在與同修共事中修煉

Twitter Facebook 轉發 打印
關注度:
【明慧網二零一八年十二月二十日】在工作的環境中,我和幾個同修一起共事,大家工作閒暇之餘,有時會切磋法理,有時會交流講真相經驗,有時會談自己在法中的體悟,真的是非常難得的修煉環境。因為之前,我都是在常人環境中修煉,很少有和同修交流的機會,所以我很珍惜這個環境,也感到在這個環境中提高很快。

以前的工作環境中沒有同修,時常想:常人環境真的太複雜了,看到常人各種不好的人心隨時表現出來,一不小心自己也受污染,如果能和同修共事,一定會少很多矛盾。所以,心裏曾經閃過和同修共事的想法。後來在師父的幫助下,我如願的來到了一個和同修共事的環境。

原以為和同修共事會一片祥和,其實不然,在我們還沒有去掉的人心、觀念和業力的作用下,也會有矛盾,也會有考驗。如果這時同修之間都不向內找、不修口,還會出現相互間埋怨,甚至是間隔。

最近公司由於拓展業務,進了一台新設備,公司的工作崗位重新做了調整。原來辦公室裏的兩位同修自願申請到車間工作。因為到車間工作時間會比較寬裕,如果機器調試完畢後進入正常生產,同修可以上一天班休息兩天,非常有利於同修修煉及做證實大法的事情。我和辦公室另一名同修都為這兩位同修感到高興,畢竟有更多的時間修煉、證實大法,這對每位大法弟子來說都是再好不過的事情了。

由於崗位重新設置,後續會涉及一些問題,一個比較主要的問題就是工資也跟著新崗位重新進行了調整。之前,辦公室的兩位同修甲、乙在調崗之前也是相同的崗位,而且在調崗的前兩個月,公司老闆剛好給他們調了工資,每人漲了幾百元,他倆工資是相同的。這次調崗後,公司的經理又給他們重新定了工資,其中甲同修工資保持不變,原因是經理說他學東西快,在外面還有辦事能力,以後有跑外的事情有時讓他多擔待一些,另外還準備讓他主管這個新工序業務,新工序有七個人員配置,也就是讓他當個工序主管。而另一位同修乙和新來的幾個同事工資一樣,這樣的話,同修乙的工資相當於降低了兩百元。

我在公司負責做工資這一塊,一開始聽到經理這麼安排,我是這樣想的,同修乙都在公司好幾年了,怎麼也不應該和新來的同事工資一樣,因為以前在別的公司工作時,有的公司是有工齡工資的,自己感覺同修乙如果知道可能會接受不了。但是,現在公司對同修甲和乙的崗位設置確實角色也不一樣,他們之間工資有差異也有道理。而且經理說:如果同修乙來問工資的事,和他講清楚,現在的工資是按新崗位設置的。

同修丙和我在一個辦公室,她負責給員工發工資。之前,我們已經探討了關於同修乙工資下調的事,但我覺的公司領導已經決定了,我們就按著領導安排做吧。至於同修乙本人如果對工資的事情有想法,他自己可以和經理丁溝通(經理丁也是同修)。

可是到真正發工資時,丙一邊拿著工資表,一邊念叨不公平、不公平,還問我這事,公司老闆知道嗎?我一聽就冒出無名之火,沒好氣的和她說:「你自己問老闆去。」

當時的思想活動是你不就是怪我沒替同修乙說話嗎?你不也看到工資表了嗎?你要是覺的不公平,你自己去和經理說,和老闆說去,況且我之前都和你說過,經理說過「公司人員的角色定位問題,說有的同事既不是管理者,也不是決策者,總是自己不會定位,參與公司管理,甚麼事情都願意摻和。」

但話一出口,我自己都驚訝,自己哪來的這麼大火氣,對丙說話的語氣太不善了。後來我進一步的向內找,發現自己有很強的爭鬥心,爭鬥心後面夾雜著求名的心,因為我覺的同修丙問我,這事老闆知道不,是暗示我不替同修乙說話,領導不應該給他降工資,是在指責我。所以,那顆不能被別人說的心被觸動了,一下子就非常惱火。

因為我說話語氣不善,同修丙似乎一下也被觸動了,這時也開始向內找了,她找到了對同修乙的情,因為彼此共事時間長了,不想讓乙吃虧,怕他接受不了。因為我們也看到了同修乙在利益上確實也有些執著。其實這裏面還有一個對嫉妒心的認識:「這和我們過去搞的絕對平均主義有些關係,反正天塌下來大家死;有甚麼好處大家均攤;長工資甚麼百分之幾的,一人一份。這種思想看起來好像挺對的,大夥都一樣。其實怎麼能一樣?做的工作不一樣,盡職盡責成度也不一樣。我們這個宇宙還有個理,叫不失不得,得就得失。常人中講不勞不得,多勞多得,少勞少得,付出的多,就應該多得。過去搞絕對平均主義,說那個人哪,生出來都是一樣的,後天改造了人。我說那說的太絕對了,甚麼東西太絕對了就不對了。」[1] 同修乙被調降工資還存在著一定因緣關係,是不能光從表面看的。

發完工資後,同修乙來問了一下他現在的工資組成,我告訴了他,他了解後走了。過後同修丙和他核對工時時,說看出來,他情緒有些不好。我想如果同修乙能意識到他心情不好的背後還有利益心、埋怨心,這件事就變成了提高的機會,是好事。

而之前說的經理同修丁,對同修乙有些看法,兩個人一直沒有進一步交流,如果同修丁能夠對同修乙更寬容一些,那麼同修丁的境界會更提高、更昇華。

調工資這件事,看似一件小事,師父卻利用這件事,讓大家都看到了自己的執著心,其實這其中的得失不是最主要的,如果所有涉及到這件事的同修都能向內找,去掉自己的執著心、去掉自己不好的觀念,才不枉費師父苦心的安排。一件事四個人都學會向內找,不就變成了一舉四得了嗎?這不就變成了大好事了嗎?況且許多事情都這樣,當我們放下執著心的時候,事情的結果,並不一定就是最後的結果。當然了,煉功人講無為,一切都是師父最好的安排,而作為我們修煉人,一切是以提高為第一位的。

師父為了每位弟子的提高都操盡了心,我們每個修煉人都應該真正的學會向內找,在一思一念中提高上來,這樣才不辜負師父對我們的慈悲苦度,不辜負眾生對我們的期望。因為也只有真正的修好自己,才能做好三件事,才能肩負起大法弟子的使命。

註﹕
[1] 李洪志師父著作:《轉法輪》

本文章或節目明慧網版權所有,非盈利轉載請註明
來源明慧網,並包含明慧網原文標題及原文鏈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