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大家人遭迫害17年 張桂芝老人含冤離世

Twitter Facebook 轉發 打印
關注度:
【明慧網二零一七年四月十五日】(明慧網通訊員內蒙古報導)內蒙古赤峰市巴林左旗趙玉、張桂芝夫婦是農村人,生性善良,兩位老人與四個女兒、兩個女婿都修煉法輪大法。自一九九九年七月小肚雞腸的江澤民悍然發起殘酷迫害運動,從此這一善良人家就沒再過上安穩日子,一家人輪番被抓被迫害,沒有團圓的日子,二零一七年二月十一日(正月十五日),飽經苦難的張桂芝老人含冤離開人世。

十七年來,這個一心向善、按真善忍標準做好人的大家庭承受了巨大苦難,祖孫三代人整天在被綁架、搶掠、暴打、辱罵、關押、生活陷入困境的種種迫害中度日。

一、因堅持按真善忍標準做好人,不放棄修煉,一家四人被綁架

二零零零年在巴林右旗大板,趙玉、張桂芝夫婦,還有大女兒趙桂榮、三女婿賈彬共四人被綁架,趙玉被關押二天,張桂芝被關押二十二天,敲詐一千元錢,趙桂榮被關押二天,賈彬被關押一天。

二、無端被抄家、搶劫,一天內八人被綁架

二零零二年陰曆二月十六日,陳洪久、汪成林、巴根、達來等惡警,以「查戶口」為名闖入巴林右旗大板鎮法輪功學員趙桂榮家非法抄家,搶走了她家的所有大法書籍、兩套大法師父講法帶、三套煉功帶、三個法輪章、兩張師父法像、兩張法輪圖形,還偷去了一張vc電話卡。隨後把趙桂榮和她的父母趙玉、張桂芝及丈夫、兒子一同綁架到巴林右旗公安局。

同一天被綁架的還有其他家人:法輪功學員賈彬、丁廣、孫微。

一個大個子警察如同流氓一樣辱罵張桂芝老人。第二天,張桂芝老人被非法關押到巴林右旗看守所。惡警提出以三千元錢為條件釋放她,經家人托關係,當時的巴林右旗國保大隊長巴根在勒索了她家一千元(沒給收據),非法拘留二十一天才將老人放回,看守所扣留了她剩下的五十多元錢。

在以後的兩年裏,這家人遭到惡徒們的多次騷擾。

三、老老幼幼,五人被綁架

二零零五年五月二日,在巴林右旗大板,不法人員又綁架了趙玉、張桂芝夫婦,大女兒趙桂榮、外甥女賈雪冬(十三歲)、外甥王磊(十幾歲)都被綁架。趙玉、張桂芝被關押一天,趙桂榮被非法勞教一年九個月,賈雪冬被關押一天,王磊被關押一天。

四、突如其來,搶錢搶物,三人被綁架

二零零六年四月三十日,趙桂榮正在山上種地,巴林右旗國保大隊長張海濤等開著兩輛警車來到她家,非法抄家、綁架,搶走了三本《轉法輪》、講法帶、煉功帶、師父法像、法輪圖形和法輪大法好、真善忍好、世界需要真善忍等印章,還搶走了五十多本《九評共產黨》和一千多元錢。惡警再一次把趙玉和張桂芝夫婦也綁架到公安局。

巴林右旗沙布台(音)派出所所長指使惡警薅張桂芝的頭髮,讓他先薅腦袋後面脖子上邊處的頭髮,三根兩根的薅。薅了一會兒,見張桂芝沒啥反應,又指使惡警薅她額頭上邊處的頭髮,也是三根兩根的薅。趙玉、張桂芝在公安局被非法關押了一天一夜才放回家。幾天後,張海濤等謊說有事把趙玉叫到公安局,沒說啥事就無端的打了他二十多個耳光。

