山東萊西法輪功學員劉淑香含冤離世

Twitter Facebook 轉發 打印
關注度:
【明慧網二零一七年七月九日】(明慧網通訊員山東報導)山東省萊西市月湖小學校醫劉淑香,因歷經中共長期迫害,身心受到嚴重傷害,於二零一七年六月二十五日含冤離世,終年六十三歲。

劉淑香於一九九九年開始修煉法輪功,她按照真、善、忍做人,獲得身心健康道德昇華。

一九九九年邪黨迫害法輪功,劉淑香到北京去為法輪功說句公道話,被萊西「610」非法關押了四十多天,扣掉了近一年的工資。

二零零七年七月十七日,劉淑香被萊西市青島路派出所有預謀的綁架,被非法判刑四年。

二零一四年四月十九日上午,劉淑香從江西大女兒家返回萊西途中在車上向人講述大法真相,在濰坊站下車時,遭濰坊火車站派出所警察綁架。

二零一七年四月十九日上午,萊西城關派出所數名警察到她家敲門騷擾。

一、修煉大法獲得健康和生活勇氣

劉淑香曾有一個幸福的家,丈夫在土地局工作,有兩個聰明可愛的女兒。可一九九八年一場車禍奪走了她丈夫的生命,她和兩個年幼的女兒艱難度日。

就在她身心交瘁、精神陷入極度痛苦時,她遇上了法輪大法。大法解除了她心中的痛苦和憂愁,她也因此有了把孩子撫養成人的信心、有了支撐起這個家的勇氣和力量。修煉後的劉淑香道德高尚、身心健康,人們總看到她每天樂呵呵的。

二零零六年十月份她在單位管理衛生,有一個班主任讓學生到廁所用潔廁靈刷廁所,準備市裏來檢查,中午十一點多鐘她正下班時,看到學生在刷廁所,她想孩子這麼小,萬一出事怎麼辦?她要過噴霧器自己在廁所噴刷,不小心噴霧器壞了,全噴在她整個臉上,兩隻眼睛一點看不見了,到醫院眼科門診就診,醫生說必須住院治療,診斷是化學性燒傷,她想家裏孩子在上學,不能住院,她要求回家,就這樣堅持沒住醫院,在家裏休息了兩個月就全好了。她的住院病例還有,這都是真實的。假如讓那個學生去幹,後果不堪設想,事情發生後,領導不讓人說,也不准別人知道。這件事,如果她不學法輪功,她也不會去管這個事,只因她學大法真心的為他人著想才會去幹。

類似的事情不知有多少次。二零零三年非典時間,也是人們從中撈錢的機會。很多單位都是領導親自購藥,也有的為撈錢免職的。可她們單位領導不僅不親自購藥,他們甚至連問都不問一句。一直都是她自己購藥、購物,領導都很放心,都知道她修大法,都知道她不會去做損人利己的事。所以不管甚麼時候,她買回來的物品,領導直接就簽字,從不過問花錢多少的問題。說實在的,如果她不是修大法的,或許在這個時期,她也能賺一筆很可觀的錢。不僅如此,她為了能讓全校師生有一個好的環境,她經常早來晚走的背著噴霧器樓上樓下的噴洒藥物,甚至有時一天要好幾次。領導多次在校會上表揚她。

她工作認真,全心全意的為廣大師生服務。誰都了解她,在學校按理單位錄取學生時應有醫療費,可單位不收,她只得自己先拿錢購藥,然後再用於師生(多數是學生用的)遇到學生頭疼腦熱的、或是跌打外傷的,收費都是只收本錢,一元兩元的,可就是這些本錢也是經常收不起來的,沒辦法她只好自己墊上,這樣的事無計其數。作為醫生,救治病苦是她的責任,所以即使收不上錢,她也不會坐視不管的。何況法輪功教她們在哪都要做個好人。難怪「610」惡人幾次到學校欲騷擾她時,都被領導拒絕了:人家這麼好,叫人家往哪轉啊?

二、捏造偷車罪名綁架,被冤判四年

二零零七年七月十七日,「610」惡人無恥的竊聽了早上她與姨母的手機通話,知道她要去看望病危多日的姨母。在她出門走到樓下的時候就被青島路派出所第二警務區的惡警宋文哲和趙賓等五、六個便衣無緣無故的綁架到城關派出所。她問他們為甚麼抓她,趙賓等人說:你是偷車人,那個偷車的人跑了,你們是一夥的。她這才知道他們是早已預謀的綁架她:她剛走到樓下,看到宋文哲正在打電話,一個騎摩托車的陌生男人對她說:她帶你上車站吧,沒有公交車了。她說不用。他一邊說一邊拉她,表現得像是很熟悉她的樣子,一會功夫,一輛沒有牌子的白色麵包車開到小區大門口,下來五、六個便衣把她抓進破麵包車上,原來他們是在演戲。

她莫名其妙的被「610」光天化日之下誣陷、綁架。他們搶走了她的包,偷走了她家的鑰匙,在無任何手續的情況下,沒有經過她的家人,惡警偷偷的私自非法抄了她的家,搶走了家裏的電腦、複印機、MP3、所有大法書、師父法像等。當時李為魁拿著抄家時的物品清單讓她簽字,她跟他講真相,他不聽。她說:你這樣做會遭報的,你要上惡人榜的。他說:她不怕,有第一次上惡人榜,就不怕有第二次。

