在邪惡的環境中學法修心的感悟

Twitter Facebook 轉發 打印
關注度:
【明慧網二零一八年十二月十九日】我是一九九九年「七二零」之後開始修煉法輪大法的,一路走來跟頭把式的,是師尊一路的保護,才能走到今天。

學法是一切的基礎

在剛走入修煉時,學法抓得很緊,勁頭很足,正念也強。但是時間一長,就懈怠了,越懈怠,常人誘惑來的越多,每天學法讀書很少,很長時間才能通讀一遍。沒有了法的加持,被舊勢力鑽了空子,被非法判刑三年半。

在監獄裏,仔細回想自己的問題,並找機會和其他同修交流,我才知道原來大部份同修都是一天起碼學一講,有時間,還學各地講法、背法,而我根本沒有達到這個標準,這讓我深深的知道了自己的差距。

剛到監獄不久,獄警沒收了我抄寫的大法經文。我開始絕食,一滴水都不喝,絕食三天,直到第三天,我都是自己上下樓,回到監舍,踩著床欄杆到上鋪,都很自如,其他人說,真是神了,三天不吃飯,還這麼有勁!

後來,在其他大法弟子勸說下,終止了絕食。在後來的兩年時間裏,我放在屋裏的大法經書,警察和犯人再沒有動過,其他同修的經書無處存放時,就暫時放在我這裏,過後再還給他們。

每天從車間回來,我都抓緊時間學法,同時,還背《洪吟》、《洪吟 二》、《洪吟 三》的共二百零八首詩歌(不含歌詞),是同修一首一首抄給我的,因為在邪惡迫害的環境下,同修都是手抄寫大法經文,來之不易,我就把《洪吟》、《洪吟 二》、《洪吟 三》全部背會了。直到現在,只要是外出坐公交車、行走的路上,我都背《洪吟》,不讓常人的東西往腦子裏打。很多關鍵時刻,是《洪吟》中的詩句自然而然的反映在腦海中,堅定了我的正念,闖過了一關又一關。

原來修煉就是修心性

在監獄邪惡的環境中,隨著一遍又一遍的學法,並且對人、對事盡力按照法的要求去做,師父就把我以前沒有悟到的內涵展現了出來。有一次,當我讀到《轉法輪》第四講,「業力的轉化」一節時,「我們大多數是在人與人之間心性的摩擦當中去轉化業力,往往在這其中體現」[1],師父講的法讓我感覺像一扇大門突然打開一樣,我一下子明白了很多內涵,以前的修煉是在廟裏修,而法輪大法卻是大道無形,是在常人中修煉,都是和常人一樣的事情、矛盾、麻煩,但因為我們是修煉人,這些麻煩其實都是師父按著我們的心性與層次,在有序安排著一切。我們的修煉就是在常人的環境中做好自己,這在歷史上沒有參照,必須每個人走自己的路,每個人遇到的麻煩都不一樣。

一直以來,我最放不下的就是去世的父親,和我工作了十餘年的原單位,時常在腦海中會想起來讓人難忘的事,那是一種埋藏在心裏很深的一種情感。而這種體會,是非常個人化的體會,就是我的母親、妻子、最好的朋友,也無法體會,所以這種情感會埋藏很深,其實任何一個人都有這樣的內心秘密,它最頑固、最不容易發現、最難割捨。

然而,我們修煉心性不就是要把最難割捨的東西,徹徹底底放下嗎?師父總是會安排各種各樣的事情,讓我們把最根本的執著去掉。

我被迫害之後能不能回到原單位,原單位對我很熱情,從上到下問候我,有的時候我以為領導這句話是我可以回去了,我等了很久,結果還是回不去,那時心裏真是非常沮喪。我只能暫時不去想這個事了,其實心裏沒有放下。

師父講:「有的時候你看那東西是你的,人家還告訴你,說這東西是你的,其實它不是你的。你可能就認為是你的了,到最後它不是你的,從中看你對這事能不能放下,放不下就是執著心」[1],反覆磨了許多次之後,這個心漸漸的淡去了,我基本上放棄了回原單位的想法。

沒過多長時間,單位來人通知,領導找我談話,讓我以兼職身份工作,工作量沒以前大,在家就可以做得來,待遇雖然沒有以前高,但時間卻比較充裕。與同修交流時,同修說:「我們的一切師父都安排好了,這不是讓你多學法、講真相,做大法的事嗎?」我一下子明白了很多。