五、發法輪大法真相資料,被綁架

在巴林右旗大板,二零一零年大女兒趙桂榮發法輪大法真相資料,被綁架,遭毒打、灌食、注射不明藥物迫害。被非法判刑七年,在內蒙古女子監獄遭受強勞,三次轉化迫害。

大女兒趙桂榮二零一零年四月六日發法輪大法真相資料,被警察綁架,張海濤非法審訊趙桂榮,第一句話就問趙桂榮:是不是你給我上的網?趙桂榮說:是,我上網說的都是實話。隨後,張海濤指使「110」的十多個警察把趙桂榮從樓上拖到樓下(外樓梯),又強行把趙桂榮拖到車上。三個警察排成一字坐在趙桂榮的身上,把趙桂榮拉到了巴林右旗看守所。警察又把趙桂榮從車上強行拖到看守所走廊,並用電棍電她。然後,警察們用鋸鋸開看守所女號的門,把趙桂榮推進去。

巴林右旗看守所長張國利一上班就把趙桂榮叫到他辦公室,當時一個叫張穎的警察也在場。張國利問趙桂榮:你因為甚麼進來的?趙桂榮說:「我是煉法輪功的。」張國利開口就罵,薅著趙桂榮的頭髮,把她的頭髮散開,然後就一把一把的往下薅,把趙桂榮的頭髮薅掉了很多,並當著趙桂榮的面把薅掉的頭髮放到垃圾筐裏,用打火機點著了。隨後就把趙桂榮推進了看守所女號。

趙桂榮開始絕食反迫害。國保張海濤帶人多次給趙桂榮強行灌食折磨。張海濤又帶人來到看守所,又連續幾天給趙桂榮注射三針不明藥物,強行輸液。檢察院來人,當時趙桂榮迷迷糊糊的,檢察院的人說的甚麼她都記不清。檢察院的人走後,趙桂榮從床上爬起來,看到面前的白牆都是黃色的。於是,趙桂榮就趁監管她的幾個犯人不注意,把輸液針拔出來扔了。

四月二十六日,公安局張海濤來看守所非法提審趙桂榮,趙桂榮不喊「報告」。 在回監號的路上,一個叫巴達瑪的警察,一路不停的罵趙桂榮,說趙桂榮「死不悔改」,同時還不停地抽趙桂榮嘴巴,從提審室一直抽到監號門口。

法院開庭時,不許她與律師說話,非法判七年,發到內蒙古女子監獄。趙桂榮在獄中被強勞,三次遭酷刑轉化,出獄時又遭轉化。出獄那天,巴林右旗「610」又把她拉到赤峰公安局,盤問轉化。

六、大人被迫害,家裏未成年孩子不知所措

二零一二年六月四日,巴林左旗公安警察欲綁架女婿賈彬,未遂,非法抄家,綁架了賈彬的妻子趙春霞。趙春霞在林東看守所被非法關押七個月二十一天,家裏只剩下一個9歲、一個11歲兩個孩子。賈彬被網上通緝。

七、妹妹去姐姐家串門,就被綁架抄家

二零一二年六月四日,張桂芝二女兒趙福霞去姐姐趙桂榮家串門,也被巴林左旗林東警察非法抄家,把趙福霞掠走,關押一天。搶走了家中的人民幣六百八十元,後又上房將衛星收視大鍋用腳踹得粉碎,還將房東家的大鍋給拆了下來。

八、女婿吳井剛被綁架

二零一二年六月六日,張桂芝的女婿吳井剛在巴林左旗林東被警察綁架,巴林左旗公安、國安高樹軍等六、七個便衣,以收舊家電為名綁架、非法抄家,吳井剛被關押進巴林左旗看守所,被非法拘留十五天。

九、為了交學費 被迫將租住房轉租給別人

二零一二年暑期開學,三個孩子的下學期的學費、生活費還沒有著落,沒辦法,被迫將自己家租住的房子轉租給別人了,三個孩子暫住在親戚家。孩子搬家時哭著說:「父母不在,家也沒了!」

三個孩子暫住進了趙春霞的二姐趙福霞家。趙福霞家也是租房住的,房屋窄小(約30多平米小房),破舊,有時住不開,就得孩子睡炕上,大人睡地下。

賈彬、趙春霞夫婦在二零一二年先後被綁架,家中活命錢被惡警搶走,賈彬的父母近八十歲了,三個孩子頓失生活來源,寄住在趙春霞的姐姐家。趙春霞半年後出獄,家中房子因無人修復倒塌了,也得寄住在姐姐家。姐姐還給自己女兒照看二個孩子(五、六歲)。

