在背法中擴大容量

Twitter Facebook 轉發 打印
關注度:
【明慧網二零一八年十二月二十三日】下面我把自己背《轉法輪》的體會寫出來,向師尊彙報,與同修交流。

我們學法小組的同修在交流時,談到學法的嚴肅性,認識到應該背《轉法輪》,這樣才能真正起到靜心學法的作用,才能學到法,才能溶於法中,因為法就是我們的指導方向。我想這部宇宙大法我一定能背下來,因為以前背過,但後來就放下了,沒有堅持,現在想想是沒有恆心,沒有毅力,如果要堅持背到現在,可能這部大法就完全背下來了,真是慚愧。

我現在背法是從早上六點三十分背到七點三十分,晚上是從學法小組回來背到夜間差五分十二點發正念。效果很好,還突破了早睡的習慣,兩年多,已經背了十幾遍。以前背法給現在背法打下了堅實的基礎,也能看到法的內涵,在法理上不斷的有新的認識,新的領悟。尤其在心性方面有明顯變化,和同修遇到矛盾能冷靜下來,想起法上是怎麼要求的,不會再像以前那樣衝動、強勢、攪在其中,能跳出來看問題,能抓住人心的根源,不滑過去。現在同修之間幾乎沒有大的摩擦,配合的很默契。

一、在矛盾中修自己

我們學法小組有位老同修,我們在一起配合很多年了,都很好,可是一交流到實質問題的時候,只要他不認可的,無論是誰,就像領導似的來一通,我只要一說話,他馬上就對著我來一通,過後向內找,我問房東同修:「你看我哪又錯了?」她說:「他就那樣。」我說:「這事肯定是對我哪顆心來的,否則,矛盾就不會發生。」

這時,師尊看到我真心向內找,就幫了我,腦海裏浮現出爭鬥心、怨恨心、妒嫉心、不讓說的心等等,挖其根源,發現這都是後天形成的變異觀念,很大程度上也是共產邪靈長期灌輸的黨文化造成的,在我發現後立刻去掉了它。在正法中能歸正的就留,不能歸正的就清除。

有一次又因為一件具體問題發生不同意見,我談了自己的看法,老同修反駁我時說:「有的人學明慧不學法。」 我知道他在維護自己和意見相同的同修,我就不再說話了,結果不歡而散。

在回來的路上,我和同修說:「為甚麼是這個結果?」她說:「交流不了就不說了。」雖然我沒再說話,但我心裏很難過,感覺委屈、不平,還想以後有時間再和老同修說說。這時,師父的法從腦海裏顯現出來,師父說:「可是往往矛盾來的時候,不刺激到人的心靈,不算數,不好使,得不到提高。」[1]我從法中悟到,這突如其來的矛盾,真是為我提高心性而來的,多大的好事啊。謝謝師父!謝謝同修!

還有一次,一位同修無意中說,老同修在他們小組說了我的壞話,說我怎麼怎麼不好,我說:「還是修自己吧,我做啥也不需要別人知道,師父知道就可以了。」

當時嘴上沒說甚麼,可人心翻上來的時候,又想找老同修解釋怎麼回事,猛然悟到:這不是證實自己嗎?我不要,去掉這顆心,把自己溶入真、善、忍中。

過了一段時間,我們集體學完法交流,老同修說自己很強勢,不讓別人說話,不像她(指我)那樣。自己也一直在修這面,可有時還抑制不住。我說:「既然聽到了就沒有無緣無故的事,都有要去的心,是共同提高的機會。」

