依法訴江遭騷擾 南京大學副教授任福賢含冤離世

Twitter Facebook 轉發 打印
關注度:
【明慧網二零一七年六月九日】(明慧網通訊員江蘇報導)於二零一五年六月十六日,江蘇省南京市法輪大法學員任福賢和妻子應當局「有案必立,有訴必理」新規定,向中國最高檢察院、最高法院控告元凶江澤民發動迫害法輪功十六年,要求追究其刑事罪責。此後,任福賢多遭騷擾、恐嚇、非法抄家、搶劫,於二零一六年十二月二十四日任福賢教授在長期迫害的精神壓力下含冤離世,終年七十八歲。

修大法 獲得第二次生命

任福賢生前是南京大學數學系副教授,由於長期在一線教學,積勞成疾,提前四年退休。一九九七年底,任福賢開始修煉法輪大法,修煉兩個月後,他的肺結核、慢性肝炎、肝硬化等疾病在不知不覺中全部消失,精力充沛,無病一身輕。他說:「法輪大法是神功!太美妙了,給了我第二次生命。」

從此任福賢丟掉了被人說了二十餘年「藥罐子」的帽子,為國家節約大量的醫藥費。他修煉大法不僅徹底解除了病症的折磨和家庭的沉重負擔,而且以真、善、忍為根本指導做人,修心向善,成為道德高尚的人。他長期教授高等數學、數學分析、復變函數、實變函數等多門課,所用教材多是自己編寫,曾獲課程建設一等獎,多次獲教學質量獎。著作有《逼近論》學術論文集及譯作多部,被同事們稱謂「老黃牛」。

二零零二年,參加南京大學校慶活動,任福賢的學生、同事見他身體如此之好,令人驚嘆!他就講大法好的真相,現在不管在甚麼高位上的學生都說:「任老師,您就是大家身邊的真相,您講的真相我們相信,叫人心服口服。」

在洗腦班被洗腦迫害十五天

二零一一年十二月十五日,任福賢和妻子在發送二零一二年的真相年曆時,被便衣警察劫持,關押到鼓樓區洗腦班。警察在他身上搶走家中大門鑰匙,在家裏無人的情況下,抄走了電腦、大法書籍及真相幣,時隔一週,才將鑰匙送還。在洗腦班,時年七十二歲的任福賢和妻子被強迫洗腦十五天。至此,他們的行動長期被人跟蹤監控;家裏電話被監聽,親屬們來電話被切斷等。

依法訴江 不斷遭騷擾、恐嚇、搶劫 含冤離世

二零一五年五月當局宣布「有案必立,有訴必理」後,超過二十萬名法輪功學員及家屬將迫害元凶江澤民告到最高檢察院、最高法院。法輪功學員訴江,不僅是作為受害者討還公道,也是在匡扶社會正義,維護所有中國人的做好人的權利。於二零一五年六月十六日,任福賢和妻子也向中國最高檢察院、最高法院控告元凶江澤民發動迫害法輪功,要求追究其刑事罪責。

二零一五年八月至十月間,片警兩次到任福賢家騷擾,問:誰叫你們控告江澤民的?恐嚇任福賢:「你拿那麼多退休金,在家還不安穩,你以後小心點!」

二零一六年警察又前後三次騷擾任福賢家:一次是六月初,南京鼓樓區六一零和派出所警察電話要他們到派出所採血、按指紋、簽字,遭到任福賢拒絕;時隔半月,六一零和派出所警察又竄到家裏,要強迫任福賢按指紋、採血、簽字等。任福賢和妻子堅決不配合。數人一直糾纏到中午十二時才離開,離開時說:「以後還會來的!」

數日後,又來了兩個年輕警察和多個六一零(女)人員,任福賢和妻子倆老人不開門。六一零和警察強詞說:我們在執法,帶了傳喚證,還有民政部文件,上級有規定,必須要追究責任等等。直到午間才憤憤的離去。離開時留下一句話:「明天找鎖匠來打開門。我們有的是辦法,走著瞧!」

過去講:秀才遇到兵,有理說不清。現在是任福賢教授遇到中共警匪,且在光天化日之下,破門入戶公開搶劫,還高懸上方惡劍,給任福賢和妻子造成巨大的精神壓力,這種壓力直到任福賢教授含冤離開人世。

南京大學數學系在訃告中寫道:任福賢為人正直,善良忠厚,待人謙虛熱情,關心同事,生活儉樸;教學認真,精益求精,講課風趣,深入淺出,引導思想開闊,耐心幫助有困難學生,是深受大家愛戴的良師益友。

他的同事們在微博中寫道:尊敬的「老黃牛」,我們懷念您;大善大忍的任福賢教授名留南大,聲傳千古!

本文章或節目明慧網版權所有,非盈利轉載請註明
來源明慧網,並包含明慧網原文標題及原文鏈接。