賈彬家的三個孩子,大女兒二十歲,二女兒十一歲,小兒子九歲,在母親趙春霞被綁架、父親賈彬被迫流離失所時,活命錢被搶走,三個孩子頓失經濟生活來源。

二零一二年八月十四日上午,趙春霞的三個兒女,身披「我要媽媽,我要吃飯」的條幅,手裏舉著「我媽媽因煉法輪功被警察抓走了,爸爸躲避抓捕不知去哪了,家裏的錢也被搶走了,我們無家可歸了」的大牌子,走到巴林左旗政府大樓前。

當三個孩子要進政府大樓時,巴林左旗「610」、國安大隊隊長田立成、教導員李宏柱、成員高樹軍等帶領30多名警察包括特警、多輛警車,把三個孩子團團圍住,搶走三個孩子手裏的牌子,撕扯孩子們身上的條幅、衣服,並把三個孩子強行拖進政府大樓的警務室。

三個善良的孩子從沒見過這樣的陣勢,嚇得哆哆嗦嗦的,哭作一團。圍觀的人議論紛紛,好多人都流下了同情的淚水。

三個孩子被關押了,不給水喝,不給飯吃。警察們卻輪班吃飯。當有人問到三個孩子給關到哪了時,李宏柱等人說,在信訪辦呢,但信訪辦的人說,孩子沒在我們這,這個事跟我們一點關係沒有。

到了下午五點多,孩子們的表叔知道了這件事,急忙趕來,據理力爭,強烈要求放三個孩子和趙春霞。田立成、李宏柱、高樹軍等卻只同意放兩個小的,要繼續關押趙春霞的大女兒,孩子的表叔堅決不同意,最後才將三個孩子接出。

田立成、李宏柱等又拿出一張紙,說這是趙春霞父母答應撫養三個孩子,上面有她們按的手印。趙春霞父母快八十歲了,根本就沒有見過田立成、李宏柱等。趙春霞父母得知這個情況後,氣憤地說,「造假都造到家了」。

十、賈彬、趙春霞夫妻雙雙遭非法批捕

三個孩子多次去公安局、看守所要人,想見媽媽一面,警察一直也不讓見。兩個多月過去了,孩子們等到的卻是從鄰居家裏轉來的父母親的批捕通知書。二零一二年七月二十六日,賈彬九歲的兒子接到了母親趙春霞被批捕的通知書,孩子嚇的不敢看,怎麼也不敢相信自己善良的媽媽會被當作壞人判刑關進監獄。

趙春霞被關押半年後的二零一二年十二月二十一日,丈夫賈彬在內蒙古赤峰市敖漢旗安裝衛星電視接收器過程中,遭人惡告,被赤峰市敖漢旗公安局國保大隊宮傳興、新惠城區派出所等人綁架,拘禁在敖漢旗看守所遭受迫害。二零一三年二月十七日又被內蒙古赤峰市巴林左旗公安局國保大隊教導員李宏柱、大隊長田立成從敖漢旗看守所將賈彬劫持到林東看守所關押。

趙春霞被非法關押半年後的二零一二年十二月二十一日,丈夫賈彬在赤峰市敖漢旗安裝衛星電視接收器過程中,遭人惡告,被赤峰市敖漢旗公安局國保大隊宮傳興,新惠城區派出所等人強行綁架,被非法拘禁在敖漢旗看守所遭受迫害。

二零一三年二月十七日,巴林左旗公安局國保大隊教導員李宏柱、大隊長田立成從敖漢旗看守所將賈彬劫持到林東看守所非法關押迫害。

賈彬夫婦被迫害期間,家中房子因無人修復倒塌了,家裏的生活費被惡警搶走了,三個兒女寄住在趙春霞的姐姐家,孩子在學校因交不起保險費,被老師罰站一堂課。賈彬的父母近八十歲了。

