任何環境下都把自己當作修煉人

Twitter Facebook 轉發 打印
關注度:
【明慧網二零一八年十二月十三日】我是為了治病走入大法修煉的,今天我就把自己是怎樣看待那個「病」,闖過「病業」關的經歷和發生在我身上的神奇的片段講出來與同修分享。

得法前我有心臟病、高血壓、淋巴腫。病到甚麼程度呢,心臟病讓我生活不能自理、不能幹活。高血壓是家族遺傳式的,弟弟三十九歲時因高血壓突發腦出血走了。後來我又得了淋巴腫塊,在右側的脖筋處。腫塊鼓起很大的包,導致我呼吸困難,一口一口的吐氣,晚上睡覺常常因呼不來氣憋醒,還痛的我不敢說話,發不出聲音來。那時我甚麼都不信,這是重病,不看醫生行嗎?

為了治病,我看過中醫、西醫、江湖大夫,凡我能知道的我都跑去看,花了不少錢,也不見效,反倒越治越重。最後沒辦法了,有人介紹法輪功,煉法輪功吧,一九九八年一個偶然的機會,我得法了。

這真是一個奇蹟。一天大家坐在外面嘮嗑曬太陽,一個人從我面前路過,說這法輪功真好,不打針,不吃藥,我多年的類風濕都癱瘓了,我現在全好了,能走路了。說著她一拽褲子,我看到她裏面只穿了一條線褲。北方大冷的天,還下雪呢。幸好自己悟性還不錯,這法輪功真行,我也想學,我就開始找法輪功,這還沒學呢,第二天我呼吸暢快多了。

找到煉功點,我一下就投入進來了。衝破家庭和生活上的阻礙,開始學法煉功,身體變化也是一天一個樣。一天晚上,睡夢中一個聲音告訴我:「滿腦裏癌症都長滿了,我給你炸開。」到第二天早上發現,我的頭外面鼓起來無數大大小小的包,不敢摸,一碰特別痛,但學法煉功幹活時不疼。從嗓子和嘴往出吐玻璃球一樣的痰塊,紅不紅綠不綠的爛膿塊,持續了一段時間。那時的心理狀態是甚麼樣的呢?人投入進來煉功了,可心沒一下進去,心不誠啊。

當我學完第一遍《轉法輪》時,我的確看懂了,就是說,這個功他不是為了祛病健身而傳的,不是治病的氣功,是帶人真正修煉的。那時我對「修煉」這個名詞是不了解的,怎麼辦呢?那就跟著師父修吧。就這樣一步一步的按著《轉法輪》裏講的要求做好,一點一點改變著自己,這就真正的走入修煉了。

說到這我想告訴大家,短短的幾天裏我家的最大變化是甚麼,我能幹活了!甚麼活都能幹,而且不覺得累,這個家變了樣。二十個春秋過去了,在正法修煉的這條路上風風雨雨經歷了無數的魔煉走到今天。

下面我把在困境中如何視自己為修煉人、過好心性關的小故事寫出來,與同修分享。

1、堅實的正法修煉基礎是破除病業假相的前提

二零一四年三月份,我被綁架到遼寧看守所,出現了腦出血症狀,手不好使,嘴不好使,拿牙刷刷牙找不到嘴,說話聲音都變了,看守所讓我到醫院去檢查,說檢查出結果上報可辦「病保」。我不同意上醫院。我想我是修煉人沒有病,那就得把自己當作煉功人,我把自己當作煉功人就得煉功、學法(背法),我告訴那裏的警察我得煉功,我這樣做了。一天我在抱輪的時候,感覺時間非常短,可是一個輪下來已經抱了一個小時了。

後來我被調到嚴管監區,據說那裏的管教是看守所裏最厲害的管教,去後我跟那位管教談我必須煉功,管教也允許了,派了一個法輪功學員照顧我。開始我有戒心,不相信她,因為那兒也有所謂做「轉化」的人。那位同修給我背《洪吟》,她只是會背,順序排不上,落下背不全的。我一看就說我教你。就這樣我們用一週多的時間,把《洪吟》、《洪吟(二)》、《洪吟(三)》全部背了一遍。

在這段時間裏,我的身體不知不覺中恢復了正常,那位同修背會後就走了。兩個監室的人我幾乎都給做了三退。剛來到嚴管的監室時候,我怕自己睡過點,錯過煉功時間,為了確保煉功,我夜間醒來就不再睡了,後來那個管教告訴執夜的人,到點叫醒我煉功,這過程既證實了法,又闖過了病業關,心性得到了提高,大法修煉竟是這麼神奇!

2、去掉執著、堅定正念 不怕吃苦就能闖過病業關

二零一八年一月一日,我在回家的路上出現了症狀,走路往一側栽歪,到家上樓困難,手開不了門,右手不好使了。我第一念想到了師父講的這段法:「舉個例子,我在長春辦班的時候,有一個人根基非常好,真是塊料,我也看中這個人。就把他的難加大一點,讓他快點償還掉,讓他開功,我準備這麼做。可有一天,他一下子好像得了腦血栓的症狀,一跟頭栽在那裏,覺的不會動了,好像四肢不靈了,送去醫院搶救。然後他能下地了。大家想一想,得了腦血栓哪能這麼快就能下地了,胳膊、腿都會動了?」[1]

我悟到,這不是病,是師父讓我提高的。既然不是病就不能像常人一樣去對待,我沒把它當回事,回家後照樣做飯,手不好使也做,不能聽它(業力)的。出現這麼嚴重的狀況自己得向內找,是甚麼執著心導致的呢?是錢,執著打工掙錢。因為孩子上學需要錢,自己打了兩份工。雖然自認為不影響學法煉功,可是那段時間學法時經常犯睏。晚上煉功的時候心還在想:明天我上不上班呢?要不,我先辭掉一份工作,好了我再幹。都執著到這個份上,已經那樣了我還放不下。

