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個煉功卡的故事

Twitter Facebook 轉發 打印
關注度:
【明慧網二零一八年十二月十四日】十一月五日,明慧網主頁刊登了二零一八年新版法輪大法煉功音樂,我把這件事告訴了身邊同修,有的同修拿來自己的煉功卡,找我重新裝新版的煉功音樂。其中有一位同修拿來的卡是用白色衛生紙包成的區區小包,我隨手放進了衣兜裏,準備午後做週刊時給她裝新版的煉功音樂。

同修剛走,鄰居來告訴我,說村裏強子的妻子讓她轉告我去他們家買玉米種子。我去了強子家。我買完種子交款時,強子找給我四十元零錢,我接過來後,他說這零錢沒了,往下給別人就找不開了,這時有人給他湊上了一百元零錢,他說少。我回家後,找出十元面值的二百元零錢,其中有十幾張是真相幣,我揣進放卡的衣兜裏,匆匆就給強子送去了。

下午,我做完週刊,想給同修裝卡,一掏衣兜,裏邊有幾團我先前放的衛生紙,我怎麼找,就是沒有那個區區卡包,我著急了,以為是掉在強子家了,馬上打電話求他們幫忙。強子回電話說,他妻子是看到了小小一團衛生紙,沒想到裏邊有東西,打掃衛生時,把垃圾放在火裏燒了。

這是徹底丟了。我把自己一張空白卡給同修裝上。同修來取卡,我跟她說,「這事不是偶然的,咱倆人應該按大法悟一悟。」她說:「你不應該管常人的閒事。」我說:「我這不是在幫常人排憂解難嗎?這不是做好事嗎?而且用的是真相幣。」我又跟她說:「這卡是你的,我給弄丟了,表面丟的是一張卡,其實是丟了法(那卡裏還裝有師父的講法錄音等內容),咱們要向內找一找,一定是在去咱們的甚麼心。」

她笑了,說:「這段時間,我和某某同修發生了矛盾,心裏不平衡,老看人家不對,看來我也有要修的心。」「我雖然勸你別起心,你一說她不是的時候,也勾起了我的人心,我有的話也是不在法上。」我認識到了自己的問題。

她又說:「修煉必須守住自己這顆心。」「對呀!修煉是一件嚴肅的事,不好好修就是麻煩多。」我說:「我丟了卡,丟了法,我更應該好好找一找自己了。」事後,我的心裏很不是滋味。

幾天後的一個清晨,我從衣兜裏掏出一小團白色衛生紙,一看,我大吃一驚,裏邊包著卡,幾天前丟的卡找到了。早飯前,我給強子打電話說明情況,深表歉意。

我在腦海裏給自己做了一個小結。平生以來自己是個急性子,做起事來總是雷厲風行,急於求成,說起話來總是滔滔不絕,不顧對方的感受,很多時候是事倍功半,達不到好的效果。修煉大法後,做甚麼事時,我還是著急,比如,同修們要真相資料,如果要的多,我總是顧不上吃飯,啃點餅乾,喝點面茶,或者吃口剩飯,也得一口氣把活幹完。有同修囑咐我:「別著急,能做多少就做多少。」可是我還是那樣急急忙忙的。

如果我不著急,把同修的卡放好,那麼能惹出這麼一大堆麻煩來嗎?那肯定是不會的。我回憶起近期發放明慧台曆,由於心急,幾次在岔路口上,我騎著電動車差點與人相撞,都是人家急剎車,可我還不以為然,而對方都嚇的夠嗆。

有同修說我大大咧咧,不拘小節。我沒有往心裏去,與其說不在意,不如說沒修心。通過這張失而復得的煉功卡,知道師尊是利用這種形式讓我修去急躁心,感謝師尊對弟子的無量慈悲!

本文章或節目明慧網版權所有,非盈利轉載請註明
來源明慧網,並包含明慧網原文標題及原文鏈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