑:這麼做,不是傻子嗎?我急切的把這一切告訴協調人,希望大家切磋,共同找解脫這事之法,但是沒有一個同修相信我說的是真的,最後這個同修在二零一七年新年離開了人世,不久,我被無緣無故撤了協調人。從一九九八年開始修煉,一直在做的協調人,就這樣不做了,當時我的氣憤不言而喻。

我努力使自己冷靜下來,努力向內找,但還是未跳出這件事本身。我總認為我沒錯,我修得好,我會向內找,我學法多等等,一切自我障礙我向深層找,而且當時我也說不清舊勢力為甚麼說她破壞法,帶著疑問,帶著憤怒,帶著無奈,我默默離開協調小組,成了普通學員。

不過這下倒空下來很多時間,可以大量學法背法了。舊勢力看動不了我,又利用同修把我從學法小組除名,在大組散布我走極端,家庭關係也變得一塌糊塗,指責的聲音一茬接一茬,我幾乎處處碰壁,我被搞得焦頭爛額,即使偶爾靜下來,也理不出頭緒。

還好,有向內找的法寶,我時不時問自己,這都是針對我甚麼心來的呢?可是就像師父說的:「強烈到已經形成自然,自己都感覺不出來」[1]。我只有努力想師父的法,努力學法,可我卻沒找到我錯在哪了,思想裏還多是埋怨之語,最後只能狠狠心。師父開示:按照師父說的:「凡是在煉功中出現這個干擾,那個干擾,你自己得找一找原因,你有甚麼東西還沒有放下。」[1]

出了這麼多事,一定是自己哪方面偏離了宇宙特性,不肯找就是不服氣,說明修煉還不夠精進,於是我吸取網上同修的經驗,比以前更入心的學法,過去一天學一講《轉法輪》,現在一天學三講,堅持了幾個月,心裏就清明起來。在一次次師父的點化中,慢慢理順了事情的來龍去脈,找到執著自我的心,驕傲的心,最主要的是那顆求名的心。

我意識到同修說我精進,說我悟性好時,沾沾自喜,是求名的心在表現,聽到有人說我走極端,就生氣,還是求名心在作怪,每天急著圓滿,還是求名──太多太多。修煉二十一年,放下多少執著,堅定實修,其基點,都站在為圓滿上。師父說:「名是不能圓滿的強大阻礙」[2]。怪不得這麼多年一直在最好和最差之間徘徊,總覺得甚麼東西隔著我。

發現它後,家庭的陰霾就像風吹過一樣,立刻清清爽爽,常人的一切是是非非變得如此渺小,就像一個木屑掉進了一爐鋼水中,瞬間被熔化掉了。

在這次過關中,我深深體會到師父無量的慈悲,以及真善忍包含的巨大能量,就像師父說的:「其實我比你們自己更珍惜你們哪!」[3],師父苦口婆心讓我們多學法,讓我們修自己,師父每一句話都是為著我們,為著眾生!

師父明示:「有大法在,你真的把那大法學進去了,才是真的在。真的修進去了,真的成為一個真修弟子,那才是有大法在甚麼也不怕。」[4]

我再一次體會到師父的偉大,無論看似多麼難,只要按著師父說的走下去,就會體驗到「柳暗花明又一村」[1]。

註﹕
[1] 李洪志師父著作:《轉法輪》
[2] 李洪志師父著作:《精進要旨》〈大法金剛永純〉
[3] 李洪志師父著作:《精進要旨二》〈去掉最後的執著〉
[4] 李洪志師父經文:《二零一八年華盛頓DC講法》

本文章或節目明慧網版權所有,非盈利轉載請註明
來源明慧網,並包含明慧網原文標題及原文鏈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