在平凡的崗位上修心昇華

Twitter Facebook 轉發 打印
關注度:
【明慧網二零一八年十二月二十三日】我今年四十九歲,現在從事的是道路兩邊的清潔工作,是一名普普通通的清潔工人,更是一名修煉二十多年的大法弟子。

說起當清潔工這個職業,我原本很討厭它,自己觀念中認為那是一份很髒的活,而且也會很掉價的(沒臉面的意思)。然而,陰差陽錯,我始終沒有找到合適的工作。一次偶然的機會,我與一位清掃道路的大姐聊起來,大姐是個熱心人,從她那兒得知她單位還需要員工。雖然那時我還無意要幹這份工作,但還是把聯繫方式給了這位大姐。

過了些日子,保潔公司給我打電話,剛好那時我的工作還是沒有著落。在這種情況下,迫不得已我答應了去保潔公司上班。回家後,我偷偷的哭了幾回,好像自己遭受了多大的委屈一樣。當冷靜下來擦乾眼淚,我發現,我竟然是在強迫自己去幹一份自己心目中最瞧不起的工作,強迫自己去接受這個現實,真是不可思議。

畢竟是修煉人,師父法中講過:「向內找這是一個法寶」[1]。當靜下心來時,我問自己,我為甚麼要瞧不起這類職業,我是修煉人,一不偷,二不搶,憑著自己的雙手出力,養家糊口,有甚麼丟臉面的?我這不是虛榮心、面子心、求名的心嗎?師父法中還講過:「想幹不想幹,高興不高興,愛和恨,整個人類社會的一切,全是出自於這個情。這個情要是不斷,你就修煉不了。」[2]

我的心漸漸平靜下來,兩、三天後,保潔公司派班長給我送來工作服,並安排了工作路段,就這樣我開始上班了。我負責的路段位於市中心的一個丁字路口,以丁字為中心南北各一百米左右,然後向西有三、四十米左右,還包括十個垃圾箱周圍的衛生管理,主要是清掃道路兩側的人行道及樹盆和撿起人們隨手扔掉的垃圾,公路上的垃圾由清掃車處理。

上班的第一天下午,和我交接班的是一位七十歲的老大姐,她人很好,正直善良。她告訴我,老伴早已去世,她一人拉扯一雙兒女長大成人,現都已成家。她是那種比較傳統的家庭婦女,兒女們都不願讓她再幹這個活,但她覺的自己身體還很棒,能自食其力,不願過早的依賴兒女,給兒女增添負擔。

因為我是第一次幹這種活,對於這行的一些規定及注意事項還是不懂的,老大姐就不厭其煩的一樣一樣的告訴我。她說別的清潔工都把人行道上的垃圾往公路上掃,坐等清掃車從這裏路過時一起清理走。老大姐卻不這樣幹,她說她不願給別人添麻煩。而且保潔公司也不允許他們這樣幹,經理看見了會責怪的。我很佩服老大姐的為人,在這世風日下,道德淪喪的當今社會,她是一個難得的好人。

但沒過幾天,老大姐讓經理給調到離家近的路段去幹了。

後來頂替老大姐的是一位六十多歲的獨眼老大哥,他的一隻眼睛不知何故已經失明。他說他幹這行有四年了,是從別的路段調過來的。班長特意囑咐我倆,要協調著把活幹好,不要互相依靠,你留點給他幹,他留點給你幹。我倆都保證一定沒問題。

因為夏天天氣比較炎熱,我和老大哥商量著,無論是誰值班,都是下午掃道路的西邊,第二天上午再掃東邊,因為這樣會涼快一些吧。空閒時每隔一小時左右就到處走走,撿撿人們隨手丟棄的垃圾,以確保道路的清潔。可是有一天老大哥值班,也許正趕上那天下大雨吧,等到我接班後發現,有些地方他根本就沒有掃。剛開始心裏有點不痛快,懷疑他是不是在留著給我幹?這時我想起班長曾私下跟我交代過,如果有甚麼問題可以直接向她反應。也許班長早已知道像他們這些長期幹的,時間長了都會耍一些花招而特意提醒我的吧。

可是轉念又一想,不行,我不能那麼做。我是個修煉人,如果我向班長反應了,老大哥就要受到經理的批評或罰款等,那我這跟邪黨文化中的「打小報告」有甚麼區別呢?!想想老大哥一隻眼睛看不見,又那麼大歲數了,幹點活多不容易啊!也許是昨天下午下大雨,迫不得已他才沒掃完的吧,而且今天上午他還得掃東邊。我應該理解他才對呀!師父法中曾諄諄教導我們:「在一切發生的事情中,能夠做的堂堂正正的,寬容大度,能夠理解別人,能夠儘量的全面思考問題,那麼我想很多事情可能都會做的很好。」[3]想到這裏,我的心豁然開朗,心身輕鬆愉悅的幹完我的工作,直至交班回家。

後來一位相鄰的清潔工問我:和你對班的那個老頭能行嗎?言外之意是說他只有一隻眼睛能幹好活嗎?我笑笑對他說:人家已經是那樣的情況了,又是那麼大的歲數了,掙點錢挺不容易的,互相理解點吧。那人笑著點了點頭。

有一次,我看到一個三十歲左右的小伙子,手裏提著一袋垃圾,另一隻手玩著手機從我面前走過,當路過公交站點旁邊的果皮箱時,順手就把垃圾袋往裏一塞,我看到後對他說:請你不要把垃圾放在這兒,放那邊垃圾箱吧。他斜著眼瞅了我一下說:我為甚麼要送那邊,這不是垃圾箱嗎?我說:這是果皮箱。他說:果皮不是垃圾嗎?送那邊我還得走好幾步。說著就把臉扭向一邊繼續玩他的手機。面對他的強詞奪理,我沒再說甚麼。當我看到他走進公交車站點時,我想也許他是怕錯過公交車而不願再向前走這十幾米遠吧!我當即平靜的把他丟棄的垃圾袋拽出來,替他送到垃圾箱中。

到了晚上,我做了一個夢,夢中有個人給我好幾個大包裹,包裹裏滿滿的都是些好東西。我知道,那是師父看我心性提高後,對我的鼓勵。謝謝師父!