趙春霞被非法關押了整整七個月零二十一天,於二零一三年一月二十五日下午已「取保候審」的形式放回家。回來後她身無分文,也得寄住在姐姐家。

十一、姐姐營救妹妹遭圍毆、索要被搶走的錢物被威脅恐嚇

二零一三年一月,趙春霞被非法關押在左旗看守所七個多月時。趙春霞的姐姐趙福霞帶著趙春霞的兩個孩子去巴林左旗檢察院、法院等處要人。巴林左旗法院接待她的人說讓她星期五來,到了星期五,也就是二零一三年一月十一日上午九點多,趙福霞領著趙春霞的兩個孩子來到法院門口,把門人不讓進,趙福霞和他們理論,衝出五個男人,都是法院人員,拖著趙福霞拳打腳踢。

光天化日之下,五個男人打一個女人,嚇得兩個孩子哆哆嗦嗦的,不敢哭不敢叫。趙福霞大聲抗議:法輪功沒犯法!因而引來了不少圍觀的人,法院的人一看人多了,才趕緊跑回去。

二零一三年二月一日,趙春霞領著兩個孩子去公安局國保大隊找李宏柱、田立成等人,要求歸還非法抄家時搶走的一萬四千多元錢。李宏柱否認有一萬四千多元錢,說只有四千多元錢,並讓趙春霞去找田立成要。田立成不在,趙春霞又找到高樹軍,高樹軍稱轉到他手時就四千多元錢。趙春霞再找齊柏林,齊柏林說他不管,要趙春霞找李宏柱、田立成去。就這樣,幾個參與非法抄家的警察推來推去。

二零一三年二月四日,趙春霞領著兩個孩子再次去公安局國保大隊找田立成。田立成這樣威脅趙春霞說:「你正在取保中,還沒完事呢,你領著兩個孩子來鬧事!以後不許再來說那一萬元錢的事。有困難我幫找有關部門,那一萬元錢的事再不要說了,到此為止。」田立成後又拿出兩百元錢,說給兩個孩子買本、筆用。趙春霞堅決不要,田立成強摁給兩個孩子。

二零一三年二月二十二日(大年正月十三)早八點,趙春霞帶著婆婆和三個孩子去內蒙古赤峰市巴林左旗公安局要求無條件釋放親人賈彬。國保大隊長田立成說他說了不算。賈彬被市檢察院批捕了。趙春霞問:「為甚麼抓賈彬?」田立成說:「他煉法輪功」。趙春霞說:「煉法輪功不違法」。田立成說:「違法不違法不是公安機關說了算,是檢察院批捕的。你不要在這鬧事」。說完便趕趙春霞等人走。趙春霞不走,田立成就叫人給趙春霞等人錄音、錄像。

國保大隊教導員李宏柱暴跳如雷,手哆哆嗦嗦指著趙春霞吼道:「趙春霞,我告訴你,你是取保候審,把你放回家,是照顧你,別不知好歹。再不走,再讓孩子在這哭,再把你抓起來,把你的大女兒也刑拘。現在不拘留等到她開學後去學校也把她抓回來,你們太猖狂了,還敢來公安局要人鬧事,還敢說煉法輪功不違法?你還敢給我上明慧網。我現在搜查你的證據,說不定哪天再把你抓起來。」趙春霞說:「賈彬被你們關押,我不找你們找誰?難道說我孩子哭也犯法嗎?我要請律師告你們。你們必須放人。」田立成說:「你請吧,再不要來這鬧事」。

十二、外孫女賈雪冬被刑拘,取保候審

二零一六年六月八日下午最後一節課,賈雪冬給學生講真相,全班二十二名學生全部同意退出少先隊,被同事高建慧惡告(現已遭惡報,嘴得了怪病,治不好)。賈雪冬被綁架。六月十三日上午,左旗國保大隊長黃建帶隊夥同白音諾爾鎮派出所警察非法抄了賈雪冬宿舍,搶走了筆記本電腦一台、mp3一個。下午四點多,賈雪冬被左旗國保和白音諾爾鎮派出所綁架,非法關押在巴林左旗看守所。七月十一日上午「取保候審」,被家人接回家。

