四川女鋼琴教師謝霞生前遭受的迫害

Twitter Facebook 轉發 打印
關注度:
【明慧網二零一七年五月二十日】(明慧網通訊員綜合報導)四川成都市雙流區五十六歲的女鋼琴教師謝霞,給學生、家長講大法真相,被當地「六一零」人員再次綁架到成都洗腦班(對外謊稱「成都市法制教育中心」)迫害。謝霞從洗腦班出來後,腿腫、肚子大的像個大鼓,二零一六年五、六月左右,由四川友人護送到她兒子工作的洛陽,大概個把月的時間,在她自己租的房子含冤離世。

據謝霞本人生前說,在洗腦班期間惡人在她的飯裏下了藥,吃著很不是味兒,還給她注射了不明藥物,之後看她身體一天不如一天,就放她回家了。她還說:在她前面還有一位法輪功學員被打毒針後,放回去不長時間就去世了。

謝霞本來是很精明能幹的一個人,去世前已被迫害的皮包骨了,身體只有一層皮,可是肚子大的像個大鼓,去世時臉是青綠色的,渾身是青紫色。下面是她以前和去世前的照片:

謝霞女士,四川攀枝花人,畢業於四川音樂學院。她善良活潑,曾先後任教於雙流縣棠湖中學、雙流縣華陽高級職業中學,教學成績斐然。謝霞執教於棠湖中學時,廣受學生喜愛家長好評,後她被借調到華陽高級職中。因專業突出、績效出色,華陽高級職中為了留住謝老師,主動提出讓她退掉原學校的房屋、換購成職中一套更大的集資房,之後華陽高級職中將她的借調辦成了正式調動。

可是一九九九年七月對法輪功的迫害開始以後,這位優秀的好老師卻屢遭中共迫害,並險些死在中共黑窩。十多年來,雙流國保警察多次將謝老師綁架到新津洗腦班、楠木寺勞教所,並在她飯裏下毒,給謝霞造成嚴重的身心傷害。國保隊長還藉機搶劫貪污她的錢物。

房子被搶、養老金被扣

由於堅持信仰,謝霞老師被華陽高級職業中學無理開除,已全款買下的那套集資房也被學校強行奪回並分配給他人。謝霞老師被迫四處漂泊找工作,過著居無定所的生活,並獨自一人撫養當時還在上學的孩子。

為維護自己的合法財產權利,謝霞老師聘請律師就該套房屋向雙流華陽法庭提起訴訟,法庭以「不屬於法院受理範圍」為由拒絕受理,她申訴到成都市中院。

二零一四年,中共雙流縣610為繼續對謝霞老師進行非法管控,再次對她施行經濟迫害:二零一四年七月,雙流縣社保局接到東升鎮街道辦發去的所謂「秘密文件」,非法停發了謝老師賴以生存的養老金,並每月將她的錢劃到一個號稱「東升街辦法輪功人員代管單位」的賬上,導致謝霞老師幾個月來生活無著落,全靠已經工作的孩子救濟。

忍無可忍之下,謝霞老師就雙流社保局的違法行為向龍泉驛法院(雙流實行行政案件交叉管轄)提起了行政訴訟,法院立案後主動提出調解。二月六日調解時,除雙流社保局副局長曾禮蓉和兩個女下屬到庭外,東升鎮街辦主任朱瓊英及兩個男下屬也到場了。法院明確了社保局的行為違法,社保局也當場補發了全部養老金,還保證下個月她的錢會直接劃到她的銀行卡上。

在火車站被警察劫持迫害

二零一三年五月二十八日晚八點左右,謝霞回攀枝花看望住院的病重的母親,到火車北站購買了當晚的火車票,正準備進候車廳時,被火車北站派出所警察強行攔下,一夥警察強盜式的任意翻看行李包,甚至還伸手到謝霞內衣裏搜身,強行從她身上搶走火車票、身份證、筆記本電腦、鑰匙、現金等貴重物品,拿走地鐵乘車卡。

當晚,謝霞被劫持到火車北站派出所,被銬在一個鐵製刑具上,該刑具能夠將人雙手雙腳都緊鎖著。惡警們輪番審訊謝霞一個通宵。期間,惡警們利用謝霞曾經因修煉法輪功被非法拘禁於洗腦班、冤判三年的事,要挾、恐嚇。第二天,惡警們根據謝霞身份證上的住址,將謝霞押到其二十多年前曾經工作過的單位,虛張聲勢,企圖給謝霞製造恐怖壓力。

之後,謝霞又被劫持到臭名昭著的成都市新津洗腦班迫害。謝霞抵制迫害,不告訴自己的住家地址,惡人們根據她身份證地址及地鐵乘車卡,查到謝霞乘地鐵的起點站,動用大量的警力,夥同雙流華陽鎮惡警們,拿著謝霞的照片到謝霞乘地鐵起點站附近的各小區調監控查找到謝霞的租住屋。然後將謝霞從新津洗腦班帶回謝霞的出租屋非法抄家,抄走了大法師父法像一幅、四十二本大法經書、一台台式電腦、四部手機(其中一部聯想智能手機)、一本電話通訊錄(其中有親朋好友的電話),連同空白電話卡、空白軟件盒子也列為所謂證據。參與迫害的惡人有:以成鐵分局公安處國保大隊劉浩為首的鐵路警察、火車北站派出所警察、居住地華陽伏龍社區趙似海主任、社區所轄派出所警察等。