去掉心底裏隱藏的那種情,一下子覺的輕快了許多,對於修煉人在任何情況下,對於任何人、任何事,都不應該有甚麼情緒,看得見的情緒容易發現,而看不見的情緒,才是需要修煉人有針對性的、真正把自己當成煉功人去對待,我們真正能有一顆誠摯的心,堅定不移的心,大法就會把美妙的轉變展現給我們。

我們是一個整體

在監獄裏,每個分隊的環境都不一樣,有的分隊寬鬆一些,抄、讀大法經文都可以做到,有的分隊就很邪惡,學法條件就比較惡劣。每一個大法弟子對於學法都是非常渴望,但不同條件下,如何保護大法經文與電子書就成了最重要的事情。

有一次,我們監舍樓下的分隊,要搞大清查,那個分隊的同修傳過話來,問我們能不能保存一下大法經文和電子書。我和另一個同修商量,我已經存放了一些經文,如果再拿過來更多,會不會引起邪惡的注意?同修說,這個時候是他們最困難的時候,以前從來沒有出現過,咱們硬著頭皮也得接,你不方便的話,我來保存。

這位同修平時有點膽小,可是這個時候卻沒有猶豫,我多少有點吃驚,這也鼓勵了我,我說,咱們先把大法經文接過來。接過來之後,我們兩個人分別保存了一部份,將近兩個多月的時間安然無恙,後來又分別轉移了出去。在那個邪惡的環境中,能不能盡自己最大努力證實法,願不願意承受壓力,是對大法弟子能不能形成一個整體的檢驗。當我們真正站在別人角度去想,願意承擔、願意付出的時候,事情就是另一個局面。

還有一次,有一個分隊的同修告知,沒有《轉法輪》的第六講,讓我們抄寫下來,傳過去。我中午、收工回來,抓緊一切時間抄第六講。抄完之後,要不要裝在身上呢?如果今天要是搜身,被獄警抄走怎麼辦?我就發正念,同修在等著學法,邪惡不能搜身。接下來三天,我都把第六講裝在身上。

那一段時間,監獄正搞檢查,比平常的秩序緊張很多,兩個不同的分隊要想碰面,還不太容易。在之後的第四天收工的路上,真是神奇的一幕,平時都是一個隊走完一個隊走,一個挨一個,而當我們的分隊拐彎的時候,另一個隊正好走過來,我們兩個隊並列走在一起,擠到了一起,走著走著,有人捅我,我一看正好是要第六講的同修,我迅速拿出、很快交給了他。然後,兩個隊也正好分開,又成了一前一後,正常行走。就留出那麼一錯身的時間,正好把經文傳給同修。那一刻只有對師尊無盡的感激,兩個隊並列前行,我在監獄從來沒有見過,但是不可能的事情,就這樣發生了,而這樣的神奇也只有大法弟子才能切身感受到!

「五﹒一三」大法日快到了,我們該做點甚麼呢?我和同修商量,要利用這個機會讓更多服刑人員知道這個殊勝的日子。我們決定把「五﹒一三」大法日用筆寫在信紙上,在工間休息的時候,給大家傳看。我們一人寫了一張信紙,「五﹒一三」這一天是世界法輪大法日,在一九九二年五月十三日這一天,法輪大法由李洪志師父向世人傳出,以真善忍為基本原則,有五套舒緩的動作,是讓人提高心性、道德回升的性命雙修的佛家上乘功法,然後加上自己簡短的體會。

我們利用上、下午收工時間,抓緊所有的時機,盡可能讓更多的人看真相信,大家看著看著,會問起來,為甚麼這一天是大法日?為甚麼是世界大法日?世界其他地方知道法輪功嗎?正好給了我們解答的機會。我們兩個人,加起來大概講了有四十人左右,雖然人數不是很多,在隊裏已經形成了一個氛圍,整個隊基本上都知道「五﹒一三」是法輪大法日,還有幾天就到了!

在週五的時候,分隊宣布了一個消息,平常都是週日休息,但今天收到廠方來電,生產原料過不來,我們只能週六休息,週日出工。而週六正好就是「世界法輪大法日」,因為這個分隊所有的人都知道週六是大法日,並且知道了大法給世人帶來了美好,所以大家得到了這個福份!有明白真相的常人說,本來週日休息,結果人家在大法日休息,法輪功太厲害了!

在大法中修煉的時間越長,就是越是能感受到,其實大法弟子只不過是按照大法的要求做了應該做的,都是師父慈悲的安排。只要大法弟子真正把自己當成煉功人,奇蹟就會出現,等待大法弟子的就是昇華的美好。

註﹕
[1] 李洪志師父著作:《轉法輪》

本文章或節目明慧網版權所有,非盈利轉載請註明
來源明慧網,並包含明慧網原文標題及原文鏈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