第二天,更嚴重了,右手任何東西拿不了了,右腿也跟著不能走路了。我猛然悟到,不能執著工作了。我還照樣煉功,用一隻手煉。丈夫一看嚇壞了,把家裏的親屬都找來了,妹妹跟我談要送我上醫院。常人認為血栓在二十四小時內必須通開,否則血管會就堵死了,上醫院也沒有用了。我想這不是病,這個關我得過好。我想到師父偉大,法偉大,這不是病,我們沒有病,出現的一切都是假相,是自己的執著造成的。

既然找到了執著,就應該從內心完全徹底的放下。堅定的信師信法,真心做到,那就得多學法。我耐心的和妹妹講,我從煉功開始到現在,甚麼心臟病、高血壓、淋巴腫塊、包括在遼寧看守所出現的腦出血(後來看守所說的),我不都走過來了嗎?你別量我的血壓,我血壓一直是高的,但我沒有高血壓的症狀反應,行動自如。你把我送醫院去他們就得降壓,我就會天旋地轉啥也看不到了,你這不是送我去死嗎?最後妹妹說我給你三天的時間,要是有好轉咱們就不上醫院。

我堅持學法煉功,當天晚上我就到小組去學法,這期間我多煉功,一天煉兩、三遍。妹妹走後的第二天早上,我不好使的右手能端杯子了。下午右腿可以單腿蹦了,蹦了兩分鐘。丈夫用手機錄像發給妹妹,這下轟動了。妹妹是中學老師,多年黨文化灌輸的思想動搖解體了。

丈夫雖然一直認為大法好,但這一次真實的展現,也讓他感到震撼,他們逢人就講發生在我身上的事,告訴人們法輪大法太神奇了!妹妹家中所有親屬通過這件事都做了三退。特別是我丈夫,在單位同事會餐、兵團戰友聚會、唱歌的隊友中廣傳真相,大法的美好神奇讓他們折服。

修煉難不難呢?其實不難,按照大法的要求做,做好了就不難。只要在法上,師父都幫你做。

3、在打工的環境中修自己,時刻把自己當作修煉的人

我找的第一份工作是搞衛生,刷車庫。在那份活中我放下了很強的愛面子的心。二零零三年家裏的生活很拮据,我出去找工作。找到了一個收尾工程的活,是搞衛生做清理,很多都是外來的臨時工。分工刷車庫,我和另一姐妹一組,中午供一頓午飯,我覺得還適合就留下來了。我幹活從不偷懶、不藏尖,不好乾的地方,那個姐妹就坐那兒吸煙,我該幹啥幹啥,也不計較。午餐時先盛飯的人拿得很多,都撈乾菜盛,我總是後打,吃得也不多。

自己平時愛乾淨利索,背上背個小包,在那個人群裏很扎眼,人家也想她怎麼來幹這個活呢?我開始也受不了,但我是修煉人,那不是執著心嗎,我就把愛面子的心徹底放下。後來工程不需要那麼多人了,很多人被辭退了,我卻被留下來一直幹到工程結束。我還幹過服務工作,但我幹活從不挑不揀,再難伺候的人,也能相處得很好,因為我是煉功人嘛,時時在修自己呀。

我做保姆家政,有一份工作我一幹前後有十年。那個家庭比較挑剔,曾一個月換了五個保姆。男房主是某重點大學人事部門主管處長,老伴臥床癱瘓是上海人,兒子是保衛處的,後來也提為處長,兒媳婦是律師。我到誰家幹活首先告訴人家我是煉法輪功的,被共產黨非法判刑一年,才回來。你可以考慮,要用呢,我們就接下來談。

那家同意用,那位老處長說:我知道煉法輪功的都是好人,我們家都知道法輪大法好,煉法輪功的人我信得過。我告訴他們我也有話要說:我先幹三天,飯菜鹹了淡了你跟我講,不行三天算錢我走人。三天過後他們把我挽留下來。

打工時我時時把自己當作煉功人,修自己這顆心,但大法修煉,慈悲與威嚴同在,堂堂正正去面對自己所遇到一切,修出的是慈悲莊嚴,是對眾生負責。一次在打掃房間時,桌腳地上有兩百元錢,我撿起來了放到桌子上,告訴他們錢掉在了地上。他家的孫子回家說他媽讓我給他刷球鞋,我告訴他你跟你媽說:我不能給你刷球鞋,協議中沒有這個內容,現在是假期,你們也都有時間。就是規定一旦定下來,那就要遵守。

我看護臥床的老太太,不管怎麼麻煩我都不嫌,就修這顆心。從臥床到能扶起身,到每天用輪椅無論冬夏推到外面曬太陽,到老太太自己能在院子裏遛彎,她的家人和大院的人都是見證。當然奇蹟在他們家不止一次出現,那是大法神奇超常的見證。

值得說的是,我在這期間由於同修情沒放下被帶動,被邪惡鑽了空子,被非法關押了一年。我回來後,那家聽說了,立馬把現有的保姆辭退了,給我打電話,懇請我繼續做他家的保姆。這是對大法弟子人品的認證。

大法弟子在哪裏都是好人,按照宇宙特性真、善、忍的標準指導自己修煉,慈悲純淨的場帶給人的都是正的能量,生命都會感受到美好和希望。

謝謝師父!

註﹕
[1] 李洪志師父著作:《轉法輪》

本文章或節目明慧網版權所有,非盈利轉載請註明
來源明慧網,並包含明慧網原文標題及原文鏈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