賈雪冬被非法關押期間,母親趙春霞及眾親友等人去巴林左旗公安局要人,趙春霞、趙桂榮、趙福霞、趙春華姐妹四人被劫持,遭拘留迫害。

二零一六年六月二十七日賈雪冬的親人去要人。姥爺趙玉八十多歲,姥姥張桂枝七十多歲,想念自己的外孫女,在公安局大廳等國保大隊的黃健。值班警察聲稱黃健不在,這時黃健從大廳裏出來要坐車走,趙玉、張桂枝兩位老人上前拽住黃健。黃健兇相畢露,叫來特警把兩位老人拽回大廳,又把趙春霞、趙春霞的大姐趙桂榮、趙春霞的小妹趙春華拖進大廳,又調來特警把在外邊的趙春霞的二姐趙福霞抬進大廳。宋海龍衝過來指著趙春華罵罵咧咧,好幾個警察衝過來,先後將趙春霞、趙桂榮、趙福霞、趙春華及她們的父母趙玉、張桂枝連拖帶打拖進公安局大樓審訊室。

下午二點三十分左右,趙玉、張桂枝兩位老人從大廳裏出來,趙春霞姐妹四人被特警四個人抬一個,塞進黑色車裏拉走了,警察把他們劫持到拘留所。四人共被非法關押十天。

十三、其它種種迫害

二零一三年一月張桂芝四女兒趙春華在阿魯科爾沁旗天山發放真相檯曆被綁架,被非法拘留十天(陰曆二零一二年臘月十九日至二十九日)。

二零一四年二月十日趙福霞在林東火車站買票,去呼市女子監獄看望被非法關押的大姐趙桂榮。被巴林左旗林東鐵路派出所警察和巴林左旗公安局國保大隊李宏柱、高樹軍等綁架並抄家。後被關押在巴林右旗看守所拘留十五天,搶走一千五百元。

二零一五年七月七日,赤峰市巴林左旗公安局警察闖到老年法輪功學員趙玉、張桂芝夫婦家,搶走了大法書籍及其它物品,並把兩人綁架到巴林左旗公安局。當日下午又開著警車把他們送回家。

二零一五年十二月十二日,趙玉、張桂芝和女婿吳景剛三人去花加拉嘎集市散發真相資料,被公安警察綁架到巴林左旗公安局。女婿吳井剛被關押到巴林左旗看守所拘留11天。

二零一六年一月二十六日上午十點半左右,七十八歲的趙玉老人在毗鄰的阿魯科爾沁旗雙勝農場集市上向眾人發法輪功真相小冊子時,被兩個男警強行綁架。女兒趙福霞去要人,警察只好放了趙玉老人。趙玉就跟著女兒雇來的車回家了。

二零一六年二月二日上午十一點左右,趙玉老人正在雙勝農場集市上發真相年畫,遭人惡告,又被雙勝派出所警察綁架。一警察在警車裏對著趙玉老人的頭打了兩拳頭。在雙勝派出所,兩個警察強行搜身,六十多元真相幣都搶去。用趙玉的一百一十元錢叫了輛出租車,送老人回家了。

二零一七年一月十九日上午,趙春霞、趙春華姐妹坐車去赤峰市阿魯科爾沁旗烏蘭哈達鎮集市發真相檯曆,被烏蘭哈達鎮派出所綁架,司機白建軍也一同被綁架。車被阿魯科爾沁旗公安局扣押。司機白建軍一直絕水絕食,身體非常虛弱。白建軍絕食五天,才被放回家。趙春霞、趙春華姐妹被非法拘留15天。於二零一七年二月三日放回到家。

二零一七年一月二十一日,賈彬結束五年冤刑,從赤峰四監獄出獄時遭到巴林左旗610的王立新等人的攔截。王立新等人從一個車庫中把賈彬劫持上車開出來,賈彬的家人和親友截住車跟他們要人,遭到警察威脅、恐嚇。家人堅持不妥協,經過近兩個小時,最後硬從王立新的車中把賈彬搶出來,才回到家中。

二零一七年二月十一日,是正月十五日,是團圓日。這個家庭自從被江澤民集團迫害以來,兒女們就不停的被綁架,沒有團圓過,而今剛剛都出來了,總算沒有在黑窩被迫害的了,可老人張桂芝這些年被那些所謂的政府工作人員們折騰到極限了,這天含冤離開了人世。

本文章或節目明慧網版權所有,非盈利轉載請註明
來源明慧網,並包含明慧網原文標題及原文鏈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