後來,南北西各個相鄰地段的清潔工看到我這個新面孔,而且每次值班都會在他們管轄的地段幫他們撿垃圾,有時把撿到的飲料瓶等都給他們賣錢,他們都很感激。閒暇時他們會主動來到我身邊,問我的一些個人信息,並向我推薦他們的一些所謂的經驗,比如:他們教我早上早點來,本來公司規定是五點半上班,他們都是四點多鐘就過來了,然後把人行道上的垃圾都掃到公路上,他們說這樣可以等清掃車一走一過就都吸走了,省了不少麻煩。剛開始我只是笑笑,因為我知道,我和他們不一樣,我是大法弟子,得用法的標準來衡量事物的對與錯,何況早晨我還得煉功呢。再說公司也不允許他們這樣做,只是他們不聽,還教我也這樣做。

後來我告訴他們,先謝謝他們的好意,但是我不能那樣做,因為我煉法輪功,師父教我們要「與人為善的,做甚麼事情總是考慮別人」[2],所以我不能給別人添麻煩。他們聽後就不再教我這些了。這樣在工作之餘,空閒時間我會找個安靜的地方,洗淨手開始聽師父的講法錄音,工作學法兩不誤。

每次我值班時都盡心盡力的幹好我的工作,把垃圾掃成堆,然後裝進袋倒入垃圾箱。每當清掃車經過我身邊時,司機都會隔著玻璃窗向我這邊張望,雖然車一直沒有停下來,我們也沒有機會說一句話,但他也許已經感覺到了我的與眾不同。我把公路兩側門市房門口人們隨手扔掉的煙頭一個個都撿起來,有時看到公路上有清掃車遺漏的垃圾也掃起來。

我對工作認真負責的態度得到了單位領導們的讚揚,也直接影響到世人,所有路人及門市裏的商戶們都看在眼裏。當我進到超市裏買東西時,服務員及老闆都誇我掃的乾淨。早晨有晨練的大姐們路過我身邊時,她們也會主動搭把手,幫我撐一下袋子把垃圾倒進去;過路的年輕人經過我身邊時,他(她)們會把手裏的垃圾直接放到我的鐵撮子裏,同時還會對我說一聲:「謝謝阿姨」;有時我會發現有小朋友看到公路上的飲料瓶,會主動撿起扔進垃圾箱;也有出來倒垃圾的老大哥看到公路上有掉落的樹枝,會撿起來一起送進垃圾箱。人們倒垃圾時也會正正當當的倒進去了,不像以前,老遠扔進去,掉到地上也不管,扭頭就走了。而且公路上及門市門口,人們隨手扔的煙頭、紙巾等垃圾也明顯少多了。

晚飯後,路燈亮了,人們都在道路兩側乘涼,有打牌的,有聊天的,有踢毽子的,有看孩子的,更有一些三五成群的老人們在議論著最近這兒的衛生環境比以前好多了。老遠我就聽到他們在議論我,他們還說我來這兒之前,這裏已經連續換了五、六個人了,從來沒有像現在這樣乾淨過,給人一種爽心悅目的感覺。我知道,那是人們良知的一面在復甦,都在自覺的維護著這潔淨的環境。對此我也很感動,其實是我應該感謝他(她)們才對呀!

我想有機會我一定要把大法的真相講給他們,把大法的福音傳送給每一個應該得度的世人,願他們能早日認清真相,得到神佛的護佑,擁有一個美好的未來。

有一天晚上,我還沒有下班,一位在外乘涼的大哥對我說:你掃的這麼乾淨,真會幹,活幹的真好,你們領導省老鼻子心了,也不用天天來檢查了。還問我這麼會幹,幹幾年了?我說:哪兒啊!我剛幹這活還不到半個月呢!我只是在盡職盡責的幹好我的工作,因為我是法輪功弟子,是師父告訴我們:「因為大法弟子在哪裏都是一個好人嘛」[4]。。接著我給他講了大法真相及我修煉後親身受益的神奇事,還有三退保平安的福音。他說自己六十多歲了,小時候家裏兄弟姐妹們多,他得照看弟妹們,等大了又得上生產隊幫家裏掙工分,就沒上過學,更沒有入過甚麼黨、團、隊。我告訴他那就記住「法輪大法好,真善忍好」九字吉言,關鍵時就能逢凶化吉,遇難呈祥的,以後還會有大福報呢!他笑著說記住了。

我的工作得到了世人的肯定與支持。我由一開始的戴著帽子,捂著口罩,即使這樣也還是要把帽簷壓的低低的,就怕被熟人認出,到後來的坦坦蕩蕩,跟人們講大法真相。過程中,我放下了那些人心,扭轉了過去那些不正的觀念,從而在法上真正的得到了提高。

註﹕
[1] 李洪志師父著作:《各地講法九》〈二零零九年華盛頓DC國際法會講法〉
[2] 李洪志師父著作:《轉法輪》
[3] 李洪志師父著作:《各地講法二》〈二零零二年波士頓法會講法〉
[4] 李洪志師父著作:《各地講法六》〈二零零四年復活節紐約法會講法〉

本文章或節目明慧網版權所有,非盈利轉載請註明
來源明慧網,並包含明慧網原文標題及原文鏈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