老同修一聽我能理解他,就說他也在找自己。

我想可能是因為自己這變了,把心放下了,師父就把這物質拿掉了,老同修有了變化,不再像以前那樣說話了,聲音小了,有事善意提出來,現在我們配合的很溶洽、祥和。

二、用大法指導處理好與家中同修的關係

修煉以來,在我的身上發生的巨大變化,讓丈夫、兒子見證了法輪大法好,師父的慈悲偉大,幾年前都走入了大法修煉。

兒媳是兒子大學的同學,在大學時兒子就勸她退出了共產黨,廢除了加入共青團和少先隊時的誓言。她第一次來我家了解了大法的真相後也走入大法修煉。

全家修煉真是非常可喜的事,但更容易暴露人心。丈夫自從走入大法修煉以來,光學法,不煉功,也不發正念。我多次和他說得煉功,他就是不聽,催急了就發脾氣,從不認為自己錯,後來我就不說了。有一次,我問他:「你學法了嗎?」他說:「你學你的,我不用你管,我知道怎麼做。」我說:「你光學法不煉功怎麼叫修煉人呢?」他一氣之下幾天不學法,更別說煉功了。

我冷靜下來向內找:為甚麼反反復復總是這個狀態,為甚麼他接受不了,為甚麼多次發生衝突、甚至生氣把自己關在臥室不出來。我不停的催促他學法、煉功,這是不是情啊?怕他被落下,怕他跟不上正法進程回不去,怕他三件事做不好如何如何,總之擔心他這個那個,就是情。

師父在講法中說的非常明瞭:「人要跳出這個情,誰也動不了你,常人的心就帶動不了你,取而代之的是慈悲,是更高尚的東西。」[1]我領悟到自己對丈夫的要求高、語言不善,而不是以慈悲心,即修煉人的心態對待他。在他能接受的情況下,善意的說幾句。這樣,從那以後我就改變自己,不再說他,有些事情點到為止,不強加於他,多理解他,多為他著想。後來漸漸有了變化,再問他:「學法了嗎?」他說:「學了,你助師正法,我助你正法。」我說:「你也做著助師正法的事,兌現著自己的誓約,完成自己的使命,我們一起隨師返回家園。」

真是「修在自己,功在師父。」[1]

再說說兒子、兒媳。他們在外地工作,每兩個月回來一次。每次回來都會買很多吃的、穿的、用的,很是孝順,很懂事。兒媳純淨、賢惠、話不多,但我倆在法理上能經常一起交流。

我知道他倆在家煉功也少。可我一提煉功這事,兒子就說:「您做的哪都好,有毅力,能吃苦,我和您比差的太遠。」我說:「你別跟我比,你跟師父對我們的要求比,得知道精進,不能老這樣子啊。小時候那麼聽話,長大了就不聽話了,如果再這樣下去就回去吧。」他說:「媽,我不用您管,不用您操心,修好自己就行了。」

聽到兒子也說我「修好自己就行了」,我突然悟到是師父用他的嘴在點化我:他有師父管。師父讓我把心放下,把後天形成的觀念去掉,提高上來。

以後兒子、兒媳再回來,我就提醒自己,用一個修煉人的標準要求自己,和他們坦誠交流,不再要求他們怎麼做怎麼做,讓他們體會到我們是同修,他們回家來是全家共同提高,相互促進的好機會。這樣逐漸越來越溶洽,環境真的改變了。

一次兒子和我說:「媽,我多虧轉生到您這兒了,要是轉生到別人家就把我毀了。在人類道德敗壞下滑的社會,在這滾滾紅塵中,我能得到這千萬年不遇的大法,真的是太幸運了。」我說:「都是師父的費心安排。」

我們都感恩師父的慈悲救度,唯有一起共同精進,做好三件事來回報偉大的師尊的救度之恩。

當我走出這一步後,我做了一個夢:我站在海邊,那大海無邊無際,海水清亮、平穩,沒有波浪……這是師父對我的鼓勵和肯定,也是讓我繼續提高,讓自己的心胸擴大再擴大,像大海一樣寬廣。

註﹕
[1] 李洪志師父著作:《轉法輪》

本文章或節目明慧網版權所有,非盈利轉載請註明
來源明慧網,並包含明慧網原文標題及原文鏈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