她被非法囚禁在城關派出所一天多,他們把她給姨母準備的送終衣服全都翻開了,弄得亂七八糟。她跟他們說:她姨母快不行了,她得趕緊去看看她,你們別再胡說八道了。你們昧著良心作惡,將來遭報的是你們。惡警說;你把偷摩托車的人放跑了,等找回來再放你。

二零零七年七月十八日,他們給她戴手銬非法送往青島看守所,「610」的惡人這時才現出本相,改口跟獄警說她是煉法輪功的。原來是二零零七年七月三日,她送了一本《九評共產黨》給派出所的宋文哲,希望他能分清是非,他不但不看,還故意誣陷設計把她送進監獄。

七月十九日晚,她小女兒佩佩回家拿學費,發現門都反鎖著,鑰匙打不開。佩佩找來鎖匠打開鎖一看,家裏亂極了,衣物扔滿地,拉開抽屜找她給準備的學費錢,甚麼也沒有,再一看自己心愛的電腦也不見了。佩佩哭著到處去找她,孩子知道媽媽又被抓走了,可憐的佩佩嗓子都哭啞了。

佩佩打電話把在外地上大學的大姐叫回來了,她倆一起去公安局找沈濤要媽媽,沈濤惡狠狠的對大女兒說:再來叨叨就把你也抓起來,當時把佩佩嚇哭了。後來她弟弟也去找沈濤要人時,沈濤欺騙家人說:她在車站發法輪功資料。當時家裏人都信以為真。

零七年七月二十七日,萊西惡警到看守所跟她說:你被逮捕了。之後萊西法院偷偷非法給她判刑四年,無任何手續,既不通知她,也不通知家人。可在判決書中竟然說公開開庭審理,難道還有不用被告到庭就可以審理判決的嗎?想判誰就可以用這種方式判誰,這也叫法院啊?

她被非法送進山東濟南女子監獄,在集訓隊,她們沒有人性的逼迫所有的法輪功學員「轉化」,寫所謂「四書」、「六書」,不配合,猶大就大打出手,好人不讓當,必須「轉化」當惡人。在監外不准當好人,在監內不讓當好人,叫你罵師父罵大法,不罵就打,逼迫的手段很多種。集訓隊就是法西斯隊,體罰、罰站、不許睡覺等等。她被他們罰站腿站不住了,不會走路,到醫院醫生問怎麼了,她們不讓她說真話,她實話實說是她們罰站罰的,她們說她告狀,又改變方式罰她坐小板凳,臀部都坐破了皮也不讓站起來,就這樣連續幾個月的罰。在集訓隊近五個月的時間說她心臟病,非讓她吃藥,不吃就灌。近半年後,她被分下監區了,才離開集訓隊這個黑窩。在監區不轉化的就不准打電話,不准接見;不配合邪惡不寫「四書」,就被剝奪了一切自由,不准跟其他人說話、接觸等等;因為不寫「四書」不寫批判師父和大法的材料,不轉化,就是勞動得一萬分,幹的再好再多,一天刑也不給你減。四年牢獄迫害,給劉淑香的身心造成了很大傷害。

劉淑香遭冤判後,萊西教體局在「610」的授意下將她非法開除了公職、剝奪了她的工資,斷絕了她家中唯一的經濟來源。那年她小女兒只有十五歲,大女兒剛考入碩士,兩個女兒正急需學費。而萊西「610」卻毫無人性、傷天害理的剝奪了她娘仨賴以生存的工資,害的她兩個女兒東借西借維持生活和上學的費用,欠下了一大筆債。

這些年,她生活的十分艱難,大女兒每月給她幾百元的生活費她都捨不得花,儘量節省下來還債。面對生活的窘迫她心中的苦楚可想而知,多年來,她心理承受著巨大的壓力,直到她離世前城關派出所公安還到她家敲門騷擾。

劉淑香帶著無限的遺憾走了,她的走給人們留下令人發醒的深思:是誰害死了她?是中共邪黨及萊西「610」與那些追隨江澤民集團參與迫害她的人害死了她。

中共對法輪功十八年的殘酷迫害,導致數不清的美滿家庭妻離子散、家破人亡。萊西「610」公、檢、法相關人員不僅對法輪功學員實施肉體上的迫害,非法關押、誣判法輪功學員,還對他們實施經濟上的掠奪,抄家、罰款、停發工資等惡行。萊西多名法輪功學員歷經邪惡迫害後含冤離世。

中共自竊國以來,發動了數次運動,殘害大批善良百姓,而現在仍有個別官員,仍幻想著以迫害法輪功為自己積累所謂「政績」,謀求仕途。這些人是在為自己選擇了一條不歸路,葬送前程,斷送生命,而且還要殃及家人。大量的惡報數據足以證明了這一點。希望那些人在最後僅有的時間裏,趕快清醒,做出明智之舉,不要一錯再錯,毀己害人,為自己也為家人留一條後路。

本文章或節目明慧網版權所有,非盈利轉載請註明
來源明慧網,並包含明慧網原文標題及原文鏈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