更為荒唐的是,這幫惡警為了逼謝霞「轉化」,居然根據從謝霞身上搜到的電話簿上的家人的電話,跑到攀枝花市米易縣找到謝霞的弟弟謝超(法官),將他也審訊了一整天。另外,惡警們還從謝霞的通訊錄上找到她已離異二十多年的丈夫及孩子的電話,威脅說你不配合,說甚麼打個電話就可以把你兒子的工作開除了。

惡警們抄完家,當天晚上將謝霞非法拘禁在她所住小區的物業辦公室非法審訊一個通宵,謝霞完全不配合邪惡的要求,就喊「法輪大法好」。一個惡警威脅說:你再喊,我一個電話就可以讓你兒子工作沒了,並威脅說可能把你拉出去活埋掉。後來又將謝霞帶回到新津洗腦班。

惡人們還不甘心,他們變著法子逼謝霞就範。他們從她所住小區調出監控,找到幾個法輪功學員的照片,拿去讓她辨認;從謝霞通訊錄上查找到其他法輪功學員的電話,明慧站內信箱等信息,圖謀迫害其他法輪功學員;還綁架了一個叫「石大哥」的法輪功學員。

有一天,洗腦班惡人徐丹突然進入謝霞房間,稱樓上關了一個姓周的中等個子的男法輪功學員,問她認不認識;後來又讓周姓法輪功學員站在監控攝像頭下叫謝霞辨認,謝霞還是說不認識,當天中午惡警成都鐵路局公安處國保隊長劉浩惡狠狠地對謝霞說:那個石大哥已經抓了,幾米遠,讓你們當面對質。還揚言威脅說:還說不認識,就把你送進看守所,逮捕你的東西都寫好了。後來,謝霞被逼迫無奈,編了一套假的信息告訴成都鐵路國保。

再後來,成都鐵路國保警察將謝霞的所謂案子又轉給了雙流縣國保大隊,雙流國保們又反覆詢問之前那些事。後來謝霞所住轄區街道辦、社區人員也參與了對她的迫害,直到她離開洗腦班,回到家中,街道辦社區人員還經常上門騷擾。

「成都法制教育中心」的藥物迫害罪惡

成都市所謂的「法制教育中心」(即成都洗腦班、新津洗腦班)是由成都市「六一零」(中共專門迫害法輪功的非法機構)和四川省「六一零」聯合設立的對法輪功學員實施洗腦迫害的私設監獄。

這個罪惡的私設監獄始建於二零零三年,位於新津縣花橋鎮茶灣村,由原新津戒毒所擴建一座六層樓,執行中共惡黨為迫害法輪功學員推行的「經濟上搞垮、名譽上搞臭、肉體上消滅」的滅絕政策,對前後被綁架的一千多名法輪功學員殘酷迫害,軟硬兼施進行肉體折磨和精神迫害,如注射破壞神經中樞的藥物,飯菜、開水裏放破壞性藥物,致使法輪功學員瘋、殘、病、痴呆、死亡。

法輪功學員每天都被兩個「陪教」限制在一個小房間裏,不得出門,上衛生間等都有一個人跟著,學員偶爾碰面也不許互相說話。三餐則由所謂「陪教」去打,裏面則被下了藥,(下藥「陪教」可能不知道)。很多法輪功學員身體很快出現不同症狀:犯睏、頭疼眼脹、心跳加速、內臟不適……有的出現精神恍惚等。

現在在美國的電子科技大學成都學院退休副教授王竹紅女士,二零一五年六月在對元凶江澤民的控告狀中說:「在新津洗腦班期間,我曾經兩次被他們飯裏投毒。第一次是在十月中旬的一天晚上,我突然感到呼吸很困難,不能睡下,背靠後面坐著呼吸也很費勁,每呼吸一口氣就像要出一口大氣似的感覺,整夜很難受,無法入睡,幾天後逐步緩解。第二次是在十二月從洗腦班剛回家後不久,出現胸悶、頭暈、心裏會突然難受,更嚴重的是吃不下東西,喝一點像米湯一樣的稀飯還得慢慢的喝,稍不小心就會噎著。很短時間內瘦了三十多斤。當時沒有想到這是洗腦班投毒所致。後來看到二零一一年三月四日明慧網的大陸各地簡訊及交流所刊載的關於四川眉山市法輪功學員陳仕明從洗腦班回家後,出現與我相似症狀的報導。我才突然明白這是洗腦班在食物裏投毒所致。」

在成都洗腦班,被迫害致死的有鄧淑芬、李曉文、謝德清、劉生樂等;被迫害致精神失常的有祝霞、劉英、譚紹蘭等。


本文章或節目明慧網版權所有,非盈利轉載請註明
來源明慧網,並包含明慧網原文標題及原文鏈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